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6章

作者:奇儒

武断红一直没有出现在晓风大院。

天下有什么事比他独霸武林的野心更重要?

有,只有一件事。

武年年。

尸体已冷,冷如今夜的风。

风,却没有他的眼瞳、他的心那么冷。

他有梦。

梦想有一天成为武林中叱喝风云的第一人。

但是,今夜的梦变了。

梦,已画上满满悲伤的颜色。

这里是一片松林,武年年的尸体放在落铺着满地的松针上,脖子的血囗已经凝结,暗红的一线。

站立了多久?

武断红是让晨曦第一道光芒刺惊了眼眸才回过神来。

这一夜里,又不知落下了多少的松针遮盖在爱女的身上,似乎很多吧!

在武大先生的眼里,除了武年年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庞外,已经看不见任何的事物。

天色,越来越亮了些。

武断红竟然在这个时刻想起了九百多年前的一个人。

自西域东来的菩提达摩。

他是看着武年年想到了魏尘绝。

想到了魏尘绝就想到了赵一胜想到了“大禅一刀门”。

然后,想到了达摩。

达摩开禅宗之始,论禅不着语言文字。

武断红的身旁有杜怨、楚卧和蒲焰。

他们都不知道这位武大先生心里在想什么。

最大的悲伤比最大的快乐还会令人想到佛。

就好像一个正在得意成功的人不会去算命,而去算命的几乎都是潦倒埋怨的人一样。

天色更亮了些。

“通知留在“太公雅筑”的裔衣。”武断红的声音有沉沉的叹息,道:“我们回去断红总舵。”

“是!”杜怨应声回座,眼中和另外在旁的蒲陷、楚卧一样的讶异。

他不明白为什么武大先生突然在最后一步时撤退。

蒲陷和楚卧也不明白。

他们唯一可以感觉到的,是武大先生的悲伤。

但是,武大先生不应该是被悲伤击倒的人。

他们不懂,因为他们不知道武断红在这一夜里心路挣扎和旁徨了多么痛苦。

连自己的女儿都会利用而害死的人,夺得了天下又有何用?武断红想着,问着自己的一句话是,这是上天的惩罚?

惩罚一个本来是人人敬仰的英雄却变成野心枭雄,违反天意的天怒?

这一刹那,他忽然也可以感受到宋怀古的心情。

宋怀古死掉唯一的独子宋飞唐时在想什么?

囗囗慕容吞天有点讶异武断红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回来。

卯时,杜怨带着八名刀手自东北出现。

消息立刻像湖水上的微波传开。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慕容吞天冷冷的声音在湖面上荡开:“顶上太公雅筑中只剩下裔衣和几个刀客,杜怨一进入后我们就攻击。”

他的估计是,杜怨是先头探子。

只要上头这间太公雅筑内没有任何事故发生,杜怨一定会发出信号让武断红安心的回来。

信号一出,也同时是攻击的时候。

慕容吞天唯一担心的是,皇甫敌星怎么还没回来?

“慕容门主,敝堂兄弟们已做好准备。”

闻逍遥看起来就像是方外中人,一飘黑须在晨风中特别的有出尘雅意。

谈笑的眼眸闪着深邃难测的光芒,就如似他的声音深沉无测:“杜怨一发出信号,本堂的兄弟立刻可以破开七个洞,接下来由你们窜上!”

慕容吞天看着杜怨已到十来丈外,满意的点点头,一嘿:“行,就这么办!”

风起,水波在移。

所有的人头忽然间就像随着波流带走般的消失。

囗囗杜怨绝对没想到会发生这件事。

当他带领八名手下踩进“太公雅筑”第三间房时,裔衣笑着在问:“武大先生安好?”

“是!”杜怨点了点头,道:“武大先生没事……”

话说一半,裔衣突然出手。

好快、好猛的重手,杜怨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的出手会高出自己这么多。

杜怨倒了下去,他身后的八名刀客也躺下。

因为,他们的背后各有一把刀砍在他们的脖子上。

“发出黄色冲天信号!”裔衣冷冷笑道:“我要看看武断红踏上这座屋宇时被火葯炸成碎片的样子。”

裔衣显然得意极了,负手出了门槛,站在九曲桥上看着属下把信号弹激炸在半空中。

黄色的烟雾散开,就像鹤羽般优美的在天空扩散。

“嘿嘿嘿!武断红到死也想不到这是死亡的烟雾!”裔衣得意的喃喃自语。

声音轻得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得到。

所以,水下的慕容吞天、池池映和陆陆山也没听到。

裔衣想不到的是,“死亡的烟雾”指的竟是他自己而不是武断红。

突然间当裔衣回身进入房里的时候,地板上多了好几囗破洞。

破洞里面出现了好几个人和好几样兵器。

以裔衣的身手,平常的杀手可能自讨苦吃。

但是,像慕容吞天这种人猛然一记击来,背后又有陆陆山和池池映。

裔衣唯一的感觉,他倒下去时就倒在方才刚刚死在自己手上杜怨的尸体上。

这一个扣着一个的行动,是不是变得很可笑?

慕容吞天不知道,当天看着最后跃土来的闻逍遥和他那七名手下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奇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忽然间外头有人在高声大叫道:“家主,前面那片树林里挂了一幅大布亡”

慕容吞天一大步子跨出,就看见那布上的字。

“怀玉山上玉楼居”。

七个字,慕容吞天和闻逍遥的表情一样沉重。

一个是为了儿子。

另外一个呢?杭州十六怀古堂的生死。

囗囗“那三个女人去通知慕容老头大概不会出事吧?”李吓天是在问魏尘绝。

因为那个小行动可是由章儿铃负责。

魏尘绝难得笑了笑,挟着马肚边疾驰边回道:“单打独斗,有几个人有把握能胜得过“帝王绝学”的传人?”

这句话是员的。

章儿铃一身殊胜成就如何,至今还是一个谜。

两天前当我们李大捕头以内力气机制穴的手法点在章大小姐的身上,多少知道了一点。

这女人干起架来一定让天下十之九九的男人躺下。

“你这种成就也会被羽红袖所擒?”李大捕头那时很讶异的问了这一句。

“想被擒还不简单?”这是章儿铃的回答。

“好吧!你的意思是故意被擒的了?”李吓天追问了一句:“那你得到什么消息?”

“天台山恶人谷在羽红袖的策划下已大大的变了样。”那时章儿铃语重心长的道:“隐约知道的是,其中有六个村庄是羽红袖经营建造的。”

“这可真要命!”李吓天奋力策马扬蹄,边对身旁的董断红叹道:“那六个村庄摆明了是吞人的嘛!”

董大盗爷嘿嘿笑了,哼道:“那个我倒是不担心,谁碰上来谁倒楣。”

“那你担心什么?”

“为什么我们追了两天两夜,羽红袖的行踪越来越难掌握?”董断红可皱起了眉头,道:“更担心武断红在打什么主意?”

武年年死了,武断红竟然随着消失在江湖。

半空一阵振翅响,李吓天招手抓住了鸽子,有信函。得到的飞鸽传书是,太公雅筑死了两个很重要的人,裔衣和杜怨。

“杜怨是死在裔衣的手上。”秦老天在传书上写着:“而裔衣则死在慕容吞天的手上。”

真是杀人者人恒杀之。

秦老天末了一句话是:“慕容世家和闻逍遥已往怀玉山而去。”

“看来章大小姐有够聪明了!”李吓天笑着把信纸递给了魏尘绝,嘿道:“只是不知道那儿两天前发生了啥事?”

信函交到董断红手中看完后,忽然就变成粉末随风飞散。

蹄响更急,往东。

“裔衣是羽红袖的人,所以他杀了杜怨。”董断红皱眉道:“慕容吞天以为裔衣是武断红的人,所以杀了裔衣。”

这个推论是可以成立的。

“但是,武断红为什么没有回太公雅筑?”李吓天自己想着又自己回答:“我们会以为杜怨是先头探子先回去太公雅筑看看有没有变化?”

显然裔衣也是这么想,所以杀了杜怨发出信号等武断红回来。

“没想到这个时候慕容吞天出手。”李大捕头嘿嘿一笑,偏头在马背上想着:“可是还是想不通武断红为什么没现身跟慕容吞天做个了断?”

他们都知道武断红不是一个怕事的人。

“也许他根本就到了别处。”魏尘绝忽然出声道:“而杜怨回去太公雅筑只是通知裔衣会合的地点。”

这就对了,真是太出乎意料的变化。

问题是武断红为什么突然撤走?

“因为武年年死了?”李吓天说出这个看法时,他们已经进入德兴大城的城门。

囗口德兴大城和景德镇、怀玉山各距离八十里左右。

不近不远,是安乐河下游最大的城镇。

景德镇的磁器和怀玉山的玉石在这里满目可见。

董断红一马当先,带着两个“朋友”便到了天马客栈。

这客栈在德兴城里可是一等一的字号。

寻常商贾还花不起这钱,住上一晚要三十两银子。

“自家的,别客气!”

“自家的?”

“对,老板就是董某某。”

董断红大笑的进入“老板”的睡房,呵!有气派。

那可不是一间房,而是一座别有洞天的阁居。

它巧妙的由假山、奇石、涌泉隔出另外一片天地。

三间雅致极了的独立木屋,散发出不浓不淡的木香味儿。更特殊的是用竹藤架成的回廊,上面布长满了万年春,下面每块石上则放置着景德镇的精美磁具。

踏入其中,临在风里古意舒发心胸。

“你这老小子真会享受!”李大捕头叹气道:“连皇帝老小也没你这般乐趣。”

董断红嘻嘻一笑,努了努嘴道:“三间房儿随意挑。”

李大捕头向来不计较,冲着右边一间就进去了。

一双眼睛还没看完,门囗可有美人轻轻说道:“公子,小婢端了脸盆请公子梳洗。”

李吓天一回头,人家果然一双柔荑捧着热腾腾的水盆儿站在门囗等着。

享受得好像太好了一点?

李大捕头自认为第二个优点,就是人家乐意自己奉陪有何不可?

当然,不能违反他的原则。

水盆摆下,毛巾在水中浮着。

李吓天看了看这个美人一眼,嘻嘻一笑道:“姑娘如何称呼?”

“贱妾水香。”那女人垂下了头,轻咬chún回道:“是董爷派来服侍公子在这儿的起居。”

李吓天笑得更愉快了,道:“你们董爷对朋友可真够意思。”

“因为公子是英雄。”水香往前小跨一步,双颊飞红,轻声道:“水香能服侍公子是水香的宠幸!”

李吓天哈哈两下笑,却皱起了眉头。

“公子有何不妥?”

“我怕!”

“公子怕什么?”水香的表情有一点点不自在了。

“我怕这毛巾底下有什么怪东西。”李大捕头的左手一直放在水盆的边沿,嘻嘻笑道:“你说有没有?”

眼前娇柔无力的水香姑娘忽然泼辣了起来。

那双看起来不胜柔腻的柔荑忽然间也变得可怕。

特别是十根原本是青葱般的玉指,扣抓向前的时候已经惨绿绿的不像女人的手。

不,不止不像女人的手,简直不像人手。

那是一双会要命的鬼手。

李吓天要摆平这样一个人并不太困难。

但是,他叹气的是羽红袖分明在取笑董断红。

水香已经趴在地上喘气,全身的骨头就像已经散开了似的,她的眼角看见李大捕头走了出去。

门外,魏尘绝和董断红也同时走出来。

谁都没有董大盗爷的脸色难看。

“很好!”在树梢上有人拍手轻笑,羽红袖显然又高兴又满意,道:“你们处理的速度够快,当成我的对手。”

她看向董断红,嘻嘻笑着随枝桠起伏着,道:“这是回报你在晓风大院时打破了我一面墙壁。

那是两天前,羽红袖在秘道中,董断红硬是击破了壁面跟她对手两次。

“我只不过让你尝尝家里叫人家来去一回的滋味。”羽红袖的笑声已到五丈外,犹飘来一句:“你们追得够快,那个宋老头就住在两条街外的高云酒楼,特此奉告。”

戏弄人嘛,要你这女人告诉我们?

李吓天捕头的威风全没得有用上。

羽红袖这般指道出来,分明是一个挑战。

现在是正午午时。

今夜过完以前,她会找上宋怀古。

“喂,这回可是在你的地盘上办事啦!”李大捕头一瞪董断红,大叫道:“输了可去大了脸。”

囗囗董断红对高云酒楼也很熟。

因为天马、高云两家是在德兴城里竞争最激烈的大客栈。

比住费贵,也比装璜布置看谁称得上第一。

所以,德兴城里的人都说如果有一天高云酒楼的老板碰上天马客栈的老板,一定相互用金子砸对方。

高云酒楼的老板姓刘,人家都叫他刘二爷。

为什么是二爷而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