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二章 凤翔

作者:奇儒

洛阳的柳帝王比世外宫中柳帝王强的一点,就是他有一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睛。如果说,他比天霸岭下的柳帝王差的地方,就是他不会武功。

柳帝王在城南一带还算小有名气。只是,那些名声都不会很好听;简单的说,就是洛阳南城那一带的混混。虽然是属于市井无赖,这位柳帝王也混得有声有色。

最少,他的手下就有十来名。

没有人知道这小子是从那儿冒出来的,反正是三个月前窜出头的就是了。而且,他还给了他手下一道很奇怪的命令:“如果,有一天看到一位和哥哥我长得很像的男人,赶快通知……。”

有人问啦:“然后呢?”

“然后h”这位柳帝王苦笑道:“当然是赶快溜了……。”

为什么要溜,没有人知道。然则,总会有好事者去追查这件事,他们得到一个很奇怪的消息。

这小子,五年来,最少待过十个城镇;每同,总是有方法过得舒舒服服做他的混混头。

可是,又常常丢下他的“地盘”不明不白的失踪。

为什么?

柳帝王不说,他的手下也不敢问。因为这小子很会整人!这种市井小事,洛阳城里的武林名家、帮派大豪是不会去注意的,可是有一个人例外!

别说天下武林的事他要了若指掌,就是总堂所在的洛阳城内,那家生了娃娃,取了啥名字都要一清二楚。

因为,韩道是“乾坤堂”的大总管;而乾坤堂又是武林中三大帮派之一!

韩道早就注意到城南的这位柳帝王,而且对于他的动向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位韩大总管约莫三十出头,从小便听过“柳帝王”这三个字,而且看过他的画像。所以,当他看到这位柳帝王时,心里看实大大吃了一惊。

他当然很容易就知道这个柳帝王不会武功,只是那满脑子的鬼点子倒是不少。三个月来,韩大总管就一直在查那位威震天下的柳帝王和眼前这位混小子柳帝王有什么关系!

得到的结果是三个字?“不知道”!

韩道并不死心,因为这件事实在太奇怪,而且这位柳帝王又下了那么奇怪的命令!奇怪的事总是令人好奇。

好奇,是人类的通病!

韩道偏偏不信邪,他不信以乾坤堂的情报网会查不出这小子的来历。否则,轻易的便可以将这小子抓了起来好好问一间。

他相信,以乾坤堂九十七种拷问人的方式,结果只有两种:招供或是?死!

另外还有一个理由,令他韩道无法下手。

那就是乾坤堂本身!

乾坤堂是名门大派,所以不太能干这种掳人拷供的事,而且,眼前这位柳混混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不过是一个市井无赖。

如果乾坤堂大总管对一个市井混混下手,只怕传出江湖后真会笑死了人。所以,为了名望他只有忍,忍住那鬼捞子他奶奶的好奇!

韩道当然没想到一件事,那就是柳帝王竟然会登门求见。那可实在是吓了他一跳,而且觉得不会是好事!

洛阳的柳帝王看见韩道时,那双招子笑得一闪一闪的,直搞得韩大总管一肚子火。

柳帝王笑道:“小的听说乾坤堂是名门大派,专做仁义之事……?”

韩道肚里骂了一千声,口里淡笑道:“小哥儿有事?”

“是?”柳帝王笑道:“小的想弃邪归正,不知贵堂有没有长工花匠之类的缺……?”

来找工作的?韩道这下更好笑啦。便道:“有?。不过?,得报出家世来历………。”

柳帝王一笑,朝着韩道眨眨眼,道:“小的名字叫柳帝王,至于家世来历,以乾坤堂之威,无论怎么报总会查得一清二楚是不是?”

好小子,分明是出考题来挑战的啦!韩道牙一咬,道:“好!什么时候上工?”

“现在?”

“现在?”韩道笑了。“你是不是遇上麻烦事了??”

“是i”柳帝王承认的很快,而且拍了个马屁道:“当然,以乾坤堂而言是小的不能再小的芝麻事……。”

“什么麻烦事?”

“答应了才能说?”

“好?”韩道恨死这小子,恨死自己的好奇心,大声道:“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本堂可以担得下来?”

眼前的柳帝王似乎嘘了一口气,笑道:“有八个人,突然不明不白的想杀我………。”

韩道双眉一挑,道:“谁?”

柳帝王耸耸肩,叹道:“好像叫什么黑火八神君……。”

韩道眼睛一亮,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他立时又补上一句:“别告诉我不知道,不然他们何必挑上你?”

“听说我长得像一个人?”柳帝王叹道:“而他们的原则恰好是宁可错杀不可漏杀……。”

韩道心中还在嘀咕思量,一名手下跨入厅内恭敬道:“禀告大总管,堂外黑火八神君求见……。”

韩道看了柳帝王一眼,轻哼道:“请他们进来。”

鲁天雁看见柳帝王和韩道同在这厅内,表情可不太好。当下,朝韩道一抱拳直接道:“韩大总管,不知这位柳兄弟和贵堂的关系是……?”

“本堂弟子,”韩道倒回答得快:“负责后院一十二阁的花木修剪?”

鲁天雁脸色一变,轻咳了一声道:“兄弟耳闻,只怕有的出入……。”

韩道轻哼道:“乾坤堂对道上兄弟并不靠说谎生存?”

鲁天雁脸上一愕,后方的罗武敖已冷笑道:“嘿、嘿,我们兄弟八人可不怕你那啥名堂的乾坤堂……。”

韩道淡淡一笑,道:“这话,可是你们八个人的意思?”

鲁天雁双眉一挑,道:“黑火八神君,人人如一,谁说的话都是算数!”

“哈……,”韩道大笑道:“很好,你们就留下来做客。”

鲁天雁一愕,道:“我们兄弟还有事忙,只消请韩大总管将身旁这位柳兄弟交给我们便可……。”

韩道看了柳帝王一眼,只见那小子一付好整以暇,似乎算准了自己不会答应。

不错,为了乾坤堂的威望,他韩道的确不能答应。

韩道淡淡一笑,道:“只怕不能不留……。”

鲁天雁脸色一变,道:“阁下的意思是??”

“你怎么那么笨?”柳帝王笑道:“韩大总管的意思当然是把你们八个手上加梏,脚上加的留下……。”

鲁天雁恶狠的瞪了柳帝王一眼,冷声道:“小子,这里可没你插口的余地?。”

“我倒觉得他说得很好,”韩道笑道:“简直是讲到心坎儿上了。”

鲁天雁双眉一挑,后方的罗武敖已大喝出手。他动,黑火八神君同时动;可惜,韩道不是别人,乾坤堂也不是别的地方。所以,战斗结束的很快!

柳帝王很愉快的看着黑火八神君被人扛到后头去。他一笑,朝韩道道:“大总管,小的没别的嗜好,就是喜欢猜谜?”

韩道双眉一扬,道:“呃h你打算猜什么?”

“那八个家伙不知死活在堂里撒野,大总管令人把他们拿下来是很正常的?。”柳帝王一笑,又道:“问题是,这事很容易的可以不用到这种结果对不对?”

韩道双目一凝,道:“你这话的意思在那?”

柳帝王一笑,道:“小的听说最近江湖中有一股黑道势力慢慢滋生,想乘中原摇汤之际扩充势力?。而这黑火八神君亦属于那组合之中……。”

韩道双眉一挑,半晌才道:“你很有趣?。有趣的人并不适合当花匠园丁是不是?”

“不是?”

“不是?”韩道道:“当个小管事之类的……。”

“还是园丁好?”柳帝王笑道:“让花木有趣比让人有趣容易多了?”他加强道:“而且不会作怪,”韩道大笑,道:“好,有劳问!你打算当多久?”

“能多久就多久,”“可以,”韩道觉得刺激有趣极了。他续道:“可是a你走以前是不是要告诉我一声?”

“当然,”柳帝王笑道:“小的是不是可以上工了?”

韩道不反对,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查出这小子的底!

宣雨情望着柳帝王发楞,半晌才道:“前辈,你能不能将这件事说清楚一点?”

柳帝王淡淡一笑,道:“你爷爷在一个月前曾经找过我,并且将你父母的事告诉了我知道……。”

他叹了一口气,续道:“令尊,昔年在传承了你爷爷的玉星剑法后,尚未踏入江湖便遇上了你的母亲。而后,因为你父亲淡泊名利,娶了你母亲后便自在山西霍山隐居,直到十六年前生了你……。”

宣雨情心中一跳,道:“后来呢?”

柳帝王一笑,又复一叹道:“有一天,也就是十五年前你母亲突然将你交给了宣名剑,又谈了一夜的话,便从此消失于世间……。”

宣雨情心中大震,脱口道:“我娘死了??”

柳帝王摇头道:“没有人知道……。”

“那……那爹呢?”

“你爹深爱你的母亲,自是追寻于天下?”柳帝王一叹,道:“一寻十五年,不见人心不死,不见坟步不停?”

宣雨情颤抖道:“那……那我爹还活着……?他……他为什么不回……回来看……我……?”

说到后来,声音已是硬咽低泣。

“有,”柳帝王淡淡道:“你爹看过你好几回,而且也曾和你爷爷谈过几次?。”

宣雨情急道:“为什么我爹不见我??”

“因为寒波兄……。”柳帝王话说一半,那宣雨情已急道:“那……那是我爹的名字?”

柳帝王点头,道:“正是?”

“寒波……,寒波……。”宣雨情默默念道:“这就是爹的名字,寒波……。”

柳帝王续道:“你爹爱你的母亲太深,只怕一和你见面便也无法分离。如此a叫他如何取舍?”

宣雨情颤声道:“难道……难道娘她……。”

“不是,”柳帝王正色道:“你母亲也深深爱你的父亲,他停住口,良久方叹道:“两人相爱,不一定能在一起,知道吗??”

“为什么??”宣雨情嘶哑哽咽道:“为什么?”

为什么相爱的两人不能在一起?

宣雨情颤抖道:“难道有人阻止我爹娘……?”

“不是?”

“不是……。”宣雨情颤抖道:“既然不是,他们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柳帝王眼梢,竟有了泪光,他轻叹道:“因为一,真正的爱是将痛苦留给自己?”

真正的爱是将痛苦留给自己,宣雨情傻了,她呆呆望着柳帝王这句话,这话就在她心中不断回味。

眼前,柳帝王竟有两滴泪珠滑落。

眼泪,并不是只有明眼人才有的权利。

只要你还有感情,你就拥有眼泪的权利,柳帝王是不是也有一段伤心事?否则,为什么说到一句“真正的爱是将痛苦留给自己”时,便有泪水问世间情?

宣雨不明白,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天下,还有什么光比“爱情”还要亮?

两人对坐无话,正是月垂近日升;天地中,轻风似乎正在说一个永不休止的故事。

良久、良久以后,柳帝王叹口气,道:“近年来,江湖上崛起一股神秘力量,你爷爷曾经邀约过我一起探查那个组合的目的是什么……。”

宣雨情心中又是一紧,急急道:“前辈?,你昨天曾说爷爷是中了姦人之计而死的……?”

柳帝王皱眉道:“宣名剑在一个月前接到一封信函后就直接来找柳某?,告诉本人他将为情死之事……。”

孤独离去村,一向只有离去孤独。

宣雨情自怀中取出数天前在爷爷桌上的那两封信函来,道:“这里有两封信。一封是前辈写给爷爷的,另一封则是那位梅卧姑前辈的……,只不知是真假?”

柳帝王点点头,道:“宣名剑确定是她的字迹?”一顿,他又道:“柳某只是疑惑,就算她真是要杀你爷爷,总不会连面都不见便以那天修罗魔神像的暗器来下手……。”

柳帝王仰天长嘘一口气,沉声道:“甚至,杀了你爷爷还不出现?除非那个月中间有变……。”

宣雨情惊讶道:“莫非梅前辈发生了什么事??”

四十五年的情与恨,真会引得剩下血而没有缘?

柳帝王不信,他轻声道:“无论是爱是恨,能捱得住四十五年的时间,不会不见最后一面的?”

因为,爱和恨都是人世间极大、极大力量的感情。

人还有感情,怎会如此忍的下心来?

柳帝王皱眉续道:“他们又何须三番两次的要擒你?而擒你之人正是那神秘组合中的外围份子?”

宣雨情立时明白了柳帝王的忧虑。那个神秘组合想是有一项重大的阴谋在江湖上造杀劫,当然必先将武林上最有名望、最有实力的一批人除掉。

玉星剑客宣玉星正是最好的目标。同时,因缘巧合梅卧姑正此时写信邀爷爷见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凤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