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绝学》

第九章 追杀

作者:奇儒

开心禅师他有八分的把握不让眼前激至的“拾情”十条整整的封血丝所伤。甚至,有五分把握可以用迦叶指力扣捏于掌中。

但是,他没半丝毫的把握可以救得住柳帝王。

原本贺波子这回的出手,意在于阻止自己出手相救。而落眼的,贺波子左掌匕首已贴锋到了柳大公子的心口重穴上!

此穴一破,天下无可解者。现看,此距之近,天下亦无可解之人。他长长一叹,难道这样一个年轻人果真要身葬于嵩山森脉之中?

几乎是,要闭目不敢再往下看。却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他瞥见贺波子的左臂为之一紧、一震。

锐锋已划破了柳大公子的前胸衣袍,便无可再往下一分一寸。

开心禅师可不想是怎的回事,反正料理掉了那十条封血丝开心极了的往前一窜。这头,贺波子一个偌大的身影飘开,匆促间甚至连匕首都丢着了不管。

当过,三、四个起落隐没于林间,犹传来着冷哼:“柳帝王——我们的事才刚开始,以后多的是时间来解决。”

开心禅师偏头看了过去,只见柳大混混咕噜的站了起来,扬声笑道:“贺大杀手——,哥哥委托你杀我的事儿取消了成不成?”

这小子委托杀手杀自己?开心禅师可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救错了人?

当儿,林间浓密处传来贺波子冷冷一哼,道:“你可以取消合约。嘿、嘿——,只不过现在是老夫委托自己要杀你这小子……。”

好啦,事已如此便没得玩罗。柳帝王苦笑伫立,片刻之后猛的哇吐出血来,狼狈的很。

开心禅师皱眉向前一扶,道:“柳施主——,你的伤?”

柳帝王苦哈哈的摇头,勉强道着:“那老小子还在附近,他随时会回来的。方才我只是借助他打入我体肉的封血丝勉强道出一股气机来用。唬人的……。”

开心禅师一张老脸嗄啦垮了下来,叹气道:“看来,贫僧得从这儿把施主搬上嵩山里面了?”

“可不是?”柳帝王竟然还笑的出来:“有劳大师……。”

宣雨情从日照观出来的时候,心情难免多了几分的焦虑。

她这一路被引到了嵩山之下,眼见灰袍人窜入了日照观后自是猛跟进去。日午在偃师城门大叫一声“爹”,她相信那位灰袍人身子为之一震。

却是,穿城而出,一路急匆匆的依旧自往嵩山而来。

日已向西,她进入日照观后很轻易的迎来一位道人叙说了他被“六指蝶”贺波子所擒,并且放入嵩山丛林内追杀之事。

看来,是那个灰袍人之两下便逼得观中道士服服贴贴,待自己一进来便忙不迭的冲上实话。

宣大姑娘心头儿可急着,想是那位神秘的灰袍人有意告诉自己柳帝王的下落,未料横中又生出了枝节来。

自是,她提气飘身,亦急匆匆在嵩山林间寻找。

便此约莫半个时辰,她来到了几株巨木之前。

这儿,一入目的是几具道人的体。看衣着服饰,便同源出自日照观弟子无疑。

是谁杀了他们?柳帝王的人呢?

宣雨情蹲下细查了片刻,讶异发现了有芒鞋的足印。这足印自是僧人所穿着,看来曾有少林寺的高僧经过,或许是如此救了柳郎君。

心中稍安后,便又再度审视落于地面上的封血丝。她寻思片刻,为着这暗器以及那些体毙命于顷刻而惊心。

看来,这出手的人着实是一流一的高手,便此心中忐忑着落日那芒鞋足迹,尽全心思追蹑踉循。

自早,四年多以来“帝王”柳梦狂传授的当然不只是武学一项而已。

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险恶江湖中活下去。

而明辨秋毫的跟踪术,自亦有“帝王”独创一局。

如此寻寻觅觅了两个时辰,已然到了嵩山少林寺的后寺林间。才进入没几步,半空中一阵衣衫飘揉之声。

四下,便见得八名僧人着着海青布衣,合十一拜齐念:“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可是迷了路?”

斗然八人回声洪亮一问,宣大小姐倒是楞了楞,朝前头的那个四旬和尚笑道:“诸位大师如何称呼?”

那位四旬和尚淡淡一笑,依旧合十双掌道:“贫僧法号静海,和诸位师兄弟合守少林后寺。不知施主是……?”

宣雨情一笑,道:“我叫宣雨情……。”

“原来是宣施主……。”静海虽然讶异着,却是脸上淡笑依旧:“不知宣施主夜临少林后寺有何指教?”

这的确是费人心思的一件事儿。

怎么说,以一个女流之辈自不宜夜半光临;再者,武林中人拜访少林寺自走前门岂有自后院来之理?

纵使,天下人皆知宣雨情是云星名剑之孙、“帝王绝学”传人。同时,亦是净世盟盟主!

静海却不能不怀疑来人的身份是真是假。

他有足够怀疑的理由。宣雨情轻轻一叹,道:“方才在两三个时辰以前,是不是有位大师带着一位负伤的年轻人进入寺中?”

静海稍一犹豫,合十一揖道:“本寺之事,不方便向施主明言……。”

宣雨情一楞,淡淡道:“其实大师不说我也明白,这足迹明明是往这儿直通过去的,是也不是?”

静海一楞,心中不觉有了两番思量。

方才师伯开心禅师的确是扶了个年轻人打这儿进入少林寺内。不过他目下心中轻念的,是这女子如果假冒宣雨情,自然早已知晓,而今现身来采取行动。

其居心叵测!

若果真是宣雨情本身来,这个在处理上可大费周章。终究,人家的背景身份,尤其是那净世盟盟主之位已足以和本寺方丈平起平坐。

好个两难选择。

静海缓缓选择。

静海缓缓合十一揖,淡淡道:“宣施主应知贫僧等为难之处。如今之计,不如等待明日天明时自前头山门拜见本寺方丈一叙原因,可好?”

宣雨情心中想着郎君,早已是急若焚火,这厢纵使是人家说的合情合理,亦不得不强说道:“小女子非得已,你我俱为义道中人,还望大师遣人回寺禀告一声,且看贵寺方丈如何裁夺……。”

静海方才可不是没想到这点,只不过夜半来踩少林寺后山,而且也不知目前这女子是真是假为宣雨情。若是假了,这恐怕闹出一大笑话来。

更怕是,人家还有别的阴谋在!

静海为难一叹,道:“施主若执意如此,唯一之方法就是让贫僧先点制了穴道,以免事后难以交待……。”

宣雨情冷冷一嘿,道:“只怕到时贵寺方丈出来后你更难交待了。”

静海淡淡一笑,道:“小僧不负职守,想来本寺方丈自分得清是非黑白——。”

好,好个不负职守!

宣雨情点头含笑道:“既是如此,大师请出手吧。”

她这厢磊磊气度以及不据于江湖中一般的身份地位,倒是令一场子中的少林僧人大为感佩。静海合十一揖,赞许道:“有僭……。”

便是,探出右掌以达摩之剑化用于指点了宣雨情四处穴道。于是,一笑朝隔旁的一名僧人道:“静尘师弟——,麻烦你通达寺门净土院长老一声——。”

一名三十五六的中年僧人合十揖着,道:“是!”便即刻一个扬身上了后头那株树上,也不晓得以什么法子,宣雨情隐约间听得上头有一阵扯动之声。

须臾,那名静尘和尚飘身下来,复一揖合十道:“净土院的护院师叔指示,可以将宣施主自第三莲叶路带入。”

第三莲叶路?想来这是少林秘密通道的一种暗语。

少林古刹,自古千年来即是佛教圣地。

便是三更之夜,亦自有肃穆庄严难言。

少林分八院,除中堂大庙外,便是大悲院、观音院、净土院、势至院、戒律院、文殊院、法华院、地藏院。

各院有所司职,亦相辅相助。

另外,除方丈主持、八院长老护院之外,尚有各代长老以及心生悔念潜心在寺修心之人。尤其最着名的,是当年恶贯满盈的大魔头竹七海以七旬之龄幡然悔悟入少林砥心自扪,三十年后正满百岁之纪而得大悟,最是叫天下之人的称道。

以之故,少林特设有“看心室”!

这“看心室”总共有三十二房间,正以三十二德相数,每房之间相连成环,自有圆满无碍象征。

宣雨情这一路被蒙着眼送进了少林寺内,落伫足处正是在这看心室之中。一揭眼,当前的含笑那人不是柳大公子是谁?

宣大姑娘一楞一喜,嗔叫道:“你果然在这里……。”

柳帝王苦笑一声,叹道:“不但我在这儿,还有得更好玩的事呢!”

宣雨情皱眉愕道:“难道还有旁的人在?”

柳帝王一叹,道:“梅老前辈……。”

梅老前辈?梅师姑?

宣雨情方大大震动,当见布一掀自外头当先进入的便是那位神秘失踪的左弓弃。紧接在后头的,则是开心禅师和少林方丈开悟大师以及当月值职的净土院开空大师。

左弓弃这厢进入来,显然没料到宣雨情也在场,不由得脸色一愠,哼道:“方丈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夜半请老夫到这看心室来商量,怎么……。”

他看了柳帝王和宣雨情一眼,大是不悦。

开悟大师微微一笑,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老衲请左弓施主来此,是为了一桩十数年来的武林公案!”

左弓弃脸色一沉,哼声道:“什么公案?老夫倒想看看你如何向左弓某交待。”

开心禅师嘻嘻一笑,一揖合十道:“左弓施主——,大家就先请坐下来说着吧……。”

左弓弃重重一哼,浓眉一掀便自大剌剌的盘坐上了右首之位。旬是,一屋中人俱各自盘腿坐了下来,那门布掀动里,便有着小沙弥之名端了茶盘过来,放置到各人身前。

一切料理定了,开心禅师先冲着柳帝王一笑,道:“柳施主——,你先说着吧,是如何发现左弓施主和梅施主在本寺里头?”

柳帝王嘿的一笑,道:“那可是哥哥我的秘密啦!反正天下之事,只要有人做了,自然会有人告诉我一声。”

柳帝王的情报网,向不少差于七龙社和乾坤堂。

开悟大师一笑,淡淡道:“这么说,本寺弟子也有柳施主的朋友了?”

柳大滑头乾笑一声,自顾自话着道:“当我知道左弓龙头在这儿之后,自是想请诸位大和尚请左弓霸子爷过来。目的呢,当然是想让宣大小姐见见梅前辈的面………。”

宣雨情这一听,不禁是又讶异又感动。

只是,柳帝王如何知道自己的行踪?

莫非那个灰衣人和他串通的?

蓦地一声长笑,自窗牖外一道人影闪幌飘入。

出没间,全然不带动一丝点的间掠之声:左弓弃双眉一挑,哼道:“好轻功!”便是,朝来人好仔细打量。但见得是,一袭灰袍小飘,满貌庄严自在。

这一相,宣雨情不由得心头狂跳,脱口叫道:“爹!”

爹?这人难道是宣名剑之后的宣寒波?

宣寒波颌首一捻颔下飘缤,慈祥的朝宣雨情点头道:“情儿——,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一声“情儿”这宣雨情的泪水便再也忍不住的落下,颤着一身的激动更是无法发出半句话来。

正是,心中百感交集不禁从何说起,那柳帝王温煦的手掌轻轻一握着伊人,淡笑道:“还有你娘咧!”

这话更惊人,就连少林方丈开悟大师亦为之一愕,讶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柳施主话中之意可是本寺中有妇道人家?”

柳帝王一笑,道:“不错——。只不过宣姑娘她娘亲化身为僧早在十八年前便已进入少林寺中,你们不知罢了。”

开心禅师这回也笑不起来了,苦着脸道:“是那位?”

这时,一直静坐在旁的净土院院主开空大师一叹,目眶中隐隐泛着泪珠,连着声音一变为妇:“是我——。”

这一应认了下来,可谓是满室惊动。

就算是宣寒波当面亦大为震惊,直楞楞看了半天,方呐呐道:“亚男……,是你?”

开空大师苦笑着,将目光町楞楞望着地板长传刻,这才缓缓道:“你是不是奇怪,当年我为何不告而别?”

宣寒波全身颤抖,嘶竭一叫:“是亚男没错,你是亚男。你……你的声音我记得,就算是过了二十年我还是记得……。”

开空大师为之一震,咬chún忍着不抬头,只见头大汗珠直落,一貌肌肉抽动着。全不防,耳里传来宣雨情一声大叫:“娘——。”

开空大师大大一震,终究忍不住抬眼望向女儿,一时语哽便是半丝儿话也吐不出来。

这下,可看得开悟大师呐呐半晌,合十一揖道:“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开空大师赧然一叹,道:“方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追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王绝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