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三章 暗流

作者:奇儒

唐羽仙接过锺梦双递来的炖鸡汤,心中不觉又是一阵激动。抬眉,和锺梦双微笑安慰的眸子相接,脸上由不得又绽露出安详平和之极的笑容来。

锺梦双惊叹的欣赏这初为人母之美,良久,才叹道:“羽仙……,此刻你可真包含了女人所有的美……。”

唐羽仙一笑,不语。锺梦双微笑道:“快把这汤喝了吧。补补身子。”唐羽仙点点头,喝了一口,道:“咦?那位宫姑娘呢?”

锺梦双一笑,道:“在后头忙的呢!”

唐羽仙苦笑道:“那怎么好意思,这么麻烦她。况且,她似乎是出自名门宦家的千金,这样……。”

锺梦双一笑,道:“别烦恼这!她是想每回女扮男装还是脱不了脂粉味,所以,要做点粗事才像……。”

唐羽仙点点头,将那碗鸡汤用完了,突然道:“这位宫姑娘的来历,姐姐知道嘛……?”

“不知道……。不过,又何妨?”锺梦双一笑,复又讶道:“冷知静呢?怎么已经一天一夜没见到人了?”

唐羽仙苦笑一下,良久,才道:“不瞒姐姐你说,他……他有一位恩人受了重伤前来求助。知静他……只有暂舍下羽仙,把那位朋友藏匿起来……。”

锺梦双双眉一挑,道:“他那位朋友是……?”

“京十八!”唐羽仙苦笑道:“洞庭湖前任湖王,京十八!”

宫追夫由后门走到唐羽仙面前时,唐羽仙真吓了一跳,半晌,才认出是宫追夫来。

唐羽仙微笑点头,道:“宫姑娘,现在你可像多了。”

宫追夫一笑,道:“唐姐姐……,默姐姐她人呢?”

锺梦双已早暗先交代了唐羽仙,所以,唐羽仙明白宫追夫口中的默姐默念君昃指锺梦双。唐羽仙闻言,一笑,道:“她有事出去一下,半个时辰内会回来!”

宫追夫讶道:“有什么事这般儿急?”

唐羽仙叹道:“近日来,武林中似乎发生了许多变化,所以,默姐姐去查了查。”

宫追夫点点头,在唐羽仙的床塌侧坐下,微笑道:“唐姐姐,小妹是不是可以问你一件事?”

唐羽仙一笑,道:“当然可以啊……!”

宫追夫看看唐羽仙身旁熟睡的冷无恨,怜爱的摸摸她,才道:“听说……呃……,听说……,姐姐当年……。”

唐羽仙已然会意。淡笑道:“宫妹妹可是要问,当年姐姐千里江湖行,为的是寻找苏小魂,谁知到头来……?”

宫追夫尴尬一笑,道:“姐姐若不方便说,只当是小妹失言了……。”

唐羽仙一笑,握住宫追夫的柔荑,热切道:“不会的。不过,这件事如果总归一句话来说,便是:‘心不死于情结,烦恼自由生’,懂吗?“宫追夫一愕,喃喃道:“心不死于情结,烦恼自由生?”

唐羽仙淡淡一笑,道:“追夫妹妹。姐姐所能说的,便是要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能促使一个人由地狱深渊中,让他爬向天堂善路。那么,何不尽力试试?”

宫追夫皱眉道:“姐姐的意思是……?”

唐羽仙脸露出笑容,以充满智慧的声调道:“当年,冷知静大有向善之心,在长白山所作所为,不但已然去尽邪恶之质,尚且严拒罪恶,行善千里。能知过者,姐姐我看在眼里,知在心里,又怎能不暗自欣慰而至心许?”

宫追夫道:“可是……,可是……,当年他用强迫手段……。”

唐羽仙淡然一笑,道:“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人既有心为善,又何苦硬迫他重反恶向?”

宫追夫闻言,良久才叹:“姐……,你真伟大……。”

唐羽仙注视宫追夫良久,隐约中似乎可以感受到眼前这位美女大有和昔日自己一样,不觉长叹一声。那宫追夫自恍忽茫然中讶道:“唐姐姐……,你……为何叹气?”

唐羽仙看了看宫追夫,幽幽道:“心不死于情结,烦恼自由生。宫妹子……,你可切记了啊……。”

锺梦双正急策马回知静斋。小路上,一名头戴斗笠的剑客,正缓步往岳阳城而去。锺梦双马急,眼见要撞上那人,右手一腕,便自由身侧而过。耳中,传来那人冷哼一声,好刺耳!

锺梦双一皱眉,在马上回头,只见那人之前倏忽站出了四名壮汉,个个魁梧得很。

锺梦双原先是要急着回去向宫追夫告诉在岳阳城内的消息。那苏小魂一行人早已离开湘阴,往洛阳而去。照行程,已过了岳阳,所以两人必须走回头路。

只是,眼前这四个汉子大非善类,而那名剑客不知有危险否?既为侠义中人,少不得要插手一管。

只见那四名汉子为首一个,站出来道:“陈方宇,拿下你的面罩,南山四虎来讨回梁子……。”

那剑客冷冷一哼,道:“老夫不姓陈……。”

为首叹子似乎一愕,在旁的一名汉子也是吃惊道:“老大!这人的声音不像陈方宇……。”

为首的汉子点头道:“莫非我们认错人人?”随时向那名剑客冷笑道:“声音可以改。阁下既非姓陈的,何不把斗笠取下,验明正身。”

那名剑客还未答话,这端锺梦双可忍不住了。叫道:“喂……,什么南山四猪。你们讲不讲理……。”

那南山四虎在鲁东一带也是小有名气,这回为了一笔无解的仇恨追到岳阳来,早已是一肚子火了,怎堪得一名人在眼前耀武扬威?再说,他们南山四虎烧杀掳掠何事不为,今日又那得下这口气?

为首的“黑虎”冯门旺当即怒斥道:“女娃儿找死……。”

锺梦双看那冯门旺一脸怒容,索情嘻笑貌,鬼脸道:“猪头!你想想,如果半路上人家要你脱衣你干不干?”

冯门旺真是咬牙切齿了,自牙缝迸出一句:“遇上老大我,现在就是要你脱衣……。”

冯门旺倒是言出必行的人,说干就干。语音一落,人已扬自半空,双臂振出倒也虎虎生风。看这等气势,铁沙掌只怕有十年以上的火候。

冯门旺对自己这一击没十分把握,最少也有九分。所以,已然想到待会儿怎样整治这泼妞;想着,口水不禁要流出来了。可惜,那名剑客比他有把握得多。

三剑出手,摄魂夺魄!

剑客只不过把剑自鞘中拔出、落回,便此瞬间,已然斩杀了南山四虎。剑快人快,那剑客已然越过南山四虎的体,继续往岳阳城而去。

锺梦双简直不敢置信有这样剑法的人,呆了半晌才对着那名剑客背影大声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遥远的那方,传来一声冷颂:“三剑出手,摄魂夺魄!”

柳三剑!

孙震最依重的助手,绿林副盟主,柳三剑!

洛阳一如平常,醉仙楼依旧歌舞!

苏小魂望着在座老头、唐雷、俞傲、锺念玉、锺玉双、潜龙、赵任远,叹口气道:“好极了……。这里头八个人有七个是黑色火焰的目标……。”

于是,赵任远成了特殊的“人物”!

这可一点也不好玩。赵任远哼了一声,道:“这是离间计。我赵芋人为什么没有?”

“为什么?”潜龙道:“因为你份量不够!”

范老头“哈”的一笑,道:“别吵了,孩子们!”

孩子?七个人果然沈默下来,只能苦笑。范老头收起笑容,脸色一整,道:“苏兄弟,你把在衡山搏技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苏小魂点头,清了清嗓子,道:“衡山搏技,近百年来无人说出真相,只因,那实在是诡异!”

众人摒息以待,只听苏小魂皱眉,道:“那天在场的,共有五个人,其实,应该是六个才对!”

范老头点头,道:“说下去……。那些人是谁?”

“都是传说中的人物。”苏小魂道:“墨游、追月老人、酒狂、武状元、天琴先生……。”

锺玉双问道:“那……第六个是谁?”

苏小魂苦笑,道:“据我猜想,第五先生。”

所有的人都沈默了下来,这些人,无论那一个都是叱风云的人。

范老头沈思道:“追月老人的‘追月无形剑法’,墨游的‘百花剑王’,酒狂的‘水火同源十八跌’,武状元的‘天地一巴掌’,天琴先生的‘天下一绝’。无疑是三十年前至今无敌的绝技,你都碰上了?”

苏小魂叹道:“小试一下而已。最可怕的,是天琴先生……。”

俞傲冷哼一声,道:“为什么?”

“绿绮琴,广陵散,天下第一绝!”苏小魂叹道:“若非我早有准备,否则岂能活到今日?”

“绿绮琴、广陵散,天下第一绝!”锺玉双叹道:“果真是天下第一绝!”

范老头脸色一变,道:“追月老人的无形剑呢?”

苏小魂苦笑道:“天琴先生的琴艺,果真天下无双;而那追月老人的无形剑,亦可伤人于无形。”

唐雷讶道:“这么利害?”

苏小魂道:“彼时,他们尚未全力施展。天琴先生也不过只用了五成的功力而已。”

苏小魂环顾众人,叹道:“追月老人的无形剑,几乎可以使人忘记衡山搏技的一些事……。”

锺念玉花容色,道:“有……有这种事?”

苏小魂点头,道:“所以搏技之人由衡山下来后,才会不讲衡山上之事。那是因为讲不出来……。”

范老头苦笑,道:“名利二字害人。上衡山搏技之人俱是名满武林之士,这种事必深引以为耻,所以是不会说的了……。”

潜龙长吹一口气,道:“他奶奶的,好狠的手段……。”

苏小魂点头道:“不错。正是应用了人们的心理,所以更添上衡山搏技的神秘性。”

锺玉双叹道:“后来呢!后来你怎么能记得起来,而不被无形剑和天下一绝所伤?”

苏小魂道:“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只要能守谨住放下身心一切,那点灵台还是撑得住。”

苏小魂长吸一口气,叹道:“可是,随时气机似有波动,似乎另外有一个人进入……。”

“谁?”众人齐问。

苏小魂摇头,道:“我猜是第五先生……。”

潜龙哼了一声,道:“主角登场了……。”

苏小魂苦笑,道:“还好,天蚕丝的心法中,可以随气机的波动,而自成不同的波纹出现。经由这些波纹,约略可以知道别人在说什么……。”

赵任远道:“苏兄是指‘天地视听’神功?”

“不是!”苏小魂道:“天地视听是在用的人醒的时候。而那时,我已经昏了过去!”

可怕!竟然可以将别人说的话录下来;这个世间果真有这种工夫?

“别讶异!”苏小魂道:“或许后世的人真可以发明一种东西把人的声音录下来……。”

潜龙不信道:“太神奇了吧!”

苏小魂苦笑一声,又道:“后来,我由波纹中约略知道他们当的对话……。”

“我也没法知道得很清楚,”苏小魂道:“大约是在争执要不要将我杀……。”

锺玉双倒抽一口冷气道:“后来呢……。”

“后来当然没有!”苏小魂道:“可是那个第五先生似乎用了某种方法告诉我,要我装重伤装三个月。说可以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找出黑色火焰。同时,他又说,衡山搏技的目的,是要找出一个可以对抗黑色火焰的人来。只是,近百年来一直无法成功。”

范老头点头,道:“还有呢?”

苏小魂苦笑,道:“这些都是在下在昏迷状态下所听到的,依我看,这位第五先生可能善长‘传音入魔’大法,据说此可以将人催眠,依使者的意志做事。”

俞傲看看手上的刀,叹气道:“天下武学一门,果真是浩瀚无涯。”

范老头道:“所以,当你醒来时已经被抬下山了?”

“是”苏小魂应道:“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他们会考虑要不要杀我?衡山搏技之事,从未听说有人被杀!”

范老头道:“黑色火焰亦极奇怪……。”

众人齐声讶道:“什么奇怪?”

范老头沈吟半晌,才道:“以往,黑色火焰七名成员必然是齐出齐杀。为何这次只有阎罗爷一个?”

范老头环顾众人又道:“而且,以往衡山搏技都在黑色火焰之后,为何此次是在黑色火焰之前?”

众人无语,那范老头苦笑,道:“其中因缘,只怕是有极大阴谋。这阴谋,怕又是你我不能料。”

潜龙此时突然问道:“万夫子,请问你知不知道扶桑国的忍者中,有一个叫斋二郎的?”

“斋二郎?”范老头讶道:“你听谁说的?”

潜龙一耸肩,道:“冷默!那是场杀手对杀手之战……。”

潜龙随即把鲁湖上和忍者之战说了出来。

潜龙又道:“冷默留在岳阳照顾大悲和尚他们,本来是我想在那儿和孙震一决战,谁知,被苏小魂拉了回来。所以,我代他问啦……。”

范老头苦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暗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