《大手印》

第十六章 音罄

作者:奇儒

   中本义一这回选的两个目,标第一个是最靠近主舰的船;第二个,则是最远的一艘!

方才,他已经率领手下十七名“特杀组”的人员和柳絮做掉了那条舰上十八个汉子。

第十九个,是柳絮的目标,她当然不下手,只是故意以女鬼的姿态露一露。

够了!那声惨叫已有了最好的效果。

现在,他们十九个已然接近最远的一艘舰。

中本义一下令道:“这回的目,标是小舟上的人……。”

原因很简单,自从方才那一闹,信鸽狂飞,颢然各主舰上已有准备。

至于小舟分布极广,想接到通知还得一段时间。

特杀组成员接到命令,立时个个自身上取出一圆形物体来,纷纷丢入海中。立时,那东

西轻“轰”的一声,膨胀成圆形的水球来。

中本义一道:“他们每条船上坐了六个人,先挑掉三条船……。”

那些忍者同声应了“是”,无声无息的落到水球上,忽的全部入水中。

那水球涂成黑色,在暗夜里戴浮而去,便算细看也不易辨出!

柳絮看了半晌,笑道:“这玩意儿倒是颇管用……。”

中本义一得意一笑,道:“本副座之所以能任职狂鲨帮副帮主之位,便是在于忍术器具

上有所新的创造……。”

柳絮一笑,道:“这玩意儿除了可以浮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好处?”

“有?!”中本义一笑道:“可以用来在水中呼吸……。”

“水中呼吸?”柳絮讶道:“你的意思是长时在水里不会被溺死?”

“哈……,正是!”中本义一得意道:“这水球下面有个管子,到时只要用口吸气就可

以支段时间了……。”

柳点点头,道:“我何时出手?”

中本义一冷笑道:“你不出手……。”

柳絮一愕,复笑道:“又要吓人了?”

“不错!”中本义一道:“到时,由我在水底撑住你,你只须装的像女鬼一样可以浮在

水面便行了……。”

“不好?!”柳絮摇头。

“不好?”中本义一讶道:“为什么不好?”

柳絮一掠那鬼发道:“何不杀的只剩一个,这样更有可说的?。”

中本义一皱眉道:“不行?。”

“这不是问题!”柳絮笑道:“只要我下手不轻不重让他昏死过去,他便以为自己是大

难不死?。”

冷明慧对两处传回来的报告皱眉不已!

显然,海上女鬼的传话,已经动摇了军心!

六臂法王轻叹道:“魔由心生!只怕是斋一刀的鬼计。”

冷明慧叹道:“得见了尸体查出是如何死法的,这样才能取信于人……。”

正说著,潜龙叹气的走了进来。看了看众人,道:“那个斋朋友的船队不知道躲到那里

去了?”

冷明慧一愕。

苏小魂突然道:“东海二路的船舰呢?”

潜龙道:“正朝我们驶来,差不多明天黄昏之时便可以遇上……。”

冷明慧冷笑道:“好个斋一刀,往北去了?”

“往北?”唐雷愕道:“那我的水雷岂不是白费了?”

“不!”冷明慧道:“他打算绕到我们后面……。”

红豆瞅了潜龙一眼,道:“侦察舟还有没有发现什么?”

“没有?。”潜龙焦头烂额的道:“四十一具尸体和两个目击者都到了……。”

苏小魂当先站起来道:“走?,去看看。”

尸体的伤口在颈部,而且是双掌捏死的。

四十一具尸体,手印的大小一模一样。

两个见到女鬼的目击者所指述的一模一样。

全身是白,唯掌是红!

在小舟上幸存的姓吴,叫吴材良。

冷明慧对他的遭遇特别有兴趣。为什么对方留下他的命?原因无他,目的是为了增加目

击者而已!

冷明慧问道:“你说说看当时的情况……。”

吴材良脸色变了变,道:“我……我们六个人坐在小舟上。忽……忽然张武雄叫了起

来……,说……说有鬼。”

冷明慧点头,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大家望去,只见一……一个女鬼……浮在水面上……。”

“浮在水面上?”冷明慧逼问道:“你碓信?”

“是……。”

“她脚下有没有东西或人拖著……?”

“我……我……不知道……。”吴材良已经脸色惨白。

冷明慧安慰道:“别怕?,然后呢?”

“然后……那女鬼一招手,忽然…忽然…我只觉得一昏眩……就……就不省人事

了……。”吴材良摸摸脖子道:“我……觉得脖子一紧就……。”

苏小魂突然一伸手,抓开吴材良的脖子,仔细看了起来。

淮恚彩且桓鲅钟。缤切┧懒说囊谎?

苏小魂双目一凝,道:“我不信天下有那种武功可以一挥就令人于死……。”

吴材良惊道:“可……可是是女……女。”

苏小魂一笑,左手连点了吴材良六处穴道,抱歉道:“吴兄请稍忍耐!”

说完,右臂一振,手腕天蚕丝已慢慢自吴材良犬阳穴渗入。

这招“天蚕搜穴”的手法,昔年亦曾在唐家为唐老太太解过移穴金针。这回使来,便更

得心应手了。

半晌,苏小魂含笑的取回又蚕丝,道:“好了?。”

吴材良穴道被解,□了一口气道:“怎……怎么了?”

“没事?,你可以走了……。”

“我?我可以走了?那……那女鬼……。”

苏小魂向潜龙使个眼色!

潜龙会意,脸色一整道:“吴材良?。”

吴材良闻言一惊,急恭敬道:“属下在……。”

“本湖王立刻命令你到厨房好好吃一顿!”潜龙有板有眼的道:“然后去大大睡一

觉…。”

吴材良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苏小魂叹口气道:“柳絮!”

“柳絮?”冷明慧眼睛一亮道:“柳絮的红线?”

苏小魂一笑,道:“现在是不是要叫那个第一个发现女鬼的陈邦国来?”

冷明慧很愉快的笑道:“当然。”

陈邦国进入内舱后,他的描述很简单。

蒙胧中看见女鬼飘移而来,双手赤红捏往自己脖子;幸好自己极力挣扎并亚大叫才算免

除了一场劫难……。

至于,那女鬼的诡异之奇,则更是绘声绘影。

冷明慧脸色沉重点点头道:“你先回去吧?。本人自会考虑如何处置……。”

那个陈邦国眼睛滴溜一转,只见眼前个个表情沉重,不禁大大叹了一口气,唯唯喏喏的

出去了。

待那陈邦国一出内舱,潜龙早已一口啐了起来:“他奶奶的,洞庭湖里头有这种败类,

我潜龙……。”

冷明慧淡笑阻止道:“第五剑胆能安排内姦在我们这边并不稀奇。问题是,我们如何来

利用反间计?”

大悲和尚转头向苏小魂讶道:“喂?,苏施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吧?!搞

得和尚我一头雾水……。”

苏小魂一笑,朝冷明慧道:“请冷大先生说吧!”

冷明慧淡然一笑,道:“第一点,是距离选择的问题!两个受害区,一倨离我们最近,

一个离我们最远。而其间,两区死亡的时刻相差近半个时辰……。显然,我们这里有内姦告

诉了第五剑胆,知道我们全部乘坐于同一艘船上;所以故意挑了最近和最远两艘……。”

唐雷讶道:“为什么?”

“为了证明真的是鬼……,”冷明慧冷笑道:“只有鬼才可以在瞬间由这个地方到另一

个地方杀人……。”

六臂法王道:“会不会两批人同时下手?”

“不是!”冷明慧道:“第一,前后两区死亡的时间不同,造成淤血浮现的程度不一

样。这点,苏兄弟曾经暗中以天蚕丝测过……。第二点,虽然手印都相同,可是使用的力量

上有点差别……。”

苏小魂补充道:“这意思是说,那些杀手戴了同样血手印的套子,可是武学成就上不

同,杀人技巧上也有稍微的差别……。”

这点俞很能明白,他每回出手在那个角度就砍向那一方,绝对是最省力、最精碓、最有

效的状态下进行。

冷明慧一笑,道:“第三点,则是吴材良的遭遇。显然是先被柳絮以死亡红线勒昏,然

后取下红线加上血手印。当然,他同船的五人皆已真正被击杀,而故意留下他来当见

证……。”

六臂法王皱眉道:“至于那个陈施主……。”

冷明慧冷笑道:“他们先算好了时间,约莫是柳絮一行人到达第二个下手点时,那陈邦

国才大叫……。”

六臂法王点头道:“所以……,约莫片刻之后,那个地方也发生了惨案,更造成鬼通广

大?”

冷明慧沉重点点头,潜龙已忍不住叫了起来:“好家伙?,现在我们如何来抓鬼?”

斋一刀和第五剑胆望著陈邦国送来的信息皱眉不已!

冷明慧那小小竟然在海上作法谓鬼魂已除,并且作完法后天上还下了一场彩雨,端得是

上天感应,已经□应了云云……。

斋一刀冷道:“好一场作法。嘿?,最后还弄上个茅山道术之类……。”

第五剑胆皱眉叹道:“这简直就是下挑战书……。”

斋一刀双目一亮,道:“冷大先生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明白是我们下的手?”

第五先生苦笑一点头,道:“只怕连陈邦国的身份也给人家揭穿了?。”

斋一刀冷哼,站了起来,喝道:“中本……。”

立时,中本义一自门外一闪而入,恭敬道:“属下在!”

斋一刀沉聱道:“命令船队转航,今晚就和洞庭湖舰队决战……。”

中本义一一愕,仍是恭敬道:“是……。”

斋一刀又下令道:“午夜子时,先叫灰鲨、浪子鲨和铜庭湖交战,特杀组则早一刻先混

上船去制造内乱……。”

“是……。”

“丑时之初,本舰队加入攻击之列。特别注意,本队自西北方向而入,叫灰鲨把那块区

域空出来……。”

“是!”中本义一一顿,犹豫道:“帮主?,如果今夜交战,只怕离内陆不远……。”

斋一刀大笑道:“正好叫那些明朝水师看个明白,以后胆敢不怕死就来!哈……。”

中本义一一恭身,转身便出去转达下命。

第五先生沉吟道骸罢镏鹘θ绾畏峙桑俊?

斋一刀指指桌上海图,道:“本人所率这中路主队共有五艘巨舰,分别由本座主具中

间,右方两艘分别是柳絮和中本义一指挥。□我则坐于当中主舰上……。”

第五先生一笑,道:“老夫对用兵之学还有一点研究……。”

斋一刀眼睛一亮,道:“莫非第五先生愿意替本座分忧负责其中两舰的调度?”

第五先生大笑道:“这是老夫的荣幸……。”

昔夫,大鹰爪帮帮主葛浩雄曾在武当山上和破尘道长为苏小魂洗刷“蝉翼刀”的阴谋,

以至令当时莲花帮的庞龙莲和冷枫堡的冷明慧阴谋得以暴露。

庞龙莲最后尹阴谋之心未戢,而和黄泉共死于恨天洞的!

而冷明慧则大彻大悟,反而成了武林中的大英雄。

昔日在武当山上关键的扭转,乔装冷知静、梅夫人、楚老五的,就是冷鸣、冷叶、知

绝!

知绝早已死了,冷鸣下落不明,冷叶呢?

斋一刀主舰上的人绝对不少,五百三十四人每天吃的饭糗骨杂更是可观,每餐,足足可

以倒掉十四桶乘水用的桶子。

冷叶就是斋一刀狂鲨帮主舰上的厨夫。

今天,他正如往常一样把吃剩的食物骨头往海里倒。

他倒的很细心,每一桶都将里面的东西倒的乾乾净净;到了第七桶时,他还是往下倒。

而且,如此连举了三回。

第八桶开始,他又恢复了正常只举到腰的倒法……。

冷明慧接到冷叶在馊水中的密函。

第七桶高举,表示是紧急的情况;所以,潜伏在一旁的洞庭湖侦察小舟立即派人下去,

在海中找到载沉载浮的鞘芦瓶子。

瓶中的密函很简单,只是报告著斋一刀主舰的转向,第五先生、中本义一转乘左右两

舰。

苏小魂沉思道:“看来斋一刀要开始攻击了……。”

众人眼睛一亮,齐齐投向冷明慧。

冷明慧点点头,道:“不错?。不过,东海二路的灰鲨和浪子鲨可能会先遭逻,不可不

防……。”

唐雷急道:“那水雷的布置……。”

冷明慧指指海图道:“依据今夜的水流各风向,我们该往西靠近浙江海域……。”

钟玉双皱眉道:“此时西航,只怕桃花岛外的洋不稳,南北流向交冲……。”

冷明慧笑道:“正是要利用桃花岛外环水流各北风的影响,第一举便同时要将灰鲨、浪

子鲨两舰队灭掉……。”

众中点头,不由得心头俱是一热。

千里迢迢自中原内陆而来,眼前,便要和棋横霸东海的狂鲨帮一决死斗!

冷明慧一朗笑,又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音罄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