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17章

作者:奇儒

“这回可是败的很惨。”董断红叹气叹的好用力,道:“董某一生中,还没有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这般玩过……”

“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一点。”李吓天不得不佩服,摇看头道:“从头到尾就只有魏小子那一刀威胁到她……”

他偏头看向魏尘绝,嘿道:“不过好像没办法每一刀都这么漂亮!”

魏尘绝苦笑了一声,望着天马客栈这一处别院的花圃。几朵玫瑰栽种在一座奇岩上。

奇岩是褐色,有一份古雅的趣味。

玫瑰鲜红的花瓣迎着阳光,迎着晨风。

他默默的走过去,站在玫瑰株前面看着。

一只小甲虫在梗上爬过。

爬的很慢,一步一步的往上去。

在人类的眼中看来,它是小心翼翼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往上。

六只脚抓钓的很结实,好让自己不往下掉。

同时,避开梗上的尖刺。

这座褐色奇岩的塞缝里,正爬出了一只蜘蛛。

蜘蛛的动作就快多了。

虽然体形比那只小甲虫还小,但是几个移动间已经爬到了甲虫的背后。

魏尘绝忽然感受到了杀气。

这个小畜牲想吃掉甲虫?

果然,只见得那蜘蛛快速的爬到甲虫的背后,在尾端咬了一口,甲虫好像痛了。

魏尘绝很讶异自己似乎可以感受到甲虫的痛苦。

蜘蛛又很快的爬过甲虫,到了它的头顶上咬下。

风在吹,甲虫和蜘蛛一起往下掉。

不,是甲虫往下掉,蜘蛛则由脚尾吐出丝随风飘晃着,慢慢的落到了岩石面上。

甲虫翻倒着在那儿挣扎,蜘蛛则在甲虫的周围绕着。

是在等自己的猎物死亡吧?

“你得到了什么启示?”董断红和李吓天不知何时也站在旁边看着,道:“是从甲虫得到启示,还是从蜘蛛得到启示?”

“或者,是从它们两者之间有了感想?”

一阵沉默的时候,甲虫已经停止了挣扎。

蜘蛛犹不放心的四周绕了两圈,这才一口一口吃了。

“玫瑰很美。”魏尘绝终于缓缓道:“很美的东西都会保护自己的美不被别的事物破坏。”

所以玫瑰的梗有刺。

“但是,爬的很慢的甲虫和爬的很快的蜘蛛并不怕梗上的刺:…”魏尘绝轻轻的接道:“因为,它们的目的不在伤害玫瑰……”

李吓天的表情像是在沉思,声音也像是在沉思后缓缓说出来有智慧的话:“羽红袖就像是这些玫瑰一样?”

魏尘绝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只是蜘蛛或是甲虫……”李吓天的眼睛亮了,道:“那么我们就不会被玫瑰的刺所刺伤。”

董断红也笑了道:“怀玉山就是玫瑰的梗,满满都是刺的梗,我们的手很容易被刺伤。”

“所以我们不要去怀玉山……”

“我们直接去天台山恶人谷。”

“羽红袖变得跟在我们后面追。”李吓天笑了,道:“等她回到了恶人谷时,那个地方已经变成我们的玫瑰梗?”

然后呢?

羽红袖就是甲虫,而他们三个则是蜘蛛。

七月初十,天气似乎清朗舒服多了。

□□怀玉山的玉和山林一向是中原名胜。

它最特别的是,弯延深幽的小径,几转几折以后俄然出现眼前别有洞天。

羽红袖很轻易的就调动了十名高手,带着宋怀古上山。

在这座山里有一处人称“鬼冥洞”的地方,羽红袖见到了锁囚慕容玉楼的四名手下和慕容公子。

她估算以十四个高手加上自己,已够破掉十六怀古堂建立在这里的机关建造堂。

羽红袖把慕容玉楼留在这里有什么目的?

“禀告令主,方才山底传来的消息……”这个“鬼冥洞”负责统率的岳寻恭敬报告着:“慕容吞天的人和闻逍遥的人已经开始上山……”

羽红袖淡淡的一点头,嘿道:“他们第一件事情必定到怀古堂的机关场去。”

她顿了顿,看了岳寻一眼,问道:“李吓天一干人呢?”

“没有接获任何消息……”

没有消息?羽红袖的眼眸在闪,冷嘿道:“在山下你安排了多少人?”

“四十六个。”

“每一条进山的路都没有漏掉?”

“是!包括后山都派了人……”

羽红袖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好一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嘿嘿!有意思……”

岳寻不太懂羽红袖的话中意思。

但是他不敢问。

一向只有羽大令主能问话、能下命令。

“慕容玉楼的事做的如何?”

岩壁上,这位京城名公子正双手、双脚被梏在铁锁内,羽红袖对他难道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回禀令主。”岳寻谨慎的回答着:“他到现在一直没有透露慕容吞天这一阵子练功时,做了什么改变……”

羽红袖嘿嘿一笑,淡寒寒的道:“你应该知道慕容世家的武功,在这几年内已有了很的蜕变?”

“是!”

“你也知道慕容吞天必须死在自己的武功下?”

“是!”

这是“人情册”上的规矩。

也是维持“人情册”和“羽令天下”威信的原则。

慕容吞天这几年来不断闭门苦练,主要的目的就是摆脱以往慕容世家的武学心法,另辟一宗。

这是摆脱羽红袖控制最好的法子。

“我不愿意失败……”羽红袖的声音很冷,道:“而且我也给了你不少时间。”

“是……”岳寻的额头在渗汗,每个人都感受到极大的压迫力。

有点类似“山雨慾来风满楼”的感觉。

半晌之后,羽红袖才轻轻的笑了,道:“看在你忠心耿耿跟了我三年的份上,这回教你一件事……”

“是!”

岳寻回答时松了一口气,另外十三个人也松了一口气,奇怪?一洞里的气氛似乎变好了不少。

“将内力气机由小谷穴注入,走百藏、神龙、明灯、转上肩井过穴堂直冲百会穴……”

羽红袖淡淡说着:“如果力劲拿捏的适当,你问什么他就会回答什么。”

如果控制不好呢?

百会穴道冲气机而上,登时毙命。

这是一个很冒险的方法。

但是岳寻却不能不一试。

最少他知道,如果试成功了还有活命的机会。

□□闻逍遥并不大愿意让外人知道十六怀古堂机关场的位置,因为这关系到十六怀古堂的存亡。

他现在却不得不带着慕容吞天和慕容世家的人去。

羽红袖是他们共同的敌人,所以在大家都是“朋友”的前题下,不能不为目前做某些牺牲。

十六怀古堂的机关场有一个名称“偷天堂”。

偷天堂的意思是,从老天那里偷来神妙难测的机关制造法,的确,这里每次制造出来的机关都很神妙。

它们的威力已有凌驾蜀中唐门之势。

陆陆山觉得心中有一股兴奋。

终于可以见到十六怀古堂最神秘的地方,那无疑是武林生涯中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池池映的心情也很激动。

除了因为可以见到十六怀古堂的机关场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身为慕容世家的一份子,光荣的参与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和羽红袖正面交手,几乎已成了武林中人的梦魇,但也是他们的梦想。

如果不是很有份量的人物,怎么配和羽红袖动手?

这一路上,几十个人的脚步声都很轻。

“这些人都是好手。”池池映的心中有了几分自信,道:“就算羽红袖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人。”

池池映如此的相信着。

然后,他随着众人拐过这后一道林径的转弯,眼前下方的山谷景象让他呆住了。

“不愧是十六怀古堂。”慕容吞天的声音也有一丝讶异,道:“在这种地方能凿出这么多的山洞。”

对面那谷壁上,最少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洞口。

怀古堂的“偷天堂”是在那一个里面?

挑中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一。

“这里是唯一的入口。”闻逍遥淡淡的朝慕容吞天道:“如果慕容兄不介意的话……”

闻逍遥说的很委婉。

慕容吞天却已明白,他当然不方便指出那个洞口才是真正的机关场,带到了这里已经是极限。

“好说。”慕容吞天呵呵大笑着:“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羽红袖那女人来作一番了结……”

□□羽红袖听完了“钉眼”这个探子的报告,淡淡笑了道:“现在我们知道了十六怀古堂机关场的位置……”

她看了众人一眼,嘿声冷笑道:“如果硬攻的话,恐怕走不到那一百个洞口以前就躺下一半了。”

每个人互望了一眼,他们也没有多少的把握。

宋怀古的肚子里却是大大的后悔。

原来羽红袖这女人并不知道确实的位置。

闻逍遥来,正是替她带路。

羽红袖的声音再度响起:“对方会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单刀赴会,顶多再加上看管慕容玉楼的人……”

所以羽红袖的决定是:“就由我们五个押着宋怀古和慕容玉楼从正面去。”

她对钉眼淡淡说着,道:“你知道如何走到后壁去?”

“是,属下知道怎么绕到后面……”

“很好,需要多久时间?”

“三个特辰。”钉眼回答着:“今日西时太阳下山时,一定可以到达……”

羽红袖点了点头,转看向宋怀古道:“你记不记得方才我教了他们一种,可以让人说实话的方法?”

宋怀古的脸色大变,嘶哑哼道:“老夫宁可死也不愿意说出到底那一个洞才是真正的“偷天堂”……”

□□钉眼很准时的带着另外九名伙伴到达那处山崖时,心胸充满了强烈的快感。

他相信怀玉山这一战在日后的武林中,必然大大为人所称道。

以十个人击破十六怀古堂的机关重地,这件事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事。

羽红袖放心的把任务交给他们,是不是相信他们一定能成功?羽红袖相信的事就没有人会怀疑。

钉眼手脚并用,以壁虎功开始往下爬。

身旁的每一个人,动作都很俐落而且有力。

没有人特别快,也没有人特别慢。

黑暗已经罩住了这片山谷,一切都静得醉人。

“第三排第五个洞口。”宋怀古模糊着神智时,口语不清的道着:“那里就是“愉天堂”的入口……”

钉眼笑了,他们都很容易的到达这里,也很顺利的摆平了洞口的四名守卫。

洞道深邃的往里头没入黑暗之中。

钉眼着了每个人一眼,有两三个已经额头渗汗。

是因为兴奋?

钉眼也觉得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大方而轻巧的往洞内窜入。

十道人影维持着一步的距离,十来丈了还没有半丝的声音,钉眼的心情更好了,如果不是知道后面有人,还真以为只有自己一个呢?

又窜了十丈左拐右弯的通道,隐约间可以听到铁槌敲打的声音,“轰轰”的一大片模模糊糊传入耳中。

钉眼笑了,回头低声道:“真是顺利……”

他才说完这几个字,忽然间愣住!

人呢?

后面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不!是有一个人,一个他不认识的中年文士,正负手站在背后丈外含笑看来。

笑,是充满了讥诮。

“你……你是谁?”

钉眼的声音都结巴了起来,几乎是费尽了力才说出来似的猛喘气。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那中年文士笑了笑,又自个儿摇头道:“不!应该是问“你们”是谁?”

“他……们呢?”

“你的那些同伴,死了。”

“死了?”钉眼的声音近乎是哀嚎,全身打颤了起来,道:“是你杀了他们?”

“这个不重要。”中年文士轻轻笑了,道:“重要的是,这条通道有一个名称你知不知道?”

钉眼当然不知道。

“我给它取了个名字……”中年文士笑的更愉快了,道:“就是用我的名字称呼的“逍遥黄泉路”。”

逍遥黄泉路?这个人是闻逍遥?

钉眼大叫了起来,道:“你才是真正的闻逍遥?”

“当然!”闻逍遥温柔的笑了,道:“像这么重要的地方,没有我守着岂不是什么蟑螂、老鼠都进来了?”

这回,钉眼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方才还很奇怪怀古堂对这么重要的地方,防备怎会如此轻忽,现在可是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忽然间他觉得一阵胃酸涌上了喉头,好痛苦!

□□羽红袖向来很有自信。

可是她今晚好像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她同样的以为和慕容吞天在一起的那个人就是怀古堂和宋怀古仅存的闻逍遥。

所以,她没料到岳寻他们四个会背叛自己。

她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如果我知道闻逍遥一直就在怀玉山中,我会用别的方法才采取行动……”

因为,她相信如果是别人不太可能逼得岳寻等人背叛自己,但是闻逍遥就不同了。

在很多年前,江湖中传说闻逍遥约五根手指很有力量,也很温柔。

温柔的在你穴道上用了某种方法,可以让你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