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2章

作者:奇儒

据说,据那些死了又活过来的人和高僧道士们说,黄泉路又冰又冷。

而且充满了无奈和怨恨。

黄泉路已经是超乎世间所能想像的痛苦。

世间是不是有一条路比它更无奈、更痛苦?

如果你活在以前的某个时代。

而且你又必须押着一名大盗和天下为敌。

你走多远,多远的这条路就是比黄泉还难走的路。

李吓天可以发誓一件事:“我现在完全能了解魏尘绝那小子在去年心里想什么!”

现在站在面前的是他想都没想到的冀南三雄。

王书田是冀南三雄的老大。

呵!还真是有老大的架势,这一挡挡在路中央,嘿嘿一笑道:“李爷果然不愧“天下名捕”,将人人视为毒瘤的董断红擒住在手!”

“幸运一点罢了!”李吓天笑着,耸肩道:“三位在此有何指教?”

这刻又在寅时,西山一片红霞浮过。

“没什么,只是减少李爷的麻烦!”王书田大笑道:“我想不论是李爷装的没看见,或是想到冀南来玩一趟,总不会反对吧?”

“这三个老家伙……”董断红淡淡哼道:“亏心事可做了不少,最少有八个纯洁的少女毁在这三个老色狼的手里……”

王见田在冀南三雄中排名最后。

但是那嗓子可是最大,道:“放屁!你这贼早该死了!”

同时他瞪了李吓天一眼,不悦的道:“李捕头,你怎么没点了他的哑穴?”

“用不着嘛!”李吓天笑道:“这条山路难走,有人陪着聊天多好!”

王力田这位二当家冷沉沉一笑,嘿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个董小子你是杀不杀?”

“不是我决定……”李吓天正色道:“由法律决定!”

“放屁!”王见田大叫,第一个动手。

王书田和王力田的速度也不慢。

快的就如同他们搞不清楚怎么躺下去的。

他们趴着喘气,连不可置信的抬头这点力量也没有。

耳里是董断红在叹气道:“连我也打不过的人,你们凭什么!”

李吓天并没有对他们怎样。

不过留下的一句话可叫他们吃力了,道:“如果真的像董大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们还会见面!”

说完这句话没多久,李吓天走了十来步便听到后面冀南三雄的惨叫声。

谁下的毒手?

“不用回头!”董断红叹道:“一定是姓伊的和他的两名好助手!”

伊世静,三大名捕中最强悍杀机的一个。

“原来伊兄也来了!”李吓天可不觉得好玩。

“恭喜李兄大功告成。”伊世静轻嘿嘿的一笑,冷淡淡的道:“不过这段入京的路才刚开始……”

“小心夜暗路滑!”伊世静离去时声音犹在道:“那可是多着人哩!”

人,三个人消失在*夜。

五月初三的夜!

“你说的没错,结束只是开始的开始!”李吓天叹气道:“这条可是比黄泉还难走的路!”

“狂走人间”是四个人的名字。

“风雪动天雷”是梅字世家中的打手。

那么“狂走人间”则是梅字世家中的杀手。

梅狂那对凶狠的目光可是看清楚他这个人,好冰冷的声音道:“见李吓天,杀!”

董断红呢?

梅狂没讲,梅走、梅间都很明白。

他们最少有四十六种法子逼一个说出本来自以为不会说出来的话来。

董断红的宝藏已经比什么都有吸引力。

包括生命!

李吓天果然来了。

“梅字世家的人?”李大捕头轻轻一笑,摇头道:“这号家族的评语可不怎样好!”

董断红也嘻嘻笑道:“恐怕还有旁人!”

没有风。

但是梢头的叶子和四周的草丛却在动。

“啧……这一批人!”董断红大笑的转看李吓天问道:“我们来打个赌,有那些人?”

他又先说道:“大别山的四大天尊!”

李吓天偏头听了听,道:“大概还有苗疆水火别门的卢大门主卢久九。”

“另外嘛……”董断红翻着眼皮笑道:“树梢上那个大概是叫做陈蓝谷,苏州名城的剑公子。”

李大捕头道:“我们左后方还有三个人,如果没错的话,就是“阴山里的六只鬼爪”。”

梅狂可有点吃惊了。

自己怎么不知道有那么多人?

可是他立即就知道的确有。

前前后后四周忽然冒出九个人来。

连自己这厢的四个人,总共是十三个人。

十三个绝对是好手的人。

梅狂看了一下四周,皱眉嘿道:“卢大门主,这里就属你最尊,且说要怎的办法?”

他的脑袋转的算是快。

反正责任先推出去再说。

有人反对,是“阴山里的六只鬼爪”最老的那个。

阴幽冷冷嘿道:“老夫说话就不算数了?”

梅狂一嘿,回声道:“那是因为梅字世家没把你们阴山老鬼看在眼里!”

阴寒脸色沉沉,斥喝道“好小子,你狂!”

偌大一个身子飘前,好一双枯黑双手探出。

剑出!

是陈蓝谷挡了下来。

“阴老何必在这个时候动怒?”陈蓝谷笑道:“或许卢门主的意思和你相同。”

阴寒一半被人家的剑气所逼,一半是卢久九一身的毒少惹最好,便冷哼啾啾在鼻孔吐气不说话了。

卢久九淡淡一笑,看了一眼大别山的四大天尊一眼后,方才缓缓道:“卢某今日来的目的是想和董断红谈谈三年前敝派失窃的镇门之宝……”

陈蓝谷点了点头道:“正是,在下家中传家的三幅东坡先生字画,亦遭这位大盗爷取走……”

梅狂一嘿,冷笑道:“好极了!梅字世家也有话要问。”

阴山的三个老鬼呢?

“问话的事,我们没有意见。”

行了,现在就剩下大别山的四大天尊。

后豪凤哈哈长笑,嘿的一声道:“我们四兄弟来的目的很简单……”

后豪虎接着道:“就是杀了姓董的替我们堡主报仇!”

意见好像有点不合了。

李吓天和董断红反而成了局外人似的,看着四大天尊和另外九个人变脸。

梅走啐道:“要杀?那可以,等我们问完了话……”

后豪龙冷冷道:“你配说这话?”

下一个说话的是后豪象道:“不配的人就得死!”

四大天尊的动作很快。

快而且一致。

同进同退。

刹那,以四搏四!

“狂走人间”不是简单的角色。

所以他们的手仍然能抬的起来。

但是抬得起来并不代表档的住。

大别山的四名长老退回原位时,这里已经少掉四个可以站的人。

当然也少掉四个说话的人。

一下子,这夜,夜的这片林子。

好安静!

静的每个人都在想方才那四个老头是怎么出手的?

“好!”陈蓝谷大笑道:“四位的行动漂亮极了。”

他嘿嘿一笑,表明着意见道:“现在我赞成杀了姓董的那贼子为武林除害……”

卢久九和三个阴山老鬼都有点变脸了。

亏是卢久九见多了风浪,说了句他妈的有道理极了的话道:“不论我们想对董断红怎样,都得先问问李大名捕!”

这句话是真的有道理。

所以九个人全看了过来。

总算是等到主角上场了。

李吓天一叹,缓缓道:“犯人是我的,所以在判官大人没决定他该死以前,我必须不能让他活不下去……”

他又补充了一句道:“当然,他如果不想说话,谁也没有权力逼他非说不可!”

这是结论,也同时是动手的时候。

这一战好激烈。

我们董大先生却是边笑边摇头,叹道:“不自量力!”

风,吹过山林。

夜。

更深!

李大捕头喘着气,却站的挺直道:“我不想看到你们遭到别人的毒手,快走吧!”

后豪龙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能挡住他的一击,他和另外三位兄弟以及加上五位高手的一击。

他干涩的问道:“你到底是谁的徒弟?”

每个人都同样在想这个问题。

太可怕了,这双手。

不,那不是一双手。

当李吓天在舞动的时候,简直是千百只手招呼过来。

李大捕头轻轻一笑,看向卢久九嘿道:“以后用毒的时候小心一点好不好?”

卢久九的脸色难看极了。

“三哭回命”是一种很诡异的毒。

中了这种毒的人会流泪三次。

到了第四次再度流出泪水时,天下无葯可救。

卢大门主已经在流第二次泪。

李吓天拉着董断红大摇大摆的走了。

没有人阻挡。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但是当柏青天和韦燕雪的刀出现时,变成了“不能”。

“好!柏兄果然嫉恶如仇!”当韦燕雪杀了最后一刀,伊世静笑着自林中出来。

“看来我们可以合作。”伊世静在笑。

柏青天挑了挑眉,笑道:“伊兄是“金陵”独霸一方的人,柏某长居于“长安”,只怕不熟……”

伊世静大笑道:“可是侯爷的身分不屑和我这等小民相交?”

柏青天大笑了起来,嘿的一声摇头道:“伊兄误会了,在下只是怕你我走一路,难免引起误会……”

伊世静身旁的姜孙牙笑道:“既然侯爷这么说,我们捕头倒是有个法子……”

柏青天看着身前三人半晌,轻嘿道:“人道姜先生是伊兄身旁的智珠,果然脑筋转动的快!”

姜孙牙嘿嘿一笑,直接道:“暂且我们不论上个月董小子怎么知道我和夏三脚的身分……”

柏青天心中一凛,嘿嘿姓姜的果然好心思。

耳里听得姜孙牙淡笑道:“我想侯爷也不愿李吓天长居捕头第一?”

当然!

否则柏青天千里迢迢的由长安来这妙峰山干啥?

柏青天自以府城深沉著称,当下皮笑肉不笑,轻嘿道:“凡是正义之事,柏某无不望其能成!”

他大笑起来,已迈步而走道:“所以世静兄可别太走火入魔了……”

伊世静哈哈一笑,对着那双背影答道:“柏兄你放心,伊某没有家世名累,快活的很……”

片刻,柏青天早已不见人影。

“夏三脚!”伊世静淡淡一哼道:“你根下去……”

跟的是柏青天的行踪。

不过柏青天必然是跟随李吓天。

“姜孙牙!”

“属下在!”

“你跟我绕另外一条路!”伊世静冷冷一嘿道:“我倒要看看三大名捕各逞心计鹿死谁手……”

姜孙牙的全身突然热了起来。

这一生,可能只有这个机会让他名流千古。

李吓天尽量让自己的脚步正常。

但是当他流出第三次泪时,全身像快要散开了似的。

肌肉骨头都不听话了。

“撑啥英雄?”董大盗爷叹气道:“陈蓝谷的剑气配合卢久九的毒真够看……”

李大捕头苦笑一声道:“你看出来了?”

“我还看出来你再流一次泪就死人啦!”董断红啧啧道:“你真能捱,若不是心存仁慈怕杀了他们留着几分,阴山那三个老鬼和四大天尊岂能伤得了你!”

李吓天一叹,耸肩道:“希望他们别遭到伊世静的毒手才好……”

“你怎么不阻止他?”

“我?”李吓天大大叹一口气道:“三大名捕拥有御赐杀人的权力,只要认为是罪犯,或是出于自卫……”

“那你为什么不杀?”

“人身难得,何苦相残!”

董断红沉默了片刻,淡淡道:“但是你付出的代价却是死亡!”

他摇头又道:“为了我这个死囚而死,值得吗?”

“当然!”李吓天大笑道:“因为这是我的原则。”

人可以死,原则却不能不守。

董断红实在有点不了解这个人,但却是衷心的佩服道:“行啦!在你流出第四次泪水时我来医好你这屁毒吧!”

李吓天很快就解开他的穴道。

董大先生愕住道:“你怎么考虑也不考虑?不怕我藉机杀了你?或者逃了?”

“不!”李吓天笑道:“第一、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第二呢?”

“第二,就是方才说过的原则。”

如果李大捕头死了,而董断红的穴道未解。

那么董大盗爷一定活不到看着明天的日出。

甚至很可能活不到半炷香。

董断红不得不感动的拿出一瓶葯,倒出一颗葯丸给姓李的吞下。

同时好快出指的连点三十二经脉。

李吓天沉沉的进入调气周天之中。

四周却是有了异动。

“出来吧!”董断红大笑道:“一个刘金刀人称湖南一刀王的名人,暗里却是搞赌场诈赌的骗子……”

刘金刀是个六旬左右的威武老人,双眼冒火好快的提刀来站到了面前。

“嘿嘿……另外一位是韩彩姑?”董断红大笑,起身嘿道:“你是为了宝藏地点而来?”

韩彩姑是个四旬出头的女人。

很诡异的是那顶上的头发插满了各色各形的大小花儿。

缤纷满目,有如彩虹似的。

本来女人插朵花儿更俏。

但是那是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