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七章 长戈

作者:奇儒

丐帮弟子遍天下!甚至塞外大漠也有丐帮的分舵在。

苏小魂一路赶到了红河和黄河交汇的白坑镇。

此处,已然进入了缓远境内,满目所及尽多荒凉。

自坑镇位于两河交上,自成行商聚集之处,无论是憩歇或是牲口打水,总是促成这镇繁华特别。

甚至,还有两三家像样的酒楼和一家看起来不错的迎春楼。

迎春楼是镇上唯一的青楼,却也是丐帮分舵所在!

江湖上的消息,往往是去青楼之中传的最多、最可靠。

这勿宁说是人类的悲哀,经常,许多内心的话不会告诉家里的老婆,却会告诉青楼的妓女。

另一个悲哀是,人往往喜欢炫耀。尤其当一个男人想征服一个女人时,便如雄纠纠的公鸡;把冠顶得极高,把颈子拉得老长,然后大大长长叫一声!

苏小魂要进入迎春楼,朱馥思当然不高兴极了!

什么意思!放着眼前宫中第一美女,千金公主的朱某人不要,却往那堆庸俗脂粉里钻?

生气归生气,奈何郎君却硬往里头去,而且,一副行家模样,那才真的气人呢!

苏小魂进迎春楼很正常,因为他是男人!

男人有某些方面的需要,往往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朱馥思可不同了,不只她是女人,而且是她的美!美的是可让整个迎春楼的女人一头撞死!

就在苏小魂和朱馥思双双走进去没两步,里头的鸨母已然当先冲了出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可不是,眼前这位姑娘长的这份姿色,不管出了多少银子,来日总可回本百倍千倍的!

老鸨冲着苏小魂笑道:“这位相公a你手头上不方便是不是?行!五百两银子怎样?”

苏小魂一愕,立时明白了老鸨以为他来卖姑娘的,随即失笑了起来。

这一笑,更叫鸭母心里笃啦!暗想今晚收了这丫头可是来日大大发达。一想及此,便亲热伸手要握住朱馥思的一双柔荑。

那朱馥思尚不明白什么事,见眼前这老人伸手抓来,不禁怒火中烧!

以她堂堂当今圣上之妹,岂可叫一般平民百姓触摸!

朱馥思一想及此,手上一用力拍出,喝道:“大胆!”

按着,“拍”的一响,那老鸨竟被打退了三步。

这一举动,只惹的全场惊呼愕住。

这迎春楼既是丐帮分舵所在,眼前这鸨母手下必也有一番量力。别说一名女子,等闲五、六名大汉合攻也打不到她分毫。

谁知,竟不明不白的叫眼前这名女子摔了个乾脆。

苏小魂本来见老鸨伸手已暗知不好,谁知未来得及解释,那朱馥思已先出了手。此际,后面立时涌出了数名大汉,看来是这迎春楼的打手了。

他苏小魂是来问事的,可不是来闹事。如果这一闹开,只怕不半日传遍了关外,自己行踪便得大大麻烦。

那老鸨被打了一愕,暗想这两人是来找梁子的了;当下冷笑道:“两位有什么指教,请到后头说吧!”

苏小魂含笑道:“请妈妈带路!”

那老鸨哼了一声,转身便走!心里是打量着,后面那根棍待会儿可要替自已好好修理这两个娃儿一顿!

那根棍的主人是个五旬老者,一身破烂,两袖清风。

棍子就平放在桌上,桌上有酒、有肉,迎风晚夕斜下,别有一番享受!

老鸨气忡忡的冲到后花园,便对那老乞儿叫道:“要饭的?,有人来结梁子啦?。”

棍是打狗棍,人是老乞儿。

那老乞儿叫做林吃天,一听有人竟敢到太岁爷头上动土,当先便冷哼一声,抓棍跃身往前大喝:“是那个兔……。”

人在半空,已然见到了苏小魂。

林吃天大吃一惊,去势不变,身子落下时竟用的是参见帮主大礼!口里恭敬道:“苏大侠远来……,少的……。”

苏小魂笑道:“林舵主请起!”

老鸨和随后那些汉子可傻住了。

老鸨急道:“喂a要饭的,你没搞错吧?!”

“错你的娘娘a还不参见视同帮主的苏大侠!”林吃天额冒冷汗,又道:“苏大侠身旁的姑娘你当是谁?”

老鸨这时也觉得不对了。这苏大侠莫非帮主雷齐亲自通谕视同帮主的苏小魂?

老鸭颤声道:“那……那这位姑娘是……是锺姑娘了……?”

这话一出口,又“拍”的吃了朱馥思一巴掌!

林吃天急惊道:“你不要命啦c她可是当今皇上的妹子……。”

当朝皇上的妹子?

一听这几个字,老鸨和那些汉子的腿都软了!便就大呼千岁要跪了下去。

这下,朱馥思可大大风光,冷哼一声。

苏小魂见状,手上暗暗使劲托住了众人,道:“请起吧!苏某还有要事请诸位帮忙!”

林吃天闻言,恭敬道:“是!请苏大侠吩咐……。”

河口镇在准噶尔旗之东,在沿黄河上算是不小的镇。

柳三剑的排场倒也不小,随身带着的六十七个好汉,个个是绿林上一等的好手。尤其六大坛主中仅存的包斩和贺魁,更是足以独当一面的人物。

柳三剑在离开中原前,便早已下令绿盟弟子各自扩充实力,以应将来大举之事。

他笑的很开心,锺玉双在自己掌握中,无疑已经牵制住了苏小魂那方的力量。

至于冷明慧,明天夜晚庞虎莲将斩杀冷知静于准噶尔旗的荒漠上。

冷明慧自东海所带来的势力已经损失一半,再经此打击必然会孤此一掷!使这一战,于心于力,使然叫那冷明慧葬身于此!

柳三剑满意极了!

然后,他看见了包斩进来。

柳三剑皱眉道:“有事?”

包斩恭敬道:“诸位弟兄长途跋涉,在白坑镇上又没有做适当的调剂,所以……。”

男人适当的调剂有很多种!柳三剑明白。

柳三剑道:“河口镇最大的青楼是那一家?”

“迎春楼!”包斩肩飞色舞的道“白坑镇迎春楼的分馆!”

柳三剑闻言,失笑道:“这鸨母、龟公倒挺会做生意,难道他们把黄河沿岸包了下来……。”

柳三剑说完大笑,包斩也笑。

一个人积压的事情可以解决的时候,总是会轻松的多。

河口镇的迎春楼可大大的热闹了!

一口气六十八个人,外加一个女人包下了迎春楼,怎么算都是一笔大生意。

绿林的钱是没本的,用的是刀,是血换来;所以用的时候,也够的上是相当豪放!

迎春楼的女人不少,可是也没多的足够容纳六十七个男人的需要!

只有六十七个,因为柳三剑不要。

柳三剑也是个男人,他不是不需要,而是他必须看紧锺玉双!

女人,是男人所需要的众多事情之一;但是权势,却是男人所需要的大部份!

他柳三剑的往后半生,有一半便决定在锺玉双身上;所以,他可以放纵他的属下寻乐,因为这是收买人心,领导统御的方法之一。

可是,他不能放纵自己!

一个人放纵自己,就是死!

白坑镇的迎春楼适时送来一批新货。

真的巧,算起来正好有二十一个!加上原先的四十七个,六十八金钗。

这等事,把绿林好汉全笑歪了嘴。原先,他们每个人还担心自己要轮第二番呢!那多没情趣!可是贺魁不这么想。

巧合,就不是常理!

而阴谋,便常常隐身在非常理中!

所以,贺魁立刻去找柳三剑,这事一定要向他报告。

贺魁穿过庭园,回首望向笙歌前院,只觉其中含着无比杀机!

狂欢的背后住着死亡。

贺魁一吸气,回头,便要急步前行。

突然间,他停了下来,因为眼前的一个人!

人,是女人!

女人并不奇怪,只是这女人美的出乎想像之外!

绫罗轻纱,月下凌波;这女人当真称得上是月里嫦娥下凡。

眼前的美女冷若冰霜,轻哼一声转身便走。

这下,可引得贺魁男性雄风大发。

如果这女人一照面便极尽媚态,只怕他贺魁戒心更深。

粉红骷髅最是杀人利器!

问题是,人家理都不理他。这叫贺魁情何以堪?

贺魁真想大步过去,摔这女人两个耳括子,然后抱入花丛中就地好事。

只是,他贺魁不是武夫;最少,他会权衡轻重!迎春楼的异常比一个女人还重要的多!

就算是一百个不舍,他贺魁还是得忍下。

贺魁肚里咬牙,依旧往前走!

谁知,那美女竟然回头嗔道:“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废话!贺魁强抑下去的“雄风”又被撩拨了起来。

他只觉喉乾舌燥的看着眼前这女人!

那女人冷笑道:“还是姑娘我不美?”,美!一等一的货色怎么会不美!

他贺魁敢打赌,就算是瞎子看了眼前这女人,只要听她声音,闻她味道也会说美!

那女人冷笑,又道:“你如果是男人,我又很不错!那你还犹豫什么?”

贺魁当然不犹豫,立刻飞身上前。只是,他伸出的手,手上有五成功力在。

不合常理的事,阴谋在其中!

贺魁的想法没错,做法没错!错只错在于他太低估了眼前这女子。

贺魁没见过宁心公主朱馥思,江湖上也没传说有这个人。

所以,贺魁的想法里,这是敌人的美人计。

他心里在冷笑,对方实在应派个丑一点、手上功夫好一点的人来?。

人一漂亮,往往会以为许多东西可以不用用心去学!

贺魁的想法正确极了,只是他忘了亿u没有绝对的事!

朱馥思笑了,而且笑的很愉快。

因为,她看见贺魁的冷笑,慢慢变成苦笑!

朱馥思很愉快的伸手正反打了贺魁十来巴掌。

贺魁能怎样?身上最少被制了八处穴道的人,你说,他除了苦笑还能怎样?

柳三剑看着锺玉双,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随手,把藏在怀中的红玉双剑拿了出来!

柳三剑笑道:“红玉双剑,一想一思,果然大非凡品!”

锺玉双冷哼一声,别过了头去。

柳三剑一笑,举步向前,狞笑道:“剑非凡品,人也非凡品啊?!”

锺玉双淡淡道:“柳不要脸,看到你我才知道孙震也算是一条汉子……。”

柳三剑脸色一变,冷哼道:“是吗h”说着,手上红玉及剑便扬出;两道红光将锺玉双腰上丝带割穿!

锺玉双脸色一变,道:“无耻就是无耻。狗改不了吃屎……。”

柳三剑大笑道:“是又怎样?”

柳三剑一步、一步往前踱来。

锺玉双的脸色一变,她已想到眼前这家伙想干什么事!最可恨,苏小魂那小子在那里?

锺玉双忍不住大叫:“苏小魂a你这混蛋在那里?”

“在这里!”窗外有声:“我正想怎样让狗能不吃屎……。”

柳三剑脸色大变!

声音是苏小魂的声音!

柳三剑一转身,提起桌上的剑,大喝破窗而出!

小魂对三剑!

青楼明月下,笙歌伴杀机!

苏小魂冲着柳三剑一笑,道:“柳副盟主春风得意啊!”

柳三剑双皱微微一跳,沉声嘿嘿道:“那比得上苏大侠左拥右抱!前有唐羽仙,后有皇妹子……。”

苏小魂淡笑道:“未若权势二字惊人!”

柳三剑大笑道:“小心红粉淹没英雄。”

“好说a好说!”苏小魂大笑道:“多承指教?。”

“彼此、彼此!”柳三剑笑的也很愉快。

条忽间,两人都止了对话,四目咬接处,似极山雨慾来。

柳三剑左手握剑如山,苏小魂右手微抬似龙,便此凝视半晌,正待双方要出手的瞬间,柳三剑脚下的房间有了异动!

有人劫锺玉双!

柳三剑冷哼一声,足下千斤坠之力已然破顶内陷而下。

苏小魂见状,喝道:“君何须走的太匆匆……。”

声到蚕丝及,一抹银辉已当柳三剑盘至。

此际,柳三剑身已半沉,拔剑已是不及;突变中,柳三剑将右腿一弯一撞,飞撞起几片屋瓦。不但阻止了天蚕丝的攻击,更乘这反作用力加速下沉!

柳三剑一落入屋内,只见朱馥思已然左臂挟起锺玉双往门外而去!

柳三剑大喝出剑,一道剑光如魅,卷往朱馥思身背,眼见那朱馥思已是万难躲过。

窗外,喝声至,天蚕丝随之卷来,便缠向柳三剑手上兵刃。

柳三剑身子一折,身子左撞,竟又破墙而出,正好掠到朱馥思面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长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