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三章 呼唤

作者:奇儒

天下最难解,便一“情”字!

柳帝王注视宣雨情良久,轻轻叹一口气道:“你当真是开千古来奇女子!”

宣雨情轻轻摇头道:“我很平凡,只不过是相信我自己罢了!”

柳帝王淡淡苦笑,又吞了两口口水才“很镇定”的道:“我们还有许多别的事要先做对不对?”

宣雨情等着他自己回答。柳帝王清了清喉咙道:“第一,你爷爷的仇;第二,你父母的下落;第三,我爹的下落?”

宣雨情点头一笑,道:“我们一起做?”

柳帝王咳了好半晌,终于道:“也未尝不可?。不过……,有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咳,还不是夫妻对不对?”

“没错?。所以我不能约束你,更不能管你?”

“差不多!”

宣雨情淡淡一笑,忽的道:“如果有一天你突然要我管你呢?”

妈呀!这女人说话真直,直得像把剑!

柳帝王轻轻咳了半晌,道:“如果假设倘若果真有这种情形的话?,那……。”

柳帝王的话说到一半,那宣雨情的表情却有了一丝异样。只见她双眼直瞪向右方去。

柳帝王一皱眉,也将目光移去。

只见,晨曦未来前的薄雾中,似乎有几道人影悠闲的移近过来。

柳帝王笑了笑,道:“你应付的了?”

宣雨情点点头。我们柳大公子立时笑的站起来,拍拍屁股道:“那就留给你应付吧?。哥哥我回乾坤堂去了!”

宣雨情一愕,竟呆呆的看着那柳帝王真的走了。有人走,有人来。来的,是六名道服装束的四旬男子。

宣雨情的双目凝视,只见这六个道士的面目表情竟然是一个模子。阴冷而深沈!

宣雨情轻轻皱眉,已然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压力笼罩在四周。只是,他们的目标似乎不是自己!

便同有此念的瞬间,宣雨情心中不由得为之震动。

因为,不知何时江水面上有了一艘木筏。上头,正坐了一位四十来岁的壮汉;只见他一身的褴褛,长发随意散落在肩上。

宣雨情有些讶异。

那衣服的料子,原先是有金难买的蚕绸金缎。

那汉子的容貌,原先该是叱吒狂傲的英雄本色。

可是,如今在这淡雾的江面中浮来,却是这般的落漠?

宣雨情在这瞬间心中却狂汤起来。

那把剑没变,果然是那把剑!

剑,就是剑,本来就不会变!

会变的,是人。是人的手,是人的心!

如果心死了,那他手上的剑也死了。

如果心又重生了呢?

如果心曾在地狱的火炼中又重新活了过来呢?

那么,他手上的剑会不会是地狱的使者?

闻人独笑的剑以前是地狱的使者。

现在呢?现在是地狱的阎王!

闻人独笑并没有认出宣雨情来,因为他的目标是那六名剑客,六名道服装扮的剑客!

“庄子六剑”的名气不小,而且近三年更盛!

闻人独笑缓缓的由木筏上起身,缓缓的踏着及膝的水面走到庄子六剑的面前。

江湖上没有人知道庄子六剑这六个人的名字。

或许是知道的人都死了,或许是没有人想知道他们的名字。

因为,江湖上只记得他们的剑!

这已足够!

庄子六剑年纪最大的就叫做庄老大。现在,庄老大就冷冷的朝闻人独笑道:“阁下是谁?为何邀我们兄弟六人至此?”

“我是谁并不重要?”闻人独笑比庄老大的声音还冷:“因为我的剑就是我的名字?”

“这个人说话很有趣?”另外五名剑客齐声道:“有趣的人,死法一定也很有趣?”

闻人独笑将目光由发稍中投射出来,转向一旁呆坐着的宣雨情道:“你做公证怕不怕?”

宣雨情一笑,摇摇头道:“前辈?,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

闻人独笑冷声道:“我杀了这六个假道士后,你只要到洛阳城里传一句话就成了?”

“什么话?”宣雨情一笑,道:“是不是说前辈杀了这六个道人?”

闻人独笑竟然在冰冷的脸上也会露出一丝笑容道:“你倒聪明?。这个赏你!”

也不见他身势何动,已有一锭十两重的金子落到宣雨情面前。

“嘿、嘿?,这老小子自以为是谁?”庄老二冷笑道:“人要死了,早立点遗嘱也好?”

“就是啊?”庄老三接口道:““只可惜杀了个无名小卒。“庄老大可是冷静得多,只见他沈声道:“阁下为什么找上我们兄弟,难道不敢说吗??”

闻人独笑冷冷一哼,淡笑道:“因为你们曾经害死了宣玉星?”

这话一出,在旁的宣雨情不由心中大震的“啊”了一声!

那闻人独笑似乎一皱眉,将凌厉的目光投了过来。这么,宣雨情急中生智,急急捡起那黄金朝闻人独笑娇笑道:“我知道了?”

庄老大早已看不顺眼极了这女人,此时不禁恶声道:“小贱人?,你知道了什么?”

宣雨情可不理他,只顾朝闻人独笑笑道:“前辈?,你给我这金子的目的,是不是要晚辈每天去茶馆酒楼吃东西?当然,最重要的是在那儿告诉大家前辈杀了这六个臭道士?”

茶馆酒楼的人最多,也最杂。

所以,到那儿传布消息最快!

可是,吃饭要钱,喝茶也要钱!

闻人独笑仰天大笑,道:“对极了?”

宣雨情道:“可是?,我又不知道前辈和这六个臭道士的名字……。”

闻人独笑双目一闪,朝那庄子六剑冷然道:“你就说,闻人独笑杀了庄子六剑!”

闻人独笑?眼前这个人就是“鬼剑独笑”的闻人独笑?

庄子六剑的脸色沈重了下来,而且每个人的喉头都有一滚苦水在翻动。

庄老大不愧是老大,只见他强作笑容道:“闻人洞主,你所说的理由只怕是有误会?”

“怕了?”闻人独笑冷然道:“嘿、嘿,庄子六剑表面上是仁义的很,暗地里?,哼、哼,你们那个组织是不是叫做黑魔大帮??”

黑魔大帮?宣雨情瞬时想起爷爷死时,他首前的那轿中魔像!

便此一瞬,那双目含怒望向庄子六剑便似要出手。

然而,她却骇然见到一件事,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

先是,庄子六剑的六把剑交织成一张天罗地网!只见六个人六支剑卷住了天地六合,齐齐封住了闻人独笑的所有生路。

同时,六人心意相同,又齐齐滚汤变化了七种剑势。

一次更盛一次!

直似,那长江黄河湃涌奔至!

接着,宣雨情便看见闻人独笑的出手。

只见他右手一动,一道来自幽冥的剑光淡影划出!

这剑快,这剑强!

又快又强,快到超过风雪的响动;强呢?

六剑断、六总散!

闻人独笑一剑杀六剑!

宣雨情呆住,她耳里只留下闻人独笑的狂笑声,就看着他大步跨上木筏。木筏动,随波浮入晨雾迷蒙。

良久、良久,宣雨情才被一声轻咳自身后惊醒!

是柳帝王!

“好可怕?”柳帝王叹口气,瞅了宣雨情一眼道:“你有没有受伤?”

宣雨情摇摇头,她心中却很感动。

她不问柳帝王为什么去而复回,因为柳帝王根本没有离开。柳帝王为什么不离开?

只有呆子才会问这个问题!

宣雨情并不呆,她只是默默的注视眼前这个男人。我们柳大公子可有点不好意思啦,只听他轻咳道:“不晚了?,咳,?,我……我们还是回去吧?”

可不是,远处已有鸡啼!

宣雨情轻咬chún,点点头。

那柳帝王望着东方透出的晨曦,忽的一笑道:“嘿?,哥哥我知道那个老头的豆浆很好吃,你要不要试试看?”

宣雨情当然没意见。她忽的朗笑一声,朝柳帝王道:“各付各的,别以为我捡到十两金子就让你白花?”

“省着吧?”柳帝王很大声道:“哥哥我请客?”

我们韩大总管终于又见到了柳大花匠。那韩道立时很亲热的道:“柳兄弟?,昨晚玩得怎样?”

“困死了?”柳帝王打了个大哈欠道:“那些花花草草一天不浇不会死人的是不是?”

“没错?”

“所以,哥哥我是不是可以先睡一下?”

“当然可以?”韩道微笑道:“就算你睡到中午才起床也没关系?”

这话奇怪,为什么说中午?

“因为枯木神君那老头子中午在满意楼东四厢旁?”韩道眼笑、眉笑的道:“哥哥我保证那位姑娘会去?”

韩道望着柳大花匠摆摆手走了,心中不禁暗笑。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搞什么鬼?他当然已经接到了消息,那位又娇又俏的姑娘已经和这位柳帝王见了面。

而且在俏姑娘的手下擒住了“枯木秀才”王断!

此外,就是城北巩水畔的一场决战。闻人独笑在消失四年后又重新踏入江湖,而且一剑摧六剑!

现在,庄子六剑的六把断剑已经摆在聚兵斋里。

聚兵斋中正在沈思的是徐峰竹。

徐峰竹的前方就坐了一名老者,老者全身的衣服绣满了玫瑰,上上下下加起来总共九十九朵。

玫瑰红透,透红如血!

老人的名字就叫红玫瑰。

中原有四把剑,他们是“玉星”、“独笑”、“玫瑰”、“浣情”!

老人看了很久,才轻轻一声长叹:“这已不是闻人独笑的剑法?”

“不是?”徐峰竹沈思道:“难道出手的不是他?”“是他!”老人笑了,笑得有些忧虑:“可是不是他的剑法?,你懂吗?”

徐峰竹不太明白,韩道却懂。

他由门口进来,朝红玫瑰一抱拳道:“红老?,您的意思是,今天的闻人独笑已经不是四年前的他?”

红玫瑰点点头,静听韩道的说法。

“因为,以前的闻人独笑是躲在万福洞中享福;而现在的闻人独笑却是藏在山林中的猛兽!”

简单的说,因为心的不同,所以剑也不同!

红玫瑰淡笑道:“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在洛阳比一剑摧六剑?”

韩道的脸色一变,讶道:“莫非是为了红老作?”

“不错?”红玫瑰微笑,持起身侧的玫瑰剑,轻轻在手上抚摸着。玫瑰红透,透红如血!

良久,他才叹口气:“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也就是我们决斗的地方?。”

徐峰竹脸色一沈,冷然道:“嘿、嘿?,他未免太不将乾坤堂放在眼里……。”

红玫瑰摇摇头,站起来道:“这是剑客和剑客之间的事?”

宣雨情就望着柳大公子推门进来。

“你好?”宣雨情淡淡一笑,道:“你房间可真乱?”

可不是,东放西摆的几件衣物、剪子、碗筷?。

柳帝王苦着脸,叹口气道:“喂?。哥哥我想睡啦!”

宣雨情淡淡一笑,用力嗅了嗅,半晌才娇声道:“你当真是在这儿干花匠,这屋子倒香的雅?”

“那又怎样?”

“味道既雅,何必叫这堆发臭衣物来坏了这情致?”

“喂?”柳帝王叫了起来:“你的意思不会是……?”

“我的意思就是?”宣雨情笑道:“帮你理一理?”

女人一旦坚持起来,那是啥么道理也讲不通的。

我们柳大公子就这般眼睁睁的看着这位天上掉下来的老婆,如何把一个狗窝整理出一番局面来。

前后一个时辰,衣服洗净晾上啦、桌椅也抹光啦、木墙的蜘蛛网灰尘也理好啦。于是,宣大姑娘才又冲着他一笑道:“怎样?,满意吧?”

不能不满意。

我们柳大公子真的觉得好看多了。既然好看,就得谢人家一声;于是,他柳某轻咳了一声道:“不错?”

“还差了一点?”

“那一点?”

宣大姑娘已经由架子上取下了剪子在手上幌了幌。柳帝王大惊道:“喂?,你别抢了哥哥我的饭碗?”

“放心吧?”宣雨情笑道:“只是剪那几枝花儿回来放放?”

韩道可真做梦也没想到那位又皮又俏的佳人会出现在自己花园里。而且,更可怕的是手上拿了那把快剪子,唏哩两下的落下一大把花来。

韩道楞了半天,才边咳边走近。

那宣雨情已先笑道:“韩先生小心啊?,天凉感冒了可不好受。”

韩道苦着脸,摇头道:“放心,大哥我身体好的很。只是……,咳、咳?,姑娘你怎会在这儿?”

“不行吗?”宣雨情瞅了他一眼,哼道:“还是不欢迎?”

“当然不是?”韩道又咳了一回,才小心的问道:“不知你和那位柳兄弟的关系是……?”

“夫妻!”

“夫妻?”韩道吓了一大跳:“柳帝王娶了老婆啦?”

“喂?,别以为你没娶,天下的女人全都不能嫁啊?”宣雨情哼道:“怎么,不可以啊?”

“当然可以?”韩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呼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