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十五章 悲欢

作者:奇儒

巴里特尔左胸虽然中着左弓女方的一剑,却是脸色不变冷哼哼的环顾着前后七龙社以及乾坤堂人物,嗤道:“很好,你们都来了,省得本王来回奔走。”

解勉道看望左弓弃一眼,当先招呼道:“左弓帮主……,昔日你我在洛阳论交共结灭魔义盟,今天算可以让小弟略尽棉薄之力。”

左弓弃旧伤未愈,如上方才两人对拳震激之下身体已大为不适。

解勉道率领乾坤堂弟子前来,无疑是一股强心力。

却是,难免日后有着七龙社受乾坤堂恩寸议。

解勉道当先的一句话,算是找了一个极好的台阶。左弓弃有一丝感激,提气朗笑道……“解堂主好说……,除魔卫道本来就不分你我!”

“好……,一句不分你我!”解勉道转向宣雨情一笑着:“解某上前去会会那位蒙古亲王,本堂弟子就由姑率动调配!”

宣雨情“咕”的一笑,道:“放心,在乾坤堂住久了你们那些阵法我也清楚八九分了。”

解勉道大笑,一抬步已幌到了巴里特穆尔之前堆笑道:“巴里特穆尔,解某来领阁下的天源内力了。”

巴里特穆尔仰天长笑,左胸虽然早己渗透血渍,却是己不流出。她怒目道:“解勉道……,方才那一剑本王尚且不放在眼里,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近得本王的身来。”

这点,解勉道不得不有些惊讶。

左弓女方那一剑的出手他看的一清二楚,这个巴里特穆尔捱这一记竟似未为重伤,循是不可思议。

他一笑着,胖嘟嘟的身子却轻巧异常的飘向前去。

圆润肥胖的右掌已若棉絮般搭向巴里特尔右边太阳穴而来。

一出手,便见神鬼莫测。

巴里特穆尔双眼精光一闪,沉沉道:“不差!”便是怒喝格臂,右脚前跨自坎门入兑位,半旋着身子擦向解勉道的左侧。

解勉道身势不变,让巴里特穆尔的一拳打中左肩,而自已的右掌则迅速拍中对方出拳的右臂肘间。

刹闪之间,巴里特穆尔似乎觉得右臂一震,而看着那解勉道一个人轻飘飘的落到一丈外含笑站着。

巴里特穆尔有些讶异不信!

这小胖子吃了自已一拳竟能无事含笑,此等武功在江湖似是尚未见闻。

他不信,再度出手。

解勉道依样上前来,这回是腹部吃了一拳,却同样是出掌化劈,同是再度打中巴里特穆尔的手肘节这回,巴里特穆尔可觉得有一震剧痛自臂上传来。他怒目,却见对方依然是轻飘飘的着地含笑。

巴里特穆尔不禁又急又怒:“这是什么武功?”

“嘿……,亲王想知道嘛?”解勉道淡笑着:“正是武当张三丰大师新剑的太极拳心法。”

“太极拳心法?”

“嘻……,不错。”解勉道忽儿正色恭敬似道:“张宗师观察天地义理,所体会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之学。”

巴里特穆尔双眉掀挑了两回,冷冷一哼着:“本王就不信张三丰的成就能和本王的天源内力相较!”

说着,再度欺身上前。

巴里特穆尔这回出拳大见不同!

但见他窜近之速来的极快,却是双拳夹于胸前凝而未发。

解免道心中惊,一时竟无法出手。

便是,两道人影已近到伸臂可及了,那巴里特穆尔方是猛然出手。

这回不用拳,而是用爪。

解勉道飘然而退,勉强中出掌三劈。

巴里特穆尔双肩一缩,左右各硬捱了一记,两爪便毫不留情中空探入。好快速,简不及想像。

解勉道猛提气将全身气机护于胸前,一袭袍子瞬胀起,便是吃了这一重手。

同时,借反弹之力迅速弹开飘走。

解勉道在半空中飘了两转,缓缓落地着大笑:“亲王……,方才解某成名的『解兵天下拳』如何?”

巴里特穆尔显然相当不好受,一张脸涨成紫红。

他怒目狂笑着:“解勉道……,本王今夜让你躲过一劫,来日必当全数要了回来。”

说着,一挥手招呼长白双剑,三道人影便往门口而冲。这宣雨情人在守着,娇斥道:“走得了?”

黑檀扇子手,随手一挥中自有层层扇影卷来。

巴里特穆尔冷冷一哼,斥道……“小贱人找死!”

便是挪身弯臂,想贴近前去将眼前的宣雨情以内力震断心脉。他那知人家黑檀扇上的神妙?

念头未生,那扇竟似幻化一线,有若长剑插喉而来。

巴里特穆尔只觉凌厉摧心的气和,不由得大骇惊出一身冷汗。

亏是长双剑在侧,那魏冰心大喝出剑,挡不住人家来势。

宋雪顶亦自下而上一拍,堪堪是遍开了寸许。

巴里特穆尔急速避闪过,跃上了墙头尚是惊魂未定。这时,乾坤上百名弟子人人手执倒钩索自墙外猛然如天网般罩抛了过来。

巴里特穆尔励笑道:“田原力、皇甫闽曲何在?”

果然一喝里,但见一片光华流转,自有一剑似刀掠扫而过,将头一批二十来条绳索全由中斩断。

又同时,一啸曲响,皇甫闽曲的飞刀似闽吟曲,打了几转便掠裂六名乾坤堂弟子的喉咙。

巴里特穆尔大笑,自有那名方才出剑,身着扶桑忍者衣饰的田原力护着往外头落去。

里头,长白双剑亦批眉着朝宣雨情道:“小姑娘……,我们日后有的是机会………。”

顷刻之间,这跨虹楼内一片的沉寂。

宣雨情望向了里头,只见左弓弃蹒跚的走了两步,朝解勉道抱拳:“解兄……,这回多你及时相助!”

解勉道苦笑一声,咕噜的自喉中吐出一口血来,摇头道:“幸亏那魔头未发觉,否则再加一拳解某当真见不到明天日升了。”

听他说话的音量,这伤可着实猛利!

一时,黑人不禁为巴里特穆尔那天源力而惊心不己!正喘气,忽听得后院一声长笑。

左弓弃脸色一变,掀眉道:“三妹和么弟……。”

体,早已冰寒,而且是三具。

左弓弃的双目早已亦红,值似要流出血来三具体被陈列竖立着,脸上都有些不信与惊恐。

特别显眼是,他们的脚前放着一垂红穗。

红穗映雪,特别刺目。

回来,红穗飘呀飘幌者,在地上滚来滚去。

人心呢?

左弓弃没有流出泪,也不让胸中一口郁血吐出来。他一步一步吃力的向前,紧紧抓住那红穗在手。

喜乐双剑,七龙同一命,左弓弃心中怒火狂烧,百里长居明,不管你输佚赢七龙社非将你分不可。

一夜之间,百里长居的名气暴涨。

不只是在于连挑了京师的世家、门派。

而是于孤身单剑闯入七龙社,连杀了三名七龙社的当家!

立时,好汉赌坊内百里长居名下添了老长一排的人名。可不是,就算闻人独笑亦未有过短短几个时辰内立了这么大的战迹。

所以,当决斗的这一日来曦照地,百里长居的胜率已超过闻人独笑。

好汉赌坊主评论是:“七对六,百里长居胜”这是一间远离在京师三百里外的一座山中小屋。

屋中,一男一女淡然沉寂着那日起于来。

男的身旁放了一堆资料,这资料是由京师传来的。

“你认为今日的决战,谁会胜?”女的忍不住说话。

她得到的回答是一阵沉默。

有些气愤了,她哼道:“柳帝王……,你要跟着我一年的誓约是不是想反悔了?”

因为,三天来人家连一句话也不吭。

她气愤,恨不一杀了对方。

“柳帝王……,你以为我晏梧羽是在求你嘛?”她忍不住上前,一落掌打向郎君的面颊。

却是,温煦的一股力起,托住了自已的手腕。她惊怒交集。只听方淡淡笑道:“姑娘脾气这么大,以后怎的嫁出去?”

晏梧羽全身一震,讶叫道:“你不是柳帝王,你是谁?”,话落旋身,自袖已有一把刀执于掌中。

那刀金光闪闪,耀人眼目的很。

这顷刻,门板儿一响外头又进来了一个人。

这人,赫然又是柳帝王,和屋里的这个生的一模样儿,简直是分辨不出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假。

晏梧羽的呆楞了半响,听左右的“柳帝王”皆嘻嘻一笑,道:“晏大小姐,你看我们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假?”

这下更惨,这两人的声音竟然和柳帝王一模一样。

晏梧羽的粉脸煞白,老半天才吐一口气冷肃道:“你们两个是楼上和楼下?”

“唉呀……,这妞可真聪明。”原先的那个嘻笑道:“脑袋瓜子一想透了。不简单……。”

“可不是嘛……,这三天我们两个轮流代替那姓柳的小子,真差点跟朱元璋他老婆一样露出马脚……。”说着,前后两个“柳帝王”不禁齐声笑了起来。

大明新朝天子朱元璋的老婆未绑小脚,某白风吹动而叫人见着了。加上她本性马,是以自始而有“露出马脚”这句成语来。

晏梧羽绷着脸,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却是,旋即冷冷挑眉道:“柳帝王的人在那?”

偏偏她气着。楼家兄弟跟她玩到底啦:“不是在这儿嘛?”

两个同时耸耸肩,指着自已的鼻子。

一切神情动作,讲话语气用辞简直是和柳郎君一个模子打造出来的。

晏梧羽的脸色可是难看到了极点,怒斥道:“你们两个少在这儿装疯卖傻!柳帝王的人到底在那?”

她双眸忍不住渗泪,哽着气道:“好,你们是侠义中人,现下评个理字看看,他这么做是对是错?”

这话问起来厉害。

后来的那个“柳帝王”叹气的摘下了面具,露出楼下的真面目叹道:“老二……:,早不要玩这游戏的嘛……。”

楼上也摘了下来,耸肩道:“有啥法子,那小子左一声好朋友,右一句好兄弟,只好咬牙跟这小女人混啦。”

晏梧羽双眸冷煞煞的闪了几下,沉沉道:“今天是你们不仁,莫怪我不义了。”便是,要动手相搏!

“慢……::“楼上急叫道:“晏大姑娘……,你不想知道原因?”

“哼、哼……,还有理由?”

“当然有!而且是很好的理由一大筐子。”

晏梧羽银牙一挫,掌中金刀流转光华指着楼上道:“好,反正也不急着杀你们两个。说……。”

楼上陪着笑脸,道:“事情是这样的,你们黑汉玉戒所显示的九华山宝藏早已被人家掘走了。”

“什么?”晏梧羽不敢置信,旋即冷笑道:“想拿这话来匡骗三岁小孩子?”

“我知道你不信。”楼下接口叹气:“我们也不信。只可惜两天前那位柳小子利用他的情报系统派人到九华山那秘洞看过了,赫然在四年多以前已叫人挖个空,而且还留下字来嘲笑一番。”

晏梧羽脸色一片阴,哼道:“所以,柳帝王就在那个时候叫你们来顶替?”

那时,也不过是刚出京师的第一天晚上。

楼上“沉重”的点点头,道:“你想不想知道是那个组织下的手?”

晏梧羽仍是不信这事,淡淡应着:“你继续说……。”

“整个组织有个代号……。”楼上皱眉道着:“黑色火焰!”

黑色火焰,在百年后曾令一代大侠苏小魂吃足了苦头,而在当时,江湖中并不知道这个神秘组织。

楼下接着道:“而我们所知道的,是老字世家亦为这黑色火焰中的一份子,最少有部份成员是!”

晏梧羽一楞,旋即到了老天下的这个人。

他现在在哪?

原先她交付老天下的任务是杀“清国公”蔡友豪,却是隔日爹死,自已解散黑魔大帮后没有了下文。

晏梧羽冷冷的环顾了楼姓兄弟一眼,嗤道:“你的话是不是说完了?”

听语气,便是要动手了。

楼上急急又叫道:“慢、慢……,姑娘可是不信?”

“信与不信都不重要!”晏梧羽冷哼道:“重要的是你们骗了我,就得死!”

果真,狂涛一卷金华流转,那天品金刀已开了来。

莫看她晏梧羽是女流,这一出手大有乃父晏薄衣之风。在在所透着,尽是大家的风范。

楼上、楼下两兄弟这回倒是苦脸了。

数月前在洞庭湖一役中,无来由的叫“杨逃”给整了好大一记,留今上丹田尚是创伤未愈。

如今又对上那日的“杨逃”,现今的晏梧羽搏命相杀。偏偏,想讨回那天的梁子又有所不能。

因为柳帝王答应保护这小女人的安全。所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动手伤了人家。

这下问题就大了。

楼上、楼下唯的法子就是闪躲,不断的闪躲。

在他们的计算中,这是唯一可以求助的方法。

晏梧羽的刀一点也不客气,尤其是天品金刀在三寸三已可伤人,更叫人心惊胆跳着。

“喂……,小妮子,难道你不想知道柳小子的人在那?”

光华刀影依旧狂卷,招招要命不留情。

“嗳……,别这样行不行?杀了我们你就永远不会知道啦……。我们缓缓谈一下行不行?”

晏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悲欢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