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01章

作者:奇儒

  荆门山在江湖中并不特别。

  它不高又不雄峻,更没有什么大门大派建立在这里。

  所以每当夕斜没尽之后,这里是一片沈寂的天地。

  这一天却有一点点的不同。

  天地沉寂依旧,是因为来的这些人脚下没有一丝的声响。

  八个武林高手。

  六日晚夏,纵使是夜深,犹有着轻轻的温热。

  他们彼此之间并没有交谈,是不是因为心情沉重。

  秦老天在江湖中有相当的份量,也是个人人竖起大拇指道一句“英雄”的人物。

  他望了望山顶,轻轻一声叹息是除了风以外唯一的声音。

  今夜要杀赵一胜和他的徒弟是对是错?

  秦老天对这个问题没有肯定的答案。

  他相信身旁三尺左右的柳危仇也没有把握回答。

  对方看过来,轻轻一碰触的目光中,心中俱已明白相互间的心思。

  “八卦一形门”的秦老天门主和“地狱盟”的柳危仇是换帖三十年的拜把子,这点

江湖中人人皆知。

  当然在三十年前,秦老天以二十五岁之龄独闯地狱盟挑战柳危仇少盟主的事,更是

江湖中人人乐道不疲的话题。

  那时地狱盟的作为,武林中人有着大大的误会。

  包括秦老天。

  但是他们在泰山之顶激战三天三夜之后,彼此由对方的出手知道是个磊落光明的汉

子。

  事情有了令人满意的结局,两人结拜于泰山日出之际。当然,这也成了武林中的佳

话。

  英雄和英雄歃血为兄弟,本来就是令人心情扬奋的事。

  但是英雄和英雄联手出击,是不是就代表一定是在行使正义?

  英雄不会犯错?

  萧轮玉是这八个人中最年轻的。

  他只有三十五岁,却是赫赫大名“集剑楼”的主人。

  “集剑楼”创于他爹萧满月的手中。

  萧轮玉继承了集剑楼,当然也继承了一切的恩怨。

  这次行动的召集人武断红对集剑楼有恩。

  有恩必报,这是集剑楼的规矩。

  就如同“有仇必还”一样,深深烙在楼里每一个人的心中和他们的剑上。

  武断红又是怎样一个人?

  “你以后在江湖中行走一定要记得武断红这个人!”老人躺在床上,新铺的茅草有

一股香气伴着每一个字,道:“当今世上人称‘八路英雄’中,就是他非治我们于死地

不可!”

  魏尘绝很用心听着师父的每一句话。

  “更重要的是,你不能恨他为什么非将我们‘大禅一刀门’赶尽杀绝不可……”

  “因为我们做过很对不起他的事?”魏尘绝轻轻问着。

  声音有如承担着不可抗拒的命运,轻却很吃力。

  “二十三年前我率人灭了武字世家……”老人的声音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痛苦,心

痛让他剧烈的咳起来。

  魏尘绝轻轻按了他的几处穴道,让老人缓出一口气。

  “一整个世家里两百一十六条人命全死!”老人的脸庞在抽搐着道:“除了那天他

抱着前往探视拜把子兄弟的两岁女儿外,无一活口……”

  魏尘绝轻叹道:“为什么这么做?”

  “误信姦言!”老人的眼神又痛苦了起来道:“而且你师父在江湖中一向被视为魔

头!”

  老人的表情是很深的忏悔。

  为了以往太多的错事和血腥吧!

  这房间的西壁,神龛中摆着西方三圣的雕像,垂眉慈悲,是在看、在悲悯这老人一

生的罪行。

  或者是看着已跪破了十四个蒲团的心?

  “你要永远记住一句话。”老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道:“嫉妒是因为别人对你恐

惧!”

  嫉妒是因为别人对你恐惧?

  他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说这句话。

  “如果有一天八路英雄来杀我,除了秦老天、柳危仇和萧轮玉之外。”老人的表情

凝重似岳道:“安西重、孤主令、陈相送、沈破残必然是怕我们重新领悟出九百八十四

年前达摩祖师自西域来意的精髓……”

  达摩西来意是什么?

  这是禅宗中最重要的公案。

  老人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七百年来,本门心法已失,所以才会有二十三年前武字

世家的大杀戮!”

  嫉妒,是因为别人对你恐惧。

  二十三年前,赵一胜是不是也嫉妒过武断红?

  武断红停了下来。

  “只剩下一盏茶的光景就可以到了。”他的声音已经没有愤怒,也没有激动。

  唯一的是浓浓的死亡气息,道:“赵一胜一生作恶多端,虽然在十五年前曾遭大悲

和尚和俞傲联手创伤。”

  但是有谁能把握他十五年后的成就如何?

  或许今夜武林中人人敬重的“八路英雄”剩下不到一半回去。

  “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一杀搏击,狙命立毙!”

  每个人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绝不能让赵一胜有回手的机会。

  安西重轻轻的笑了。一袭墨绿的风袍随着说话的声音很有韵律的波动着道:“武大

先生打算如何分配?”

  出手的组合往往关系着任务的成败。

  武断红早已有了准备。

  如果不是他对其他七个人有相当的了解,怎么可能将他们集合起来。

  既然集合了这批人,又如何能不清楚他们的武功?

  “沈兄的枪配合陈兄的暗器最是威力。”武断红的声音有着十分的把握,道:“秦

兄的掌则搭以柳兄的剑最为传神……”

  武断红的确有过一番剖析。

  “至于孤兄的指和安兄的双龙短戟,更是绝杀之技了。”

  武断红大笑,眼眸在闪动,语气却更冰冷道:“在下的刀和萧老弟的剑亦能逼得住

一方。”

  秦老天不得不佩服武断红的搭配妙极了。

  每一组合的进攻俱是有长有短,而且搭伴的两人在心法意念上的确有互补互成之处。

  看来武断红为了二十三年前的血案着实戮心戮力了相当的心血。

  他一叹在心里,武断红的声音又道:“各位如果没有问题,便自分路围向赵一胜住

屋四面,以火葯炸响为信……”

  柳危仇不由得有一丝皱眉。

  怎么说八路英雄都是江湖中令人敬佩的汉子。

  八人合力狙杀已是不合武林常规。

  如今再以火葯之力炸杀,复集八人合搏,恐是笑话。

  轻轻一咳间,正想说话阻止。

  “仇弟,咱们走东面。”秦老天淡淡一笑,自是先迈步伐离去。

  柳危仇心下立刻一片茫然。

  秦老天阻止他出言,必定另有一番意在。

  他追上,两人足足走了十来丈后,方在暗林荫幽处轻轻道:“大哥知道方才小弟心

中大不以为然……”

  “我何尝不是?”秦老天仰首一叹,复又摇了摇头道:“只是方才你一出声阻止,

立刻便结了仇……”

  柳危仇轻轻一嘿道:“江湖中谁无恩?谁无仇?”

  在那个世界里,恩恩怨怨是纠缠绵延的必然。

  就拿两年前的谈笑和简一梅、邝寒四和唐蓉儿,简直叫人无从下定论判定恩怨几分。

  秦老天轻轻拍着拜弟的肩头,这是兄长的亲切,也是友谊的一个表现。他一叹道:

“终究每个人今夜都是为了卫道除魔,英雄又何必计较于一个‘名’字?”

  柳危仇沉默着,十来丈外已隐约可见那间据说是赵一胜所住的木屋。

  他停下了步子,是因为一进入十丈后不能再有任何的声响。

  现在他是要先确定一件事,道:“大哥真的认为今夜杀赵一胜是对的?”

  秦老大的表情很凝重,好似自己跟自己在脑内一番激辩。终于在跨出第一步进入十

丈内以前道:“不!赵一胜自从在十五年前大创之后便没有‘为恶’江湖……”

  是因为他的武功已废没有能力。

  或者是因为在俞傲的刀和大悲和尚的指下顿悟前事之非?

  秦老天的结语是:“如果他想死,我们就让他的徒弟活下去……”

  赵一胜的徒弟活下去。

  那他呢?

  秦老天没有再说任何话,一个身子忽然间有若飘在空中般,随风滑向前去。

  柳危仇轻轻一叹,当他进入十丈内的时候就知道了一件事。

  今夜赵一胜只要在那间木屋内,非死不可!

  无论他十五年来是否已忏悔向佛。

  但是得为二十三年前的事负责!

  “我闻到了死亡的气味!”是老人的敏感,还是因为经验累积成的智慧所作的判断,

道:“武断红来了!”

  赵一胜的刀早已布满了灰尘。

  原先是用象牙做的剑鞘,隐约间也有了一斑一斑的黄蕴,拿在手上有些儿苍凉的感

觉。

  是年岁的流程,还是因为已经无心而萧索?

  “今夜之战,为师是不可能活着看见明日的晨曦!”赵一胜笑了起来,无奈而苦涩

中却又有一份安慰。

  安慰的是他有一个徒弟来继承心法。

  大禅一刀门的心法。

  刀,发黄象牙鞘的刀已经交到魏尘绝的手上。

  “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赵一胜的每个字都像是由灵魂里发出来似的,道:

“活着找到大悲大师,他会教你……”

  魏尘绝只听到这里,刹那间感受到一股杀机。

  不!不只一股。

  而是澎湃无敌的八股。

  躺在床铺上的赵一胜这刹那好像又充满了活力。

  在他枕头下还有一把刀,一把普通已极的刀。

  他们弹身而出,魏尘绝选择的是东面。

  轰然巨响从木屋内炸散开来。

  烈焰和硝烟冲天而起,透亮了夜色。

  魏尘绝方才觉得背部热烘烘的一阵烫,前方林子里已经有人走了出来。

  不只是前方,而是四面都有人一步一步的飘至。

  八路英雄!

  师父说的一点也没错,八路英雄果然找到了这里。

  他心中唯一觉得奇怪的是,这么巧?

  巧得彷如师父和命运早已商量好了似的。

  从眼前来的已近到三丈内,是秦老天和柳危仇。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好像还不错!”秦老天的眼中有一丝赞许道:“资质不错,骨

骼气象也不差!”

  柳危仇也在笑,轻轻道:“如果他不是赵一胜的徒弟,地狱盟倒是欢迎这样一个好

手加入。”

  他们从魏尘绝出来的方式和速度已经可以判断出对方有多少的成就。

  魏尘绝有些吃惊,不过也稍为放心的是,这两个人对自己的杀机并不浓厚。

  他甚至大胆的回身去看师父的处境。

  赵一胜正在笑,刀鞘插地而刀柄在握扬举。

  刀锋在背后的火焰映耀下,有一抹的泓辉在流转。

  “你来了。”赵一胜仰首大笑着,正如十五年前的气势凌天,道:“来得好!”

  武断红的眼皮跳了跳,冷冷的每个字道:“我来了!”

  说着,他也仰首大笑了起来。

  笑声如泣似嚎,是无法忘怀的悲恨。

  “你好像知道我们今夜会来?”萧轮玉突然问道:“我喜欢在杀一个人以前把所有

的事情都弄清楚。”

  这是集剑楼的习惯。

  早在萧满月的时代就是如此,所以集剑楼没有错杀过一个人。

  五十年来俱是如此。

  赵一胜看着武断红身旁这个壮年人,眼中忽然有一股奇怪的神情,道:“我的习惯

是,反正出手就是生死,何必计较那么多的废话!”

  “赵一胜还是赵一胜!”安西重冷冷笑着道:“纵使十五年不见于江湖,口气却一

点也没变……”

  口气没变,刀呢?

  赵一胜的“一刀必胜”是不是锐利依旧?

  武断红用的也是刀,人人尊称为“武学一刀,断天红地”的刀。

  这把刀听说会吸血的。

  原本是皓洁如玉的刀身,如今已是殷红胜雪。

  风,倏然吹起。

  这股威势甚至连木屋的火焰亦为之翻滚卷飙。

  安西重的双戟,孤主令的破天指已自左面而至。

  沈破残的枪挑的是中三路,而陈相送的暗器则是上下三路夹击。

  他们是自右首而来。

  萧轮玉的剑挺出来的时候很快。

  快得连声音都追不上。

  刹那五个人已罩向赵一胜,大有一狙必杀的决心。

  赵一胜呢?

  他的刀仍旧高举,等着。

  右首的暗器先到,赵一胜倏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