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十四章 天涛

作者:奇儒

门外,石狮一双望天地而座。

人,独立!

斜夕余晕自,白哀裳身影之后来。

一种无言的美,却是,别具有入心的孤寂。

伊人缓缓嘘出一口气,看着眼前朱门沉呀呀的打开来。抬眉,曾有好几番想思的人便立在面前。

“晏姑娘找在下?”柳帝王心中也有着忐忑,对方这当儿时节到了此处找人,莫测意图。

晏梧羽足足看了柳帝王半向,才启动朱chún着:“我们之间牵扯不清的恩怨且先别说,现在先做一个交易。”

主客易位。

稍早午时,这话柳大公子才假冒救爹晏大小姐说了;没料前后两个时辰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更没想到的是,人家借计用计了回来。

“晏姑娘之意是?”

“乾阳玉戒可以借你一用……。”晏梧羽眼眸中精觉闪动:“让你去救活宣雨情!”

柳帝王吞了一口口水,叹气道:“条件呢?”

“一年之内我们形影不离!”晏梧羽挑眉道:“你跟在我身旁保护我的安全!”

这个代价很大。

“在这一年内黑汉玉戒的乾阳戒由我保管……。”晏梧羽淡淡着语气:“我不会让你白做,一年后如果本姑娘还没少一根毛发,这戒指算是的报酬。”

前后两个条件加起来的确是很大的诱惑。

最重要的,是可以藉此救回宣雨情于鬼门关之前!

柳帝王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他知道,晏梧羽也知道。这件事,原本就是该这么做的!

晏梧羽淡淡笑着,道:“条我都知道,这两粒戒指合在一起,另外事关极大重大的一笔宝藏。不过我对它没有兴趣……。”

柳大混听到耳里,心下立即明白还有后话。

“问题是,黑汉乾坤玉戒合一治疗之时,自然在烛光下会显灵出一张秘图神签……。”晏梧羽笑着:“在九华山的这个宝藏开启方法,天下原来只有三个人知道。”

一个,是临死前还来不及说出的梅卧姑。

一个,则是掌握在萧天地手上的巴里特穆尔。

现在就剩的是宴梧羽和巴里特穆尔必然可以平安无事;而且很强烈的预警是,日后他必然成为夺取这宗宝藏最大压力!

柳帝王王一叹,肃然包一克,道:“宴姑娘,请!”

方向,龙傲世别苑内。

就当他们双双进入的时候,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凝视芽他的眼中有万般的复杂。谁?

老天下!

赵老金果然在子时出现在萧游云的面前。

眼前的这间木屋并不大,甚至有些粗糙。赵老金绝对不会因为这样而低估眼前这个人的力量。

“你知道我本来只要来杀你的?”赵老金淡笑道:“当然,你也知道现在我不会这么做。”

因为黑么大帮已经解散。赵老金当然不会笨到自已去惹一个“天地门”结下血海深仇。

“那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交朋友?”萧游云冷肃肃一哼:“主要是为了『天地门』的势力?”

赵老金“嘿、嘿”了两声,皮笑肉不笑的温温道:“赵某人好歹也是列名天下名人榜之中,天下名门各派谁不倚为上宾……?”

萧游云挑了挑眉,道:“赵老金,你应该知道出某其实早在两个月以前就离往了天地门,彼此问已无瓜葛!”

“萧兄弟误会了赵某。”赵老金打了个哈、哈道:“方才赵某已经说过,是来交萧兄弟这个朋友的。”

“你的目的何在?”

“一定要有?”

“萧某并不相信你……。”

“我知道!”赵老金哈哈长笑,精圆眸子闪了两闪,沉声道:“萧兄弟来京师的目的是为了宣雨情是不是?”

萧游云脸色一寒,只是嘴角冷冷一挑。

两个月以前,就为了这件事和爹闹翻,愤而出走天地。这是他内心的一个隐痛!

“老天可以帮你……。”赵老金自顾接口道:“因为,我要的目标是柳帝王这小子。咱们合则两利……。”

萧游云冷冷一哼,道:“你要那个性柳的人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柳梦狂!”

“柳梦狂?”

“不错,只要老天擒住了柳帝王这小子……。”赵金老嘿、嘿笑道:“自然有办法治下柳梦狂。”

萧游云又追问一句:“你又何必对付柳梦狂?”

“这是一秘密。”赵老金皮笑肉不笑的哼道:“萧兄弟,事情答不答应就看你的意下如何?”

萧游云沉沉一笑,点头道:“行。我们各取所需……。”

赵老金在大笑中走,他有着自已一份的打算。

他走,伊夫人自布后缓缓的跟了出来,第一句话是:“这个人向来老姦巨滑,不可以信任!”

萧游云淡淡一笑着:“我心中自有计较!”

伊夫人

凤目首了眼前这男人半响,方是轻轻一叹:“你是不是是很讨厌我?”

“不是!”萧游云站起了身子,淡淡道:“我把你当成一个朋友,就是这样,一个朋友!”

他说着只带自已一心一意的情怀走踏出了木屋外。

屋外,左旁是堆放了几些木块、笼子,右边则是一片的竹林。

地,是黄沙横,踩上真有种与大地亲切的感觉。

意让自已走着,心中的情很复杂。

足足有

通一柱香之后,他愕然发觉在一条戚溪之旁。

想不到,京师城东这荒野中有这般一曲清澈动人的流水在低唱着。

更令他想不到,是他爹竟然就坐在溪畔岩石上。

“爹。”他忍不住呼唤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

萧天地缓缓回过身来,银雪的月光一华倾在这老人的白发身躯上,别有一抹苍凉。

“这些日子你过的好不好?”萧天地第一句话便震动着萧游云一腔激动,忍不住再度呼叫:“爹。”

他急步过去,握住老人家的巨掌。

这双手,曾经抱他的童年一切的记忆。

萧天地拍拍身旁的位置,要儿子坐下来了方是轻缓道:“你三姐也离开了天地门……。”

“三姐?他不是一直服侍你恤人家嘛?她去了那?”

“天霸岭下,世外宫原处!”

“三姐去那儿做什么?”

“医治柳梦狂的伤……。”

萧天地的话令萧游云大为震惊,悚然立起道:“难道三姐不知道柳梦狂终会和爹一战?而且会……。”

萧天地长长叹一口气,负手而立柳天凝视了片刻,沉着无奈道:“你们都长大了,爹也不能处处克制你们一切都要按我的安排去做?”

“爹:……。”

“天地门是爹在二十年前用血建立起来的。如今,却是后继无人……。”萧天地心中升起一股悲凉,长叹着:“萧家自古传下来的大梵天心法就出你一个有此资质能俱殊胜成就……。”

萧游云全身一颤,激动道:“爹,云儿不肖……。”

“这怪不得你。”萧天地摇了摇头,自怀中取出一券轴来递交给萧游云,苦笑道:“这里面有在这二十年来一切苦心经营的成果,日后或许你用得着……”

萧游云大惊,讶声叫道:“爹的意思是……?”

“天数不可违,此时已是大明的天下!”萧天地长长一叹,接道:“而武林中丐帮、乾坤堂和七龙社的势力又非我们能比……。”

萧游云望着爹亲如许深刻苍凉,忍不他泪水涔涔而下,悲叫道:“爹,何必长他人志气?”

萧天地摇了头,道:“如今天下无论黑白两道偕想灭了天地门,终究,那段和黑么大帮的瓜葛是谁也容不下的……。”

黑魔大帮已然解散,如今剩下的天地门自是非斩草除根不可。

这是江湖中的铁律!

萧游云全身大大一震,嘶哑道:“难不成又要将『天地门』解散?”

十年含辛茹苦,又复落到这种下场?

萧游云的青筋暴浮,一额头冷汗竟刹倾面。

萧天地望了儿子一眼,无奈一笑着:“有些债总也是要还的。”他一叹,仰嘘着:“人生一遭,无带着来,也不该欠着走?”

萧游云脸色大变,颤声道:“爹要去找柳梦狂?”

萧天地没回答,淡淡转了个话题:“赵老金找你的目的何在?”

“为了对付柳梦狂父子。”

“你相信?”

“不信!”萧游云嘴角冷冷一挑,道着:“这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藉口而已。至于真正的目的,嘿,嘿,不过藉这个亲近我的机会想骗取大梵天心法……。”

“很好,你能明白这点爹就放心了。”萧天地沉沉的看着萧游云半向,抹现一股微笑:“好自珍重着……。”

“爹……”

萧游云哽咽叫着,却是看着萧天地飘然转身。掌握剑逐双弧,一步一步踏破溪水潺流。

倏悉,已是消没在夜色之中。

他呆楞楞的看着手上的卷轴,一腔子里心思百般翻腾。直是天明!

东曦大来,他似乎知道做点什么事的时候了。

卯时过半,缓缓四道人景在京师捐挽桐子这条小街道的青石板上移幌了过来。

是由二男一女带着一名曼妙的姑娘。

在他们对面,正是左弓弃为首的一干七龙社中人和巴里特穆尔等人。

“巴里特穆尔……。”左弓弃望着对面的来人,一边跟着身旁这位黑么圣帝淡淡道:“老夫以你们五人挽回了爱女,个此之后相见即仇,并无共生。”

“左弓帮主深得本王心意……。”巴里特穆尔淡淡一笑:“这话正是本王想说的。”

左弓弃冷冷一哼,大步跨前由七龙社二当家奚在握陪着迎上前去。只是,对方来的是由两个蒙面一道一需的汉子,以及一名年约三十的娇媚女人扶着左弓女而来。

左弓弃看着女儿一身疲惫落魄,重重一磁着:“诸位的待客之道可真是周到。”

那娇媚娘嗔笑娇声,腻道:“左弓帮主生气了嘛?”那就快挽回了女儿好好照顾吧!“这时左弓女方被身旁的蒙面汉子解开了穴道,定神看了看眼前的情势,出声叫道:“爹……,别管女儿生死,快把这些十恶不赧的巨恶杀了。”

她一叫,身前的美娇娘嗤的一笑,道:“左弓大小姐,你爹就你一个女儿宝则着,如果叫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心中可安嘛?”

左弓弃重重一哼,和身旁的奚在握交换了一个眼色,当下,奚在握往前一站,冲着对方道:“天色方明,趁着人众尚未起来快点了换俘吧!”

“行!”美娇娘笑道:“我们各自点了他们部份的穴道,让他们奔跑过去这成不成?”

“就这么说定!”奚在握一挥手,个已这方将巴里特穆尔以及四名护法推到了身前来。

奚在握再度向左弓弃看了一眼,方朝对方叫道:“好!现在由在下喊一、二、三,然后同时的换俘!”

美娇娘吕吕笑道:“奚二当家怎么说怎么好。”

便是,奚在握长长吸一口气,纳气于子丹沉沉道:“一、二、三……,换!”

这顷刹那,双方各自松手开去左弓女方时奔自左弓弃而来,而这方的梅海素和叶冰秋立拔身而起护向左弓女方。

这端,黑魔四护法亦迈足往前奔去。

不动的,是巴里特穆尔。不,只是他的脚没动。

巴里特穆尔在这瞬间拗身,击掌翻风云变色。

左弓弃有一弗的心思放在左弓女方爱女的身上,这刹那绝对没想到巴里特穆尔竟能抵抗的住窕内穴道被点制,而全无微微兆的出手。

天源内力,超乎一般武学想像之外。

左弓弃浓眉好掀,沉喝里三变身法甚至尚有余力出拳。一轰便是接连文猛直奔!

这时押阵的龙好山怒喝一声,双掌当家击。

立即见,两旁屋檐上冒出七龙社这回带来的一十六名好手。只一现身,立歹奔雷狂飙卷刀而下。

果然是一批好手!

中央部份,邱海素和叶冰堪堪要接提左弓女方护住了,冷不防两道凌厉狂悍的杀机刺来。

好利!

邱海素首叶冰秋心头一震,不及回眸间已各自挪身相拒。好个邱海素犹能在千均一发,用冰袖横指刹那解开了左弓女方的穴道。

左弓女方当面迎来的,正是黑魔大帮的四位护法。她心中已筛塞填了几十天,这厢便想也不想的出重手狂击当面。

那端的巴里特穆尔凭着天源内力天生异禀攻打一拳。这手神乎神乎鬼妙的杀着堪是击中了左弓弃的左肩”却也让左弓弃的左肩的连打六拳击中了左腹。

他一嘿声正想更进一拳击向对方的要害,却是眼角瞄左弓女方对四大护法下重杀手。

巴里特穆尔变身一折,半空中拍出一掌挡住了左弓女方的拳势,同时瞬刹下落连翻一扫解开顾道人、舒会儿、牛和尚、鲜疑的穴道。

这刻,一十六把七龙社的快刀已盘至!

巴里特穆尔大笑,顶上一十六把刀竟不放讲眼里。

因为,那位一直含笑站着的美娇娘出手。

纤纤玉指轻轻自柔柔袖里探出来,即听的债一曲声律律击被天地一韵美。

这美,可分生死!

是什么武器?左弓弃的脸色为之大突一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天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