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03章

作者:奇儒

好多的兵器在舞动时,凶手的刀芒是最暗的。

那么,握住最暗的刀芒染血时,凶手的心是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灯苗已高高的挑起。

武当派的妙法厅里已坐好了该在场的人。

武当七子除了一飞、一影外,由一古掌门当中大位坐列,秦老天、柳危仇、章金聆、武年年。

甚至,飘忽不定的邱挤天也咧嘴冲着主角儿猛笑。

主角,当然是魏尘绝。

因为他在今晚要说出青峰镇那一战的情景。

他的每一个字都关系着武林中可能的风暴。

“我那一刀挥出时,陈相送在我的右边,孤主令在前。”魏尘绝说得很简单、很清楚,道:“武大先生在背后……”

他的左肩背那一刀已经证明的确如此。

“沈破残在梁上……”魏尘绝的声音沉了沉,道:“安西重和他的双戟在我的左后方……”

秦老天沉声道:“比武大先生还后?”

“是!”

柳危仇的声音更低,道:“武大先生那时是用右手挥刀?”

“是!”

用右手挥刀,左方必然较少顾及。

更何况坐方的人是和他同一行动,称兄道弟的“好朋友”。

柳危仇问这话的目的是要确定每个细节。

“这么说最有可能的凶手就是安西重?”章金聆看了武年年一眼,缓缓道:“是不是?”

“不一定!”魏尘绝很难得分析事情给别人听,但是在他朋友面前他会开口,道:“那时候武大先生的刀架在沈破残的枪上。”

沈破残的枪有机关巧变。

它不但可以夹住刀锋,而且可以抽弹枪里刀。

“最后刹那,我出刀腾身扣枪挡住武大先生一刀。”魏尘绝缓缓沉声道:“从我落身到反手出刀并不太长!”

这刹那,已足够让沈破残按动机关夹住武断红的刀往前一推迎向魏尘绝的刀。

而且,枪上的气机足以让武断红毙命。

邱挤天忽然问道:“有没有第三种可能?譬如陈相送那小子用暗器,或者孤主令用指力按开了沈破残那小子的枪尾机关?”

八路英雄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兵器和武功路数。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章金聆淡淡一笑道:“不过,沈破残沈英雄一定会知道。”

一古道长双眸一闪,轻轻说道:“知道的事不一定会说,是不是?”

每个人都愕住。

如果沈破残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里呢?

以八路英雄彼此间的认识很可能有意无意间知道对方的秘密。

照魏尘绝分析的情况来看,每个人都有此可能。

只不过安西重和沈破残的可能性最大。

“嘿嘿嘿!你说了半天还是不能改变是你杀了我爹的事实。”武年年冷沉沉的望着魏尘绝,煞目道:“不管怎样,人是死在你的刀下。”

这是魏尘绝所无法反驳的事。

“赵一胜杀光了我全家。”武年年倏忽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接近魏尘绝,甚至明目张胆的将薄刃落于掌中指着对方的脖子,冷笑道:“你又杀了我爹,谁也不能说我报仇是不对的事。”

秦老天看这情势,终究有他江湖风浪的经历,轻轻一咳,说道:“武侄女何须这般急?报仇之事可以等找出凶手以后再说不迟。”

武年年双眸闪动,昂首笑了起来,声声锥人心骨,道:“找到凶手以后?嘿,找凶手跟我杀了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这话问出来还真塞人口舌。

魏尘绝已经分析出当时的情况,也很明显的让每个人心里有一番计量谁是最可能的凶手。

是呀,这剩下的事是找出真凶,和武年年报父仇是两码子事。

章金聆却能把两码子事变成一回儿事,道:“我们如果想知道为什么凶手想害死武大先生,就得让魏公子活下。”

邱挤天拍手大笑道:“对极了,这话太有道理!”

有道理在那里他并不知道。

反正只要魏尘绝这小子能活着跟他比武就好。

章金聆轻轻一笑,忽的晃到武年年的背后道:“凶手害死你爹的居心叵测,或许事关武林的一场风暴。如今,他最担心的是魏兄是不是知道真正的凶手,为了怕漏身分,必然会三番两次的袭击魏兄灭口。”

一云道长此刻颔首道:“章公子此言甚是有理。”

当中的一古道长忽的抚须道:“武姑娘,你就权且从众人之意,一旦寻出了真凶后再论报仇之事。”

武年年平举着那柄薄刃,双眸闪了几闪,银牙一挫,哼道:“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魏尘绝,如果你敢负责任,就让我一刀杀了你祭拜武家血仇……”……“”放肆!“一直没有出声的一波道长忽的拔身而起,落到武年年身旁,重哼道:“在武当派内岂是让你猖狂之地!”

说着,一柄古松剑亦递出指向武年年凝住。

一波道长这个举动是激昂了一点,众师兄弟看了难免有一丝的惊讶。

登时武年年脸色煞白,恨声道:“老毛子道士,想以大欺小?我偏要杀给你看……”

刃光一转,挥出一泓流晕奔向魏尘绝的喉头。

那一波道长双眸冷沉,揉身挺剑,也老实不客气的劈向武年年的左颈而下。

这两人的动作好快,几乎令众人没有时间惊呼。

章金聆此刻距离最近,一声轻斥里那柄“帝王七巧弄魔扇”已展,化成一排打出似桥。

他的目的是想同时阻止武年年和一波道长。

魏尘绝的想法呢?

师父遗言要他找到大悲和尚,所以他没达到目的以前不想死。

师父要他无论如何不能杀武断红,所以没找到真凶以前他也不甘心死。

刀鞘,象牙黄斑的刀鞘犹在桌上。

刀却已挥出。

好快的一刀,划出美丽而诡异的泓光。

轻轻蒙蒙的有如是情人裹住胴体的薄纱。

这一刀,砍的是一波道长。

因为到了最后的变化,谁都看的出来一波道长刺向武年年的剑忽然转向迫至魏尘绝的眉间。

章金聆已经没有机会变招阻挡。

因为黑檀扇的扇骨已缠住了武年年的刃锋,却意料外的一波道长古松剑转了个向。

转了个估计中可以阻止他刺向武年年的剑路。

在那种情况下,魏尘绝不出手自救还有谁可以相救?

一波道长倒下去的时候是满脸的不信。

“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行动?”

武年年显然也有些吃惊于这个变化:魏尘绝并没有回答“一波道长”的问题,他只是捂着腹部迸开的血口缓缓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出厅外。

他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而他要做的事也已经替武当派做了。

柳危仇掀开“一波道长”那张精巧得令人赞叹的人皮面具时,沉沉哼道:“果然,‘伍两’已经开始行动!”

每个人对“伍两”的了解都不多。

甚至,连基本的资料也没有。

地狱盟是个奇怪的组织,身为盟主的柳危仇也是个奇怪的人。

奇怪的组织,奇怪的人,当然也比较知道一些奇怪的事,说道:“‘伍两’总共有七个人,五名‘变神’作外围刺探第一波攻击,两名‘剪刀’做真正的致命攻击。”

这是他对伍两所知道的一切。

章金聆随着到魏尘绝的房间时,只见那位见无道士正紧张的问着魏尘绝:“怎样?对方是不是出手了?”

魏尘绝可是难得的一笑,看了门口的章金聆一眼,方说道:“没有你早先那席话,可能你再也没机会跟我说了。”

这是一种感谢的方式,他的笑和每一个字都是。

见无道士显然得意又有点害羞的傻笑两声,像是有什么话却又顾忌着门口的章金聆不好说。

魏尘绝没有出声,没有出声表示这个章金聆是真的,而且是个可以听的朋友。

章金聆有一阵感动涌了上来。

他自己可奇怪了,难道魏尘绝的友谊那么令人珍贵?

“见寂师兄的事呢?”见无的眉头皱了起来,有几分的感伤道:“平素他最照顾我了,如果他真的已经死在那些魔头的手中,我一定要报仇!”

章金聆此刻跨入了房内,关上了门扉,转身说道:“除了对方假冒一波道长和见寂道兄之外,你还发现了谁?”

见无摇了摇头,道:“我发现一波师叔是假冒之事完全是凑巧,因为,酉时是他行功的时辰,平时派中弟子不知,只有我和见寂师兄服侍在旁过,所以才晓得的。”

所以,“一波道长”要在酉时教练见无是犯了一件大错。

一件令自己丢掉性命的大错。

“伍两总共有七个人!”章金聆轻轻一叹道:“另外五个人躲在那里?”

他叹气的是,那双最可怕的“剪刀”躲在那里?

章金聆才刚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外“见寂”已经端了一盆水进来,边笑道:“章公子,洗把脸。”

章金聆看着他笑了笑,点头道:“谢谢!”

见寂放下了脸盆,肃手站在那儿像是有话。

“还有事?”

“呃!我是等着章公子洗完了以后端出去。”见寂的表情十分认真,也很诚恳,道:“公子这两天可忙累了吧?”

“是啊!”章金聆将毛巾放入脸盆中揉着,边叹气道:“很久没这般活动筋骨了。”

见寂很了解似的点了点头,一双眼儿就看着章金聆在揉毛巾不用,忍不住问道:“是水太热了?”

章金聆笑了,笑得很奇怪,道:“不是。”

“那公子为什么老揉着毛巾不洗脸?”

“因为我在想一件事……”

“什么事?”

“这盆水里放了那几种毒?”

见寂的脸色大变,双目睁挑,道:“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章金聆笑道:“我只想知道这些毒我能不能受得了?”

章金聆一笑,果真拿了毛巾擦脸。

这回见寂的表情就非常的奇怪了。

天下有这么笨的人?

这盆水里的“七诡破魂”只要沾到了脸部,没有一个呼吸便得全身麻痹,半盏茶内立时断了气息。

“七诡破魂”诡异的地方就是在于它只对脸部七孔渗入时才会发生毒性。

否则,就算你拿来洗澡也不碍事。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被毒杀的人才更不明所以。

章金聆果然直直的倒了下去。

窗外,一道掠入的人影冷笑道:“逞英雄的下场就是死!”

这是一个看起来像三十年岁,极为平凡的男子。

他从怀里挑出了一片薄膜,愉快的笑道:“一个人快死的时候做他的面具是最传神的!”

因为,七情六慾全数在这个时候表现在脸上。

他把薄膜贴到了章金聆的脸上,对着那双恐惧的眸子大笑道:“你知不知道,天下没有一种内功可以逼出‘七诡破魂’?”

见寂这刻也蹲到了章金聆的身旁,轻笑的朝那名男子道:“另外几人的行动怎样?”

“蔡字头化妆成一波被识破,死了。”男子低沉的声音冷肃肃道:“陈字头和林字头都已经化成了见字辈的弟子。”

见寂点点头,道:“是那两个?到时别杀错了人。”

他们的化术连自己人也认不出来。

“见齐、见遥……”那男子看了一眼薄膜已经完全贴住了章金聆的脸皮,嘿笑道:“现在,多了个章金聆!”

他伸手轻轻去撕,见寂也从左边轻轻的撕了下来。

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小心,也很专注。

所以,当章金聆出手点住他们穴道的时候,他们不是不信,简直是压根儿没想到有这个可能。

“你们很讶异?”章金聆笑道:“以为‘七诡破魂’是天下无可解的毒?”

老实说,他们不但讶异而且是惊骇。

这是不可能的事。

真的,不可能!

问题是章金聆怎么会避得过?

武当山的道观后头有一涧落泉。

落泉的名字叫“飞仙”。

据说是祖师张三丰成道飞仙之处。

章金聆很讶异在三更半夜的时候魏尘绝要他来这里的目的。

“伍两里的五‘变神’已经一网打尽!”章金聆愉快的笑道:“难不成你发现了那双‘剪刀’?”

魏尘绝握刀的手紧了一紧,冷冷的盯住对方。

“有什么不对吗?”章金聆的声音有点不自在了起来,道:“难道你以为我是‘剪刀’?”

魏尘绝在冷笑,冷笑中充满了讥诮。

讥诮外呢?似乎有一点点的失望。

“七诡破魂无葯可解!”魏尘绝的话很简单,道:“你到底是谁?”

“我?”章金聆指着自己的鼻子,嗤笑道:“你这人是病昏了?连我这个救命恩人都忘了?”

魏尘绝的眼皮跳了几跳。

人家的确是他的救命恩人。

但是,他又非得揭开对方的真面目不可。

因为他不想陷入一个可能的阴谋中。

谁能把握在江湖上救你的人就是真心的?

谁有能把握朋友不会有那么一日不把刀子插入你的心口?

所以,魏尘绝只有出手。

那把刀好快,随着“哗啦啦”的水流冲声一道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