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四章 死劫

作者:奇儒

六臂法王注视眼前无臂老人良久,屋外,骤雨正急。六臂法王终于举步向前,坐到无臂老人面前,那无臂老人全身缩卷在墙壁的一角,头微低,发自额上覆下,只是,那双发后双目,却精锋的令人不敢注视。

无臂老人不动,六臂法王自不敢稍掉以轻心,反而更加提高警觉。只因,他无臂法王的任何一“动”,早已纳入眼前这位无臂老者的“静”之中。

往复无际,动静一源,含众而有余。

六臂法王长长吸一口气,道:“阁下可是昔年龙莲帮副邦主,老字世家长老--老鬼?”

那断臂老者注视六臂法王良久,才冷哼一声,道:“和尚从西域来?”这一问,算是承认自己是老鬼了!

六臂法王一笑,道:“小僧称号六臂。”

“六臂法王?”老鬼脸色一变,良久,道:“好!好!”

六臂法王淡然道:“怎个好?”

老鬼突然仰首怪笑,半晌,笑声突然嘎然而断注视六臂法王道:“无臂对六臂,老鬼碰法王;岂非绝配!”

这十个字,字字内心激冲,直贯入六臂法王耳中;六臂法王自然而起了大手印的光明心法,将一切外障排掉,心里犹不禁吃了一惊,好厚的内力!

六臂法王笑道:“有臂无臂,鬼佛黑白,在心不在眼!”

老鬼双目一闪,冷笑道:“大和尚好一句在心不在眼!”

六臂法王此刻立即感受到一股强大压力迫面而来。

此时,两人的姿势是相互打坐对峙,而老鬼这瞬间所发挥出来的霸气,恰如钱塘潮涨,汹涌不可遏止。

六臂法王一叹,便将双掌平举于胸前,左、右手个自拇指、食指成一扣环;而后面三指的相互交插,平放于腹前气海丹田穴之间。此即,正是大手印中极高成就的“修菩提心妙观察智弥陀印”!

老鬼那汹涌杀机盈室,已自湃涌不绝击向对面的六臂法王。

忽的,只觉一股祥和之气涌现,似乎在这阵腥风血雨中的净土。

一柱香时光,窗外奔雷正和庙内对峙相互而生。

老鬼忽的皱眉,冷声道:“和尚好高的修为……”

六臂法王一笑,道:“施主只是落于一个‘争’字,否则老衲还非是施主的对手。”

老鬼闻言一愕,脸色稍一茫然,杀机不觉减了许多。

正此时,窗外劈空一道闪电,似乎惊醒了老鬼。

老鬼双瞳一闪,冷道:“就看这个‘争’字如何!”

老鬼声一落,一道匹刀光便自由颓萎右袖中激射而出。

六臂法王一惊,身子不动平平往后移开;只见那刀扣着一条子,便直挺追击而来。

六臂法王眉一皱,左肩微垂,便自转了个身;谁知,老鬼那子刀亦随之倒拉回来,跳上半空直劈而下。

六臂法王无奈,双臂一只地面,便扬身移开;而那刀“唰”的一声插入地下。

同时,六臂法王打坐身势不变的坐上刀柄,和老鬼相互对望。

老鬼一愕,右肩待要使力抽刀而回,那六臂法王笑道:“‘争’一字,何益?”

说完,六臂法王起身,便自往庙外而去。

此际,骤雨方歇,远方,正一道彩弘环山而起。

六臂法王长吸一口气,飘然离庙,往嵩山而行。

宫追夫正赏一轮明月。

高阶楼上房西院,正是小桥流水,妙阁灵池,独啜集茗,好风情、好雅致!

赵任远正好也不知那条筋接了个错,步往西院庭园而来;当他看见宫追夫,而且认出来的同时,正好是斋太郎和斋二郎攻击的时候。

赵任远并没有立即出手相援,他想,总该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宁心公主吃点苦头,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些日子来的劳累?

当然,赵任远不会放手不管。他也知道宁心公主也学过武功。所以他的估计是,宁心公主可以支持十招左右。

赵任远吃惊了,眼前这位千金之躯的宁心公主竟然支持了三十招;而且,有攻有守,毫不含糊。

赵任远更吃惊的是,这宁心公主竟然将江湖绝学而只有大内才有秘笈的“柳摆十三技”学的尽得真髓。

赵任远吃惊,那斋太郎和斋二郎可真的是冒火。

他们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忍术中的幻眼对眼前这小子不灵?莫非眼前这小子练成了天眼通?

当然不是,大内禁宫中的宝库中,多的是外邦进贡的奇珍异宝。

宫追夫腕上系着的,变是藏秘专破邪法的大知见镜。

那镜是由地底的黄云精铁,和上高山的天灵蟒汁孕育的。先将黄云精铁放入蛇身吸取灵气,待十年后,那多菱角的精铁成了圆珠如球,再将这球放入急湍中冲击三年,尽去外表腥味杂质。

此时已是光滑如镜,再将这些珠子串起来,便是专破邪术的护身至宝。

那斋太郎和斋二郎见忍术的障眼法已然无法取胜,便只有用真枪实弹,硬打硬的方法来。

此刻,赵任远已不能袖手旁观。大喝一声,便往斋二郎击去。

那斋二郎斗闻身后互喝,挥动那击浪名刀往后卷来。

这时,宫追夫只想早早离去,眼前这赵任远她可太清处是干啥的。

于是纤腰一摆,玉指一点,便迫退斋太郎,人则随之急走而去。

赵任远见斋二郎这一刀果然气势不凡,又见宁心公主慾走,不禁大叫道:“公主留步!”

赵任远避开斋二郎一刀,顺势将掌力击向斋太郎。

斋太郎在忍术上成就相当好,只是武技上较斋二郎略逊一筹。方自被宫追夫破退,那想得到赵任远这掌突由背后而来。

这一退一迎,便拍个正着!

斋太郎当场狂呼一声,身子飞起撞落入池中。斋二郎大惊,连斩三刀。

赵任远可无心恋战,双臂连振,一勾腿便踢向斋二郎足胫。

那斋二郎跃起后退,赵任远已狂呼离去。

斋二郎关心师兄伤势,待投眼往池中,心里不觉一凉,只见斋太郎已浮于水池中。

斋二郎悲叫一声,扬身而起抱出斋太郎。那斋太郎却早已气绝!

赵任远追宫追夫到了泌阳城外陌也之中。

赵任远终于追上宫追夫,叹道:“公主,你这是何苦?”

宫追夫双眉一挑,道:“你是谁?”

赵任远苦笑,道:“公主,请随在下回宫……”宫追夫冷冷一笑,道:“好!可是,你得赔我先回高阶楼取东西!”

这点,赵任远当然不反对;而且越快越好。

所以,赵任远便当先举步往回手,这一瞬间,只觉得腰部一麻,已然着了宁心公主的道了!

宫追夫叹了口气,道:“赵大人,你是个尽职的好官,只是……。唉,我只好对不起了”赵任远还能说什么?

人,往往在即将完成一件事的时后,造成致命的疏忽!

赵任远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仰天叹一口气,淡淡道:“公主殿下,小心保重!”

金霸天决定兵分两路,金满一、金战往洛阳而去;而他,则往嵩山。

苏小魂到嵩山少林寺下面,近日来已是轰动武林的大事。

传说,苏小魂将一路打上少林寺。

为什么?传说中,是不空大师的要求。

因为不空大师要知道少林寺的实力如何,是否可以对抗武林中死灰复然的黑道实力。

所以,要苏小魂来做测验。

金霸天当然不怨放弃这个机会,所以,他往嵩山而去。

同时,他怕苏小魂是虚晃一招,。所以要金战、金满一到洛阳,他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无论如何苏小魂一定会回到洛阳,洛阳醉仙楼!

俞傲的估计没错。他果然在白沙镇外遇上高丽的刀客,只是他没料到,真正的主角金霸天却半突去了嵩山。

俞傲望着前面两个策马而来的汉子,将马正立于官道中央,摆明了挑的姿态来马停住,双方互视。

半晌,金满一冷笑道:“你是什么人?”

俞傲冷笑,道:“金霸天呢?”

金满一冷声道:“嘿、嘿,帮主可是你叫的?”

俞傲双目一闪,由牙缝迸出一个字:“死!”

俞傲夹马,挥刀;金满一一惨,方自要拔刀相抗。俞傲那一刀以然当面罩下。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金满一已然来不及;身旁,金战出刀!

俞傲的刀刚猛,金战的刀也不差。

瞬时,两刀相争,金战握于手中的刀竟抵之不住,一震之下,抽刀而退。

而俞傲一刀,气势不变,刀劲不竭,便此一瞬间,已将金满一斩落在马下。

金战长吸一口气,道:“好威猛的一刀!”

俞傲注视金战半晌,道:“你的出刀很快,力劲也够,这就是我不杀你的原因。”

金战一愕,低头一看,长衣之上已划了一道口子。金战不觉满脸通红,怔在当场。

俞傲又道:“当今武林会真正使刀的人经不多,如果此时杀了你未免也太可惜!”

金战茫然点点头,他实在搞不清楚中原人的想法。既然是敌人,又为什么不杀掉?不过,这问题可以以后慢慢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捡回了一命。

俞傲道:“你现在才二十多岁便已经有了这种成就,十年后,当必有大成。”

俞傲注视了金战一眼接道:“你们帮主去了那里?”

金战犹豫了一下,道:“嵩山下找苏小魂。”

俞傲一点头,道:“回高丽去,十年内别管武林事;十年后等你有了成就再到中原武林找我。”

金战无言点头,那俞傲一笑,便策马往嵩山而去。

大悲和尚觉得有一股无可言喻的杀机弥漫在气流里。

好家伙,当今武林有谁有这安灵厉杀机?大悲和尚起身,往庙外而去。他可不愿血染这佛门净地。

就在他踏出门槛时,他已有感悟到来的人是黑色火的份子。没错,第一道掌风击来,声势骇人。

大悲和尚身子坐地上一坐,双眼又复一瞪,立时以两手并足,以双腿在上连踢了六腿。

攻击的是阎罗爷,他这一掌蓄势已久,原先早已想好大悲和尚的闪躲方位,以及各种攻击的不能。

可是他忽略了一事,那就事大悲和尚竟然用倒立的方法攻击,而不是用大悲指。

更糟的是,大悲和尚还可以用左手撑地,而右手便在此时才由下而上的打出大悲指来。

这种近于无癞的打法,阎罗爷可真要气昏了。

没错,他的掌力已然打的大悲和尚两腿肿的可以休息半个月不好走路,可是,自己受到的那一记大悲指,只怕更赔本。

一击不中,全身而退。

这是黑色火的宗旨。

阎罗爷强忍即将吐出的一口血,一翻身便强自而去。

大悲和尚可真想追,无奈,胯下两条腿硬是疼的无法移动分毫。他能怎样?只有以手代足快速进入庙中,叫醒熟睡的住持。

那住持可大吃了一惊,道:“大师!你怎么了?跌了碎啦!”

大悲和尚能说什么?只能叹气,道:“是啊,连脚都跌断了。”

这下,住持可慌了,急道:“这么不小心,我这里有些草葯,你贴着用吧!”

大悲和尚苦笑,这被天下绝学打到,那点膏葯有屁用?所以,他只有做出无理的姿势。

“住持,你行行好,快叫小弥沙背我到镇上去吧!最好,你也跟去。”

“我?”住持指自己鼻子道:“太离谱了吧?”

“怎么会?”大悲和尚叹道:“不快走,待会儿有恶人来要命,那时想走也不成啦!”

住持一愕,摇头道:“小僧虽不成器,可是庙山总得小僧来负责任来看着啊!也不能将自己生死一念而弃之不顾。”

随时那住持又道:“这样吧!我叫个小弥沙背你到镇上去便是了。”

大悲和尚苦笑,道:“多谢师兄!”

那住持一笑,合十道:“阿弥陀佛,这是佛门子弟该为之事,况且大师的高德义行,小僧又素景仰的很!”

大悲和尚也合十回礼,不再言语。

那住持一笑,便自到里面叫小弥沙去了。

大悲和尚望着住持的背影,不禁喃喃道:“能得平安,便真是福啊!”

此时,门口一道笑声传来,道:“大师无恙乎?”

大悲和尚可真被吓了一跳,抬眼望去,眼前这人,哈!老乞丐雷齐是也。

大悲和尚没好气,道:“好的很,刚刚才被人家打断两条腿!你说怎样?”

“太好了!”雷齐笑道:“谁下的手?”

“黑色火的阎罗爷!”大悲和上苦笑道:“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功夫,竟能把和尚我的达摩大六腿打伤……”

雷齐讶道:“这么利害?”

此时,住持带了逼个小弥沙出来,愕道:“这可是怎么回事?”

大悲和尚一笑,道:“这是我的朋友。”

雷齐一看已然明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死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