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四章 说剑

作者:奇儒

乾坤堂的兴客斋有四房一厅。柳帝王和宣雨情、韩道赶进了当中的这间厅堂时。公孙子兵和红玫瑰正以指为剑,双双站立不动比划斥喝着。

且莫看两人隔着一臂距外,却是指劲气机激出,稍不遑少假于真剑砍杀之险。

韩道这厢看了一眼,朝一旁默视的徐峰竹道:“峰竹?,两位前辈是在切磋印证?”

徐峰竹点了点头,道:“方才红老见得公孙先生进来了,便是二话不说的往当中一站,竖指一点向公孙先生。当然,这些武林名家气和是随意而动,公孙子兵自是有一股反应的气机激出相抗。再说,两人俱是名震寰宇的大剑客,以这等剑术印证相通于心灵交汇未尝不是最动人的方法?玫瑰一剑,惊艳泣血。公孙子兵呢?据说,因在这个时候第一代武林史史官杨汉立柳帝王的鉴查使亦在老皮馆子里细细看了花无、花留的杀痕。他在簿册上写下了短短的八个字。字是:公孙一剑,人子尽兵!人子,是人间世众人的一种称呼泛名。兵者,杀也!公孙子兵自取号为”阿师大剑“,是他的一个自许。因为,他在昆仑二十五年中自创出一套可以宗师天下的剑法,是以名‘阿师’,至于‘大剑’则是他那把不太方便携带在身上的十方阔剑!这厢和红玫瑰双双以指代剑印证着剑术成就,公孙子兵越打越是兴头上心,呵呵笑道:“过瘾?,过瘾?”

越笑着,一臂飞舞的便越起劲,只见他掌指化成满天无隙的的罩影,如狂潮般的卷向红玫瑰!

对面,红玫瑰一头的白发和胡髯则是飞扬怒张,一脸容该红的让西来夕斜染的更见嫣红。

如是,自夕偏交手印证了三百六十二回,直是已至了月升东起,那公孙子兵收手大笑道:“过瘾、过瘾?。红老剑上造诣已让公孙子兵大开脾胃……。”

对面,红玫瑰缓缓调了一下气,提神大笑点头道:“老夫亦有这等意思?。咱们一块儿进去用吧?”

公孙子兵一竖手,道:“红老,请?”

“自己人别客气?”红玫瑰亦竖手道:“请?”

便此,双双大笑进入了东首的厢房内。这落看在柳帝王眼里,不禁一叹:“红老头这战可败得真惨……。”

韩道虽然是同意,却仍有些异议:“败是败了,不过……,能撑得住两百招倒还足以自保而走……。”

柳帝王不同意,宣雨情也不同意:“顶多,百招之内红老必败。韩大总管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好说罢了……。”

韩道的脸上热了热,那柳小子竟然又很可恨的拍拍自己肩头道:“不过?,红老今天这一战别有深意,你这老小子是知道啦?”

韩道当然知道,红玫瑰今日这一战公孙子兵的目的,正是要公孙子兵来替自己复仇,替乾坤堂打下威望。

因为,明日正午一战,红玫瑰自知必败于闻人独笑的鬼剑之下。

却是,知其必败又不得不去。这就是武林生活!

他抢着理下和公孙子兵一战了,届时明日败杀于闻人独笑之手,公孙子兵必然引以为自咎。

认为今日一战使红玫瑰元气大伤,所以遭致杀劫!

结果呢?以公孙子兵那等学究脑袋必然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想法。自然,他会找上了闻人独笑一战。

韩道知道无法阻止红玫瑰应战,而红玫瑰投桃报李的在临死前拉了一位大高手来替乾坤堂效命。纵使韩道于心不忍玫瑰剑折,却也是无奈中的一种收获。

此刻,东首厢房中不时传出红玫瑰和公孙子兵谈笑之声。看的是,两人已是谈的非常投契。

宣雨情轻轻一叹,道:“能像红老这般豁达,将生死成败放酒当歌的人,不能不说是天地间奇男子?”

韩道缓缓点了点头,道:“明日一战,便是红老临别江湖最后的纪念……。”

乾坤堂的地理分为天、地、人三种层次。

那天牢里金、木、水、火、土五间牢房可塞了不少人。当先的是由四年前的黑火八神君在金字房、“枯木秀才”王断在木字房、六名黑魔大帮的外围杀手在水房、火房则是花家堡的“飘绵送行”四个家伙。最后,土房里的便是那位枯木神君大爷。

前前后后,这天牢里可满满的五间房养了二十个人整整。

枯木秀士在这里待得一天一夜,本想他师父枯木神君会救得他出去,没料到的是竟然在昨天中午一模样子的叫人家抓了进来。

他惊异叹气的道叫着:“师父?,你老人家还好吧?”

土房里,枯木神君哼了哼,问道:“这里有多少我们的人?”

“黑火八神君、花家堡的『飘绵送行』四兄弟?”枯木秀才答道:“最后在火字房的是另一线上的『双花四虎』……。”

枯木神君这厢重重一哼,复是叹了一口气道:“为师身上已叫韩道那小子用了三种制穴手法克禁,莫要扰我,待为师以气渡天机测试看着……。”

自是,一日一夜了,枯木神君那房里便无半丝音响。

这厢,枯木秀才心中忧焦不已,如今想脱困出乾坤堂之外,唯一的方法就是冀望于师父枯木神君能冲破穴脉,回归奇经血气再救自己等一伙人出来。

正焦忧间,忽儿听黑火八神君首的鲁天雁传话过来,叫道:“王断?,你师父那厢怎样了?”

王断苦笑一声,倒是口里冷哼着:“等点儿?,以我师父的功力,至多在两天两夜之内必然可以解除禁制……。”

王断这一哼,倒惹着八神君中那位脾气最火爆的罗武敖怒道:“王断?,老夫等八兄弟可是你用这等语气来说的??”

这厢“枯木秀才”王断亦冷冷讥了回去,道:“嘿、嘿?,八位阴山别府的老头,四年来你们除了在里头坐吃等死之外可想到了什么出去的法子?”

这话可重,不单是罗武敖受不了,连八神君中一向温吞缓的褚水天亦怒着道:“王断……,阴山别府里的黑火八神君在帮里的地位并不少差于枯木老头,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

王断冷冷一哼,啐道:“四年前,自你们被擒后,早已从本帮中除去外巡使之名,这儿可没你们大呼小叫的份……。”

鲁天雁一愕,旋即愤怒的传声过来,斥道:““王断?,你说这话可真?“王断”嘿、嘿“冷笑道:“若是不信,何不问问隔壁房的花氏兄弟和『双花四虎』?”

罗武敖果然忍不住喝道:“花飘?,姓王的小子所说果然是真……?”

这“飘绵送行”四个人一路跟随着枯木神君到洛阳来,谁知连用武的机会也没有便叫宣雨情一把擒住了下满意楼。然后……,然后就被关了进来。

败在一个小姑娘手里,而且是自诩为花家堡四名重杀手竟然是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

他们不甘,不甘于在疏于防范下叫那贱人得逞。

这厢罗武敖问来,本来就已经是闷了一整天连夜的花飘立即怒声问道:“罗老头,你就认命安静点行不行?”

罗武敖这下气冲斗门,连三跳着哇哇道:“大哥?,这些后辈不着实落力好好教训一顿成吗?”

花行冷冷的插口道出声:“黑火八神君?,听说八神君?,听说八位的『黑火杀阵』一向自诩傲视武林,怎会如此不堪的一进入乾坤堂就叫人擒住?”

话说起当年,那鲁天雁由不得的大大叹了一口气,自金房里传出声音来道:“这就是你们后辈有所不知了。『黑火杀阵』必须有八颗黑火冥珠的配合。那一日老夫等八人前来乾坤堂可没料想到韩道竟然可以为一个混小子摆下这场大梁子来……。”

所以,他们就如同“飘绵送行”四兄弟一样,败得非常的不甘心。更何况当时受制,是陷于乾坤堂的机关中。

“哼、哼?,这只不过是你们找填的一个藉口而已……。”王断冷冷道:“无论如何,你们八个老头子已经不属于组织中的一员……。”

这厢话听的黑火八神君个个愤懑填胸,只是在那儿咬牙切齿,双目睁如铜铃。

好个黑魔大帮,好个陆夫人竟然如此不通情理。

他们那里会知道,耳下所听的这一席话,全然是徐峰竹一个人排编出来的。这位乾坤堂的二总管决计有他惊人的一面。

更妙之处,在于乾坤堂这座天牢的设置,暗里每房中都有着一条暗道接通。是以,黑火八神君看见了枯木秀才和花氏四兄弟被囚押入旁儿牢房中当信不疑。

这厢配合着徐峰竹口技学音之术,不但可以学得唯肖唯妙,而且远近自在。那黑火八神君那能猜想的到?

这一计,正是韩道用来将黑火八神君收为己用。有道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正借他人之手打他人的策谋。

火房的“双花四虎”呢?

他们当然跟木、火二房中的王断和花氏兄弟一样,被点制穴道、哑穴,只有呆楞楞听着这一幕戏咬牙切齿着。

果然,那鲁天雁大大叹了一口气,出声道:“今日是他们对我不仁,可不能怪我们八兄弟对他们不义了……。”

这厢,蹲在王断牢房里的徐峰竹冲着王断一笑,便又学了他的声音道:“老头子?,我看这乾坤堂的牢房里还是憩着一生的好。否则一跨出了这儿……,哼、哼?”

“哼、哼”之意,便用不着明言了。

“罢、罢??”鲁天雁大大叹了一口气,道:“这四年来算是鲁某错了一片真心,早知今日何必当时……。”

说着,便听得那金房里八声叹息。看来个个是同意了鲁天雁的结论。

徐峰竹又临走的朝王断一笑,只见眼前这枯木秀才果真是面如枯木,一个点儿血色也没啦?。“徐峰竹一笑,无声无息的自地道中窜离消失。约莫一盏茶光景,徐峰竹再度率领了乾坤堂一十六名提刀汉子踱入了天牢房入口来。这回,他可是光明正大的来抓人了。徐峰竹冷冷斥令,道:“乾坤堂弟子听令……。”

“是?”一军好喝声,有着飙起的杀气。

徐峰竹满意的环首一眼,又道:“天牢中,除开土房枯木神君留着日后有用,金房的黑火八神君义气肝胆足以敬人外,木、水、火三房一十一名谋刺本堂大总管罪无可赦。尽杀?!”

“是!”

好大一响里,门开刀起,便是一十一响惨嚎之声惊天骇地的传入黑火八神君耳中。

徐峰竹一手表演,可谓是妙绝到了极处。

首先,让黑火八神君等八人离心于黑魔大帮。

再则,说来一段“义气肝胆”的奉承话;接是刀起命落的杀了枯木秀才等人。一以威立,再则是灭口。

徐峰竹冷冷的看着乾坤堂弟子将一十一具体抬了出去,只朝黑火八神君那座金房抱了抱拳,道:“八位前辈,晚辈有所惊扰之处,请见谅?”

话声一落,便是飘然身而出。

他当然知道,黑火八神君正等待某个时机跟自己吐露实情,但绝对不会是现在!

如果八神君此刻立说,未免让人误以为他们是为方才的杀戮所震慑。所以八神君会再忍下一忍。

徐峰竹的目的也是这样!

因为,还有一场戏要八神君来看!

“我那个朋友表演的怎样?”说话的是柳帝王。

“很好?”韩道不得不赞叹道:“简直比枯木神君那老小子还要像枯木神君……。”他嘘了一口气,微笑的转向徐峰竹道:“黑火八神君的反应如何?”

“很好!”徐峰竹淡淡的一笑,回道:“尤其那位假的枯木神君在临走前一口气骂了一百八十六字不重覆的脏话叫人又惊又叹……。”

韩道同意这点,因为他也听到了。

那一百八十六字一口气下来,不只是又惊又叹,简直可以说是开天劈地,精彩绝伦!

“不过,不晓得你那位朋友的尊姓大名?”韩道瞅了柳帝王一眼,睇笑着道:“这种人一定有很特别的名字……。”

“没错?”柳帝王很愉快的道:“他姓楼,酒楼的楼……。”

“大名是……?”

“上!”

“上?楼上?”韩道讶异道:“难不成还有一个叫楼下?”

“你真聪明?”柳帝王叹气道:“他有一个好朋友,好到每天不吵架会睡不安稳的朋友。那个人就叫做楼下……。”

韩道眼睛一亮,微笑的道:“这么说,楼上『捉』了宣姑娘往紫金城的路上去,那位楼下朋友也去了?”

“他当然会去……。”柳帝王笑的很愉快的看了徐峰竹一眼,道:“阁下方才在天牢中的口技声术天下一绝……。”

徐峰竹一愕柳帝王这厢突然说起,淡笑抱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说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