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八章 奔龙

作者:奇儒

柳梦狂的杖和柳帝王的手印紧紧扣在一起。

然而,这决不是死静不动!

充满着无尽的变化,在细微处不断相互增长消灭着。

解勉道为之目夺神移,便是彼此间恍如是凝结在半空相距处,却有着更奥妙的心证相印。

细思好瞧,约莫见得柳梦狂的横天杖已然稍为偏了向上。同时再看柳帝王的掌指结印,亦是一分一分间的散溃开。

若是,横一线差了三寸,便已无有攻着处。

同是,手印若不成结,又岂能挡得住柳梦狂的帝王一击?

两相僵持奥妙相转于灵台意念。正是神机胜负无料之际,忽的郭竹箭自隔壁拿了尽师所绘图相跨了进来。

便是,他体内气机受到了牵引自发起伏,紧是柳梦狂和柳帝王双双亦受此一波所及,长笑中各自收手退了一步。

郭竹箭抱了抱拳,道:“在下一时心急扰了柳兄。”

“哈、哈、哈──,郭兄言重了。”柳梦狂大笑,言情之中有着得意:“在下和小犬之间印证,自是无起无终,又何扰之有?”

郭竹箭双眸精光一闪,笑道:“柳兄心中城壑境界,已不着于世间人情。兄弟自愧不如。”便是,在众人大笑里,韩道接过了郭竹箭手上画卷,摊开来提举于手让大家看着。

左弓女方厢可看了仔细,凝目直瞧着。

在他们七龙社的资料中,只知道这个事关重大的宣寒波是个年约莫五旬上下,一身灰袍落魄的文士而已。

这厢让郭竹箭描述中绘了出来,自是特别令她注意。

在这场中数眸子的注视里,自然是以宣雨情最为热切,也最为之动容激汤。

自生以来,便未见识爹亲真面目如何?

而今见着当目,为人子之心又岂能有所不动?

她的双眼迷蒙,只觉浓浓一层水幕不断自眼眶滑出。

一双瞳子里,便是千言万语无尽!好一声叹。自心!

站立于宣雨情右侧的柳大公子这厢大是安慰伊人的心情。左掌轻一移握,小捏中自是无限情意在无言。

宣雨情但觉右掌荑一温,落入厚实即君手握里,心愫那波激动大觉安稳。似乎,郎君已自手掌中有所言,必助其寻得爹亲。

这个,左弓女方落在眼目里可着实想冷哼出来。却是忍住了道:“柳大先生——,你的印证如何?”

柳梦狂淡淡一笑,道:“既足以相捋,又何必相假?”

左弓女方一愕,道:“可是这计划中若非以『帝王』之名,恐怕。”

“哈、哈、哈。”柳梦狂大笑,道:“『帝王』柳梦狂的武学是帝王绝学。柳帝王一生成就造诣亦是帝王绝学,当有自一般天地。左弓姑娘──,你明白老夫的意思?”

左弓女方一稍为寻思,淡淡一笑,道:“我已明白。既然如此,那就以柳帝王本来面目去挑战吧──。”她一叹,道:“希望能引得那个黑魔修罗出来。”

这回可是柳大公子在笑了:“放心──,哥哥我一定会让他出面!”

这话,有着一股傲骨。

因为到时是黑魔大帮的帮主不得不出面。原因很简单,既然手下无可用之兵,主帅怎会不出?

韩道淡笑转向左弓女方,道:“这事儿我知道乾坤堂不能插手。”因为左弓弃的为人,以及事关了七龙社上万名徒众的尊严。

“但是──,我们既已相互结盟。”韩道依旧维持那张笑脸道:“是不是可以『稍晚』的时候透露给我们知道地点?”

这个姓韩的会说话。

所谓“稍晚”的意思,就是柳大公子的行动失败,后头当然得要有人接应!

韩道的估计,七龙社现下到洛阳来的人不会超过四十个。纵使个个是精英好汉,终究和黑魔大帮的人数太过悬殊。

所以,左弓弃才会放弃硬攻。

左弓女方稍微孝虑了一下,点点头道:“行。届时本社的四当家或六当家自会前来知会。”

她一顿,朝众人抱了抱拳,道:“告辞──。”

柳大混混呢?当然也是了拱了拱手向众人一礼,又复朝郭竹箭道:“郭大先生──,那两位姓楼的老弟就请你多多费心照料一番。”

郭竹箭仰首大笑,回道:“这是当然──。”

他们话音说的不大声,却老远那端的厢房传来楼上、楼下两之老兄大叫:“老你的『老弟』,『哥哥』我们等着你回来整治一番。”

“有天耳通?”柳帝王耸了从肩,自是又朝向宣雨情一凝目,轻轻道:“放心。自有相会期。”

伊人芳心一甜,艳娇绝俗的一笑,首轻点着道:“你可要多加一些儿小心。”

柳大公子很豪爽很英雄的笑了两声,门口,那左弓女方早已重重哼了着:“快走啦──,难不成每个人都要说个一柱香话别不成?”

柳帝王伸了伸舌头,又朝众人一礼便横抬步闪身到了左弓女方面前淡笑道:“走呀──。”

左弓女方先是一愕又复一呆,忽儿回过神来愤愤的出门而去了。

这堂室里,宣雨情楞楞的望着郎君的背影消失,心中竟是有着难以言喻的滋味。

猛的,韩道咳了两声,道:“宣姑娘──,我们开始行动寻找你爹的下落。不过,如果方便的话,最好能让我们知道昨夜来的宾客名单。”

宣雨情一笑,看了看一旁的解勉道一眼,道:“这名册规定只有本盟中人可见。如果解堂主不反对,而韩大总管赞成的话,就请韩兄加入本盟为二总管如何?”

二总管?他奶奶的,那个柳小子在乾坤堂现在是升任了二总管而自己还是大总管。

怎的到了隔壁便变了位啦?

“按顺序有先来后到的规矩嘛──。”解勉道笑着:“这点在下倒是不反对——。”

解大堂主都不反对了,他韩道能说什么?

韩道只有点头的份儿。那厢,解勉道早已笑呵呵的朝柳梦狂笑道:“柳兄──。方才出手奥妙至玄,兄弟想和你品茶相论一番。”

“解兄言重了──。”柳梦狂亦大笑着:“请──。”

他对近来江湖上称呼自己这个名号满意极了。

黑魔阎帝!好肃杀、好冷煞的名称。

他举步,踱在花容大院的树株盆栽之间,信步无意间,漫行到了女儿的居所门口。

这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他之所以选定在花容大院的理由,正是因为这里没有个人的隐密。

而且,每个人有一定的行走路线。

例外的,就只有他本人和房内的女儿而已。

布小垂,是这里每间居所的共同特点。

就算是有些不方便,但是觉对让阴谋份子不得不小心收敛。相同的,彼此气息相通里共同培育一种“气”来。

这股气,自来是兵家克敌致胜之道。

他一笑,掀而入女儿的居所房内。

房中,晏梧羽正楞楞对着铜镜发呆。

“羽儿──,有什么事想着?”他透着出于面具之外的眸子充满了慈祥。“说出来,或许爹可以帮你。”

姑娘人家摇了摇头,调转过身立起轻叹:“女儿没事。”

“都叹着了,还说没事?”他笑了,责怪中反倒更显着一心的慈爱。

晏梧羽轻又一叹,道:“女儿正想,天祖哥死的好不值得。”

他似乎心情稍为之一动,口里chún间却是平淡如常:“生死之事自有命。爹不是不悲伤,只不过认为做些实际的事永远比坐着哭泣要好!”

“是──,羽儿蒙爹教诲──。”晏梧羽首轻点,眸子望向了一室四壁的花草,有百千种意在不言中。

他聪明才智俱属人中龙凤,如何看不出女儿心中有事?只是,他亦明白这件男女情感因缘,丝毫不能强问来的。他笑淡然,日后自会明白是那一家的公子夺了自己女儿的芳心。

方是,施缓缓退出了,大院门口传来大拍响叫喝之声。正是柳大公子驾到,破口嚷着:“喂──,里头黑魔鸟帮的帮主,哥哥在外头等着你们哪──。”

他一挑眉,通道左右已各有一名黄衣束身劲装的汉子肃立于旁,双双恭敬道:“属下静候帮主差遣──。”

他凝着脸自双眸闪动,道:“问清来人,杀了后回报。”

“是──。”右首的那名汉子急步奔了离去。

他转头,续令道:“底下囚犯梅卧姑不能让她走了。速传令下去加强戒备。”

“是!”这汉子亦恭敬一礼,复调转身急步而去。

这厢,身后晏梧羽已掀依门,盯盯将一双眸子投来。似是,有言。

“是──。”声音很轻,似乎已知来人是谁。

他有些讶异,也有一丝慈祥里的好奇。

“长白二剑两位先生的伤势是不是已够再战?”他这一问的涵义最少有二。

他判定来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他的感觉是,如果那人正是伤了长白双剑的“杨逃”柳帝王,羽儿听了这话自会有相当程度的反应。

果然,晏梧羽神情和声音一样儿复杂的道:“长白双剑就是伤在这人的手下。”

有意思,他笑了,除了对来人好奇之外,更惊讶的是女儿的反应。

没有恨,却是有着一丝小小的哀愁。

他笑了,缓缓而深刻的道:“既然是如此──,爹看来得去看看『帝王』之后是怎副少年英雄了。”

柳大混混觉得过瘾极了。

今天当着人家大门口喝骂着,似乎又回去了以往那种市井无癞的日子。

喝!怎的张口大骂怎的爽利快活,那鸟门子大侠公子形象才真是累人咧。

骂了第三十八句,出来第一眼儿现身的是人称“鲁南怪枭”黄炼。

“唉呀──,是黄炼朋友呀?”柳大混混叹气道:“你不是在鲁南混着嘛,怎也到了这儿来?”

黄炼沉下那张四旬儿粗脸,重哼道:“阁下是最近很张狂的柳帝王柳小子?有见识!”

柳大混混耸了耸肩,嘻笑一声道着:“黄炼,五年前你在鲁南干下的六大案件哥哥我都很清楚。哪──今天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进去埋头不管事,或者溜之大吉寻一个地方养老。”柳大公子说的很认真:“你虽然干了不少打家劫舍的案子,不过那些人倒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

他们柳帝王老兄一笑,道:“三年前在五华山下你曾救过一名失足落崖的少妇。功足以抵过。”

黄炼一愕,心中有些发毛,这些事儿人家怎那般清楚?他摇了摇头不想理会,摔动着手上的链子刀道:“最少,你让黄某试试!”

好话声儿一转,刀似匹闪电卷奔。

但见哗啦啦一片满天的光华,强的横天开地而来。这“鲁南怪枭”的奇门武功果然了得。

柳大公子点了点头,赞许了一句:“有劲!”

便是,人腾身而起,拗身变化里转向左首兵位七数。旋即右臂一拍一落,便搭向黄炼的肩头。

好个黄炼,人身马往前一窜,倒拗翻身已让掌办链子刀笔直一挺直贯向后。似!

柳大混混这厢可是真材实料,没半丝儿假。

但见他右掌去势不变淡落拍着着链环铜身之上,气机一震一拨里,已分出了胜负。

先是,震力回力通汤着黄炼内力无法灌挺身。同时,那一拨中自让链子倒折反身缠住于黄炼颈上打了两转。

头刀锋眼见闪电般的便要砍飞黄炼的人头颈。却是,柳帝王的指一挟,捏住了刀锋一线淡淡道:“黄兄本是有情人,何做无情事?”

黄炼似乎为之一震,摇头哼道:“既败无言,你打算怎么办就怎么办?少说了废话。”

柳大公子耸了耸肩,放开链刀垂幌下,道:“该说的全说了,阁下好自为之吧。”

黄炼似乎是一愕,旋即哼了一声调转身进入大院那张门之后消失了背影。

柳帝王看瞧这张藤门,有些儿佩服。

以老藤编门,无论是力打刀砍火攻都比木门难上百倍。

想来这黑魔大帮里面的人才不少,担着在意才是。

正打念间,门口人影闪动,便见着四个样儿的人现身跨了出来。随后,是晏梧羽和长白双剑护者。

最后,则是两名花申老者抱刀和一名面戴着黑魔修罗面具的修长清身影。

这人缓缓跨出,便似天地俱在他掌握之中。

好家伙,莫非是黑魔大帮的帮主?近来人称黑魔阎帝的老小子?

“喂──,你是不是那个人家叫黑魔阎帝的家伙?”柳大公子嚷嚷盯着人家叫问着。

他笑了,颔首道:“老夫正是。”

柳大公子心中沉了一沉,这人气势之稳似岳如渊,毫不动于风岚天地。却是,又如浩海激地映天,悍而容!

柳大公子心中打了两个突,有点怪暗中观看的那个小女人起来了。

左弓女方就在五丈外的一间房舍外壁里看着。

她挖了一个小洞,正好将眼瞳子凑外看细瞧。

黑魔阎帝的出现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奔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