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4章

作者:奇儒

“我看这种大麻烦的事应该由董小子来做。”李吓天大大叹了一口气,道:“去找那个金发蛮婆?太可怕了。”

董断红摸着下巴的胡子,嘿嘿道:“怎么会是我?”

他看了魏尘绝一眼,哼哼道:“有关那个“蜂后”的武功可能是出自羽红袖所教的,消息是他老婆的判断,应该由他去。”

现在,他们三个可舒服的坐在京城里最有名的酒楼特别设置的贵宾雅室内。

风,真他妈的舒服极了。

李吓天深呼吸一口气,耳里听着魏尘绝淡淡道:“这种牵涉到外邦之事,还是官府里的人去比较好。”

啥?

李大捕头差点岔了气。

那不是指哥哥我?

他用眼睛瞪人,也被人用眼睛瞪着。

瞪李吓天的是董断红,道:“你是怕了?”

“笑话!天下有那个女人让李某某怕的?”

“就是有!”董断红叹了一口气道:“羽红袖!”

羽红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传说她是第五先生的传人。”冷大先生的话在他们的脑海里回响:“就是三十年前的第五剑胆。”

第五剑胆在霍山一战中独自一人挑败了苏小魂、俞傲、大悲和尚、赵任远、潜龙。

百年来,绝对可称是天下第一高手。

谁也不怀疑。

据说三年前苏佛儿和大舞联手找上了她。

结果怎样是武林中一大谜团。

李吓天也一直不知道结局是什么,唯一清楚的是苏佛儿和大舞还活得好好的把老婆带了回来。

“你们可曾听说过董久紫和云小贝在东海天台山建立了一处山谷基地?”

“是!据说专门把罪大恶极的人囚禁其中。”

冷大先生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是:““挽袖行动”就是将董久紫和云小贝救出来。”

五月十五的风,特别令人想睡。

李吓天看看街道,再看看眼前的两个“同事”,苦笑道:“连苏佛儿和大舞也栽在那个女人的手里,唉!”

苏佛儿和大舞之所以没办法对羽红袖行动,是因为其中牵涉到了某些特殊的原因。

而董九紫和云小贝这对英雄夫妇更是落入了人家的手中。

冷大先生只好和苏小魂、大悲和尚翻遍全天下找出三个男人来采取行动。

为什么一定要三个男人?

李吓天不明白。

董断红也不明白,道:“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魏尘绝同意道:“显然是三年前的苏佛儿和大舞受到了教训所带回来的讯息!”

“聪明!”李大捕头笑道:“所以,我们只好一切都是共同行动。”

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叫安琪儿的那个金发美女。

想要打败羽红袖,可是要先知道不少事不可。

“喂,你的师承到底是谁?”起身的时候,董断红忍不住问道:“起先我以为是冷大先生亲自教你的。”

因为,李吓天的出手有苏小魂、大悲和尚等人的味道。

那是在妙峰山一路上的观察。

“你怎么知道不是?”李大捕头反问。

“因为你看见冷大先生时我就知道你是第一次见面。”

“喂,你这双贼眼可利!”

“说真话吧!是谁?”

“你的师父又是谁?”李吓天反问道:“我也不知道。”

董断红轻轻笑了,哈哈道:“好吧,那我们就别说了。”

“不行!”魏尘绝哼道:“你们既然也出自“大禅一刀门”,怎么能够不让我知道你们的师承?”

正是:“是非只因多开口!”

李吓天可是苦笑了好几回,这才温吞吞的道:“我爹晚娶我娘,不过那时他也不想让人家知道……”

江湖中的恩怨,最怕是牵连到家人。

李吓天脸色忽然变得尊敬起来,道:“家父人称李五指!”

李五指?

董断红肃然起敬道:“真是了不起的大侠!”

魏尘绝有一丝尊敬,道:“当年家师提起李大先生在米字世家帮助米小七,后来在龙咸镖局时又帮助大舞的事,敬佩有加。”

董断红点了点头,忽的缓缓道:“家师东海传人!”

“什么?”李吓天和魏尘绝双双大叫道:“那你和董九紫是师兄弟?”

“不是!”董断红叹气道:“不只是师兄弟,而是父母同生的兄弟。”

孪生兄弟?

“难怪你留着一脸的胡子是为了区别。”李吓天嘿嘿的笑了好几声,道“人家是英雄,你干啥做大盗?”

“英雄的方式有很多种是不是?”董断红大笑了起来,道:“有人还不是当捕头来做英雄?”

他们都笑了起来。

笑得很豪爽。

男人有时后是这样子的,当情感产生的时候,嘻笑怒骂反而是一种最亲切的表现。

街道飘着五月的风,带动一股热气。

三个男人转了几转,通过了一间“五华寺”。

五华寺的后面有一棵大榕树。

好高好大,遮了半边天。

榕树左边有一条巷子,可以通过许多大户人家的后门。

他们所知道的是,安琪儿那个女人如今住在左手第三间,那座叫做“琼华香居”

的大宅里面。

李吓天在榕树下深呼吸了一口气,偏头朝董断红问道:“喂,难道你兄弟的事一点也不知道?”

“我们有好几年没联络了。”董断红轻轻一叹,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他笑了笑,又道:“我知道,他最想的一件事就是把我关入恶人谷中好好的修身养性一番。”

“恶人谷”正是天台董九紫所辟的山谷内最险要之地。

专门关的是十恶不赦的巨恶。

“哈哈!那这回你去救他只怕会另眼相看了?”

“这样也罢了。”董大盗爷叹气道:“只怕他看着机不可失把哥哥我顺手送了进去。”

魏尘绝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可是很奇怪的,李吓天和董断红都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你被关进去,我一定救你出来。”

这句话是魏尘绝那淡笑表情的意思。

李吓天忽然发觉魏尘绝这人很奇怪。

话不多,但是每一个表情都可以让人家知道在想什么。

会不会是练成了佛家六大神通之一的“他心通”?

“你们真厉害,能找到这儿来。”安琪儿娇笑道:“可惜,你们晚了一步……”

“什么晚了一步?”

“当然是指我已经找到夫君的事呀!”安琪儿好曼妙的姿势身,朝里头轻轻呼叫道:“蒲哥哥,你出来见见他们吧!”

谁?

蒲焰淡淡而幽雅的晃了出来。

手中的刀鞘闪闪发光。

董断红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经验告诉他,这是一条剧毒的毒蛇。

李吓天干捕头的经验可不比董断红干大盗的经验差,轻嘿道:“我在想你是不是武断红的人?”

蒲焰有点讶异,谨慎了起来,冷冷一笑,道:“这里是我的宅子,你们来做什么?”

他们是从后门进来,绕到了前头看了一圈才进厅的。

不说话的魏尘绝忽然说话了,道:“你很聪明!”

蒲焰一楞,只听魏尘绝缓缓接道:“只用八个人八把刀便可以将慕容世家五路人马砍得一个也不留!”

蒲焰的脸色一变,左手握住刀鞘的力劲似乎更增加了几分,像是慾爆的火葯。

魏尘绝在瞪人的时候当然一点也不输人。

差别以往的是,他的左掌依旧很轻很柔,好像只是淡淡的搭在刀鞘,如落如握。

这其中的修为便有所不同。

一厅子里两排的黑玫瑰金发女人闪身出来。

看情况随时要干上一大架似的。

董断红嘿嘿一笑,压根儿不理会别人便朝安琪儿走近。

他一动,自然那十数名侍卫往前挡了过来。

董大盗爷摇了摇头,嘿嘿道:“有什么好紧张的,只不过找你们“蜂后”谈一点事儿罢了!”

他为什么突然有这个举动?

李吓天脑袋一转,立即明白了一件事。

这座厅子屋檐上有人,而且正以某种方式要来对付下头的三人。

董断红是知道了什么,难道上头的人让他这么忌讳?

忌讳到必须不断的动。

从动中变化位置?

李吓天想也不想,立刻以“捕头”的职业反应,“哗啦啦”冲破屋顶飘了上去。

他突然这么一冲,显然吓了上面的人一跳。

人有四个,一个个长相平凡的很。

就像是你在路上经常会碰到的那种王二麻子、林阿四之类的人。

李大捕头当先注意到他们手上都有一面铜镜八卦。

铜镜在左手。

右手五指呢?几张黄符在风中飘着挟在指间。

“呃!原来是小茅山的道士!”李吓天嘻嘻一笑,翻着眼瞪人家道:“趴在屋顶上干什么?当贼啊?”

一个满脸麻子,眉头稍上有一道刀疤的嘿嘿冷笑道:“姓李的,有胆量你就往前两步,往左后方一步走去!”

李吓天一向只吓人家的,那会叫人家唬住?

“可以,走了又怎样?”

“我们“阴山四无道”有一门“夺天大法”,如果你能破了,嘿嘿……”那汉子摆了摆手臂,露出了里袖。

里袖一圈,是差不多一寸宽的红色。

红袖?

羽红袖的人?

李大捕头嘿嘿笑了,活了活筋骨,顺便往下看了一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十几名黑玫瑰金发美人一个个全躺在地上喘气。

董小子有一套。

李大捕头哈哈一笑,说道:“阴山“四无道”听说是和茅山、龙虎山并称的天下三大法术道派,早想领教了。”

这会当真往前了两步。

接着,左脚抬起,看似硬要试试再往左后一步会如何了。

当见眼前这四个汉子的手臂、手腕都显出一个奇怪的姿势来。当然,是指拿铜镜八卦的那只左手。

有的放在腰际半隐半现,有的扛在肩上微微倾斜,加上一个放在丹田小腹,直接的映了过来。

那个说话的汉子更是奇怪,半蹲半屈的放在额头。

李大捕头的左脚没有往后踏去。

不踏下去也就罢了,还往前大大一步跨出。

脚都抬出去了,手闲着干啥?

三两下,“劈哩叭啦”一阵,人家四个“四无道”的道人全都摆平了,躺在那儿又气又急。

“喂,李小子,你怎么说话不算话?”那麻脸汉子叫了起来,道:“你也配称“天下捕头”?”

“你叫什么名字?”李吓天蹲下来,突然问起人家这么一句来。

“我?”那麻脸汉子看了左右的兄弟一眼,这才回头来,呐呐道:“我姓焦,叫焦帆万。”

“好!焦帆万老兄,我告诉你吧!”李吓天嘿嘿呵呵笑道:“教我办案的那个人曾经说过一句话。”

“什……什么话?”

“死脑筋办不了大案,不如回家蹲着养猪算了。”

焦帆万没有话讲。

因为,他就是死脑筋的以为李吓天会往左后方踏下。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四无道”不能和茅山、龙虎山一样的盛名于天下?”李吓天大大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因为,你们要作个法都要搞半天。”

焦帆万承认这一点。

但是,他倒大胆的笑道:“那是因为我们祖师爷当年怕这种符术太可怕了,所以才故意有所限制。”

李吓天嘻嘻道:“那又怎样?”

“可是自从四年前羽盟主来了以后,已经陆陆续续的解掉了一些禁制。”

“那又怎样?”

“最先解掉的是光遁杀技!”

光遁杀技?

李大捕头心念一动,那四面八卦铜镜忽然大大闪亮。

亮!

好亮!

那阵刺人眩目的闪光一起,李吓天连眼皮子都还来不及合,猛可里左右两腰、前胸、额头一阵烫。

登时,全身一软的又由破洞跌了下去。

哥哥完矣!

他的心里还在大叫,猛可里有人伸手扶了一把。

同时,好快的撕下了符纸来。

好一阵清凉透逼全身,那火焚之力刹那无踪了。

“喂,怎么不小心一点?”董断红的声音,道:“真奇怪,你怎么可以活到现在?”

真的,李大捕头自己都有点讶异。

他抬了抬头,顶上的人早已经走了。

“姓董的,你是知道他的厉害,所以叫哥哥上去试着好玩?”李吓天大大的瞪眼,开骂道:“像你这种让朋友两肋插刀的“朋友”,真够意思!”

董断红哈哈笑了,耸肩道:“那么下回由你对付女人,哥哥我去对付那些旁门左道。”

李吓天这厢注意到安琪儿这个大美女不见了。

“人呢?”

“走了!”

“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

“拦不下来!”董断红瞅了那方才安琪儿坐的地方一眼,叹了大大一口气,道:“你看看地上。”

地上有一排洞口穿透了地毯露着。

机关!

“这种波斯长毛地毯一遮一盖,谁会想到?”董断红看了看自己的脚,很安慰的道:“它们还平安无事真是老天保佑了。”

李大捕头回头看了一眼,魏尘绝和蒲焰都不在。

“去了前庭?”李大捕头往外走去了,边皱眉道:“恐怕这间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