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向达摩的一刀》

第09章

作者:奇儒

  江别酒的囚房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笑的很好看的年轻人。

  “你这间囚房,真他妈的比皇帝老子还享受。”年轻人笑道:“难怪待在这里都不

想出去了。”

  “我本来就是皇帝的老子。”江别酒喝着远在西域以西,据说是金发碧眼的人类所

制造出来的一种酒,淡淡道:“因为只有我,他才能凑齐那些杯子。”

  年轻人笑了,仔细看了一巡这豪华富丽的天字号“牢房”,叹气道:“天下宝主就

是不一样。”

  江别酒耸了耸肩,看也不看对方,直接问着:“李吓天李大捕头,你到底来做什

么?”

  “当然是想知道一些有趣的事。”李吓天大剌剌的坐了下来,冲着对面的江老头猛

笑,道:“这个月又出了一只金龙杯,皇帝老子总共有二十八只啦!”

  “那又怎样?”

  “没什么,我只是想姓董的那小子好聪明。”李吓天的话真会让人吓一跳,道:

“让皇老子花钱出力,帮他挖出三十六只金龙杯的二十八只来……”

  江别酒脸色一沉,嘿道:“小子,你说什么?”

  “说人话呀!”李吓天大笑道:“幸好我知道了,姓董的手上现在有六只金龙

杯……”

  “那又怎样?”

  “董断红为什么挑五月入京?”李吓天嘿道:“因为,所有的杯子没出土的全挖了

出来。”

  江别酒不得不吃惊,忍住激动冷冷回道:“你聪明,是又如何?”

  “所以他入京以前,一定会再干走在外面最后的两只杯子,对不对?”李吓天大笑

道:“在那里?”

  江别酒终于明白了,李大捕头是要在那时候抓董断红,唯有这样才能阻止“盗爷”

的人京。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不!你误会了。”李吓天摇头道:“我并不是问在谁的手上,而是问在那里对不

对?”

  李大捕头又吓了江别酒一大跳,道:“因为,这对金龙杯一定是放在妙峰山西侧的

某一处,所以董断红才会从那端入京。”

  江别酒真的有点目瞪口呆。

  这小子似乎此传说中更可怕一点。

  “如果你和董断红合作……”江别酒叹气道:“我真不敢相信,天下有人可以阻止

你们“办事”。”

  “可惜我们不会合作。”李吓天笑着,竟是有一丝惋惜,道:“我们只会想击败对

方。”

  最少,目前的确是如此。

  李吓天嘘了一口气,接着道:“妙峰山不大也不小,所以最好能知道一点清楚的位

置,你认为有没有道理?”

  有,真他妈的有道理极了。

  江别酒冷冷一哼,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唉!人为什么常常对我说这句话?”李吓天耸了耸肩,站起来便往外走,只是到

了门口又回头一笑,道:“可是说这些话的人,到了后来不全都告诉我了?”

  就留下这句话,李大捕头人走了。

  什么意思?

  江别酒一肚子气,气过以后一肚子疑问。

  这小子会用什么方法让自己说出来?

  不可能!

  他告诉自己,不可能。

  但是,忍不住的脑海中又浮现那个人可恶的表情,可恶的声音,道:“可是,说这

些话的人,到了后来不全部告诉我了?”

  囗囗李吓天他家一点也不起眼。

  但是底下可有两间牢房。

  这可不是私刑的场所,而是皇帝老子特准的。

  阮六步和简笑山就挤在一间里面,看着李吓天端着一大锅看起来不会很好吃的炒饭

进来。

  “别愁眉苦脸,将就点啦!”李吓天耸了耸肩,道:“就算哥哥我技术不好,总是

可以吃吧!”

  阮六步叹了一口气,边盛着炒饭边道:“喂!下回放多一点作料,成不成?”

  “放屁啦放。”李吓天叫了起来,道:“哥哥我薪饷养自己都养不活了,还养你们

两个咧!”

  简笑山有点吃惊,道:“不是用公家的银子买的?”

  阮六步也有点感动,道:“难道你从来不捞一点?”

  “捞什么?”

  李吓天反问这一句,阮六步和简笑山都呆住,傻楞了片刻,才双双大叫道:“这个

世界上还有你这种人?”

  在当时的大明,政治并不会很好。

  当然,多少拿一点的人,根本是很正常的事。

  “好吧!就算你不捞,也没有人送礼啥的,但是……”阮六步吞了吞口水,疑问道:

“总会有一些犯案的奖赏吧?”

  简笑山也笑着道:“而且,必定还不少是不是?”

  看语气,这两个人还挺关心自己的。

  “谢啦!”李吓天吃了一大碗,已经再装第二碗了,边笑道:“奖金是不少,可是

怎么来怎么去。”

  “什么意思?”简笑山真的不懂。

  “有些人是因为被我抓到了,所以不得不问斩处死。”李吓天轻轻一叹,道:“可

是他们的爹娘、妻子何罪?”

  没罪,但很可能饿死或被卖为妓卖为奴。

  “所以你把奖金给他们去生活?”阮六步脸色大变,又感动又钦佩道:“你真的是

这样做?”

  李吓天耸了耸肩,吃着第三碗饭边笑道:“我劝你们多吃少说,饿肚子我可不

管……”

  一阵沉默里,只有三个人吃饭时发出的声音。

  沉默,是因为每个人都在想事情?

  “我想知道一件事。”简笑山放下了碗筷,轻轻问道:“像你这样一个人,必然在

江湖上可以成为英雄、大侠。”

  他问的是:“可是,为何甘心干一个小捕头的差事?”

  “因为我要吃饭,还要养孩子。”李吓天说的很简单,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我

认为一个人的死亡不是由别人来决定……”

  他收拾着碗筷,起身离去时加了一句,道:“法律还没有判决你该死以前,谁可以

决定一个人就该死了?”

  囗囗“你来了?”何悦珏的脸上又充满了笑意和光辉,道:“很高兴你还是活着走

进来。”

  “谢谢你的高兴!”李吓天叹气道:“像这种说法的人还真不多……”

  何悦珏是员的开心在笑,笑着问道:“最近京城内姦像又发生了梅花血案?”

  梅花血案,每一回出手的人,都会留下一朵水晶雕成的梅花。

  水晶梅花,几乎已经是死神的标志。

  “是梅花世家的人。”李吓天皱起了眉头,嘿嘿道:“可惜!这件案子由于牵涉到

朝廷内有人被杀,是由大内靖天组的人负责……”

  大内靖天组的两品带刀护卫,正是江湖名侠赵抱天。

  赵抱天他爹赵任远可是和苏小魂并称的大侠。

  而赵抱天赵大人似乎也不差,和苏佛儿、俞灵等人干过不少轰轰烈烈的大事。

  “是由赵大人负责?”何悦珏皱眉道:“可是我听慕容玉楼说,赵大人这几个月好

像中了奇毒,全身的功力一直凝滞不开……”

  李吓天一楞,搔了搔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他摇了摇头,叹一口气道:“不过,近年来苏佛儿、俞灵、赵抱天、龙入海、小西

天他们倒是很少出现江湖。”

  “会不会这些名侠发生了什么事?”

  “是啊!”李吓天双眉皱得紧紧,道:“而且连大舞、柳无生他们也很少见踪影。”

  他摇了摇头,喃喃道:“对了,还有董九紫和云小贝似乎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由

江湖上消失了吧?”

  为什么这些年轻的名侠,一个个销声匿迹了?

  李吓天用力晃了晃脑袋,忽然吃了一惊。

  因为,他看见了儿子。

  而儿子又是抱在一个人的手臂上“睡觉”。

  抱着李全文的是一个跟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年轻人,压低的斗笠下一双眼睛又亮又彻,

直看着自己在笑。

  “阁下是……”李吓天看到了另外一件令他更吃惊的事。

  那就是李全文的手上有一朵花。

  一朵用水晶雕制的梅花。

  “这是你的儿子吧?”斗笠汉子把李全文交给了李吓天身旁的何悦珏,缓缓接道:

“女人抱孩子,我们谈一谈男人的事。”

  李吓天笑了,耸了耸肩道:“行,先解开穴道吧!”

  那名汉子一笑,轻轻拍了一下李全文,便是一言口不发的随着李吓天到了后花园。

  四月十六是初夏的日子。

  庭园内到处充满着生机。

  “你知道那朵水晶梅花的意义?”来人很直接的开口道:“我想请你帮个忙。”

  李吓天耸肩笑了笑,道:“说来参考啦!”

  “干下血案的人是梅字世家的梅水晶。”那汉子轻笑道:“我希望这案子由大内转

到你手上。”

  他轻轻道着:“当然,这要你愿意才行……”

  李吓天看了对方一眼,嘻嘻道:“原来是哥哥我方才正在讨论的赵大人?”

  这个人就是江湖上的名侠,朝廷二品靖天组统领赵抱天。

  “正是哥哥我。”赵抱天取下了斗笠,大笑道:“怎样?这案子你接不接?”

  李吓天看着对方,足足有半炷香之久,这才笑道:“赵大人,为什么不自个儿办?”

  他大力的摇头道:“看来你并不像中毒……”

  赵抱天苦笑了一声,叹气道:“有些事以后你有机会,或许会明白。”他翻眼瞪了

李吓天一眼,叫道:“喂!以后别叫我赵大人行不行?好歹你也是钦授的“天下捕

头”。”

  “好吧!赵小子!”李吓天改口的可真快,道:“哥哥是有兴趣办这件事,对方下

一个行动是谁?”

  赵抱天笑了,将目光透过窗内。

  透过窗内看着李全文手上的那朵水晶梅花。

  李吓天又吃了一惊,道:“是这里?”

  “正确极了。”

  “嘿!看来哥哥我也跟梅字家有仇了?”

  赵抱天摇了摇头,叹道:“八路英雄中,排名第一的武断红有个女儿你知不知道?”

  “武年年?”

  “对!就是那个小妮子。”

  “她又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据说那位武大小姐远从洞庭湖亲自要来找你……”

  “什么世界?”李吓天叹气道:“怎么别人比哥哥我还清楚我的事?”

  这对天下第一名捕来说,脸上的确很难看。

  “武大小姐是要来请你调查一个叫做“蝴蝶”的女人。”赵抱天朗笑道:“好像有

人不太愿意的样子?”

  ““蝴蝶”?”李吓天的眼睛亮了,道:“那位杀手一界中价码一等一的“蝴

蝶”?”

  “就是她。”

  “有意思。”李吓天嘿嘿笑道:“梅水晶如果直接杀武年年,是不是更简单多了?”

  “但是没有。”

  “没有是什么意思?不愿意还是不能?”

  “聪明。”赵抱天笑道:“这案子好像简单多了?”

  “少来!”李吓天瞪了赵大官人一眼,重重道:“你们大概早已经知道了这点?”

  他分析道:“你们一定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武大小姐是来找我,而是从死者中去拉出

了共同点,发现他们部曾经跟那个女人接触过?”

  至今死亡的七个人中,有王公贵族,也有隐藏于市井的贩夫走卒。

  其中还有两个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高手。

  “由这个共同点,你们才会去查武年年的动向。”李吓天说的很有道理,道:“因

为去年八月,据说杭州十六怀古堂的少堂主宋飞唐死于魏尘绝的刀下时,早先中了一种

毒。”

  “然后呢?”赵抱天边笑边问,瞳子里发光。

  “那种毒我并不知道是啥?”李吓天耸了耸肩,翻着眼道:“不过,对武大小姐而

言,一定很有意义?”

  赵抱天不得不有些佩服道:“难怪苏佛儿那小子对你颇有好感,果然是个聪明人。”

  他笑了笑,接着道:“宋飞唐身上的毒不是一种,而是由十七种以上的毒合制成的

“龙血鳞”……”

  龙血鳞,见血必死。

  李吓天挑了块大石和赵抱天双双坐了下来,沉嘿道:“看来,那时的“蝴蝶”

  分明是要宋飞唐死了。”

  而且是死在魏尘绝的刀下。

  “魏尘绝的敌人本来已经不少了。”赵抱天苦笑中竟然有一丝对这素未谋面的人关

怀,道:“这下加上十六怀古堂,那可更多了。”

  李吓天忽然想笑了起来。

  敌人?自己还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砍向达摩的一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