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08章

作者:奇儒

“管大事的判断错误!”董断红用力的摇着头,看了一眼身前的阮六步和简笑山道:“以那位李大捕头对付你们的功力,应该在几招内制伏王百茶?”

“四招!”

这是阮六步和简笑山共同的判断。

“他用几招对付你们?”

“十二招。”阮六步的声音有点干涩,道:“两个人总共十二招。”

董断红在笑,笑的很奇特,道:“连管大事都会看错的人,我们是不是要特别小心?”

简笑山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道:“盗爷认为应该是几招?”

盗爷是他们组织中对董断红的尊称。

董大先生是对外人的表明,但是自己人一律用“盗爷”这两个字。

因为董断红对“阎罗王的爷爷”这个外号满意极了。

虽然他的年纪不大,只是三十出头而已。

但是外号所代表的权威,不正是任何一个在江湖中打混的人的梦想?

董断红过人之处是他并不骄傲,更不会冲昏了头。

“一招!”他回答简笑山的问题,道:“只需要一招就够了。”

“六步笑山”的脸色为之一变,变的是因为董断红指的不是李吓天打败王百茶要出几手,而是指那小子对付他们。

按说“很可怕”的他们,阮六步和简笑山。

从来没有怀疑过董断红的话,但是这次却有一点点的不服气,道:“那小子真的有这么可怕?”

“管大事失踪无影。”董断红冷冷一笑,道:“连天牢里都没有他的信息……”

这表示什么?

“我曾经跟他有约,只要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能在一招内打败了他……”董断红的双眸可冰冷了,道:“除非我能打败那个人,否则他不再替我效命。”

阮六步并不清楚,管大事和董断红之间微妙的关系。

不过他现在明白的是,李吓天不但是一招举手打败了管大事,而且对组织内的秘密似乎也知道不少。

不少到比他们还多。

阮六步突然有被吓到的感觉。

李吓天既然知道这么多秘密,为什么还要绕个弯由沈通天、王百茶到管大事?

“因为他想知道我去京城的目的。”董断红全身充满了挑战的热血,激扬起来道:“而且我相信他已经知道,这次的目标是程偷天的“三十六金龙杯”……”

简笑山和阮六步终于承认李吓天是个很可怕的人。

不在于这个人的武学殊胜。

而是他的心智。

用智慧杀人绝对比用刀、用剑杀人,可怕的多了。

“你们必须再回到京城去!”董断红轻轻的笑着,满颊的胡须似乎都充满了力量,道:“我相信你们一定有办法告诉那位李大捕头,五月初五本座会经过妙峰山入京。”

阮六步明白,简笑山也明白这么做的意思。

他们的眼中不禁充满了敬佩。

这是一个挑战。

明明白白的告诉李吓天,董断红由西北的妙峰山入京。

当然,妙峰山不只是一处决战的场所。

从妙峰山到京城约三十里路,才是真正斗智、斗力的地方。

谁胜谁负?阮六步和简笑山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囗囗粗犷的外表、满脸的髯、如鹰隼般的眼神,又有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神采。

结实老茧的十指,充满暴发的力劲。

但是这个被称为“阎罗王的爷爷”的人,也有温柔的时候。

卓夫人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一个非常美的女人,全身充满了让男人毁灭力量的女人。

她正在笑。

笑声如风铃,不但悦耳而且让人飘飘然。

“李吓天是个难得的对手……”卓夫人笑道:“江湖中有资格成为你对手的捕头,似乎没有超过三个?”

她的手正轻轻捏着董断红的肩头,既温柔又恰到好处,一收一放间简直是千年人参液般的令人舒泰极了。

董断红哈哈大笑,又厚又劲充满了“男人”的感觉,“不!不是没有超过三个,而是只有一个。”

他的瞳子在发光,道:“当然!那个人就是李吓天……”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卓夫人好像也被勾引起了兴趣,躺身在董断红的身侧,跟他一样趴在枕头上,问着:“你可以说给我听听?”

“三十岁,师承不明,二十二岁时由鲁东百香县六扇门发迹。”董断红的声音跟眼睛一样在发亮,道:“三年内,鲁东一带没有半个盗贼……”

卓夫人轻轻笑了,道:“所以那时有一句歌谣“鲁东一吓天,吓破恶人胆”。”

“五年前被调派到京城,第一年便破了六件大案……”

“的确是不错的家伙,可以和长安柏青天、金陵伊世静媲美……”

“第二年又破了京城三大奇案,皇帝老子特别给了面“天下捕头”的金牌。”

“天下捕头?这意思是可以在天下各处捕人了?”卓夫人又笑了,道:“看气势好像压过了柏青天和伊世静?”

董断红不能不承认,道:“天下三大名捕中,以这位李吓天李老兄最可怕……”

一个没有师承来历的人,本身就充满了神秘性。

更何况他的智慧似乎比一般大盗巨寇,还要具有犯罪的资质。

“一个捕头和一名大盗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董断红翻了个身,将面朝上盯着罗帐嘿嘿笑着:“所有的行动、计划、计谋、推测、陷阱无一不是靠这个……”

这个是指脑袋里面的东西。

董断红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复又朗笑道:“这三年来李吓天所破的任何一个案件,以及下手抓的每一个人,如果将这些行动拿来犯罪,绝对是顶尖好手中的顶尖……”

好一阵长长的沉默。

似乎这间抱云阁内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呼吸声却是充满了压迫的劲气。

“你怕他?”卓夫人终于说出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来,道:““盗爷”董断红也会怕一个捕头?”

“是……”又是长长的一阵沉默后,董断红承认道:“人类的恐惧,是由于未知。”

“难道他这个人没有弱点?”卓夫人的眼睛在发光,道:“只要是人,一定会有弱点对不对?”

这句话是董断红最常说的一句话。

只要一个人有了弱点,所有的犯罪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进行。

董断红沉吟了片刻,终于又说了一句,道:“没有!五年来,不!八年来从没有办错一件事,也没有过一个弱点。”

卓夫人沉默了,她看着董断红。

像这样一个对手,一个没有弱点的对手,怎么对付?身旁董断红的表情很严肃,但是眼中一样有光。

那是一种充满智慧、讥诮、自信混合成的光辉。

“你有办法是不是?有办法对付他?”卓夫人急切的说道:“我知道,我感觉得出来……”

她用心的问道:“告诉我,你怎么对付他?”

“啪”的一响,卓夫人这道娇曼的身躯,重重的跌到了床下,紧接着董断红的声音传来:“我们认识了多久?”

“半年又七天……”

“我认识一个女人,最久也只不过三个月又两天……”董断红的声音好冷,冷而有力道:“你是例外,所以应该知足……”

“是……”卓夫人的声音在发抖,道:“我知道错了。”

因为董断红绝对不是一个得意忘形的人。

更不是一个会讲出他行动计划的人。

这就是他所以会活的长,活的快意奔驰的原因。

“天下盗爷”董断红在短短十几年内会爬到这个位置,一定有他的道理。

十年前,在七个月内连干了九件大案,名震天下;八年前派“六步笑山”挑掉黑龙寨的“黑龙一头”秦大霸。

两年而已,天下几无可相抗的绿林盗界之人。

卓夫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肃手恭敬一福,道:“妾知错……”

她转身,缓缓移出了门槛之外。

走的好慢,却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跨出每一步。

她希望,多么希望背后那个男人叫她回去。

没有!

董断红就像死了似的,一双眼眸直瞪着屋顶。

他正在想什么?

不!是在设计,设计一个让李吓天失败的陷阱!

卓夫人走过了回廊,忽然间她又想起一段话。

一段董断红曾经说过的话“人不可能没有弱点,因为弱点是可以制造出来的…

…”

制造?

董断红一定在制造李吓天的弱点。

卓夫人忽然笑了,笑声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后花园里,在这三月暮春时,有许多的蝴蝶在飞舞。

但是,再怎么纷缤亮丽的蝴蝶,绝对没有一只大黑蝶来的显目摄人。

黑发!

是,这是有着极美名称的蝴蝶,黑发!

囗囗夜,寂静的夜。

有人在笑。

百里照的神情愉快极了,特别是桌上就放着黄玉紫槐马的时候,不笑才奇怪。

“五十万两银子成交……”百里照朝桌子对面的那个人笑道:“订金十万两,现在是尾款四十万两没错吧!”

“没错!”宇文仕人淡淡回着:“一点也没错!”

百里照满意的双掌一拍,立即有一名管事模样的人捧了一叠银票进来,恭敬道:“按照宇文先生的要求,每五万两银子一张票儿,总共是八张大通楼的银票……”

宇文仕人伸手一探一缩,已收入怀中又快又稳。

“为了这对紫槐马,我杀了黄字家四条人命。”他轻轻一嘿,冷笑道:“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你该知道怎么做?”

百里照嘿嘿笑着,双眸闪动,道:“你放心!过个几年后我才会把它们卖出去……”

这对黄玉紫槐马最少值百万两银子。

就算不卖,送出去绝对是可以改变一些事情的大人情。

连钱都买不到的人情。

“很好!”宇文仕人已到了窗外,声音淡淡的传了进来,道:“跟聪明的人合作,总是省力很多。”

最后这十三个字说完的时候,他窜出,但转眼又退了回来。

不!不是退回来,而是被扔了回来。

已经变成尸体的扔回来。

百里照的睑色难看极了,这个秘密绝对不能有旁的人知道,知道的结果是会闹出大批的人命。

“可惜我已经知道了!”董断红摸着下巴的胡髯,笑道:“你怎会找一个笨蛋去跟我抢我想要的东西?”

他看了宇文仕人的尸体一眼,大大叹一口气的又看了桌上那对黄玉紫槐马,摇头道:“黄武君啊黄武君!旦如果是我下手,你就不曾死了……”

百里照的脸色够白,白的发青中犹能双臂一抱着那对紫槐马,颤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哈哈哈!董某是黑暗执法者。”董断红的眼中充满了讥诮,道:“虽然我也是干一些盗寇的事,但绝对不会去偷朋友的东西。”

“更不会为了偷东西而杀人。”

百里照和黄武君一同是好朋友。

好到黄武君会拿黄玉紫槐马给百里照看,而且还告诉了他一切的防范设施。

像百里照这种人,连阎罗王都不耻。

但是,阎罗王却不能拒收这样一条魂。

因为,出手的人是“阎罗王的爷爷”董断红……

囗囗卓夫人都有点讶异,董断红还会来抱云阁找她。

这似乎不像传说中董断红做事的风格。

“你没有想到我会来,是不是?”

董断红并没有问这种笨话,他只不过是昂首阔步的进来,一付很理所当然的样子坐了下来,道:“我的习惯你都知道了。”

所谓习惯,就是喝铁观音滴两滴波斯的红葡萄酒。

两滴。

不多不少的两滴配在一壶茶里,正好可以似有若无的散发出一种香味来。

卓夫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有赶快准备。

她知道董断红另一个习惯,必须由他这时的女人亲自来做这件事。

就算是奴婢上百,还是得亲自做。

卓夫人端着滴了葡萄红酒回转入屋时,桌上多了一对黄中带紫的玉马。

玉马膘肥有神,直是栩栩如生,有若将要奔去。

昂首,这刻董断红的神采竟和这对玉马有几分相似。

“黄玉紫槐马。”董断红轻啜着茗茶,笑着好轻,道:“六条人命在一天内从这世界上消失……”

卓夫人用心在听。

她知道,这个时候是董断红最容易激动的时候。

每回他做完一件大案,心情依旧持续在高亢。

在平复以前,绝对不要插话。

因为在这个时候,董断红也在回忆、在感叹、在看透人世间的某些事。

卓夫人有时觉得,这时的董断红简直是一个饱历人世沧桑的大文豪,用全副的精神在领悟。

领悟这段作案过程中,属于人生的某些特质。

特质里面有智慧、刺激、搏斗、欢笑、感动、哭泣,甚至死亡。

但是走过了以后,就是剩下回忆。

“六条命,有些人该死,有些人不该死。”董断红十指老茧轻轻抚过玉马,温柔的有如情人的吻,道:“或许明天开始又有成千上百的人在找凶手吧!”

他轻轻的叹气,叹气后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