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八章 无刀

作者:奇儒

  锺梦双的方法果然不差。

  就在那张兽皮开张不到两个时辰,眼前出现了十一名刀客来!

  潜龙笑道:“锺三小姐,还是你聪明……。”

  锺梦双淡淡一笑,道:“来的不知道是那一组鲨群?”

  “狂组!”一名当先的刀客冷然道:“在下是狂月……。”

  “狂月?”锺念玉冷哼道:“你们这组又叫什么鬼的围杀?”

  “狂月卷星!”狂月冷冷答道:“我们负责第一关!”

  俞傲淡淡道:“谭要命在那一关?”

  “第六关!”狂月左臂刀已平举,冷声道:“要见谭掌舵,先通过‘断、绝、狂、无、

情’……。”

  冷默对着俞傲一笑,道:“这是我们的份……。”

  潜龙笑道:“我们可不可以参一脚……?”

  锺梦双道:“你急什么……,向十七留给你!”

  潜龙一耸肩,突然朝狂月道:“老大……,向十七在不在山上?”

  “这点……,你不用知道!”狂月冷笑道:“死人知道多少事情都是一样的……。”

        ※        ※         ※

  “你是情月?”

  “不错……!”

  “你知不知道‘断、绝、狂、无’已然败在我们手下?”

  “知道……。你们能来到这里我就知道了……!”

  “那你还想送死!”

  “死的不一定是我……。”

  “呃……?你们比他们高明!”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你们都已筋疲力竭,而且受了重伤……。”

  “伤!什么伤?你没看见我们五个还是好好的?”

  “错了!”

  “错了?”

  “你们受的不是外伤,而是心伤!”

  “心伤?什么又是心伤?”

  “心伤就是伤心!伤心的人看见情月怎么会不死?”

        ※        ※         ※

  自古伤心人最怕是情月圆!

  别离若到无泪,便是锥心。

  锥心是血!

        ※        ※         ※

  血刀组,孤独灭绝断裂狂傲无情十鲨群全没!

  血刀组,一百一十七个不要命的人;如今只剩下七个!

  谭要命傲立于风中,左右,是他仅存血刀组的弟兄!

  他不明白的一件事是,冷明慧为何一直没有指示出现?

  他身子有些颤抖,绝不是因为风冷,也不是害怕;他甚至有些兴奋。

        ※        ※         ※

  因为他的血刀要对上俞傲的快刀!

  那么,他的身子为什么会发抖?

  他不明白,只免是一种未知的恐惧!

  人们之所以会恐惧,因为未知!

        ※        ※         ※

  谭要命一眼就看到了俞傲!

  并不是因为俞傲是独臂而特别引人注意,而是俞傲的特质,一名真正刀客的特质!

  虽然眼前站了七个人,俞傲第一眼也看到了谭要命!

  要命血刀,血刀要命!

  俞傲的双目直盯着谭要命,竟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俞傲笑,谭要命也笑。

  谭要命并不常喝茶,这时竟然大喝一句:“备茶……。”

        ※        ※         ※

  茶是上等的铁观音,杯是极品的龙涎杯。

  茶几就放在两人之间,他们的刀已放下,各自左右对峙。

  中间的,是升芬芳的茶香。

  谭要命身后的六名刀客依旧恃立不动。

  俞傲身后潜龙四人却倚地而坐,别一番谈笑风生。

  谭要命和俞傲无语。只是轻啜着这风、这茶、这山光水色、这生死决战前的肃杀宁静。

  谭要命突然道:“有茶无舞,不足以尽兴……。”

  俞傲淡淡道:“偏劳……。”

  谭要命一笑,双掌一拍,身后一名刀客忽然跃出,到了两人右侧场中一躬抱拳为礼。

  俞傲点头,道:“请……。”

  那名刀客不发三言,拉开架式,便自舞起一路刀法来。

  刀沉而猛,虎虎中竟能别开生面。

  这一路演完,那刀客收刀肃立,竟以学生受教于老师模样!

  俞傲淡笑道:“稳定一诀,来自心中无念。无念,则无滞……。刀要无滞,唯在于闭双

眼、双耳,只用心……!。”

  那刀客闻言,似是沉思半晌,又一抱拳而退!

  随即,第二名刀客亦跃出,正如前面一人,同演了另一路刀法!

  那端,锺念玉皱眉道:“那个谭要命踉俞傲在干什么?”

  “传承……,”潜龙竟然很有学问的叹道:“以心印心,俞傲这小子竟然达到刀禅的小

悟境界……。”

  锺念玉讶道:“什么刀禅?”

  冷默微叹道:“英雄惜英雄,以茶敬豪气!好、好……。”

  锺梦双沉思半晌,道:“为什么?”

  冷默道:“如果不管所作所为,俞傲和谭要命是不是刀法上顶尖名家?”“是……!”

  此时,那第二名刀客已经演练完,又是肃手而立。

  只听俞傲道:“轻灵之诀在于快字。刀要快,需快于他人意念之前。动静本一源,静如

水、动如风;不动如山,山浩大而无法[刀砍尽;不静如烟,烟小而无法抵御斩断!”

  冷默看那第三名刀客又上场演练,才续道:“谭要命终于能遇上俞傲,是不是想在一生

中留下真正的搏杀?”

  锺念玉点头,道:“那又如何!”

  潜龙突然道:“伤心人看见情月怎能不死?”

  “情月为什么要讲这句话?”潜龙叹道:“当我们能过了情月那一关,如果立即战上谭

要命,必死!”

  “因为我们的心已伤!”冷默苦笑道:“我们都是伤心人!”

  心为什么会伤!因为手已沾满了血!

  无论是忠臣烈士的血,或者是巨寇大盗的血,都是人命!

  “我们对上情月时,已经杀了四十四个人!再杀情月,我们已是无心再出手。因为,我

们每个人已经各自斩杀了十一个,纵然他们是海盗土匪,心也伤,刀也钝!”

  “所以,伤心人看见情月怎能不死的意思是……。”锺梦双叹道:“杀了情月之后,我

们已无法再对谭要命出手。所以……,只有死!”

  “对!”

  “那我们为什么还没死!”

  “因为谭要命……。不,因为俞傲!”

  他们全都明白了。

  谭要命为了能和俞傲公平一战,所以备茶让俞傲喘息,让俞傲在体力上能调节到高峰!

  那又为什么要叫自己的手下演练一番?

  这点,潜龙解释道:“有两个原因……。”

  “那两个原因?”

  “第一是为了传承……。”潜龙看向场中的俞傲和谭要命,道:“两虎相争,必有一

伤!甚至,两人玉石俱焚……。”

  锺念玉脸色一变,颤声道:“你……你意思是说……,俞傲已经把用刀心法传给那六个

人?”

  此时,六名刀客皆已演练完毕!

  潜龙道:“不错!”

  “他们吸收了多少?”

  “不少……。”

  “怎么知道?”

  “足印!他们每个人出场和退场时的足印大大不同!显然,在成就上已有领会!”

  锺梦双叹一口气,道:“那第二点是什么?”

  冷默突然道:“为了俞傲!”

  “为了俞傲?为什么?”

  “俞傲纵然在体力上恢复,可是精神上不是那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冷默叹道:

“一把没有精、没有神的刀,怎么能赢!谭要命又怎么会胜败的淋漓尽致……。”

  大伙儿沉默了下来,投眼望去,只见俞傲和谭要命双双举杯一饮而尽。

  半晌,锺念玉突然叹道:“谭要命当真称得上是英雄一个……。”

  一顿,她又道:“如果……俞傲死了……我……无怨……。”

  英雄惜英雄,以茶敬豪气!

  锺念玉双目已有泪光,轻声道:“现在呢?是不是他们要决斗的时候了?”

        ※        ※         ※

  青虹斩月刀在夕下如玉如华!

  狂鲨披血刀在夕下如霞如樱!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要命血刀,血刀要命!

        ※        ※         ※

  见到俞傲和谭要命一战的人,都有不同的评语。

  在武林刀战史上,记录的是引用冷明慧的话!

  “俞傲刀如闪电,要命刀如暴雨。所以……,当你以为只有一刀的时候,其实他们已经

对上了九刀三百五十八种变化……。”

  刀战史后来又补注了锺念玉的话:“我知道俞傲被砍一刀时为什么会大笑。因为……,

我是他的妻子,我知道俞傲被砍那刀时,心里一定大叫:‘漂亮……’!”

        ※        ※         ※

俞傲被砍了

一刀,刀痕喷血在背上!倒下去的却是谭要命!因为俞傲的刀砍的是心要穴!被砍破了心要

穴,唯一能救的方法是,用大还丹两粒;一粒内服,一粒外敷。并且,还要用禅门的大回天

神功,或者是魔教的回魂大法……。六名刀客没动,他们不愿、不忍破坏谭要命死得其所。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要命的生命一分一分的消逝。潜龙他们也没动,不是不愿救。甚至

此时,他们已有把谭要命当成朋友的意思。因为,像谭要命这种人已经不多。在场没有一个

人动,动的是自屋内飘身而出的人!冷明慧!冷明慧竟然有大还丹。而且,回魂大法是冷明

慧的专长。冷明慧,天下第一诸葛!武学百家无不涉猎,更专精于魔教邪功……!

        ※        ※         ※

天地

间平静了下来。冷明慧带走了谭要命;那六名刀客也走的一个不剩!整幢房舍没人把守,所

以,他们救出锺玉双很轻松。问题是,朱馥思呢?

        ※        ※         ※

从阴山往蒙古的路!,锺玉双沉思

道:“有些事情实在觉得奇怪……。”

  潜龙道:“什么事!”

  锺玉双道:“如果那个时候冷明慧出手……,你们还能不能在这里?”

  “不能……。”冷默叹道:“如果加!那六名刀客和向十七的话,只怕挡不到十

招……!”

  伤心人看见情月,怎能不死?

  锺玉双叹道:“那么……,冷明慧为什么不出手?”

  这点,没有人能回答。

  锺玉双又道:“当你们攻山的时候,如果冷明慧以我或者朱馥思为要胁,你们怎么办!”

  结果只有一个,束手就擒!

  问题是,冷明慧为什么不这么做?

  锺玉双能想到的问题,号称天下第一诸葛的冷明慧不会没想到。

  那么结论是什么?

  每个人都在静声锺玉双的回答。

  “只有一个人知道……。”

  “谁?”

  问的人不只是潜龙,还包括每一个人……。

  “苏小魂!”锺玉双沉声道:“只有苏小魂知道。他们彼此间一定有默契……,这也是

为什么他没到阴山的原因!”

        ※        ※         ※

  落花亭,落的是樱花!

  落花亭,傲的是梅花!

        ※        ※         ※

  “这组茶具你可还记得?”

  “莫非是昔年苏某和庞龙莲用的那一组?”

  “好眼力,好记性!只可惜……,当年庞先生未曾如你我对坐……。”

  “人生百年,百年人生,功名换做西风坟……。”

  “好……。苏兄既知,何不遨游天地,享尽大化玄机奇妙?”

  “可惜冷大先生不能先游于消遥……。”

  “喝茶……。”

        ※        ※         ※

  英雄惜英雄,以茶敬豪气!

        ※        ※         ※

  落花亭,落的是樱花!

  落花亭,傲的是梅花!

        ※        ※         ※

  他站在窗牖,看着窗外细雨如靡。

  他想起了江南风光,三月草长,群莺乱飞……!那段日子,啊……,十年前吧!不……

不……二十年前……。

  “爹……,爹……。”一个小男孩跑着迎面而来,投入自己怀抱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无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