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十章 硬碎

作者:奇儒

楼上一张脸儿就是这般苦哈哈的,人家宋雪顶可是真材实料的顶尖高手。这一剑来,势如狂飙锐不可挡。

只须幌眼,已到了心口死穴之前。

现在,就算是呆子也知道该怎么做。楼上算得上是个聪明的人,这刹那他动,却是动出个比呆子呆比傻子傻的笨事儿来。

他竟然是往前迎了上去。

立即,望矶坡上千百的眸子皆愕然不敢置信。难道这个小子已经练成了佛家的达摩不坏金刚体?

转眩惊讶方起,好一声“叮”响彻遍。

这宋雪顶的一练剑锐已刺穿楼上的衣袍,却也仅仅停留于此。这电光石火间众人尚来不及转念,我们楼上公子右掌已翻出一截尺长的精炼钢棍。

猛的下手,又是好一声“叮”响里,那宋雪顶掌中长剑便是应声而断。

另那头,魏冰心的长剑已破空转弧划向于楼下的项颈而至。我们这位楼少爷可是胸儿一挺,人儿一起拔升上窜。方堪离地而已,人家的剑已到了心口重穴前。

好个魏冰心在这石火刹瞬间犹能见及隔旁宋雪顶的中计,这厢楼下摆明了以胸来迎岂不是同施故技?

他念起,剑已顿,顿向的是对方的腹中丹田。

好深功力。

魏冰心能在全力搏击的出手中硬生生稍一停顿而让楼下窜升再上近尺以攻丹田,这等收发由心的殊胜成就绝对可称是天下前十名剑!

更有其者,是魏冰心在这转瞬间的心思谋虑。

相隔在五尺外宋雪顶已在迅雷不及掩耳间落制于楼上的手中。如今想要救出那位生死盟友来,唯一之计便是擒住了方可。

他相信,眼前这两位姓楼的内身必然穿着有钢罩衣这类护身软甲。若是以剑挑取楼下颈部杀了对方,必然无法换俘相救于宋雪顶。

是故,只有以剑气之力攻打对方的丹田,纵使有软甲护身亦为之气涣行滞。

届时补上一掌,他相信天下间在如此受创、如此近距离之下无人可挡。

魏冰心的剑果然刺震及楼下少爷的丹田腹部,果然也是“叮”的好一响轻脆,又果然楼下公子的身势为之大大一震。

瞬间,魏冰心出掌。掌来,快若过烟已切至楼下颈部不及一寸之距,我们楼下公子可怪叫一声,身子往后一倒想是要尽全力避开去。

魏冰心冷眉一掀,指力之力再弹随掌势而至。两人这一换手变招可谓快若惊鸿。

一溜眼里,楼下公子可落入人家手中啦!

“你怎么那么笨?”楼上在那头叹气道:“哥哥我擒了人家一个,倒没巴望你也有这能耐。怎的丢大了脸叫人家拿到手上?”

楼下苦笑了两声,耸肩道:“有啥办法,这个老头子聪明的要命,咱只好认栽算倒楣啦!”

魏冰心这厢冷冷一哼,挑眉道:“楼上公子,我们这回是打成了平手,一个换一个……。”

楼上耸肩一笑,大直了看手上的宋顶一眼“嘿”道:“看来只好如此啦——。”

正是,两方双双往前一跨的当儿,那头戴着修罗面具的黑魔阎帝往前一飘,到了魏冰心之侧沉声道:“慢着——。”

魏冰心一愕,皱眉道:“阎帝之意是……?”

黑魔阎帝的眼中,似乎寒光一闪,淡淡道:“你手中的人对本帮有极大的用处,决计不能放了回去……。”

魏冰心这厢更是错愕,对头那端的宋雪顶嘿,嘿冷笑了起来,沉沉道:“黑魔阎帝,你的好居心……。”

黑魔阎帝听得宋雪顶这一冷沉沉的发话,不怒反笑挑眉道:“宋先生——,我想你该知道这位楼公子对本帮的重要性!”他看向在旁那端坐着的柳梦狂和解勉道一眼,接道:“由他的身上,我们可以得知不少有关『帝王』以及一些重要的资料……。”

魏冰心挑眉沉声着:“难道你不管宋先生的生死?”

黑魔阎帝嘿的一笑,声音自修罗面具之后传来:“慾成大事,免不了要牺牲一些人。魏兄不以为然……?”

魏冰心一张脸刹时涨红,怒目哼道:“为了目的叫魏某牺牲自家兄弟之事,这是万万办不到……。”

这一场子里对话,倒是成了黑魔大帮里头的内哄了。

那端的解勉道、柳梦狂和韩道不防着半句,就像局外人似的看戏般。这好异常,莫非是早就设计了?

“好个解勉道,乾坤堂能成功有他的道理!”人群之中,闻人独笑淡淡道:“你看的出来嘛?”

他问,是问身旁的杨汉立!

“是——,依属下看……。”

“别用这两个字!”

“是——。”杨汉立恭敬的应了一声,续道:“方才那位楼下公子似乎有意让魏冰心所擒好陷入各胜一局以换人的目的。而这目的……。”

闻人独笑点点头,赞许道:“据说乾坤堂经常收到一个神秘人物的通信告知了不少黑魔大帮的行动……。”

闻人独笑冷冷一哼,道:“那个神秘人物大概就是阎帝他自己了。”

杨汉立挑眉讶道:“他的目的是……?”

“想借别人的力量来消除一些帮中的阻碍!”闻人独笑全身散发着荒野中生存的本能,冷冷道:“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家伙后面还有一个控制全局的人。而他想……。”

“他想取而代之?”

杨汉立的问话闻人独笑没有回答,这刹那他感觉到的是闻人独笑全身一阵肃杀紧缩。而且,细微的,闻人独笑握剑的掌紧紧扣着。

除了“帝王”柳梦狂之外,有谁能让闻人独笑如此紧张?有,天下还有一个人。

谁?

“卒帅”!

“卒帅”晏蒲衣!

杨汉立心头大震,目光循向同往,落眼一个人。

他缓缓自人群中走了出来,就如同十年前人们对他最后的记忆那般,方正庄严的面容上,黑须飘风。

一袭布衣无华,足下芒鞋略旧;却风采夺人,恍恍似自天外悠然而来,便这般倏忽出现在众人面前。

刹那间,天地间就只剩他和“帝王”柳梦狂两座巨峰山岳并恃。转忽里,又似幽冥天穹中东西对映的两大光华星辰互耀。

自来,可以和“帝王”相恃者也只有“卒帅”而已!

果是!

晏蒲衣一跨,便飘身到了黑魔阎帝面前,这身影流转似乎是震慑住对方。他淡淡一笑,缓缓道:“阁下为恶江湖,又冒晏某之名。嘿、嘿……,该死!”

黑魔阎帝似乎为之一愕,沉声道:“本座从未假藉阁下之名,他人自有他人想。”

晏蒲衣依旧淡淡笑着:“方才你那手轻功又如何说?”

黑魔阎帝似乎为之一楞,声音自修罗面具后传出,已具愤怒:“难不成你想动手,果真是……。”话说至此,忽的身子一震。在他身后的神秘头■似是手抬了抬。

晏蒲衣双眸精光一闪,冷嘿一声沉喝道:“晏某一生向来敬重人身难得而少做杀孽。今日,却放你不过……。”

这一暴喝里,斗然巨掌飙卷而出。

望矶坡上数千道眼光之前,“卒帅”晏蒲衣再度出手见人间,好骇人!

黑魔大帮的帮主,在这刹那间变化了六种身法,足下最少退了七尺之距。却是,电光石火这弹指刹那里,晏蒲衣的一掌已打碎了那张修罗面具,也打毙了这名江湖中最可怕人物的生命。

沉静,老长。

终于——,一法暴响掌声贯起,“卒帅”果然是“卒帅”,方才出手足称近年来最震憾武林的殊胜造诣。

就这么简单,黑魔大帮的帮主死于非命?

几乎,每个人的情绪都沸腾了起来。

他们瞻仰着晏蒲衣,恍若是看着一尊神。

这时没有人心黑魔阎帝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们的目光全投向了晏蒲衣身上。只见他双掌合抱朝众人一肃,便是大袖一摆又自然飘然出人群之外,朝西而走。

“晏梧羽的人不见了,那个神秘的头■人也不在。”他的眼光缓缓流转了一圈,看着场中的一对人相互交换过去,又接着道:“现在,郭大先生和龚刀落之战是不是要继续?”

那端,龚刀落大步的跨到黑魔阎帝首之畔,低身抱了起来朝这厢叫道:“郭竹箭——,你我之战今日且止,三天内龚某会另约一个处所……。”

“龚兄怎么说着郭某全接下了。”郭竹箭大笑立起,抱拳道:“请——。”

龚刀落这厢转向雪顶道剑和冰心儒剑,道:“两位……。”

“你自个儿去吧——。”宋雪顶冷冷看了龚刀落臂中黑魔阎帝的体一眼,哼道:“我们兄弟俩不想再住在中原,自回长白山逍遥去了。”

说着,宋雪顶和魏冰心果然是双双飘袖,财往北向而去。那龚刀落似乎一愕,旋即望着那两人背影咬牙一挫,恨恨挥手招呼着一干手下呼啸而去。

刹时,望矶坡上一片的议论。今日演变成这种结局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似乎,太过于传奇。

人们于是将目光转向“帝王”柳梦狂,看看他有什么特别的见解或是想法。

没有。

柳梦狂犹然似乎无事般的站了起来,由楼上和楼下左右陪着向解勉道淡笑着:“解堂主——,夜将至,我们回去吧——。”

“柳兄所言正是!”解勉道亦大笑立起,一跨步以箭手道:“今夜你我可要好好和柳大公子喝上几杯。”

便此,这一干人有若不知方才的一幕,自大笑了起来。笑里,已各有一番见解和智慧在心中印证。

蓦地一道人影跑了过来,呱呱大叫道:“老夫是不是也可以凑和一脚?”这人,不是公孙子兵是谁?

“公孙先生愿来正是我心所愿……。”解勉道笑道:“没了你这阿师大剑还真失色不少咧——。”

少林寺,夕斜照古刹;飞檐绿瓦,声声梵唱掀天鸣。

有道是,渡尽天下有情生,俱在一句“阿弥陀佛”。

柳帝王倚坐东厢院的石阶上,旁儿是宣雨情含笑陪着。风来,略有一抹冰凉。

洛阳一战,已在一天一夜之内传遍于整个江湖。

“黑磨阎帝那老小子不可能这般差劲。”柳帝王终于在听到消息的一天一夜之后,第一次提出看法:“死的那小子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宣雨情也赞成:“如果我是那个真正的黑魔阎帝,甚至会把梅卧姑前辈、左弓女方姑娘和张庭峤放出来……。”

因为,阎帝已死,黑魔已解,又何必留下他们更添加自己的麻烦?

宣大姑娘的分析的确是有道理。问题是,如今宣寒波也出现于江湖,梅卧姑又重新落回黑魔阎帝的手中,他苦等了这么多年会如此放弃?

宣雨情笑了笑,瞅着柳大混一眼,道:“当然,有些事必得请你这位柳大公子配合啦——。”说,又有点脸红。

柳大混混的脸皱紧了一下,苦哈着道:“难不成要向普天下宣布,黑汉玉戒那玩意儿在哥哥我的手上?”

这宣布,分明就是公告天下文定之喜罗。

人家大姑娘的脸更红透到耳,轻哼着:“那就看你是怎么想啦?”

柳帝王叹了一口气,耸肩道着:“那就先待着看人家会不会把梅前辈放出来再说吧——。”

他话儿这端才转,那厢少林钟楼上猛可里传来古钟巨响,嗡的拉长邈邈老远。

看是,少林僧人已做完了晚课。他们两视一笑,正立起身来,只见得开心禅师已跨大步笑呵呵的走了来。

“两位施主——,梅施主已经寻着了……。”开心禅师笑道:“是被藏于后山的柴房中……。”

他的身后,左弓弃和少林方丈开悟大师。再于两人后头由两名中年和尚扶持进入这厢院庭园里的,则是一名七旬老妇人。

莫看她鸡皮鹤发已是偌大年纪老妇,那一双眼眸却是光亮明灿的紧。

宣雨情这厢投目望着,心中忍不住一股没来由的激动。她奔向前,搀扶住老妇人的枯手,百感而呼:“梅前辈——,苦了你老人家了……。”

梅卧姑将一双眸子细细看了宣雨情一回,终于脸上泛着一线笑意:“好,很好。玉星的孙女果然没让老身失望。”

她说着,脸上一股红潮涌起,转瞬间呼吸变得急促,间或有咻咻之声自喉中来。

宣雨情愕然,关切道:“梅前辈,你……。”

“梅某身上早已被下了上百种的毒葯,早该是活不成了——。”梅卧姑不将这一波痛苦当一回事儿,脱开两位扶持的和尚,续道:“哼、哼,只要老身还有一口气在,他们就别想让我屈膝……。”

宣雨情似乎想说什么,倒是左弓弃先朝众人一抱拳,沉声道:“左弓某已不愧于心,告辞——。”

宣雨情一愕,旋即明白了是这位七龙社的霸子爷担心他女儿的安危。是以,急着赶下嵩山调查此事。

她心中不禁有着敬意。

一个可以强忍对女儿的挂念而先不负于他人,这种风范果真是一代大侠方俱。自是,她恭敬回礼,身旁的柳帝王亦是同是抱拳朗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硬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