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六章 火驰

作者:奇儒

斋二郎当真得意极了,这个朱馥思实在漂亮得很。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手上搂着美娇娘的心情一定不曾坏到那里去。

而且,大悲和尚那边另有血刀组的人对付!

血刀组这回派出孤、独、灭、绝四个鲨群来阻挡大悲和尚的追击!

四个鲨群,四十四个人!

大悲和尚发觉宁心公主的失踪不可谓不慢;追踪的方向也不可谓不正确。

他早用上了苏小魂的“千里传香”,所以这味道香气一受到内力波动,大悲和尚便立即有了警觉。

他原先的意思,是为了防止宁心公主的逃跑;想不到今日竟可用来迫敌跟踪。

从气味的方向,大悲和尚往西急追,出了清风店镇外;往西,该是曲阳城!

和尚座下的马不错,估计半个时辰便可以截得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可是,和尚不这么想。敢挟走宁心公主,而且是由他手上劫走的人,一定有周密的计划!

果然,出了镇才一顿饭功夫,官道上已有十一名刀客立马冷笑横眉。

大悲和尚眉头一皱,趋马到了前面,注视眼前人半晌方点头道:“原来是东海狂鲨帮的血刀组……。”

那十一名刀客眼中有一抹讶异的光采,随即又消失;只是那冷峻肃杀之气似乎更浓了起来!

大悲和尚一笑,道:“冷明慧果然是冷明慧,竟能掌握的住和尚我的行踪……。”

十一名刀客还是没答话,只是盯着大悲和尚,像是以目代剑,要穿透和尚二十二个窟窿似的?。

大悲和尚差点要骂出了口,什么意思,当和尚是疯子,讲话没人搭埋?

和尚想着,不觉动了无明,怒火升至两掌十指,那大悲指便弹使了出来!

十指,十道内劲气机直指而来;那十一名刀客则各自由口中大喝一声,齐齐呼啸冲出。

同时,十人在前,将刀一迎一摆,以刀尖顶住左边人的刀柄。

如是,十人十刀排成一线刀锋迎向大悲指的内劲而来。

十人进如风火。

大悲和尚皱眉,十指急弹似雨骤打芭蕉;一刹那,那十人已受了大悲和尚七次出击!

七次的大悲指,显然已经震汤了一线刀连,自是叫那刀链起了起伏波动。

便此一刻,隐藏于十人身后的那名刀客大喝跃起,翻身跨过十人刀链,劈空斩来!

“孤月破星”!

一天十地;天上一把孤月刀,地上十只破星锋!

大悲和尚一声大喝,人随声起,避开下面十刀,迎向劈空而来的一击!

怎料,那半空中的刀客便自一沉;同时,地上十刀高举交于一点。

上方的刀客刀锋顶尖往下一碰那十刀聚点,地上十刀齐齐大喝往上冲撞。

此一刻,上方刀客反弹,势挟十一人冲力,往大悲和尚下方狂卷而上!

这一刀委实快,快到了顶点!

大悲和尚未料有此一变,心里骂了一声,知己避之不及;既不能避,唯有迎上!

只见大悲和尚将袖袍一摆一抖,一件长袍便自由背后裂开分成两半,双臂一抖间,已将那刀锋包住。手上用的是十成的大悲指力,硬生生扣住刀身。

同时。双腿狂踢。便将那名刀客踢飞。

大悲和尚也受了刀身冲力,往后翻开六丈有余。待他停住了身子;那些刀客已自呼啸上马,狂奔而去!

大悲和尚愕了一下,只觉胸部隐隐作痛,好猛的力道!

大悲和尚长吸一口气,又自翻身上马,长策追宁心公主而去了

※“孤月破星”!

“独月伴星”!

“灭月散星”!

血刀组四鲨群孤、独、灭、绝已然叫大悲和尚通过了冷明慧注视手上的资料,一笑:“好?。”

谭要命在一旁恭敬道:“大悲和尚已经通过了孤独灭绝四鲨群?,是否还要派‘狂傲断裂无情’?”

冷明慧摇头道:“不用?。大悲和尚已经追不上了?。”

冷明慧站了起来,漫步到室外,身后,谭要命跟着。

冷明慧望着天上明月,微微一叹!

脚下,便是关帝山!

冷明慧缓缓道:“你想,斋二郎什么时候可以到?”

谭要命迅速的回答:“今夜进入太原城,后天中午时分便可以到达……。”

冷明慧微微点头,抬头仰望天上星辰,按自己所知的消息,冷知静已经转战至陕西的甘泉。

甘泉,距离自己在山西境西的关帝山并不远,只是,偏偏又不能出手相助。

想到此,他不由得一叹!

谭要命在冷明慧身旁,似乎是心中一动,道:“据属下所知,知静兄身后似乎有一名和尚暗中相助……。”

冷明慧一愕,道:“谁?”

谭要命道:“目前揣测,可能是蒙古达延可汗的国师,六臂法王……?”

“六臂法王?”冷明慧微一沉思,已然明白是苏小魂所为之事,不觉又是一叹。

他人有义,自己又岂可不仁?

便是想一统武林,切忌仁义不施!

冷明慧想起曹错的“过秦论”:仁义之不施,而攻守异势耳。

他冷明慧雄才大略,就算枭雄也有自一番风范。

冷明慧略一沉思,道:“苏小魂现在在那里?”

锺要命迅速道:“六天前中午出浴阳醉仙楼,三天前夜晚丑时进入霍山下的安浑城;今天上午在太谷镇……。”

说到这里,谭要命脸色一变,道:“今夜……可能和斋二郎同时进入太原城。……。”

冷明慧点头一笑,道:“很好?。”

谭要命苦笑道:“只怕会不太好……。”

冷明慧淡淡一笑,道:“不会不好!”

一顿,又道:“大悲和尚如果拚命赶路,什么时候会到太原?”

“明天中午!”谭要命道:“不过……,这样的速度,只怕和尚要轮上十天八天才能把过四关积蕴在胸中的内激之力消去……。”

冷明慧一笑,道:“宁心公主为什么要离开紫金城……?”

“为了苏小魂!”谭要命答道。

“那不是最好吗?”冷明慧淡淡一笑,道:“把苏小魂和锺玉双分开,而且……,把宁心公主和苏小魂凑在一起……。”

冷明慧大笑道:“仁义已顾,而且,反将了一军……。”

苏小魂和锺玉双看着冷无恨那天真无邪的表情,不由得互视一笑。

锺玉双边逗弄着冷无恨边笑道:“佛儿不知怎样了?”

想起了苏佛儿,两个人心更温暖了起来。

苏小魂笑道:“将来佛儿、无恨两个青梅竹马,说不定又是一段武林佳话……。”

锺玉双娇笑道:“哈?,你可想的远哪?。”

苏小魂一笑,抱起了冷无恨。

那冷无恨全然不惧的嘻嘻笑着,和苏小魂对看。

苏小魂忍不住失笑道:“这娃儿好勇敢?。若是知静兄能平安无事最好……。否则,我们得好好教育她……。”

锺玉双方自点头抱回了冷无恨。

忽的,一把短刀激射破窗而入。

“夺”恙漱

苏小魂微微一笑,和锺玉双互视一眼,扬身穿窗而出。

锺玉双也不揽阻,抱着冷无恨便沿床沿坐下,口里轻哼着:“顽皮鬼,作大媒a牵错红线都倒楣……。”

那冷无恨“哇”恙漱

锺玉双用手点了点无恨的鼻子,笑道:“你是顽皮鬼……。”

正说着,窗户外人影一动,锺玉双已然左手抱紧无恨,右手掌上已有了红玉以剑中的想剑!

半晌,锺玉双冷笑道:“阁下从小就见不得光?”

那窗外人闻言,笑了一声,只见一名老头子,白发披肩,两侧,发梢尚各结了玉铃,叮叮当当的。

锺玉双双眉一皱,道:“阴山断魂铃?”

“不错!正是向十七!”

向十七冷笑道:“娃儿好眼力!”

锺玉双也笑道:“可惜你这糟老头比京十八差一点!”

向十七脸色一变,道:“娃儿a小心嘴快的早死……。”

“是吗h”锺玉双可不吃这一套!依旧缓声道:“向十七和京十八在二十年前的决斗,阁下你败的怎样,别人可清楚的很啊……。最少,京十八还是当他的洞庭湖王是不是?”

“哈……,”向十七怒极狂笑,狞声道:“娃儿a爷爷今天没空和你斗嘴……。不过……。”

向十七沉吟不语,当然,他知道人性的弱点。

吞吞吐吐,常常是加强别人倾听最好的方法之一。

可惜,锺玉双不吃这一套,而且,还凶辣的很:“老头子?,有屁快放!”

向十七愕了一愕,这话打在五十年前就听过了。

他惊愕的是,一个名动天下,号称“天下最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予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你是痴了、疯了,还是傻了?”锺玉双又骂开了来:“现在讲话就这么温吞,再过个几年怎么办?”

这下,向十七是被骂醒了,大大喘一口气,把一肚子讶异和怒火吐掉,才冷声道:“娃儿a老夫今天真是吃错了葯,竟能忍住不杀你!告诉你,大悲和尚那秃驴正从寿阳城没命的赶来c嘿……嘿……,只怕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锺玉双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向十七不答,已早一步大笑往窗外而去了

※一切正如预料,锺玉双将无恨系好在背上,留了张字条,一咬牙,穿窗而出!

向十七满意极了!冷明慧果然是冷明慧。

他迅速拿起字条,往窗外而去!他的目标是小管。

小管,管天下!

破木屋里的小管,管遍天下所有字体!

管天下的那把天下第一秃笔,可以写遍天下所有的字迹!

昔年,王羲之的笔据说是由狼毫加上老鼠须构成的笔毛。

入木如何能三分?因为鼠须硬若钢!

管天下的秃笔则只有一根毫。

据说,是来自北波斯更西方的国度;那里有条河,叫做莱茵河;河流经一个浩瀚的大森林,当地人叫那森林的名称是黑森林!

在那国度,多的是白皮肤、金头发的人。

管天下的那笔毫,便是来自黑森林中一种特别的山羊身上。不但长,而且,还可以任意曲折!

任何字,管天下只用稍运自创的内力心法,便可以将它们围绕起来。

按着,利用“永”字八法的组合;天下,就连当事人地无法分辨是不是自己的笔迹!

管天下,管遍天下所有的字体!

苏小魂一路上被一名黑衣人引着。

忽然,那黑衣人打出一道暗器激射而来。

苏小魂一皱眉,方自运用天蚕丝一引,将那暗器导往天际暗处。

那黑衣人已然钻入一间房内!

苏小魂淡淡一笑,一扬身,也随之而入。

屋内很朦胧,依希可以借由月色辨认床上有一道人影;而且,似乎是个女的。

完了!苏小魂暗叫了一声,万一道女人大叫婬贼那还得了?。

苏小魂方自犹豫了一下,猛然一股狂飙杀气自屋顶掠下。

刀,必是好刀!

苏小魂不禁一愕。

这刀竟然能将四周气流分开,到了顶上咫尺才令人警觉。

苏小魂就此一愕迅间,天蚕丝自从袖中盘旋而上,化成禅云挡住肃杀!

同一瞬间,苏小魂左手一动,一点火苗点燃了桌上烛火。

一切光明的刹那,苏小魂已然看见了顶上的是“击浪”名刀!

刀是击浪,人是斋二郎!

斋二郎一击不中,反身而走。

苏小魂右手一抖,天蚕丝奋握而出!

卷住的,是斋二郎的脚!

忽的,斋二郎不知怎的一抖,人依旧窗而出!

而天蚕丝卷住的,只不过是只忍者的牛皮无声鞋吧了!

苏小魂苦笑,收回了天蚕丝。

好啦c一切事都已结束了,搞半天只不过是场闹剧罢了!

不过a冷明慧应该不会做这么无意义的事!

苏小魂沉思了起来。

方才的黑衣人一点和自己交手的意思也没有,如上打暗器的目的是要引自己进入这房间。

进了这房间,绝不是为了斋二郎那一刀而已。否则,大可暗器、忍术什么鬼的一起来。

就算伤不了他苏小魂,也不至于虎头蛇尾的大费周章!

那目的是什么?苏小魂看向床上,皱眉,原因在床上这个女人!

苏小魂天蚕丝一动,掀开了帐面就看见了宁心公主!

惨、惨、惨?,连三惨!

苏小魂这下可头大了,眼前,这位宁心公主穿得并不多。当然,在那个时代以肩躶露就算不多。

同时,在那个时代,双肩躶露已大大是非礼勿视!

苏小魂不能不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火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