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5章

作者:奇儒

武断红得意自太师椅上起身,踱到了窗囗。

这座“太公雅筑”是建立在鄱阳湖水上。

栉比鳞次共有九间,其中相联是以一道九曲桥横架到了岸上。

好有一番情趣。

武大先生嘿嘿望看湖面笑道:“如今,天理会我们已经掌握住了大半,剩下的就是孤主令的“令遍武林”这个组织。”

武断红大笑的回身,一个字一个字用力的道:“现在,慕容吞天和他的主力也尾随你到了鄱阳湖。”

武年年现在全部懂了。

自己是一颗棋子。

一颗可以毁掉慕容世家的棋子。

“怪了,那老头子不在杭州来到西凌镇干啥?”李吓天的声音在七月初秋下特别有精神。

在他们三个人的身前,有一个全身雪白衣袍的老人,一头银发白髯,正淡笑的望来。

干燥而巨大的手掌,透著有力的气势。

这是一双握剑的手。

杭州十六怀古堂的宋怀古,他的手没有人敢轻视。

因为这双手控制的剑会让你永远爬不起来。

魏尘绝的孔在收缩。

因为他的一刀杀了宋怀古的儿子宋飞唐。

董断红的瞳孔也在收缩。

谁也都知道,宋飞唐在挨魏尘绝那一刀以前,已经中了卓夫人所下的毒。

而卓夫人现在又是他的女人。

好像只有我们李大捕头不干这回事?

宋怀古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回头一笑后又缓缓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他在打什么算计?

右旁的和记葯内有两人踱了出来,冲着他们招呼道:“三位,请进来谈谈!”

秦老天和柳危仇。

嘿,看来西凌镇可来了不少人哪!

魏尘绝以前欠过他们人情,第一个不犹豫的就往里面走。

董断红一向到那儿都不介意。

至于李吓天大捕头,有吃有喝就可以了。

所以,两前三后的从人家葯门囗进入,转到了后堂三两拐,后头的气派可大大不同了。

单单是这座庭园的气势便可知花了多少银子。

“这里是八卦一形门的大分舵?”李吓天笑了笑,道:“听说负责鄱阳湖一带的地域,舵主叫布飞的是不是?”

秦老天呵呵笑了,朝柳危仇道:“柳弟,你说这位“天下捕头”绝对不可小看了,这厢已经明白啦!”

李吓天嘻嘻笑了,回道:“没办法,以前为了抓董小子,不得不有所研究。”

柳危仇好笑的看了董断红一眼,哈哈道:“难道这间葯子里有什么值得你下手的?”

“虎风三宝丸!”董断红大笑道:“这道秘方可是非常诱惑人的……”

他紧接着摇了摇头,道:“可是,董某不会来偷。”

“为什么?”秦老天好奇道:“他们可防不了你!”

董断红淡淡一笑,道:“因为秦门主仁义薄天,而这里的布飞又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董大盗爷偷窃只是他为了除姦这个目的的幌子。

秦老天哈哈大笑中,一拍魏尘绝的肩头道:“你有这两个朋友,我们可以放心多了!”

魏尘绝有一丝感动。

八路英雄中虽然有过那么多人偏离了本质。

但是,还是有人依旧站在自己的原则上。

茶,端上。

末夏初秋的风吹来阵阵的花香和幽雅舒适。

这是花园里的一座亭子,君子亭。

“西凌镇内情势很微妙!”秦老天啜着茶,当先道:“据老夫所知,武断红和羽红袖将会在鄱阳湖域左近一战!”

李大捕头可叹气了,道:“那岂不是又要死很多人!”

“的确!而且,杭州十六怀古堂和慕容世家也可能在混战中加入一脚。”柳危仇皱紧了眉头,道:“你们当然已经知道慕容吞天恨透了武断红。”

那可不是一朝一夕一件事而已。

“宋怀古来的目的呢?”董断红淡淡的问道。

秦老天看了魏尘绝一眼,才缓缓道:“别的目的不说,最少就是为他儿子报仇。”

这件事便牵涉到了卓夫人和魏尘绝。

而卓夫人现在在羽红袖手上是一件事。

卓夫人是董断红的情人,又是一件事。

另外,卓夫人当年是奉武断红之命,再加一件事。

“宋老头自己想以杭州十六怀古堂的力量对付那么多人?”李大捕头叹气道:“这老小子可真有勇气!”

风在吹着,一片落花飘荡的自亭外斜斜落到桌上。

花,黄色的木棉花,依旧鲜黄亮目。

秦老天伸手轻捏,挟在于指间看着,一双眸子闪跳,半晌之后终于道:“你认为他没这个能力?”

李吓天嘿的一声,道:“杭州十六怀古堂就算十六堂的人多,人家可也不少咧!”

柳危仇苦笑了两下,淡淡道:“宋怀古这个人,数十年来江湖中知道他底细的人,据说只有当年和他共同创业的十五名兄弟和他的儿子。”

十五名兄弟自从沈破残死后只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闻逍遥。

宋飞唐则早在去年死在魏尘绝的一刀之下。

“但是,这二十年来我们都知道一件事。”柳危仇说得很慎重,道:“只要宋怀古出手,到现在还没有一次失败的记录。”

这点连董断红都不得不赞成。

“杭州十六怀古堂历经多少战役风云而仍旧笑傲江湖!”董大盗爷的眼中有一丝佩服道:“因为有宋怀古这个人在。”

“特别是这三年。”李吓天不是不明白,道:“十六怀古堂锐意革新,据说在奇门机关之学已凌驾于蜀中唐门之上。”

花苑的入囗,缓缓踱来一名三十五六的粗壮汉子。

一身的肌肉,可没有人忽略了他那双精芒闪动的眸子。

布飞。

“宋怀古这回带了文波的人来。”布飞恭敬的说道:“据说其中有三种机关暗器是最新研制成的。”

十六怀古堂之所以在实战会有那么好的成果,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宋怀古打破了一般机关布置的观念。

“机关不能死死的放在一间屋子内。”宋怀古最有名的一句话是:“机关必须是活的,可以随时在任何地方、任何的时候运用,这才能战无不克!”

魏尘绝淡淡的笑了,眼珠子一直盯着刀鞘。

是在跟刀鞘说话?

或者是跟刀鞘里的刀说话?

“机关暗器还是死的。”他缓缓的低着头道:“因为没有人动用的机关是不会自己有生命行动。”

李吓天大笑了起来,道:“这句话真他妈的有道理极了。”他哈哈道:“宋怀古这回不知道带来了多少人?”

布飞得到秦老天的指示后,回道:“四十三个,每七个人一组,但是另外有一个神秘的人。”

奏老天一嘿,道:“你查不出来?”

“是!”布飞低下了头,承认道:“这个把月内那个人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宋怀古由杭州城里出来后的第六天。”

“第二次呢?”

“今天早上。”布飞皱眉道:“可是很奇怪,翻遍了西凌大镇,就是找不到那个人的踪影!”

布飞的说法,表示他连对方的长相也不知道。

“他这两次出现都是穿着黑色大氅罩头披风。”布飞苦笑道:“据属下所知,羽红袖也极注意这个人。”

李吓天的眼睛亮了,道:“你知道羽红袖的落脚处?”

“是。”布飞笑道:“就隔着一条街的晓风大院。”

囗囗羽红袖出现在章儿铃她们三个面前时,空气几乎是凝止的。

这世间有这么美的女子?

何悦珏轻轻一叹道:“羽姊真美!”

一串娇铃悦耳的笑声令人舒服极了。

“三位姊怎么了?”羽红袖轻轻移身自门囗进来,抬眉看了一眼夕斜洒湖嫣红,轻笑道:“怎的?三位姊妹今天查了本座多少事?”

章儿铃苦笑一声,淡淡道:“羽姑娘教导属下有方,怎的套了一日也没结果。”

“何必问我的属下?”羽红袖轻笑道:“直接问我不就得了!”

这是一个又简单又确实的方法。

但却也是最容易让人忽略的方法。

“因为,人的心中常常划分为敌、我。”羽红袖摇了摇头,道:“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卓夫人的妙眸一闪,问道:“这么说,你和李爷、董爷、魏爷他们三个不是敌人了?”

羽红袖含笑的坐下,轻轻道:“在某些方面是。”

她们不太懂。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说法。

江湖中,一向敌人和朋友分得很清楚。

“我跟他们三个没仇没恨的是不是?”羽红袖轻轻一笑,昂首道:“问题是有一个人…

……不,有一些人却非请他们三个来跟我为敌不可。”

所以,敌人的部份是敌人。

不是敌人的部份不是敌人。

章儿铃明白了她的想法,笑道:“那你为什么抓了我们三个人?因为你不愿意败给冷大先-

生?”

羽红袖笑了,点头道:“不错!冷大先生很忌讳本座重出武林,所以在两三年前就曾指使过苏佛儿和大舞到关外挑战过。”

卓夫人却有不同意的看法,道:“可是,当时是你先抓了他们两人的妻子。”

特别是大舞,新婚之夜丢了妻子,一点儿“好处”都没享受到。

“家师曾经说过一句话。”羽红袖笑着,眼眸却是精光闪动,通:“反正要变成敌人,多握住一张牌有何不好?”

何悦珏着着这个大美人,忽然问道:“难道不能在真正成为敌人以前就变成了朋友?”

静!

好一阵子沉静。

何二小姐不是武林中人。

所以,她说出了武林中人不会做的事。

但是这也是武林中人没有想到的一个想法。

“以牙还牙”是原则。

“先下手为强”是方法。

他们只知道谁对自己不利,就先出手解决掉那个人。

至于江湖中由敌人变成朋友的事不是没有。

当年的苏小魂和冷大先生就是一个例子。

今年的李吓天和董断红又是一个好例子。

但是,这之间必须经过许多事。

也必须两个人间经过许多了解。

“几乎没听过有人这么做。”羽红袖认真思考了一会,轻笑了起来,道:“或许以后我会试试着。”

她看了一眼眼前三个女人,淡淡道:“你们想知道我停留在西凌镇的目的?”

没有人否认,她们的确想知道。

“这里是我跟武大先生决斗的场所。”羽红袖笑道:“而且,还有慕容世家、杭州十六怀古堂。”

章儿铃挑了挑眉,笑道:“恐怕不止?”

羽红袖有一丝讶异,微笑一问:“你怎的看法?”

“萧轮玉的集剑楼必然也有不少人在?”章儿铃轻轻一笑,说道:“而紧盯着他的秦老天和柳危仇必然也会出现。”

羽红袖不得不另眼相看,笑道:“人称青峰镇有三宝,我想如果人家以为指的是姑娘的美貌,那就错了。”

她大笑道:“因为,真正的宝物是章大小姐的智慧!”

羽红袖屈指在算着,边道:“这六年来章字家之所以能在武林中扩展势力,这般扎实,和你的策划有关吧?”

章儿铃晃着黑檀扇,微哂道:“羽姑娘是想到了什么?”

“当然!”羽红袖着着那柄黑檀扇,笑道:“据说这是从两百年前“帝王”柳梦狂所传下的“帝王天机七弄魔”?”

“是!”

“你是故意被我擒住的?”羽红袖笑道:“就跟当年的单文雪一样,故意落入我手中,好来一个里应外合?”

章儿铃并不知道单文雪曾经做过相同的事。

但是她的确是这么个想法。

“单大小姐失败了?”章儿铃只想知道是不是这样。

“是!”羽红袖笑道:“因为,她解不开我所下的穴道禁制。”

章儿铃的脸色一变,她一直以为已经暗中解开了对方所点的六处奇经外脉。

“当年她也以为是如此!”羽红袖轻轻一叹,道:“可惜你们都错了。”

章大小姐暗中提气周身,那六处分明已经解开的奇经外脉不知何时又封上。

怎么会这样?

“那是因为我下的手法在一个时辰后又会重新禁制这几处穴道。”羽红袖轻轻叹道:“天下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可以解。”

甚至两百年来天下第一高手的柳梦狂“帝王经学”也无能为力。

章儿铃叹气了。

有人曾经说过,如果第五剑胆生在两百年前,天下第一高手可能就不是柳梦狂,也不是他的儿子柳帝王。

现在她似乎有点明白。

明白冷大先生为什么怕这个女人出现在江湖。

羽红袖缓缓起身,望着窗外的入夜天空,轻轻道:“今,你们必须换个地方。”

“因为他们要来?”卓夫人的眼瞳子一亮,道:“因为李吓天他们三个人已经查到了这里?”

“那是因为我故意让他们知道的。”羽红袖轻笑道:“而且,来的人不止他们三个。”

囗囗“武年年那个贱人往晓风大院走去。”

慕容吞天冷笑道:“去了多久?”

“半炷香光景。”池池映冷嘿道:“她的后面跟着萧轮玉和集剑楼的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