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3章

作者:奇儒

蒲焰是武断红最看重的“四大金刚”首座。

很年轻,只有二十六、七而已。

年轻又全身充满了活力。

最可怕的是,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

当然,武断红会倚托来负责妙峰山之役,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他轻轻笑着,很悠闲的随着山风走来。

走向慕容玉楼的身前。

“你是谁?”慕容玉楼的瞳孔一缩,冷冷道:“你好像到了不该到的人面前猖狂!”

蒲焰轻轻笑了,看着慕容玉楼就好像是看到一个死人似的,好讥诮!

“我叫蒲焰!”他由冷笑转为大笑道:“打算在你们三个男人之间把何二小姐带走!”

“小子好大话!”左右护法中,皇甫敌星嘿嘿沉笑道:“你大概不知道慕容世家吐口水也可以淹死你?”

“是吗?你叫皇甫敌星是吧?”蒲焰轻轻笑着,看着另外一个老头,嘿道:“这老头是吴取法?”

慕容玉楼忽然间有点不安。

这个叫蒲焰的人似乎太镇定,太有把握。

而且分明是来找事挑麻烦的。

“像这种人一般最少有七、八分以上的把握!”慕容吞天曾经警告过:“谨慎是生存下去最好的法门!”

吴取法可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

他一向只相信自己的链子刀!

当那三十六扣环的链子刀击出去时,是最好的看法。

链头那把钩新月刀更是他说话可以大声的证明。

“死!”

吴取法叫这个字的时候,链子已经“哗啦啦”的飞出。

好快,直挺如枪。

到了三尺近,忽的又柔似柳风。

这手“乾刚入阴”是他成名绝技。

曾经有七个扎手的人物就是死在这一记之下。

蒲焰看起来浮浮躁躁的年轻人。

吴取法估计,这一手出招就可以要命。

蒲焰出手。

刀!

刀不快,却很有力。

硬生生的一击,好悍!

吴取法的心沉了下去,链子刀只剩下链子。

刀呢?

又扁又细又利的新月镰刀已没入泥土内。

蒲焰的名字就如同他的刀,一下子卷了过来。

割断了喉咙,也割断了一条人命!

刀身一下子红嫣如火、如焰。

顶上的艳阳更热了。

慕容玉楼只觉得全身一股躁热由脚底浮了上来。

鲜红的血,鲜红的刀身映入瞳孔。

“本家五路人马是你的人所下的手?”他嘶哑的出声道:“是不是?”

蒲焰轻轻笑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目光投向皇甫敌星,道:“据说你手上的那柄七星剑得自慕容吞天亲自指点数年?”

皇甫敌星一张老脸倒是有够镇定。

声音依旧沉厚有力道:“争锋必失,骄器必折。”

蒲焰面容淡淡一笑,啐道:“原来也只是个说教的老家伙……”

说着的时候,昂了昂头,一副不将对方看在眼里的样子。

皇甫敌星缓缓的抽出剑来,手指在剑身一弹。

叮!

又脆又响,有如凤翔九霄而去。

拿剑的手很稳。

目光更稳。

蒲焰显然有点吃惊。

这个老家伙在握剑的时候好像完全换了另外一个人。

方才蒲焰听他开口骂人,肚子里就在笑。

会咬人的狗不叫。

斗鸡中的上品绝对是呆楞如木雕。

皇甫敌星忽然傻笑似的望来,一嘿道:“蒲公子,你可以出手了。”

说话可是有礼貌多了。

简直是大家风范。

蒲焰不得不有所警惕小心,目光不禁四下看了一巡。

皇甫敌星的变化太过突然。

简直有着前后判若两人的改变。

这点除了修养之外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信心!

是什么人在这附近让他如此有信心?

慕容玉楼的表情好像也轻松了起来,手上那柄描金扇晃呀晃的,人也笑道:“你怕了?”

蒲焰绝对不是一名笨蛋。

他不会让人家吓退,但也不会落入人家的陷阱中。

“宁可全身而退!”武大先生教过他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因为赌局永远是开着,随时可以去翻本!”

何悦珏很讶异那个不可一世的年轻人忽然转身就走了。

更讶异的是,她看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男人是一个很威猛的老者。

慕容吞天!

女人呢?

“姊姊,你怎么……”

眼前,卓夫人在四个人的挟制下苦笑的踱了出来。

“孩儿拜见爹!”慕容玉楼轻轻一叹道:“幸好是爹来了,否则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事发生……”

慕容吞天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吴取法的尸体,哼道:“争锋必失,骄器必折。

到临死前还不明白这句话的人没资格安葬入土。”

“是!”

“别看轻任何一个敌人!”慕容吞天的声音沉厚厚的扬起道:“这是生存下去最重要的原则!”

蒲焰能当机立退,和这点也有共通之处。

慕容玉楼看了卓夫人一眼,皱眉道:“爹,这个女人想对我们不利!”

“如果只是对我们不利早就死了。”慕容吞天大笑道:“她之所以能活着,因为对我们有利!”

再天下任何一座城镇的任何一条街道上都可能有穿红衣服的人出现。

所以正常的来说,穿红衣服的人出现在你面前时并不是令人讶异的事。

问题是现在并不是正常的时候。

妙峰山更不是正常的地方。

““红衣顶上的那颗头”你听过没有?”董断红叹气的问道:“就是红衣教的教主邵顶天。”

“名字取的不错。”李吓天笑了起来,指着前面一十五个排开的人中,唯一坐在一张大红槐椅上的中年汉子嘿嘿道:“二十九岁登上教主之位,三十二岁能进洞庭七十二寨,三十八岁在关外长白山脉训练了八千精兵回到中原成立四十个分舵…

…”

“你知道的可不少!”董断红笑道:“还有呢?”

“三年前砍了南疆四骑、小别山双老;两年前独闯雁荡山,连破九关一十七案;去年嘛……”

李大捕头一笑,接道:“潜伏未出,据说是为了练一门“飘红刀法”?”

最后这句,邵顶天的双目猛的一睁,嘿道:“不愧是天下捕头,连这档子你也知道!”

“不知道行吗?”李吓天耸耸肩道:“原本打算抓了董小子,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邵顶天哈哈大笑道:“行了!本座如今到了你面前,可以省掉一回子事。”

“错了!”林子里有人说道:“是我省掉了麻烦!”

柏青天冷冷的晃了出来。

这里已将由西麓接近山顶,就算近了些顶上的垂日,但是山风却是更凉。

一身衣袍在风中“猎猎”坐响。

柏青天好像是被这涌起的空气送出来似的,一下子便飘到邵顶天的面前。

这股风是为了柏青天现身的气势而起的。

“有点凉了!”李吓天的目光留在山顶的层比高云,轻轻道:“到了仲夏,这山里夜晚常常有急雨……”

柏青天似乎没有别的雅兴,他的眼中只有邵顶天。

“三年前的那件血案是不是你干的?”柏青天直接问道:“南疆四骑四条命葬于孤岭峰!”

“没错!”

邵顶天回答的也很干脆道:“你想讨回去?”

“那四个人以前是我爹的手下爱将!”柏青天看了李吓天一眼,轻嘿道:“你有意见没有?”

意见,指的是他即将杀邵顶天。

李大捕头叹气道:“柏兄以什么身分出手?”

“捕头!”柏青天的眼中有了丝讥诮道:“因为如果我以私人身分出手你会阻止?”

“是的!”

“所以当六扇门的捕头在执行任务时可以自卫?”

“是的。”

“那么你们可以走了!”

柏青天的话已经很明白。

这件事他要自己处理。

甚至连手指扣向刀柄的韦燕雪他都制止住道:“这一件事是我个人的事,你只要负责剩下的红衣小鬼……”

邵顶天左右可有十四个可怕的好手。

韦燕雪的眼睛亮了,他喜欢。

喜欢在刺激的情况下搏命。

李吓天想走,但是眼光却留住了步伐。

董断红何尝不是?

“红衣顶上的一颗头”邵顶天是个传奇的人物。

柏青天则是传奇中的传奇。

以“千里侯”从事捕快本来就已经够传奇了。

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在干捕快的十五年内竟然没有出过手。

不!或许是看到他出手的人全都死了。

在开始的十年,他身旁都有一把刀。

刀的主人叫做周博夫。

周博夫的刀代表柏青天杀掉要杀的人。

五年前,周博夫忽然倦怠了。

于是便由一个叫做韦燕雪的人代替。

五年来,韦燕雪似乎没有让柏青天失望过。

最少到了目前人们还是不知道柏青天的一身武学成就到底如何?

邵顶天显然也是相当的小心。

他的步子很大,一向是目无前物。

当这位红衣教的教主站在柏青天身前时,那十四名杀手立刻绕围了上来。

韦燕雪当然往前大大的跨出,连刀。

“柏青天只要一出手,我们一定可以找出弱点。”林子深处,在树梢上坐了两个人。

伊世静嘿嘿笑道:“对于知道这样一个人的弱点,对我们帮助很大。”

“是!”姜孙牙答道:“特别是邵顶天并不简单的人物,我们可以看到更多…

…”

伊世静想知道柏青天的弱点用意何在?

单纯的只是天下三大名捕中,“长安”柏青天排名在他之前。

十五道红影同时出手,好快!

一片红墙似的压了过来。

不,有一点点不同的是,邵顶天换了位置。

“我说过,他是一个很小心的人。”董断红轻叹道:“所以他想看看柏青天的出手和反应!”

反应!什么反应!

邵顶天的目标是韦燕雪。

刀起。

刀落!

韦燕雪躺了下去,躺在一把刀之下。

刀身本来就有斑斑的红花。

现在更嫣红耀目。

“飘红刀法”用的是飘红刀。

一把镂有十一朵红花的飘红刀,又细又长。

已较寻常所见的刀长上四寸。

柏青天显然很愤怒。

这点由他的眼睛中可以看出来。

邵顶天的眼珠子眨也不眨,贪婪的注视着。

因为等一下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柏青天的出手果然有力,但是简单。

简单到每一掌都是直接的拍出,直接的杀了目标。

前后十四掌而已!

邵顶天的脸色沉了下来,因为他所知道有关柏青天的一切和刚刚完全一样。

除了一丝莫明的恐惧以外,没多一点点。

柏青天终于再一次的面对他,冷冷冰冰的每一个字道:“杀了我的侍卫就像杀了我一样!”

风,吹动那袭儒袍在飘,不!

有点特别。

衣袍鼓动的方向和风的走向相反。

李吓天和董断红互视了一眼,有点明白了。

“原来如此!”伊世静在叶浓之间轻叹道:“原来每一掌都是这么可怕!”

姜孙牙可转了一回念,问道:“刚柔同出?”

“是,可怕的人。”伊世静不得不承认道:“能够在一式掌内同出一刚一柔的人并不多。”

不但不多,简直是少的可以用手指头算。

伊世静忽然飘下树底,二话不说的循路走着。

姜孙牙有点吃惊的跟着跑来,讶异道:“捕头,是怎的一回事?”

“我们比不过柏青天,不如回去“金陵”过个几年再说吧!”

“回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伊世静苦笑一声,淡淡道:“只要命在,多的是机会!”

这句话好像有很多人常常说。

因为它着实是一句他妈的有道理极了的话。

“夏三脚呢?”姜孙牙忽然问道:“怎么不见他的人?”

伊世静忽然停下了脚步。

前面的树枝间有东西在飘荡。

“东西”是人,死人。

夕阳从他们的背后来,有股凄凉的感觉。

“岭东双剑”伊世静忽然有点不安道:“是谁杀了他们?”

童友义和童友情的尸体罩着强烈的死亡阴影。

伊世静往前走到八尺处,忽然脸色一变停了下步子。

“不能再前进了。”

“为什么?”

“你记不记得那头青竹丝老小子之死?”

尸体也可以下一种很诡异的毒。

童友义和童友情显然也是死在一种很猛烈的刀法下。

只是这次比那慕容世家的三十六具尸体更悍!

难道是正主儿出手?

伊世静旋倏的回身,忽然越过姜孙牙的肩后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武大先生正含笑的玩弄手上的“断红刀”

×××柏青天和邵顶天一战,几乎决定只再于一手交击。

柏大捕头往前冲,迎向对面砍来一刀。

刀光匹练出霸杀的锐气。

柏青天不避,似乎想以肉身相抗。

刀身已贴住左肩,看似将顺滑断颈。

柏青天喝的一声,左肩微沉,头手一偏一挟。

硬生生的用脖子挟住了对方的刀。

好险的法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