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六章 因果

作者:奇儒

明太祖洪武二年,甲子纪元己酉年,十月初四丁丑。

这一日夜临就如同平常一般,没什魔风暴河患。

不过,在江湖中这一日却是充满了惊天动地。

因为,近十年来最神秘的帮派黑魔大帮的少主人死于阳谷城。动手的是,帝王之后、宣名剑之孙的宣雨情。

这件事引起的震憾,武林史称之为“阳谷闽云”。

一时间宣雨情名满江湖,据说黑魔大帮将消失于武林中七七四十九日。

四十九日之后呢?

谁都可以想见的是,将有一场狂杀煞弥罩江湖。

任谁心里这番都有了数,该来的劫数还是躲不掉的。

也因为这点认命,反而有了不少小门小派的组合在寻找宣雨情,希望能在她的领导之下对抗黑魔大帮的杀劫。

他们不甘心寄篱于乾坤堂、七龙社的保护下。

当然,也不会投奔昔年叱叱一时“天地门”门主萧天地的羽异下。

他们选择着宣雨情,是因为她是“帝王绝学”的传人,而且又是宣名剑的孙女。

宣玉星一生义行德风,天下无不敬仰。

沸腾的江湖目光里,他们全投向了宣雨情的一动一静。间接的,也忽略了柳帝王这个大混公子。

柳帝王,他去了那里?

十月初五,晨。

在阳谷城东治黄河地域的叠层屋舍,柳大公子嘻嘻笑着幌进了一间寻常木屋内。屋内早有人,是位艳媚佳人,陆三君。

“星夜真长啊──。”柳帝王笑道:“幸好我们都『逃』了出来。”

陆夫人的脸色变了变。她可记得自己是被杨逃从潘记茶里点了昏穴后便不醒人事。

这厢堪堪睁眼了,便瞧见柳大滑头那厢笑裂了嘴。

陆夫人轻摇了一下首,让自己更清醒一点,缓缓问道:“这是怎的一回事?”

美人就是美人,连问话的神态都特别可爱。

柳大公子这厢可得意了,大笑道:“是哥哥我的一个欠命朋友带你来这儿的?”

“欠命朋友?”陆夫人好笑了起来:“杨逃?”

“是啊──,听不懂嘛?”柳帝王笑道:“那小子欠了哥哥我一命,所以一生就卖给我了。”

陆夫人一愕,道:“这么说,你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聪明──。”柳帝王大笑道:“还好昨晚跑的快。”

陆夫人脸色大变,道:“你的意思是?”

柳帝王可是又摇头又叹气的道:“那个叫什么天视的小子死啦──。”

陆三君为之大骇,讶道:“以少至的武学成就尚且不是那位宣姑娘的对手?”

“可不是?”柳帝王叹气道:“而且是在一招之内落败。”

帝王绝学果然是帝王绝学。

帝王既出,何敢相?

陆三君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语。倒是咱们这柳大公子的话淘淘不决:“还有呢,那个叫萧游云的家伙。”

陆三君这一听,不由得再度为之一震,抬眼望来尽是询问之色。

柳帝王笑了笑,接道:“你知不知道他在那?”

陆夫人摇头。

虽然她已经和尹夫人照过了面,而且也暗里见过了萧游云。但是,这个时候否认总是比较好一些。

柳帝王也自顾的说着:“哪──,我那位杨逃朋友告诉哥哥我,他们就躲在那间秘室的暗道内室里瞧外头咧。”

陆三君尽力压抑着波动的心结,点点头问道:“真的?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个萧小子见到了宣大小姐的出手大受震憾后丢下一句话就走了──。”柳帝王又叹气了:“可怜的是你那位尹妹子叫楼下那小子活抓了着。”

尹夫人已然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陆三君沉吟着自身的状况,边尚且问着:“那个萧游云临走前说了什么?”

“三个月后一战!”柳帝王耸耸肩一笑,道:“就是这句啦。大概是大受刺激,回家苦练武功去了。唉──,何必?像哥哥我这样不会武功该多好,没烦脑。”

陆三君这厢自身想了一回,脑中盘旋的是柳帝王目下又跟自己和上了一路目的是什么?

“醉唐老道”四个字和这个人已经很明白的通知了自己柳帝王这小子对自己耍诈。

难道,经过昨夜这么多事之后他仍然以为我陆三君是呆瓜一点也不知情?

“呃──,还有一件事真是太遗憾──。”柳帝王叹气道:“那位醉唐老道昨午儿也死在阳谷城三十三间大寺门外啦──。”

陆三君的心真的沉到了谷底。这,到底怎一回事?

一夜之间,黑魔大帮似乎被某种属于命运的力量大力挞杀。难道以他们的实力,只凭这几个人便可以折断一梁倾角?

陆三君一叹,无论理下的情况如何,她唯一可以做的事就翻脸。

先擒下了柳帝王这小子送往总舵发落再说。

世外宫,静静的座伏于天霸绝岭下的深谷中。

只是不同于往日的,是原本造大美仑的屋宇早已是成了一片废墟。墙垣犹可见的,是剥剥的黑熏以及四下弥漫的烟火味儿。

一天一夜之前黑魔大帮的攻击,世外宫东真消失于世外。

年时初起,山谷中两道人影缓缓策马出林而来。

只见的这两道身影,一个是三十开外的女子;在旁,则是一名方貌凤目,满神色庄严肃穆的老者。

赫──,便看那老者一双凤鸾眸子闪现的精芒神彩,已可知必是不凡之人。再看他竹一双执辔的巨掌,乾噪有力满生是十指二十八个厚茧。

三君气势,一平横跨的肩头定定直挺背脊于马鞍上,彷彷如憾之不动的巨岳。如是,顶立傲于天地中。

萧天地,本来就是天地间第一等奇人!

世外宫化成灰烬似乎并没有引起他任何情感上的激动。本来,成大事之人往往喜怒就不形于色。

萧天地如是凝目半响,方淡淡朝身旁的大女儿道:“蒙儿──,你四下去看看。爹先回秘室。”

“是──。”这名被萧天地唤作“蒙儿”的女子,正是萧家长女萧鸿蒙。

这位长女之名“鸿蒙”,乃是取自于庄子在宥篇中一位得道至人的名字。那时初生此女,萧天地正当创立了“天地门”意气风发少年得意之际。

第一位子女的诞生,他为之大悦中乃藉“在宥”之意“自在宽舒”,而取其中至人“鸿蒙”为长女名。

萧鸿蒙不愧萧天地的期许,十五年来和爹重建了世外宫,并且随行进入江湖五年迄今日方回。

她佩服着爹亲镇定冷静的能力。

面对辛辛苦苦建立的基业毁于目前,却不动心。

她边想着,已自度马在废墟间流目四观。

这一战,决计是这两天之内发生的。气中充满了硫磺、桐子油和火葯的味道。

挑了挑眉,她已然判断出这一战的激烈,更有甚者是敌人伶俐冷锐的办事效率。

因为,废垣断壁下只剩得世外宫中人的体。

既然对方做了这魔乾净俐落,那绝对是表示在隐藏一些痕迹。

萧鸿蒙笑了,现下唯一要隐藏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死亡!一种充满暴烈杀机的死亡。

目标呢?当然是她和爹。

她一笑,依旧如同王者一般巡看着各处,策马转动间,这一座世外宫内外号然见着最少有四十处潜伏着人。

看来,对方可真出了大阵仗。

她并不担心是谁出手毁了世外宫,甚至不担心为什么敌人知道世外宫的所在。

这件事,自有她爹寻思的出。

她刻下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打发掉。

一叹里,解剑下马。

剑是,来自中原三大名匠之一的皇甫伏君之手。

剑名,秋水弄愁!

她轻轻一抚黄祸剑鞘,一来黄穗垂着,飘幌。

抽剑离鞘,缓慢的有如在品鉴。

却是,舞在掌中恍如盘龙凌天,卷傲大地!

萧鸿蒙的出手,每一剑见愁、见血。

她杀的很快,而且落点非常的正确。

十五年来,她早已学到一出剑必无留情稍停。

前后半柱香里,她已斩杀了三十七处,却停了下来。眼前,是在一截断梁横隔着,里头竟然发出了声音。

这似乎是不合理的事。

因为出声的,竟然是个啼哭的婴儿。

萧鸿一愕,在她的记忆资料中,这四年来世外宫中并没有新生的婴童。

一直到上个月,镇守宫中的大妹萧灵芝以通讯的网路传递出来的消息中,也没提到有任何宫中女子怀孕之事。她笑了,想到江湖中某种神秘身份身份的人。

这些人有个总称,职业杀手。

当今世上最高价的七个杀手里,梅六姑无疑是其中一个,她萧鸿蒙好笑的是,对方竟然会花钱聘请手来对付世外宫?

或者,梅六姑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果真如此,那问题就麻烦多了。

因为杀手必然知道不少秘辛资料,尤其是对于委托人和目标。所以,梅六姑如果是对方中的一份子,必然知道了不少武林中不为人知的杀戮。

果是如此,那么这些资料便是一项极为有力的武器。他们可以藉着这些资料去威胁某些人听命于组合。

如是,对萧家日后重振雄风无疑是一大阻碍。

萧鸿想到了这,心中唯一的决定是生擒!

她出剑,匹练长虹卷向断梁之侧七寸处。

一距七寸,目的便是藉这一隔间震力让对方负伤而不亡。果然,气机激汤来由,断梁之下猛的窜出一道肥胖身影,投向了右首方位。

飘然的落上一堆瓦砾之上,淡淡的看向萧鸿蒙而来。而怀中,却是抱个婴童模样的幼子色。

像是受到了这一震之惊,眼前这位样貌平凡略显发福的女子怀中婴孩又啼哭了起来。

萧鸿蒙注视着好一回,冷冷道:“你便是杀手一界里排名七上的梅六姑?”

对方淡淡一笑,视的亲了怀中的稚童一额,笑回道:“不错──。”

“很好──。”萧鸿蒙冷肃的道:“今日我倒想见识见识你们这一界里的杀搏之技!”

梅六姑咯、咯的笑了起来,全身的肌肉像是抖颤开花似的全嘲弄向萧鸿蒙。

“萧大小姐好猛烈的剑法。”梅六姑四下环看了一眼,淡淡道:“顷刻之间已经挑了三十七处暗椿──。”她点点头,裂嘴一笑,自是低头向怀中婴童逗笑着:“小宝──,这个萧阿姨阿利害啊──,娘命苦跟着大不好,把你送人家好过日子吧──。”

这一说,果真将手上的婴童扔向了萧鸿蒙,同时人一低矮窜向萧鸿蒙的右际出一抹匕首撩来。

萧鸿蒙心中一怒,早已料想眼前这梅六姑怀中稚必然绝非亲生。如今用来对付自,可够的是残皓。

稚子何辜?

被梅六姑抱离亲生爹娘已本人伦惨剧,更何想用来戮的工具?

萧鸿家大怒,右臂挥剑挡御梅六姑的来势,左臂一舒一,便将掷来的稚童端抱入怀。

却是,那梅六姑一进而退,大笑翻身了回去。

这厢萧鸿蒙堪堪触及了那包袱便知不对。

重量,转的不像是个孩童之童。猛可里再要抽手已是有所不及。

果然,堪堪左掌一接那包袱便冒出一浓绿烟来,忽儿间已罩住了萧鸿蒙!

梅六姑冷肃肃的看着萧鸿蒙颓倒于地上,忍不住得意冷笑:“萧大小姐──,杀手的杀搏之技你看见了?”萧鸿蒙一脸惨白,喘着气瞪住对方,咬牙道:“好!果然不愧是七大杀手之一──。”

便此,幻出一际的光华成,直点向萧鸿蒙的眉心!

萧天地淡然的策为到后庭园院秘室巨木前五丈。

首先看见的,是飞尘双使伏躺于一丛杜鹃花前。他皱了皱眉,这剑伤有些奇怪。本源上,和自己的萧家剑法神似,却是有着一些儿内劲出处相异。

停伫了顷刻,缓缓下的马来,自再往前走去。

巨木之前两丈处,又见得天龙三老的体。这三人横横斜斜的仆卧着,全数面朝下掩倒。

萧天地冷煞的一双眸子确认是天龙三老没有错,只不过没见着伤尚不知道这三人是死于何种手法之下?

抬步跨前,已到了三老身侧凝视。

猛可间,那卧躺的天龙之老动了起来。

一动,便呈品字形全数招呼着天地的下三路反撩。

好霸气的是,天龙三老这一手攻击全是搏命手法。且看他们衣袍前面,俱俱穿戴了一面的倒勾锦。

想来,这一击未成便宁以身抱同归于尽!

萧天地淡淡一笑,面容上却是冷肃紧绷。猛的一声吆喝,右掌大刺刺一拍强扫,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出手,天龙三老作梦也没想到便此重创飞了出去。

一阵老长的沉默,萧天冷冷看着天龙三老挣扎的坐了起来。从目光里,他已经告诉对方想活命的取好说出他们为什么要背叛世外宫。

有某些人,的确是有这种威严。

他们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因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