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二章 仇涯

作者:奇儒

潜龙进入了君子埠,已然有被人盯梢的感觉;这点,身为杀的他这种感觉特别强烈。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如果完全没这种警觉,那才应该烦恼。

潜龙很愉快,甚至挑了间看起来最高级的酒楼临窗坐下,欣赏一湖凌波映夕斜。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见鬼!潜龙骂了自己一声;跟苏小魂处久了,竟然也会“偶而”想起诗句来,这是那门子杀手?

潜龙摇摇头,见那夕晖已没,一笑,招呼小二来。道:“小二,帮爷叫船快舟,爷打算今夜泛舟直下洞庭湖----。”

店小二为难道:“这,这赵水程恐怕需三、两天,而且要请个高手操舟才行。”

店小二话没说完,眼前多了个白花花的银子;少说,也有五两来重。当然,店小二眼睛亮,,脸上毫无为难的表情;而且,充满了亲切的热忱道:“恰好。小的认识本手更快丘把抄了银子入袖地的操舟高手林老头,现在就替爷爷张罗。”

潜龙笑道:“好----。半个时辰后启程----。”

斋太郎和斋二郎已然把潜龙所租的船知道了个清楚。斋二郎道:“大哥,我们现在就先潜到船底去?”

斋太郎摇头道:“不急。明天孙盟主的人会在长江南端的鲁湖出手。现在,我们只须随在他的身后就好。到天明天中午再下水还来得及。”

斋太郎和斋二郎此时在一艘快舟上,见那潜龙已然上张渡湖里名操舟手林老头的船上。立即,林老头双手一撑,船便往南急驰而去。

斋太郎对孙震手下负责操舟的弟子道:“一柱香后,跟上去!”

冷默把眼前的一幕看得一清二楚。他心里不禁觉得十分好笑。第一艘出去的,潜龙是中原中著名的歼恶杀手;第二艘出去的船上那两名夷外人物,应该是扶桑国的人无误。而且,和传说中伊贺或甲贺的忍者有很深的渊源。那是由那两人的举止中所透露出微妙的感觉。

冷默倒不急,他饮乾了桌上的一壶酒,才朝船家道:“船老大,开航吧!”

船老大应了一声,用力一撑,舟船便如飞而出。冷默真想忍不住大笑。中原的杀手对上扶桑的杀手,真是别具一番情调!

苏小魂突然决离开湘阴,那是因为范老头的传书。范老头上面写得很模糊,只是写着:“黑色火焰大有奇怪之处。速至洛阳一谈!”

于是,半夜时分。大悲和尚抱着苏小魂,前后跟着锺玉双和六臂法王往湘阴城外而去。他们走的,是水道。

苏小魂原先的意思,是等潜龙来湘阴以后,再用“陈仓暗渡”的方法离去。现在,局势若有所变,便不得不预先想好离去的方法。

陆路,各门各派耳目众多,难免会为人所觉。若是水路北上洛阳,则势必进入洞庭湖王京十八的势力范围。京十八既已表明了不和武林人物的交往,此举恐怕亦大不妥。所以,走水路只有往南反向而行。到了长沙大城,出渭水再北上;经太湖山入湖北,再往洛阳而去。六臂法王和大悲和尚只有苦笑;一个是护驾,一个是背人。

苏小魂对自己的安排满意极了,只是他绝没想到的一点是,在长白山外的高丽刀客竟然此时也到达长沙城来。

高丽的“长白天霸王”金雄,是长白山上的霸主。半年前,苏小魂和冷明冰在长白山一战,金雄正好在内地销货。事经半年,金雄已然将“破雪刀法”一零八式尽得神髓;并且因缘巧合,得到昔年天池隐者“鬼刀幻手”申屠天下的秘籍。申屠天下,和李风雪、南宫花月,昔年便是并称的“宇内三仙”。

金雄白获得申屠天下的鬼刀秘籍之后,勤练四个月,以其天资颖悟,竟能达到精纯境界。金雄傲立于天池之上,对一月白华仰天长笑,从此改名为金天霸。又复得知昔年李风雪的弟子黄泉已死,当今天下,仅剩苏小魂曾和李风雪有相较量印证。此举,无疑是苏小魂为李风雪心法的继承人。昔年宇内三仙较数十年而未有结果;看来,如今已必须由下一代来解决。

金天霸先带领手下四名勇将而来,后头,上百名的天霸帮弟子也即将往中原而来。他走的行程,自黄海而东海,以至于由杭州上岸,过鄱阳湖到长沙大城。

金天霸手下的“中国通”金满一已然事先将长沙城内调查了一遍,他发觉了一件奇怪的事。

金满一出身于高丽的云山内林,对于追捕杀之术,正如扶桑国伊贺华达利家族一样,充满忍者的狠、稳、猛、耐。他发觉的怪事是,两个和尚竟然蓄发戴胡的和两名垂首覆面而行的年轻人急匆匆的赶路。更有趣的,一名年轻人似乎有病在身,另一名,则分明是女子所乔装。

金满一看出那两人是和尚的缘故,乃在于那两人常不自觉的要做出合十的动作。金满一想做的事,更是跟。

长沙城内,天地楼是最大的酒楼旅店。苏小魂等人便是住入其中东方上院三间房。

锺玉双道:“雷帮主已经帮我们准备好马车,我们今夜就动身吗?”

大悲和尚道:“不好。不如等到明晨和一般民一起往城外走,那样比较保险。”

苏小魂点头道:“不错!反常的事必然引人疑窦,不如今夜好好睡它一觉。”

六臂法王笑道:“施主当真是提得起放得下之人。老衲先行告退了。”

六臂法王说完,一合十便转身离去。大悲和尚“呼”的一声摘下假发,拍拍那大光头,道:“这三千烦恼丝真是闷杀人。”

锺玉双一声娇笑,便要进入内室更衣换回女儿装,突闻苏小魂叹道:“我们还是被人盯上了。”

锺玉双讶道:“什么----?”

苏小魂苦笑道:“盯我们的人比我们早到长沙,并不是一路跟来的。”

大悲和尚脸色一变,道:“是何方人物?”

“不知道!”苏小魂悠悠道:“六臂法王已经去会那个人。”

大悲和尚皱眉道:“那个大和尚这么利害?”

苏小魂摇头,道:“大手印中的如来经法自有不可思议的感应能力。能修到这等境界的,对于一些邪魔外道的追之术,本身之中自会有气机示警。”

大悲和尚突然双目一亮,盯着苏小魂瞧了半天,道:“臭小子,你根本没受伤。竟然还戏弄和尚当马来骑。”

苏小魂朗笑一声,道:“和尚好反应。”

大悲和尚冷哼一声,不答。苏小魂又道:“在下装伤是有用意的,尤其是此时,更不能让六臂法王知道。否则,助力反成阻力,可是大大不妙----。”

锺玉双此时皱眉道:“你为什么装成重伤?到现在你还没告诉我。”

苏小魂叹道“这当真是千奇百诡之事。”一顿,又道:“昃衡山搏技和黑色火焰之间的复杂。”

金满一急急要回去将所得所知报告金天霸。万万没想到的是,前面冒出一个和尚来。

六臂法王已然将装除掉,露出了本相来。金满一知道此事大概没有善了的了。所以,他立即下了一个决定,拔刀、斩杀!

金满一的刀法是承自长白的旷野,猛而大开大。六臂法王点头含笑,一吸气,双手一并使出了金刚界中的金刚舞菩萨大手印、金刚灯菩萨大手印来。

那金刚舞菩萨的手印,是将左右两手五指相互交叉握住;右手大姆指布内侧,左手小指在外侧。至于金刚灯菩萨大手印则是将金刚舞菩萨大手印中的左右大姆指竖起相并紧贴靠住。

金满一只觉一股强大无比飞舞的力迎刀锋而来;紧接着,似乎在这狂风机中,又有一道光明般若的劲道将自己震离原地。

金满一心下大惊,身子在半空一摆一折,便自坠下街道之中,顺势反手,打出了“长白满天花雪散”,扬山一片白蒙。六臂法王冷哼一声,人随之飘下,只见杂众人群之中,并未见得金满一的身影。然而,六臂法王空而下的刹那,叫路旁的一人心中一震。此人,即是孙震手下的包斩;为孙震四大坛主中排名第二。

包斩双眉一挑,便暗自跟六臂法王。只见六臂法王沿着街道一折一转,进入到巷道之中。

包斩心中略一犹豫,随即跃入巷内;举目,不见六臂法王的身影。包斩双眉一皱,往巷内急奔而入,走到一半,突觉不对。身后,有股不可言喻的气机抵来。

包斩冷哼一声,右臂往后急振而出;只见忽的一,一小颗子流星槌飞奔而去。包斩接着左臂利用转身的劲道一弹,一线白芒弹向身后。

六臂法王见眼前这人流星槌来的气势惊人,大有可观;又见一道光芒向自己期门穴而来,不觉点头赞好。中原武林的武学,果然较西域上好看花俏的多。

六臂法王将左右手的姆指、食指各自成一圆形相并,再各自将左右手后三指竖起合掌。正是大手印中的尊胜空印。密宗经典中亦有解道:“二手合掌屈二头指甲相背以二大指押二头指如弹指势”。(其中,二头指便是食指,而大头指则是指大姆指。)包斩这招“流星破月”,外加上“凌波电闪”的暗器手法,实在是大有把握。最少,他确信天下没多少人可以不往上跃起以来势。这样,他下面的星十打便大有可杀!

六臂法王并不是包斩心中所想的那几个之一,可是,六臂法王比他心中所想的人毫不逊色!

尊胜空印绝妙处,在于忘一切天地杀机,心下便得大光明加持。立即,此感应一生,那点白荒暗器竟自折向迫入流星槌之中。包斩只觉手上一震、一轻,那流星竟自中而断。一颗流星槌一偏,直直“噗”的一钉入巷墙之中。包斩心下大骇,口中一声惊呼,扬身便往墙外屋檐而去。

六臂法王长长嘘一口气,用指力一按墙壁,那流星槌便自跳出。六臂法王手一招,将那槌球抄入袖中便头也不回的往天地楼而回。

夜,便鲁湖口的一切迷蒙了起来;加上今晚的雾,更别具一番风味。

潜龙正把酒泛舟其上,明夜,便可进入洞庭湖水域之中。眼前这位船老大果真是好手,操舟技术让潜龙满意极了。就在潜龙要喝第七杯长春女儿红的时候,一股感觉自心中汤起。杀气!

潜龙已然做好了一切反击的动作,心里也不禁讶异非凡。来的杀手,真是一流中的一流。竟能趋近到自己船后稍才被自己警觉。

潜龙得到的结论是,来人和自己的杀手经验不遑少让!这人的落足、移动,完全按照湖面上水流和波动,而瞬间距离的移换,更有叫人叹为观止之能。

潜龙默默用手指在桌面上刻划计算,他先将这舟的分解图划出,再慢慢划出那人每次的位置!潜龙心里明白,来人已逐步接近,而施来的压力愈来愈重,几乎叫人喘不透气来。

潜龙举目往船首望去,只见一股巨波迎船而来。潜龙心下已经明白,当这巨波打到船身的刹那,便是暗中那个杀手和自己的生死斗!波,已至;一阵巨幌震起!

潜龙立即随这阵起伏幌动换了四个位置,在第二个位置时,船舱内灯火已暗;随即,第三、第四位置已由窗口瞬间移到船梢。

眼前,正有一人“剥”的开了一酒;立时,酒香四溢而出。潜龙十指蓄劲,凝目望去;那人,不是冷默是谁?

冷默笑道:“把碗端出来啊----。这酒一人一半。”

潜龙眼睛一亮,鼻子用力嗅了嗅,道:“可是绍兴的状元红?”

冷默道:“知道是还不快拿碗作啥?”

潜龙亦大笑,抱落了大大一口,便交给了潜龙。那潜龙也是大大一口,饮了个畅怀。良久,吐出一口气,道:“好酒----。”

冷默接了过来,大大喝了一口,道:“湖水冰寒,多喝点蓄着,免得待会儿冻着了!”

潜龙双目一闪,道:“今夜可是有个游戏?”

“不错!”冷默将酒递了过去,道:“玩个潜龙戏水。”

斋太郎斋二郎已然准备妥当,果然,前方一道红色烟火自湖面而起。那是孙震手下打的暗号,双方即将接触。斋太郎和斋二郎双一点头,忽的一声便潜入水中而去。

潜龙和冷默看见两人自舟上跃入,便自一声冷笑,各挑了一个肥肉目标,移潜而至。冷默用的是短刃,潜龙则是鲨鱼牙倒。这只不过一尺半长短,潜龙只有在水战时才用。他挑的目标是右边的斋太郎!

对斋太郎和斋二郎来说,今夜真是个噩梦。无缘无故冒出了两个人来,而且,眼前这两人的水底功夫好不说,似乎,他们也是干杀手为生的。

这点,斋太郎不由得大大吃了一惊。忍着对杀手,真够得上精彩;斋太郎看清了眼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仇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