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1章

作者:奇儒

当你有一个梦,完成了它。

是不是这就是结束了?

不!这绝对指是一个开始!

因为你必须保卫你的梦不被破坏,保卫这个梦依旧环绕在你的四周。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作案的目标你一定会拿得到。”李吓天方才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深烙在董断红的脑海里,道:“因为那些人不得不把东西交给你。”

“但是我跟他们不同的一点是……”李吓天笑道:“找到武断红和抓到你去问斩是同样重要的事。所以杯子可以给你,但是却不能放你大摇大摆的入京。”

现在董断红怀里就放着那对金龙杯,正在山林内奔走着。

树干在丑时末的冷风和双足旁急速的窜后。

逃!

不,不是逃,而是和李吓天在玩一场斗智斗力的游戏,他要冲下山去,对方则要在他下山以前制住他。

这是一个简单的游戏。

简单到有如官兵抓强盗。

不同的是,这是关系到生死的问题。

一个挪移闪身,董断红掠身进入一挺高拔的叶丛中。

他微微喘了一口气,底下已有人影飘来。

李吓天!

董断红免不了有点吃惊。

自己已经换了四种身法,四种很特别的身法。

但是这个天下第一名捕还是蹑紧了。

李吓天在树干下,轻轻笑道:“我相信你在这三丈之内,行!大家来熬吧!”

他可真有自信的坐了下来,一个人自言自语道:“你说这件事情去问“蝴蝶”

就知道武断红的下落?”

李吓天又笑道:“而那位“蝴蝶”卓夫人又正在京城和在下亡妻的妹子在一起,有意思!”

大捕头嘘出一口气,自接着道:“天下也只有你董大盗爷能想到这点吧!”

他捡起一根枯枝,在手指中玩弄着。

千变万化,是不正如他的心情?

“让我猜一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吧!”李吓天微笑的自言自语。

董断红却动也不能动。

他相信这李小子的耳朵是一等一的邪。

方才李吓天让自己先走三个呼息,前后半炷香还是叫他追到近尺,可见轻功和耳力一流。

李大捕头又说道:“我想,你爱着那位卓夫人,所以派她去找何悦珏?两个寂寞而忧心的女人一定可以成为好朋友对不对?”

董断红真有点吃惊这小子的脑袋到底是不是人类?

只不过一点小小的现象,推测的事实竟然直达心中。

他在心中叹气,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最好的知己。

“像大盗爷这种人为什么会动感情呢?”李吓天轻轻一叹,接道:“最重要的,那个女人必然是冰雪聪慧!”

好,好一句断语!

李吓天在树底下嘿的一笑,声音扬向了树梢道:“让这么一个冰雪聪慧的女人去找何二小姐,恐怕除了建立女人之间的情谊外,也表示了一些别的讯息吧?”

寅时起,天地间除了满天的星云更显目外,一切有如沉沉的熟睡着。

李吓天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变得更低沉幽邃,道:“第一、你要那两个女人知道,无论你我谁胜谁败都不关她们的感情。”

李吓天长长一笑,接下去道:“另外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一定把近十年来所偷得的宝藏集聚秘处告诉了她?”

这句话才真的让董断红讶震。

“因为如果你被我擒住,绝对不会开口告诉我!”

这关系到董断红一生的英明。

人们只会说,是董断红在李吓天的威风下招出来。

“卓夫人也会明白这一点。”李吓天摇了摇头,语气中有着钦佩道:“我想她一定用了巧妙的方法把那处地点留在何二小姐的屋子里了?”

这个“连老天爷也敢吓”的李吓天,董断红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斗志和欣赏。

智慧和智慧总会见面。

见面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的开始。

他的心里轻轻喟叹着,也欣喜愉悦。

梦想收集完成了皇宫外的八只金龙杯。

但是保卫这个梦想却才刚开始。

风,自山林东方来。

无声无息中,他几乎是乘风而起。

彷如是一片云。

一片不再是孤寂的云随风往西反向而去。

不在孤寂,因为还有另外一个人。

李吓天在长笑中拔身而起,道:“我们可要见面了。”

何悦珏打量着前面这个女人,好美!

隔着桌上的灯苗柔和极了,这个叫卓夫人的面庞、曲线简直让身为女人的自己也为之目瞪口呆。

所以由于这个想法升起,心情变得很奇特。

她很担心李吓天和董断红一战的结果,又很欣赏这个美人充满了女人味。

卓夫人在想什么?

她也不时的瞅睇着何悦珏,好个清丽秀雅的女子。

像是空谷里的幽兰吧!

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清香优美,那像自己是脂粉俗气?她轻轻一叹!

“姊姊是在担心妙峰山上那一战?”何悦珏问,其实也是问自己的担心。

“不只是为了他们两个……”卓夫人蛾眉轻蹙,女人味极了道:“我也为妹子清雅绝俗而惊叹。”

何悦珏一愕,又细又娇的脸颊一抹嫣红,垂首道:“姊姊说笑了,小妹才为姊姊艳绝天下的姿容自惭形秽……”

两个女人互视了一眼,忽然间彼此笑了起来。

再五个时辰前初见的警戒、猜疑、犹豫、尴尬、沉默,终于在这刹那的一笑中温和了整个气氛。

“已经是寅时了哩!”何悦珏轻轻一笑、一叹,重新换了壶热茶来,腾腾的热气正冒,道:“昨夜酉时姊姊出现在小妹面前时,真是吓了悦珏一跳……”

卓夫人“咯咯”娇笑道:“我到了你家门口,还不是犹豫再三,若是妹子来个闭门羹,姊姊我不知流落到那儿好!”

两个女人都大笑了起来,气氛更热烈了。

“那两位董爷也真是特别的人,竟然会想到请姊姊来小妹这儿陪着。”何悦珏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道:“只怕从来没有人如此大胆吧!”

“可不是?”卓夫人自个儿都摇头不信道:“我想妹子可以想像的到他的意思。”

两个女人轻轻啜着茶,沉默了片刻。

何悦珏忽然说了句题外话道:“你知不知道前天申时,董爷要往妙峰山以前想什么?”

大半的男人会想的是即将来的那一战怎么个胜败!

“我真无法了解那个男人。”卓夫人轻轻一叹道:“他竟然不关心胜败,脑海里只想着达摩……”

“菩提达摩?”何悦珏惊异道:“是不是想着达摩回去时提着一只鞋子?”

卓夫人的脸色变了,声音因为不敢置信而干涩了起来道:“难不成李爷也……”

何悦珏静静点了点头,缓缓“嘘”出一口气。

“好奇怪的男人!”两个女人同时说了,也同时笑了。

“我现在明白董爷的自信在那里!”何悦珏不得不佩服道:“我更可惜他不能和吓天交朋友!”

因为董断红相信李吓天和自己差不多的人。

这点由他们再决战之前所想的事情都异乎常人就可以证明。

“所以他相信我们可以变成好姊妹。”何悦珏在想是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炫目极了的令卓夫人沉醉道:“他的意思是,男人的事归男人,女人的事归女人……”

卓夫人赞赏的点着头,轻笑道:“这件事情是姊姊在往京城的路上,一天一夜后才想出来的。”

她欣赏的道:“而妹子只花了五个时辰……”

何悦珏的双夹一红,用力的摇头道:“那是姊姊整天赶路较少有时间思考。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以董爷那种奇特的男子,若不是姊姊冰雪聪明,怎会倾心相爱?”

卓夫人难得脸颊嫣红发烫,嗔道:“妹子……”

“是真的,姊姊是很爱他吧?”何悦珏轻轻一笑道:“只是姊姊本身在这场感情中反而忽略了董爷也是爱着姊姊的……”

卓夫人又高兴又有点疑惑道:“妹妹凭什么如此说着?”

何悦珏的脸忽然也红了起来道:“因为董爷很欣赏吓天。但是他们两个男人间又无法变成朋友……”

所以只有让他们的女人变成姊妹。

何悦珏脸红是因为董断红认为自己是李吓天的女人。

好奇妙的感觉!

“另外我想那位董爷一定还有告诉你别的话?”

卓夫人想起了董断红非告诉自己宝藏在何处不可。

这刹那,她全部了解了。

“是,妹子记得一个地点……”卓夫人想了想,忽然又摇了摇头道:“不!胜败未知,稍后再说吧!”

何悦珏很能体谅的点了点头,抬腕轻轻送茶入口,好清闲优雅的动作。

卓夫人“噗哧”一笑,道:“如果那位李爷不爱妹子,那才是令人不敢相信呢!”

何悦珏一口茶差点哽住,片刻后才嘘出一口气,摇摇头道:“小妹不否认爱着姊夫,但是他……”

“想念你姊姊?”卓夫人娇笑道:“男人心里爱着你时,有时候身体在逃避,但是眼睛却骗不了人呀!”

眼睛?李吓天的眼睛曾经流露过什么讯息?

她唯一记得的是策马将离去时,他的目光巡过众人留在自己的眸子相对。

那时无语。

无语并不代表一句话也没有从心里说出来。

天!

东方的天空微白。

“他们在看着夕斜时曾经有相同的想法。”卓夫人忽的缓缓道:“那么看着日出时是不是也一样?”

何悦珏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她同样想知道,那两个男人一战的结果究竟如何?

当真,两个人不能变成朋友?

晨曦第一道光投射出来,在一间小木屋顶檐。

董断红无声无息的潜了进去。

木屋内摆设的相当齐全。

米缸内的米尚且有着半满,水桶内还有水。

他笑了,顺手拿起锅子在煮着稀饭。

后门推开,是李吓天进来。

手上抓了两把青菜的李吓天。

董断红吓了一跳,旋即嘻嘻一笑道:“好,第一回合我拿了金龙杯赢了。”

因为有意无意提起了宋飞唐之死,设计魏尘绝一刀的疑惑,到猜测武断红未死。

所以李吓天不得不让出金龙双杯。

“第二回合你赢了!”董断红叹气道:“你早已经设计好路线,而且恰巧该吃早餐时到了这里……”

如果这间屋子布满了机关,董断红可能很难过。

李大捕头哈哈大笑道:“吃饭皇帝大,咱们先饱了肚子。”

可不是?

董断红弄菜的手艺真好,三两下便弄出了四道菜来。

“好吃!”李吓天不得不佩服道:“这点我输你……”

董大盗爷笑道:“你是第一个有机会尝我手艺的人。”

“真的?太荣幸了……”

“不,是太幸运了!”董断红耸了耸肩道:“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炒出来的菜会是啥么味道!”

他这时总算吃了一口,脸色却变了。

“我好像忘了放盐?”

“是的。”

“那你还说好吃?”

“因为放不放盐是小事。”李吓天苦笑道:“你有没有吃过忘了放盐又烧焦的菜?”

“没有。”

“所以我说“好吃”。”李吓天真的大口扒着在吃,边含糊不清的道:“如果你有机会吃到我炒的菜,就会明白这句“衷心的赞美”!”

董断红大笑了起来。

似乎自己炒的菜还真的变的好吃起来。

小屋之前是一片空地。

空地和小屋围绕着一圈的树林。

风,五月初二的晨风在吹。

好轻柔的有如情人的手。

李吓天边活动着筋骨,边笑着朝那个髯大汉叫道:“喂!可以了没?”

董对红把着腰,踢踢腿,回话道:“行了!”

这声回答,忽然气氛就大大的不一样。

是眸子。

眸子,两个人的眸子严肃和尊敬。

“请……”

好快,随声音身影动。

弹指而已,李吓天在半空中和董断红已对了六掌。

“过瘾!”董断红大笑,揉身向前,两臂如抱。

李吓天一嘿,一直线对撞了过去。

十指飞弹,似抓如扣。

“抱月飞江”是一手很美很有力的武学绝技。

“弹指秋风”无论名称或是实战一样摄惊人。

指搭上了臂,臂展。

左右一挟一合,往对方李大捕头的太阳穴而来。

李吓天一嘿,十指有如急蚁,一下子“爬”过了左右两臂上的八处穴道,扣住对方的手腕。

手腕一翻微缩向后,董断红的十指倒扣对方腕脉。

李吓天笑了,两臂一挺指化拳探。

现在变成了董断红的十指搭住李吓天的两臂。

指风透骨,但是臂肌如钢。

“叭叭”两声,错了个身,又复各踢出四腿。

平分秋色。

两人同时窜起,四掌一触相击,却又同时往东向山林而去,但四掌依旧互击不已。

两道人影化成一条直线,近是横奔投入山林内。

第一颗树干断,断飞满天的落叶。

人影急穿树梢顶端,叶落更赛大雪大雨。

李吓天忽的一收手,十指扣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