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五章 风火

作者:奇儒

柳梦狂缓缓的走了出来。虽然,他手上依旧有着一支杖。但,你绝对不会因为他是一个瞎子而轻视他。

“帝王”的威严,有时是学不来的。

更重要的是,柳梦狂本来就是个“帝王”。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童问叶的喉头一阵发苦,眸子瞳孔却不断凝结缩紧着。“柳梦狂—。好,好个柳梦狂!”童问叶只不过一稍转眼,便清楚看见刘家四庄一干人马的体躺在木屋前好一片地上,没半个动的。

他沉沉的吸住一口,剑已半离开。一双瞳孔缩紧着,跳动的眼皮恍若是在押注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赌局。

本来,生死一向是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赌注。

童问叶双肩不动,倏忍由他的手掌间多了一道闪电!

闪电的光耀是,“浣情”白玉名剑!

剑起,恍恍然之间有若尘外之物,飘渺根本不可测。是,“浣情”本来就是洗濯着心灵上的创痛的情感、情怀。

心唯心,心伤唯心愈,心伤的情悸唯心愈以空灵。

中原四大名剑,就以眼前出剑的浣情名剑最为人所少知。据说,二十年来童问叶在江湖中已知的决斗不过只有四次:他之所以成为四大名剑之,是因为这四次里他杀白人绝对是震霸一,统御门派的帮主、掌门人。

当然,天下对于“浣情”名剑剑术精髓亦少知晓。

童问叶一脸的平静,掌中四尺七寸长剑已划破天际、划破一生死递。

剑以空灵上乘,他童问叶绝对没有半丝意念好动。

柳梦狂不得不为身前来剑惊异。

童问叶,无疑是在四大名剑中太受忍略的一个。

单凭着现下的出手,名剑之首的宣玉星尚且难自断成就有所超高。

剑已至,柳梦狂没有眼睛,却是有着心。

心唯心,心剑唯心御,心剑空灵杀唯心御天地奔。

童问叶这一剑,令得在旁观看的萧灵芝亦不得不为之脸色皱变。

而柳梦狂的出手,却是促着她一颗心悬着。

这几天来,柳帝王有意无意向自己提及剑术武学中的“灵”、“精”、“气”、“神”的问题。

话出有意无意,却是暗里配合萧字本家的武功心法推衍而成。果然,今日得以出手狙叛变的飞尘双使。

且观眼前,一剑一杖已然互近至一处之距。

旋即猛的暴裂波散出一股强大回力,缠结回绕着两人手上兵器,倏忽里已各自施展了八种变化。

每一变,俱以“灵”动为“神”,贯注以“精”御“气”击;果是,名剑对决大不凡于众。

招至第九变,“浣情”白玉剑化成一道匹练光华狂卷向对方的右腕而来。

彷是,出海神龙卷风云,几无可避。

笑的声音自柳梦狂喉里散出,便此将杖往前一探一挺,随性适意之至,绝无半丝点的变化。

便此,童问叶的一颗心垂下。

两相交手间俱奇妙着以为胜,孰知在最后胜负成败,柳梦狂竟然会弃下一切变化,反璞归真于无识境。

一声清脆裂骨之响,名剑“浣情”的古臂腕已叫“帝王”柳梦狂所碎。

童问叶大痛,双目暴睁两鼻孔和着口中血喷涌激。

他一纳气丹田,使着最后余力折身进入宫中。

萧灵芝双目一煞,怒斥道:“那里?”

正待要追着,身后的柳梦狂“哇”的一声,自口里喷激出一口浓血来。

萧灵芝大惊,回身一扶柳梦狂急问:“柳先生—,你怎么了?”

“逆血冲气,魔火攻心。”柳梦狂一叹,跌坐在地上淡淡道:“别理会我,先去照顾世外宫。”

萧灵芝一倏忽间忆起四年前初见柳梦狂之时,亦是这般子情景。

如今再犯,可见情景犹较上回为重。

正是,初创未愈,新伤又起。若不及时治疗着,眼前“帝王”柳梦狂只怕是凶多吉少。

正是念,自犹豫。

忽的,世外宫内一连串巨爆大响冲天而起。

她萧灵芝惊目回首,只见得世外宫已叫人用强力火葯炸化成一片火海。而凄心者,是宫内传来凄厉惨嚎。

萧灵芝一颗心又痛又冰,双眸子里禁不住是两行热泪挂下。她挑眉,细眼瞧见火海中几道人影跃起。心念一动间,萧灵芝反手一抱一扬柳帝王,已是藉着夜色奔向另一隅的一颗巨木之前。

伸手按掀,但见得一道暗门自树干中身打开滑出一个入口。

萧灵芝再回头,听着四下叫嚷之声传来:“快搜—,别让柳梦狂和姓萧的丫头跑了。”

此起彼落声中,萧灵芝听得其中有天龙三老的声音。她咬牙冷啐,便是抱着柳梦狂潜入密室之内。

这个仇恨暂时留在外面,她冷冷咬牙,七日之后柳梦狂伤愈,便是复仇之时!

当然,明日爹果其自尘内回来之话,这个仇更可以早一起复着。萧灵芝不信的一件事是,不可能黑魔大帮知道了爹的行踪而自己不知道。

这种情况最有可能的是,萧天地故意安排了这个计谋,本想一擒挑尽前来狙击的黑魔中人。

未料,童问叶竟是魔帮之一,反而先下了杀手。

人间世,本是尔虞我诈,何处有净土?

她一叹,已抱着柳梦狂进入练丹房内。

从开州城过观城、朝城一路到阳谷城这一路近百里,那位宣雨情宣大姑良可真是不要命似的。

一天一夜,连番赶着路,她可知楼上在外头嘻嘻哈哈,全然不管我们柳大混混和陆夫人一身绑得死紧,坐之不稳,睡之不着的直骂。

打从一天一夜之前,这宣大小姐发威反擒了陆三君,同时那楼上亦顺手料理了查老三一干人回来后,便是一大早儿吊了马儿连早的往东北大都城而去。

本来,柳帝王和陆夫人被绑着“放”在车厢里,正是可以让大滑头表现一些温柔体贴的时候。

譬如,让陆夫人靠到身上来什么的。

偏偏,宣雨情可聪明的很,这儿系一条绳穿在车门上,那儿绑一条绳结在另一户门上。

就是这般距离算好了,让两人碰不到一起。

看车外,当真是赶了一天一夜又是卯时初至。

陆夫人睇着柳帝王,倾身向前轻道:“柳公—,是妾一时疏忽让你吃了这等苦:。”

“嘿—,别这么说。”柳帝王摇头,转了转痛的脖子,叹气道:“男人一生就是个『赌』字。这回赔了,不过—,哥哥我想你这方还有的是法子捞本?”

陆夫人朱chún轻启,婉媚一笑道:“柳公子果然是聪明人。不错—,看这情况他们是要在阳谷城里休息—。”

她淡淡一笑,又道着:“阳谷城里老问皮货店是乾坤堂在此处的分舵,想来必是停憩于斯。”

柳帝王可一脸望的叫道:“这个你都知道?那好极了,你说有啥法子教我们出去?”

陆夫人娇艳一笑,眼波流转的睇着柳大混混道:“我看,那位宣丫头和你之间还有点交情。你大可求她放了你,趁个机会帮我传递消息出去”“这法子不错。”柳帝王啾看了一下车厢前头的暗格,叹气道:“只怕她是狠着了心,不听我说上半句话来。”

陆夫人淡淡一笑,媚眼儿一转,道:“会嘛?”

“这我可不把握。”柳帝王叹气道:“女人心海底针。尤其是吃起醋来翻天都敢,更何况。”

陆三君脸颊稍红,嗔道:“你这个冤家,没半丁点儿长处,却是叫人打从心里儿喜欢起。也真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

这话奇妙了。

柳大混混这厢听的心中一愕,难不成眼前这魔帮四夫人之一的陆夫人除了想利用自己争权夺势之外还真的看上了自己?有这种为门子桃花运?

陆夫人睨视了柳帝王一眼,见他半信半不信似的,淡淡一哼,道:“柳公子,前夜里你我所论是名是利,谈权谈势。不过。”

她展颜娇笑一解冰寒,笑道:“我陆三君虽然是黑魔大帮中以『夫人』之,身子可是清白的很。柳公子若有嫌弃。早些道白了咱们便只论事不论情!”

柳大混混这厢愕了又愕,呐呐道:“那儿的话?哥哥我只不过是有些儿受宠若惊罢了。”

陆夫人这厢耳里听得车的马蹄踏着青石板声,低声道:“已经入城,我先告诉你连络此处分舵的方法。”

宣雨情望着阳谷城,寻思了一回向身旁的楼上道:“我看咱们得另外找一处憩着,别到老何皮货店去。”

楼上笑道:“正有此意。不过。”他叹了一口气,续道着:“找上了客栈谁付钱来?”

宣雨情瞪眼道:“喂—,你这个人怎么这般小器?”

“小器?啥—。”楼上哼哼叫道:“前天晚上跟查老三本来想摸一笔盘缠,后来是看那位员外一家子人好便手软没下。少了一趟收获,不节流点怎成?”

宣雨情摇头叹道:“总归一句,客栈要住馆却不花?”

楼上“嘿、嘿”乾笑两声,竟然会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急什么?反正也用不着你宣大小姐出银,乾坤堂有的是钱来付。”他们两个谈着,蓦底里前方有了异动。

只见一名小乞丐模样的娇健身影奔了过来。手上,还拿着馒头包子在吃咧。

后头,正有位头顶四方帽衣着布青衣的大汉追叫道:“好小子你别跑—。老子等了你三天今儿抓到了你打死。”

一前一后,两道人影已到了马车之前来。

楼上双眉一皱,将马头稍调一转,免得撞上了当前跑来的娇健身影。细眼看下,这小乞丐儿一脸污黑却是藏不住眉清目秀,尤其这厢跑着还笑着露出两排洁皓齿牙来,端得是可爱的很。

楼上这厢一愕着,那小乞丐儿竟是一蹲一钻窜进了马车之下,自另一头这厢出来。

后头那大汉想是已追了一段距离?气喘喘的看着这马车挡在面前,叫他学那小乞丐这般钻车底决计是不可能也不肯的了。

这下,气可冒向冲着车顶上的宣雨情和楼上啦。便是双手腰里一插,破口大骂道:“兀那贼子赶车不会瞧路,在这儿挡着爷爷抓贼。”

楼上哼了一哼,回道:“偌个胖,侬啥天吃错葯误要来老子面前皮撒泼?警告着你这肥汉,若不识相点只怕难看着回去!”

他楼上说的激动起来似的竟以足尖点着马绳,飘在那儿朝下怒骂。

这厢,可看的那个汉子目瞪口呆,呐呐道:“英雄—,小的不知您大骂。请::请到小店用点早食。”

听人家这一说,楼上口气可和了。笑道:“皆系误会一场,就这么办吧──。”

说着,他落回座上朝那汉子笑道:“老兄请带路啦──。”这宣雨情在旁看着这一幕,不禁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楼上简直是要喜便喜,说怒就怒的家伙。

分明还跟人家吵的凶,一转眼却又是哥俩好啦!

她淡淡摇头一笑,忽的想起方才那个小乞丐来,宣雨情回头寻着,却猛然的看见后头这端的车门已经叫人打开。

这一惊非同小可,倏忍一个翻身落了过去。一落眼,车厢内早已是空空如也,那儿还有柳帝王和陆夫人的踪迹?

那一愿的楼上和那个大汉正要走着回头招叫宣雨情,见得是宣大小姐脸色很难看的由车尾跺了出来。

“怎么?”楼上发觉了此不对还不对的表情,小心的问道:“是怎么回事?”

宣雨情没有回答,只这般拉开了这头的车门,让楼上看清楚了里头空无一人。然后,用目光淡淡看着那位老板大汉个儿。

楼上当然也不笨,头也未回手已先动的反拍一翻。便是,久潜于江湖中不传的“十八翻天行”再度出世。

这套掌拳互变的武术,据传每一鸭五十年才现世于一个传人身上。果然,事隔楼上这回出手一百五十年后,才终又有“洛阳东龙”之称的龙成骠局龙小印再度使用,并且和当时的大侠苏佛儿、大舞之间有缠结叫绕不清的情结。

这厢楼上的出手,果然是震憾武林的绝技。

后头那大汉倏忽揉身要退已是不及,当见得眼前一花便承着丹田重重一击,时但觉得方这个年轻人以拳入腹旋化为掌。

抓扣间,这位身着布青衣的大汉已叫人捏拿抓个实。楼上闷不响的一点对方穴道扔进了车厢内。

便是,和宣雨情双双一策为齐齐直奔入了城西南处的老何皮货店内。

那皮货店子不小,还有个学门专门让送货的马车进出。这厢宣雨情和楼上奔入了,自是有人早接到了报告引着,便到了后头停车。

但见,这子当家,人称“公道何”的何老板已一个箭步跨了过来抱拳道:“两位辛苦了。”

楼上叹气一哼,道:“老何──,准备问秘室,有话要问着人啦──。”

说着,跳下了马一把抓出里头的那个大汉来冷笑着。

这老何一见着楼上手中的一汉,讶道:“包二锅?”

楼上啾了手上的人一眼,皱眉问道:“你认识他?”

老何沉重的点了点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风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