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七章 风露

作者:奇儒

郭竹箭缓缓注视了那年轻人一眼,淡笑道:“我是来帮忙的──。不知小兄弟你如何称呼?”

“我?”那年轻汉子指着自己的鼻子呵呵笑了起来。“我叫柳帝王──。”柳大混抱拳道:“先生怎的称呼?”

“我姓郭──。”郭竹箭讶异着眼前这位轰传于江湖的年轻人,脸上含笑道:“叫我老郭便成了。”

“行!哥哥我最讨压那些屁外号。”柳帝王笑道:“哪──,进来吧,我们到后头去搬些桌椅来布理着。”

“行!”郭竹箭当真挽了袖,随着柳帝王进入里面来。

落眼,一厅子里有着七、八人正忙手忙脚的摆置东西。特别是,其中有一位艳娇绝俗的姑娘,手上托搬着重物都是气定神间,含笑摆置着。

郭竹箭看的暗暗点头,对对方的一身修为有所称许。

“老郭──,介绍一下。”柳帝王指着那女子笑道:“这位是跟哥哥关系很复杂的宣大小姐。”

宣雨情?净世盟的盟主宣雨情?

那厢,宣雨情摆放下一座屏风,遥遥一抱拳道:“郭先生──,承蒙帮忙!”

郭竹箭呵呵大笑,点头道:“好、好──,我老郭今天总算识到真正武林中人!哈。”

他大笑,抱拳回礼后随着柳帝王一路往后头幌去。只忽儿,便落足到庭园里,直往乾坤堂的方向而去。

柳帝王转头朝郭竹箭笑道:“我们那儿桌椅不够,只好借些隔壁的东四凑和着。”

郭竹箭笑道:“省得来,久自成一番境界。”

两人这一路谈谈笑笑,便进予乾坤堂后头放置物品的仓库内。堪堪进入了,却见得里头有人。

人是,一个儒生模样的中年汉子和一位南腮胡髯的大汉个儿。而冷笑坐在两人身后的,则是那位七龙社左弓女方大小姐。

“唉呀──,左弓大小姐,真是难得大驾嘛──。”柳帝王堆起了笑,抱拳唱偌:“可是雨情的消息已传到了七龙社?”

左弓女方冷哼哼一笑,道:“不错!今天我来正是为了回答宣雨情邀约嵩山少林大会之事。”

柳帝王笑道:“贵社怎的说?”

“七龙社要参加可以──。”左弓女方注视了柳帝王身旁的郭竹箭一眼,缓缓接道:“不过,我爹想和主事的解堂主先谈谈。”

这“谈谈”之意,便是要看是否英雄相惜了。

十年来,乾坤堂和七龙社各自雄据相惜了。

十年来,乾坤堂和七龙社各自雄据一方,当家的左弓弃和解勉道倒是从未相谋过面。

一致力于北端河北大都,一戮力于南方苗疆势力,这厢虽相互神往,倒未谋面。

“这事儿倒是可以安排。”柳帝王笑道:“只不知时日如何?”

左弓女方淡淡一笑,道:“明日申时,洛阳城南三智斋茶楼里。”

“行啦──。”柳帝王看了那位中年儒士和胡扎大汉一眼,笑道:“两位大概是七龙社的四当家温师观和六当家张庭峤两位前辈了?”

那位中年儒士正是温师观,言一听柳帝王直道了来不禁讶道:“小兄弟好慧眼,想不到温某数年不见于江湖也识得。”

那位满胡髯的大汉张庭峤亦爽呵的一大笑,大蒲掌儿当空一拍,笑道:“难怪左弓至女儿一直念着人家,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这话奇了。

竟是左弓女方颊面儿一红,寒着站起来冷冰冰的:“话已传到了,你向那位解堂主说去吧──。”便是,扭头调身空窗而出。

这厢温师观和张庭峤朝柳帝王一笑后,再转向郭竹箭抱拳道:“郭兄在此,我们失礼了。别日当得好好畅谈一番才是。”

郭竹箭点头一笑,道:“左弓先生义薄云天,那日郭某当前去拜见!”

温师观和张庭峤双双又一抱拳道“请”,便也随着左弓女方出窗而走了。

这厢,郭竹箭睇了柳大公子一眼,淡笑道:“看来,柳兄弟是早就认出郭某来了?”

一个连温师观尚且知道身份的人,怎的可能认不出郭竹箭来?柳帝王回笑道:“又怎样?老郭──,别偷懒,椅子桌子要搬还是要搬,它们长了脚可不会自个儿走了去!”

郭竹箭一愕,大笑道:“你这话简直是有道理极了。”

所以,赫赫一代大侠郭竹箭和名震天下大混混柳帝王双双忙将起来。直是,到了申时将尽总算把大听理出个模样儿来。

那几个来帮忙的,正是洛阳城东师偃城里三清门的弟子,便自折转回去。诺莫一间厅室里又剩得郭竹箭、宣雨情和柳帝王三人。

“走啦──,咱们去吃人家一顿。”柳帝王笑道:“隔壁的解胖子可准备的好好,不吃浪费去──。”

宣雨情娇笑道:“你这个乾坤堂三总管可享福咧──。”

郭竹箭看着眼前这对儿,可是充满了兴趣。这一天,他最少试过了四次,没一回看得出柳大混混会武功。

怪!这小子怎能活到现在?

他自笑着随着两人转了两转便踏入乾坤堂的门户内。这厢,解勉道、韩道和徐峰竹已然在座起身,迎了过来。

“郭兄大驾──,敝堂真个生辉了。”解勉道胖着脸笑嘻嘻着道:“小桌一席,请入座好谈一回。”

郭竹箭抱拳一笑,道:“素闻解堂主非池中之物,大发有龙凤之资。今日一见,但知言不虚耳。”

两人这厢客套着,那柳帝王早已拉了宣雨情到桌前看着,指指点点问道:“这菜会不会烧?我告诉你作法──。”

一番低低窃语,宣雨情咯咯娇笑道:“柳哥哥这么有研究,倒想呢──。”

两人这番说笑着,那厢的解勉道和郭竹箭已踱过来。这厢纷纷座了,解勉道当先举杯一敬,道:“解某这一杯水酒,且敬武林同道为共靖血劫努力而饮。”

说毕,众人纷纷举杯同饮了。

便是齐齐举着食用一桌子菜物,那郭竹箭边吃边看着:“近年来黑魔大帮窜起,依在下之见若要灭此魔帮,需得精选一批武学名家直挑总坛。至于各处分舵只需镇困即可,以免创了太大血劫有伤生灵。”

解勉道点着头道:“郭兄之言甚是──。自来剿灭魔帮行动,数百年莫不是采取了赶尽杀绝,其惨名之以『正义』,却在杀戮上并无不同。如今斧底抽薪直捣黄龙,他们失去了核心支持,自是日久而散便起不了作用。”

韩道皱眉塞了一块肉,嚼了两口后道着:“只可惜我们对黑魔大帮所知的势力分布太少,这厢做起来麻烦。而且,目下判断只能知道他们的总坛在洞庭湖上。”

郭竹箭颔首道:“这魔帮暗传有蒙古人在其中,此事儿倒是麻烦的很。若是策动了鞑靼人反攻入关,难免又会中土一番血劫!”

宣雨情点点头道:“依目前情形来看,若是黑魔大帮果真等了四十九日之后才行动,我们还有相当的时间布置。”

柳帝王这厢可认真了:“再过两天这净世盟来一场集结大会,想是会有黑魔大帮的份子渗入。而下月初一少林大会,亦恐怕会有魔帮中人暗潜伏其中。他们所说四十九日不动之言,倒是不可尽信。”

解勉道赞问着:“依在下看,魔帮这项传言的目的是让我们布理去,好在暗中筹谋对策──。不过。”他淡淡一笑,道:“这椿子计里环计是谁胜负尚难说着!”

听解勉道之语,似乎是有着某种程度的把握。

柳大公子忽的咭一笑道:“看来解堂主已经知道明白城南三智斋之约了?”

这事说的奇怪,猛然冒出不搭干的话来。

那解勉道双眸一闪,笑道:“柳兄弟果然聪明!”

惊心的,是在座旁的韩道。

稍早左弓女方和温师观、张庭峤进入乾坤堂他岂会不知?是解勉道要自己别惊动了对方,亲自去看着。

当然,解勉道知道了明日三智斋申时和左弓弃一会!

而在乾坤堂所知的资料里,七龙早有人暗潜伏于黑魔大帮之中。如今,若是和左弓弃谈的妥了,黑魔大帮的行动运筹自然落入自己这方掌握里。

却是现在柳小子明道解堂主知道这事儿,莫非是他听见了解勉道在左近?

果是,这柳小子一身成就便惊世骇俗了。

众人吃喝着,那徐峰竹忽的道:“本堂所『居住』的枯木神君和黑火八神君是否可以一用?”

他环顾了众人一眼,继道:“虽然他们俱于陆夫人手下的巡察使,但是目下陆夫人为柳兄弟囚禁于某秘处,如果我们能好好应用他们之间的关系。”

解勉道笑着:“徐二总管之意思是?”

“陆夫人既然是四大夫人之一。”徐峰竹笑道:“自是容易另寻出三位夫人来。不过若是我等去问了,当不易知道其中内情,不如由他们问着去了!”

柳大公子这厢眼珠子两转,笑道:“好啊──,原来徐二爷想脑子想到柳某某头上来了。”

徐峰竹淡淡一笑,回道:“柳三总管果然是聪明人。”

这厢宣雨情还自讶愕着,问道:“是怎的一回事?”

“嘿、嘿──,是那位解堂主想来的法,叫徐二爷说出来而已──。”柳帝王啾了解勉道一眼,哼道:“法子是不错。不过,可累了哥哥我啦──。”

解勉道笑了,很得意的道:“反正是迟早的事嘛。”

梅六姑列出来的资料非常的完全。

依看黑魔大帮的势力着实是够惊人的,尤其有些人更是难以置信是魔帮中人。

萧鸿蒙担心的是,另外的一成倒底是那些份子?

这时,他们一行人已到了洛阳城东百里的鄢陵城里。

当然这一路上早已得知了宣雨情的集结大会,和解勉道的嵩山少林大会的消息。

梅六姑的资料中很清楚的看出目下已归附至宣雨情的四十七个小门小派中,最少有三个是属于黑魔大帮的分舵。

这不是问题,反正两日之内决是可以赶回洛场共襄盛会的。他们担心的一点是,除了这三门派之外是否另外有人潜伏着?尤其这回是在乾坤堂东首厢院召开。

万一,届时黑魔大帮来一椿火葯必死回归于尽,可是相当难看了。

萧鸿蒙担心的另外一件事是,爹正由萧灵芝陪着一道去了两湖域面。

因为,萧游云在两湖域面上趁这日子强行接收自己和爹创下的局面。

这厢事故,只怕会让黑魔大帮利用上了,而使得爹这年来的心血付之一炬!

一行人,柳梦狂、楼上、楼下、梅六姑和萧鸿蒙回居于洛阳城的大升客栈内。

萧鸿蒙思前想后,一心里不由自主为武林安危而悬心。她记得昔年的教训,便是“天地门”之扩张太速,所以有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最后,在乾坤堂的逼迫下不得不解散“天地门”,当时的解勉道之所以未赶尽杀绝,是因为爹尚未做出什么大恶来。

这些年里的生聚教训,爹是否会再度挑上乾坤堂以雪前仇?

当年天地门解散是江湖中的秘辛,除了爹只有自己明白是为了什么。她怕的是,爹的复仇怒火会令得黑魔大帮有机可趁。

果真如此,那又是武林中一大灾劫!

她喟然而叹,生为人之子女,有着不得不的苦衷。

小望窗外月,正是十四月将圆,好一际天穹在那儿清清朗朗的,何底事人间多杀劫?

心中方想,忽的耳里传来猛惨叫之声!

萧鸿蒙心中大震,已听出是梅六姑的声音。她一闪身而起,出了门房便直直到了梅六姑门口。

这当儿,柳梦狂和楼上、楼下亦同时赶到台。

柳梦狂轻轻以手上杖一碰门板,自挑震开里头的木栓断。好劲好巧的内力收发!

楼上一步跨了进去,只见得梅六姑仆跌在床畔,背脊上一把飞刀直戮插心。刀柄,正镶一颗猫眼石森森缘发光。

看出手,当是又急又狠!

楼下看了一回室内,皱眉道:“好狠的杀法,连个交手的机会也没有。”

楼上走到了窗口,往下瞧着。

这居处的两层楼东面方向,下头空荡荡的是个小后院。耽中只是几些草种着,并没啥树株之类。

回头来看桌面上,一壶茶热着;除外,便有着一杯子茶水半杯,显然梅六姑正喝了一半。

众人将即见说了出来,便静默了下来。

化们想知道“帝王”刺梦狂对这件事的看法!

柳梦狂淡然一叹,道:“看看体有什么特别地方。”

楼上和楼下双双过去了,翻转梅六姑的体。

落目,是前喉处叫人用了某种指力气劲打碎!

手臂放处,被褥雪白上有着一口自腔喉吐出的血迹散蕴着。隐约的,是可见手指那食指尖号写着一个字:“马”!

“马”?是什么意思?是一个未完成的字?或者是一个人名?还是一个代号?

柳梦狂静静的听完这一切,坐了下来。

半响之后,他道:“方才梅六姑坐在那个位置?”

楼上过去,坐在茶杯那张椅上,朝柳梦狂道:“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风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