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十二章 冲天

作者:奇儒

宣雨情也没料到。她只觉一上了九龙楼的二楼雅局,便有一双瞳子发亮、发光的盯着自己。

跟着宣雨情上来,当然是我们那位柳大公子和皮俊皮大少。宣大姑娘的风范好,虽觉人家凝眸中有些异样也就罢了。

那皮大少爷可不是!

只见他双眉一挑,回瞪向靠窗那年轻满一脸胡的汉子,用手肘撞了一下柳帝王道:“柳小子,东侧那是不是什么捞什子帮的……?”

柳帝王含笑望去,眼神有一丝讶异,旋即含笑含糊道:“是他们焦急是不是?所以……。”

所以无论是不是,先吃饱了肚子最重要。人家自古早有名训了吗——,吃饭皇帝大。

我们皮大少点菜的速度和技术可是一流,叫人上菜速度更是高手。就见他点了十六道菜给了十六次银子,而且足足一两重的锭银。

有钱不一定能买到所有的东西,可是谁也不能否认钱这玩意儿的魅力。

菜上的又快又好,而且是用特别精致、乾净的皿器盘碗装着。

柳帝王瞅着宣雨情笑道:“怎样?跟这小子出来就这点好——。”

宣雨情微微一笑,待要举箸间只觉后面那两道目光如剑,只压迫向自己浩荡不戢。她稍一皱眉也不理会,只和柳帝王、皮俊两人谈笑风生。

这回自己三人上九龙楼,目的正是要引得黑魔大帮京师的总舵自露出行藏来。至于夏停云则四下打点外头逛逛,连络一些人去了。

夏两忘呢?宣雨情笑了起来。

我们这位“吓死人”的夏两忘可真有魅力,正是一付名家公子哥儿的打扮,就很潇的坐在东窗位置。干啥?

只见是手描金扇儿轻摇,还不时将那双自以为很“可爱”的眼稍儿瞄着左侧两位大官儿姑娘。

赫——,那两位头戢珠翠,身着绸丝系玉佩的姑娘人家排场可大了。两佳人在这儿用餐着,左右还有两桌的汉子陪侍。人道是朱朝新贵沈王爷的女儿,难怪有此排场。

柳帝王摇摇头,叹口气道:“夏老二那双色狼眼的坏习惯还是不改……。”

皮俊“嘿”的一笑,道:“若非如此,怎会老是窝在树底下,怕人家找上门来——。”

宣雨情此时闻言,不禁笑道:“他又怎的啦?”

柳帝王皮俊苦笑互望一眼,柳帝王才道:“这小子每回老是一付风流倜傥的模样四下寻芳,届时人家姑娘愿以身相许,又得四下逃窜……。”

宣雨情一哼,道:“原来是薄幸郎……。”

“这可不是——。”柳帝王急忙解释道:“他只不过喜欢卖弄点才气,外加上那分人样自自然然的姑娘人家就……。”

宣雨情一笑,再望向夏两忘左看右看,就是这般一付半人半僵模样,那点称得上潇二字,她叹了一口气,只又见那两位沈王爷的女儿吃吃笑了起来,妙目竟不断投向夏两忘。

宣雨情摇摇头,忽的朝柳帝王问道:“柳哥哥——,你怎会认识他们三个的………?”

柳帝王一愕,转头向皮俊道:“哥哥我怎会认识你们的——?”

皮俊银牙一咬,这小子自己不回答偏偏把问题丢给了哥哥我。当下,他叹口气道:“还——(书缺一页)我介绍、介绍……?”

萧游云冷然一笑,沉声道:“去!”

随这一喝,右手急速探出扣向皮俊顶上百会穴;同时,左手一翻一抓,取得是宣雨情的腕上外关穴!

以世外宫的大梵天心法,这手“抱天双龙”手使将出来自是威风凛凛,迫人心弦。我们皮俊皮大少爷手下倒也有两下子,立时一吸气贯于左肩,便随人身立起一撞,叫萧游云一掌劈中。那右臂则随势一抬,划一大弧由上撞落!

同时,宣雨情玉臂一翻,那食、中二指并成剑指,反而利用腕力劲拗转,倒刺向萧游云外关穴去。

萧游云心中一惊。他没料到眼前那汉子手下可有几把刷子,更没料到的是,宣雨情的功夫之好犹胜自己所想!

萧游云眼见一戳、一撞已至,丹田中猛沉一口气便叫那足下力劲迸出。只闻”拍”的一响中,双足已破下方地板,便落至一楼。

皮俊挑眉,正想立起追去,那柳帝王含笑道:“急什么,吃我们的东西便是。”

皮俊一愕,旋即笑了起来。

可不是,能叫那个自以为英俊的夏老二去卖命,干啥自己费力?所以,他立刻很有大肚量的喝酒吃菜,丝毫不将方才的事当一桩。宣大姑娘可觉得有点不对!

宣雨情轻轻一叹,皱眉道:“方才那手是那门的功夫?”

柳帝王一笑,道:“传说是萧天地那老头子的『抱天双龙手』——。”

萧天地?宣雨情心中一跳,不由得“啊”了一声——。

旋即,苦笑道:“原来他就是萧游云,当年在世外宫可说欠了一份人情。”

正说之间,只听得楼下一阵吆喝,便见两道人影又自楼梯口飞了上来。

来的,正是夏两忘和萧游云!

夏两忘的功夫绝对不错,而且比前两天和宣雨情打斗时好的多。宣雨情不过看他们两人交手了十招,立时心下有了明白。

看来这两个姓夏的分明就是会帮柳帝王的,只不知为什么得装腔作势一番?

我们柳大公子对这问题回答得很快:“因为他们两个都想帮哥哥我的忙——。又因为他们两个的意见常常不合!”

宣雨情笑了,觉得这种朋友倒不错!

至于皮俊,是不是也这样?

皮俊勉强露了一个笑容,“痛苦”的道:“别看我,哥哥我另一个外号是『皮薄』——。”

宣雨情微微一笑,再将目光投向场中翻飞的两人,忽的扬声道:“阁下可是『世外宫』少宫主萧游云?”

萧游云听得这一喝,立时双臂轰然拍退夏两忘,便一旋身到了宣雨情身旁道:“宣姑娘可记得在下?”

言谈间,冷峻的脸上竟升起一股奇异的形容。

宣雨情一笑,立起抱拳道:“多年不见,少宫主何不坐下来话旧?”

皮俊此时一挑眉,望向宣雨情道:“这小子是萧天地的儿子——,人家可是和黑魔大帮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柳帝王亦接口笑道:“小心点,这小子会使得出『抱天双龙手』,只怕他日成就还高过他老子。”

萧游云冷哼一声瞪了夏两忘、柳帝王、皮俊三人一眼,方将目光投向宣雨情道:“这三个人是谁?”

柳帝王当先“嘻”的一笑,道:“问了又怎样?”

萧游云双目一闪,冷肃之气立起。只见他傲然抬头缓缓道:“若是萧某听的顺耳的人便罢了,原谅你们这一回——。否则,嘿、嘿……。”

皮俊可忍不下这口气啦,当下叫道:“这宣姑娘喜欢跟谁在一起又干你的鸟屁事啦?”

萧游云脸色一寒,冷声道:“不错——。”

随这两字,便已出了六拳,拳拳如龙虎之象。

柳帝王轻讶道:“疑——?就算萧天地使来,这『龙虎十八搏』也不过如此——。”

皮俊大笑,叫道:“哥哥我这手呢?”

只见皮俊笑声中已自将双臂内弓,双拳并举于心口之前。立时,连连迎上萧游云那狂风猛雨的六拳。

“砰”、“砰”、“砰”……,一连六拳相撞,两人各退了一步。皮俊大大喘一口气“嘿”道:“好小子,拳头硬耶——。”

随这声,已猛然化拳为砍,由东方位迅速撩向北方乾位而至!这手变化,既快又猛,且出人意料之外。

柳帝王当即笑道:“好一招『妙刀屠狗』,天下不作第二人想……。”

萧游云冷然一笑,身子一退间双臂卡上,又复挫步往前便一抬腿踢向柳帝王而至!

那柳帝王叫了一声,只见那萧游云身后的夏老二毫不顾自己死活,犹对沈家那两位丫头眉来眼去。这种重色轻友的家伙,当真不交也罢。

眼见萧游云的大腿已到了门面啦,我们柳大公子只听娇喝,便又见一把黑檀扇倏忽而至,点的是那腿的地五会穴!

三人一触即分,又各自挫了开去。

宣雨情当先淡淡道:“萧公子,你这动手为何?”

萧游云哼了一声,盯住雨情冷笑道:“你难道不知?”

宣雨情一愕,道:“知什么?”

萧游云似乎受了侮辱似的闷吼一声,方沉声道:“四年前萧某打败了天龙之老本早可以出宫,为何在那世外宫又是一待四年?”

宣雨情轻皱眉,淡然道:“为什么?”

“你还不明白嘛——?”柳帝王笑道:“有人爱上了哥哥我这位未过门的妻子啦——。”

“什么——!”叫的有四个人。

夏两忘和皮俊当先齐声道:“有人敢爱这女人?是那个疯子?”

宣雨情接着话是:“没搞错?”

萧游云则是瞪着柳帝王道:“你再说一次——。”

柳帝王淡淡一笑,道:“你萧大公子不信?”

萧游云一咬牙,盯住宣雨情道:“这话可真?”

“这话”指的便是宣雨情是柳帝王未过门的妻子了。

宣雨情脸上一红,忽的坚决回视萧游云道:“不错——。”

萧游云一咬牙,全身颤抖;只见他瞳子发亮猛的一转头叫向柳帝王:“你叫什么名字?”

“柳帝王——。”

“柳……柳帝王……?”萧游云双眸跳闪:“很好,原来是你!”

柳大公子耸肩一笑,道着:“可看清楚了?”

萧游云一咬牙,环顾了众人一眼,恨声道:“你们等着,这天下并不太大……。”

宣雨情一叹,道:“人生本短,何叫恨灭?”

萧游云不答话,一反身便大剌剌的要下楼。忽的,一名帐房模样五十来岁的汉子挡在前面,手上犹拿着算盘儿摇幌道:“这位爷——,方才你打了这场架,小店的损失……。”

萧游云一愕,冷声道:“你想怎样?”

那帐房道:“小的姓吴,是这九龙楼管理桌椅碗盘的。如果你不愿赔,小的可是无法交待——。”

萧游云双眉一挑,双目一闪道:“那只好留作下来洗碗罗——。嘿、嘿……。”

随那嘿声中,楼梯口已涌出四名壮汉齐齐吆喝抱向萧游云而来。萧游云冷笑一声,右臂急探便扣向当先的一名汉子。

以他的武学造诣,这必是手到擒来的。

谁都这么想,因为这是常理。

可是,江湖上有多少事不是常理!

那四名汉子竟齐齐足下雨势,便又破了四个洞往楼下而去。而同时,萧游云反射动作中探身下抓之际,那顶上三楼亦哗啦的一片下来。

只见四名汉子执了一张大网落下,便将萧游云罩住。同时,那吴管帐亦出手,挥动间一排算盘扣子已打向网中的萧游云。

萧游云大喝,双足再度用力下坠,哗啦的又是破了个大洞。这回,可没上次那般的顺利。

下面,人家早准备了一口大铁箱子就待着他落下。萧游云人在半空斗见此景正想挫身移开,无奈上方四人又破板落下,便乘那网一罩一兜,硬生生将他盖入箱内。同时,哗啦一响中,原先落下的四名汉子已推了顶盖上。

“当”四声,各自在四面上锁扣了个紧。

这前后动作只不过刹那间完成,可真够得上快、狠二字!

吴管帐微微一笑,右手指“嗒”的一响,立时又涌出四名汉子,只见他们又钉又槌的,没一忽儿便修好了地板。这前后半柱香时光,便是显露了黑魔大帮单单是九龙楼分舵的实力和办事效率如何!

柳帝王轻轻叹一口气,转眼见那夏两忘不知和沈王爷那个宝贝女儿说什么,只见三人吃吃笑成一团。

皮俊摇了摇头,丢下一锭十两银子,起身道:“走啦!”

宣雨情轻皱了一下眉,也随之起身跟着皮俊之后而走。柳帝王呢?他可是一个箭步向前,一挽住夏老二的手臂叫道:“快走啦——,你家黄脸婆等着呢——。”

什么黄脸婆?哥哥我还没娶呢!夏两忘公子可没解释的机会,他眼中最后见的是,沈家那两位大姑娘横眉竖目的表情——。

登云楼无疑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酒楼。登云楼后头那一百三十二间雅房,任谁也不得不脱口赞一声好。

皮大少爷家里多的是钱,当然挑得是登云楼来住!

柳帝王对屋内摆设满意极了,冲着夏两忘一笑,道:“好啦——,夏老二你看见了什么?”

“谁是老二?”夏两忘大叫道:“哥哥我是老大,那个夏停云才是……。”

“省省——,”皮俊摇摇头道:“先说点正事——。”

夏两忘哼了一声,道:“那个姓吴的老头不说,就是沈王爷那两个丫头也差不到那里去——。”

可不是,以千金小姐见了那种场面那有不花容失色的?而且,左右两桌汉子岂又能眼看着夏二公子如此这般眉来眼去?

宣雨情一笑,道:“夏大哥是试过了?”

女人问话,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娇滴滴的问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冲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