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十一章 念动

作者:奇儒

  他飘然的站立在至幽秘殿的正中央,望着右侧的石壁冷哼笑着。身后,有六名劲装的汉

子挺立,每个人都像是怒张弓满的急箭,正蓄势待发着。

  左右两端,各有一胖一瘦两名五旬上下的人物。

  那胖子堆肉挤一团团在手臂、颈部、脸上任何一个外露的地方。特别的是,他那身绣满

了铜钱图案的员外服。

  刹然看着,还真以为是那个钱庄庄主来这儿收账。

  嘿,不错。他赵老金一向到处收账,只不过收的是人家的命!

  另外那个瘦子的来历,天下恐怕只有他晏蒲衣和柳梦狂知道。

  昔年,柳梦狂论述天下有十剑,其中一个就是久遥于东瀛扶桑的田原力。这把剑,如今

就站立在晏蒲衣身旁。

  “晏兄——,怎么不见巴里特穆尔的身影?”田原力抚着那柄略弯而且较中原一般剑为

长的扶桑名刀冷然道:“在下很想领教三百年一见的『天源』内力……。”

  “田原兄你放心……。”晏蒲衣淡笑着:“他此刻正是练究提升之法的时候………。”

  “嘿、嘿——,晏帮主好心思——。”赵老金皮笑肉不笑的道着:“先框住了那蒙古人

放弃洞庭湖总寨而施天源内力以炼本帮各舵新生代。哈……,结果是利用这时机来个狙歼行

动。高明、高明!”

  晏蒲衣淡淡一笑,道:“若非如此,天下恐怕无可伤『天源』内力于顷刻间的方

法……。”

  他晏蒲衣当然知道集合黑汉玉戒阴阳可以破天源内力。只是,那厢子费时费力,而且所

付出的代价恐怕太大。

  晏蒲衣轻哼一拍手,方时身后六名汉子奔向侧壁前,各自手脚俐落的摆放设火葯。

  立时六人齐一动作的退了回七尺处,又自身后背包上取出一架机器来拉长架设,齐齐开

口处对向壁口。

  赵老金见这般光景不禁讶道:“这是啥玩意?”

  “苗疆老字世家改良自蜀中唐门暴雨梨花针的连珠炮!”晏蒲衣淡淡一笑,缓缓道:

“赵兄——,你可知本座为何想这么快就置巴里特穆尔于死地?”

  赵老金眼珠子转了两转,光彩一现似已明白,口里随着摇头道:“在下不知………。”

  晏蒲衣转头看了他一眼,猛可里大笑道:“好——,赵兄能在江湖上占霸一方的确是有

过人之处——。”

  这话别有深意。一个能适时隐藏自己聪明的人,往往比较不会是众人的目标。

  赵老金能和解勉道、郭竹箭、刘知惕、佟应神回称雄于江湖中的五胖之列,自非易与人

物。

  这厢他赵老金乾笑一声,道着:“晏帮主雄才大略,小弟怎敢有云雀妄比于大鹏?”

  晏蒲衣淡淡一笑,俄而转目向田原力道:“田原兄——,稍会儿那个巴里特穆尔冲出

来,就请你试试掌中的扶桑名刀吧——。”

  田原力右掌早已捏着剑柄满实,青筋条条似老树盘根。重气哼道:“在下早已等候多时

了。”

  “好!”晏蒲衣注视着那面壁面,忽的自丹田一喝下令:“炸——!”

  随这字,轰然一串大响,那火葯之力控制的极是巧妙。第一波炸开了个大窟隆,随后的

第二波则激喷炸力冲入里面,又是一串好响。

  这硝烟火光四射弥漫之际,但听得里面好一声巨喝:“黑魔阎帝——,你竟敢背叛本

王……。”

  旋即,一道人影自满洞硝烟飞尘中窜飘而出。

  晏蒲衣冷冷一嘿声,再次下令:“放!”

  刹那,六具连珠炮各自一阵机括转动脆响,但见着绵绵连似交织火网洞口之内激射进

去。

  那里头的巴里特穆尔显然怒极,猛可弹上窜硬生生以天源内力在上头三尺处另破了一个

洞口落奔出来。

  “喝!好家伙——。”田原力一撤长剑,但见刀光流转飞泓似天来匹练,无声无息夹满

天杀机而卷、而飙、而至。

  巴里特穆尔此刻早已满身浴血,惊然这当而似刀似剑的兵器来的好悍猛。他沉气翻身,

左臂随势翻拍对方小腹而去。

  田原力这一刀臂出叫对方闪过,而且人家在百骇中犹能击出神妙一着,这会儿不禁心头

一震。

  便是,杀气腾面,再度大喝回刀不变出势扫劈而去。

  这端的晏蒲衣和赵老金早已相互使了个眼色。

  眼见田原力这刀再度狂卷向巴里特穆尔的左臂,便是双双不再迟疑一中一右夹杀而至。

  赵老金攻的是右首,这肥胖胖十指戴满了金戒探出,好一片的珠光宝气。

  诡异的,是犹胜于十只戒指金尖金气。

  “百煞一金指”号称江湖毒掌功里排名第一最毒!

  中路,晏蒲衣飘身似浮云无形,每前进一寸一尺即变化着一种不同的身势、不同的攻击

落点。

  这三人联击,威力之势果然狂俦难言。一顷刹那,这偌大的秘殿里竟似无可容身闪避之

处。

  底下六名劲衣汉子总算在他们一生中见识到了真正的宗师武学。

  巴里特穆尔沉沈冷笑着,斗然将全身气机收了回来;便在对方三人的四掌一刀堪堪要上

身时,他怒喝旋身竟以超凡入圣的千斤坠势直硬硬平仆于地面上。

  “轰”的好一响,背脊落处竟是陷下了三寸有余。

  借地上反弹之力,他一口气猛拍一十六掌之多。不但是上面的晏蒲衣等三人被迫向一

旁,就是紧扣而至的六名劲衣汉亦闷哼断飞摔了出去。

  巴里特穆尔长一声,不管口里喷出那一浓血便窜寻着一条秘道而去!

  这厢晏蒲衣落回了地面,那巴里特穆尔已然进入秘道中消失无踪。

  “嘿、嘿——,选的好!”晏蒲衣淡淡道:“萧天地和萧游云的大梵天心法绝对足以斩

杀!”

  田原力一愕,哼道:“难道他们父子俩强过我们?”

  晏蒲衣笑了,摇头道:“问题在那些火葯。巴里特穆尔此刻已受了重伤,外头再加上一

次猛爆。以他的伤势随便一个二流角色也能收拾的了。”

  “晏帮主言之有理——。”赵老金笑道:“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是?”

  晏蒲衣意味深长的看了赵老金一眼,含笑道:“依赵兄看呢?”

  “呃——,依在下的看法是……。”赵老金淡淡一笑,道:“就将秘道的这端炸合了,

让他退无路出无门……。”

  “哈……,晏某不是说过了嘛——。”晏蒲衣笑着:“赵兄能雄霸一方决计是不简单

的……。”

        ※        ※         ※

  顾道人第一个发现在他们四个面前有个覆面人冷然的站立在岩石上。

  那人不动如山,就像是和岩石化合成了一体般。

  “呸!这小子古怪!”牛和尚瞪一双大眼,打量了一回粗声斥道:“是来填命的嘛?”

  露面人冷冷一笑,哼道:“若不是本少爷一路上帮你们料倒了七处暗桩,就算能走到这

儿也到了至幽秘殿救驾!”

  “你……。”牛和尚呱叫怒道:“好小子,看扁了爷爷……。”

  他牛和尚怒着,倒是舒会儿拉了他一把,又转向覆面人抱拳道:“阁下如何称呼?好让

我们四位兄弟日后言谢。”

  “这倒不必了。”覆面人冷冷道:“不过,你们想救出巴里特穆尔就跟着我走……。”

  他们四人互望了一眼,心中显然正在打量这事儿上不上算。

  正转念间,猛可里山上传来一阵火葯巨响!

  覆面人似乎身子一震,哼道:“晚了救不得就怪你们自己吧——。”

  说完,他调转身便往山上奔去。这时的顾道人等四人已别无选择,只好纷纷提气追蹑而

上。

  三两转里,这四人的心中不由得为之一懔。

  轻功造诣而论,眼前这人竟是不迫少让于自己四人!

  巴里特穆尔自落石烟尘中“滚”了出来。

  这一回,纵使天赋最上异禀的“天原”内力亦无能相抗。蓦地双眼朦胧中但见一道人影

欺身到了面前,蹲折腰往自己背上轻拍三掌。

  这掌势落的极轻,却是有着随掌拍处即来的刺痛一震即没。他大为讶异是,对方并未置

己于死地。

  而更愕然的,是自己全身无处不伤已创至无感觉痛的情况之下,竟还会如叮蜂刺的感

觉!

  巴里特穆尔心中大惑不解,更奇异的是那人又一闪身而退,而自己竟在此刻似乎受了对

方以某种方法稍微稳住气机似的,缓缓自丹田又升起一股活力。

  巴里特穆尔极力昂首凝目,使着稀隐的月光可照真印了那人。赫然,是萧天地!

  他心头百般思绪翻腾疑惑,耳里忽的传来大叫杀伐之声。只听牛和尚洪亮的声音大叫:

“圣帝——,你在那?”

  巴里特穆尔心中一喜,提聚丹田回喝道:“是牛护法嘛?本王在此……。”

  立时,但见四道人影冲跃了近前来,当前的舒会儿仆跪于面前道:“属下该死……。”

  “别说这些了,我们先离开再说!”

  “是——。”舒会儿和曹疑双双抱起了巴里特穆尔,由顾道人和牛和尚前后护着往山下

冲去。

  他们一行挺进直奔,走了个十来丈便听得两旁一阵响里,自那树顶上落下七八道人影围

剿了过来。

  “陈府会——,连你也背叛了圣帝?”顾道人望着当先落下出手攻击的那名汉子,怒斥

道:“为何背叛本帮?”

  那个叫陈府会的手中一索链子刀滴溜打转,划起满天杀机四下罩来,粗着声音哼道:

“陈某中只有帮主,那有这鬼捞子屁圣帝?”

  另头数道人影亦拼命的夹击而上,押后的牛和尚这厢瞧真切了,又急又怒叫骂着:“反

了、反了。长江十八舵的舵主全反了不成?”

  那右首的一个瘦长汉子阴恻恻嘿道:“姓牛的,认命点吧。早早归顺了过来大家好兄弟

同混着吃一辈子……。”

  牛和尚双目暴晔,啐道:“去你妈的猪狗牛大响屁!老子今个儿就把你给剁了……。”

  便是双方交起手来,顾道人和牛和尚双双抵御着这七名舵主。亏是他们两人身为总坛护

法,转瞬间虽然料理了对方,却也吃上了几记!

  还未来得及喘气,顾道人已喝令道:“抢下山去……。”众人猛可里一提气,再度窜巡

于林木之间。

  这厢走了二十来丈,脆然发动一串响,足下树叶底迸迸的穿出数十道削锐笔直的以掠冲

上。

  顾道人这厢反应够快,自己抽出一柄铁尺矮身转圜横扫,这手“劈地八方”成名绝招正

足足辟出一场子方圆让众人容身。

  曹疑这厢怒哼道:“反了、反了——,想不到晏蒲衣这贼竟然暗中控制了这么多人?”

  说着,他抬头一,这可是心神为之大动。

  但见这时每一株树干上各有着三、四点火光跳跃。四周加了算来,怕不有百二十之多。

  显然,这些是火箭,而且是沾包着桐油的火箭!

  对方正正数的环成了一圈无满,看是往那个方向都难以避的过了。

  正是心惊,山顶洞口秘道处传来晏蒲衣长笑,传声过来着:“哈、哈、哈……,四大护

法可是想试试晏某这布局的火龙焚地阵?”

  旋是,朗声贯山林:“先放一排箭让他们瞧瞧……。”

  随这喝令,立即如声响应的激射出一排火箭往下头这端的突地竹而至。

  顾道人凝目看着,忽惊然呼道:“小心——,有诈!”

  果然,那竹一叫火箭穿中了,立即引爆炸散开来。硝火腾飞,这场子里众人只觉一阵刺

痛袄热。

  “好个姓晏的匹夫,竟使出这种手段来。”舒会儿怒冲双目,叫道:“晏蒲衣——,有

种你就下来和少爷一决死战。”

  “黄口稚子,这等激将法有什么用?”晏蒲衣冷冷笑道:“老夫要杀你们几个是易如反

掌。不过……。”

  曹疑哼着,扬声道:“不过如何?”

  “嘿、嘿——,老夫爱才,给你们一条生路。”晏蒲衣淡淡道:“你们四个谁下手杀了

巴里特穆尔这,老夫便让他活着下山。”

  “放你妈的大狗屁!”牛和尚怒叫回去:“我们兄弟四人如果怕死,又那会到伏牛山

来。”

  “既然如此……。”晏蒲衣阴冷冰寒着脸,沉声道:“君子有成人之美,四位就陪同你

们那位狗主子一道下地狱!”

  晏蒲衣一阵大笑,眼中充满了讥诮:“火龙队听令!”

  旋即一整山林里但听得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念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