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十一章 锋铮

作者:奇儒

蒋易修手伸一半,忽然转为连拍;同时?右手上剑鞘亦随之前递,连三挑。这一气呵成之势,便将那六名汉子打飞。

同时,他身子一跃、一折;李北羽和杜鹏也同时往左、右两旁闪去。

因为,那位“被制”在地的女郎一下子反手中打出了足足有十四枚的破云强箭。

三个人在半空中已经知道为人发觉,立时便不犹豫的各挑一个方向奔去。

集中在一起,只是成了敌人的箭把子。这点认识,是他们十年来研究兵法战略中的心得之一。洛阳小愁斋的十年,他们可一点也没浪费时间;已然将数百年来武林中各项战役研究透彻。

三人方各自寻了一个角度翻跃,怎知,四面林子中俱撒下一片大网来,这回,可真的是成了网中鸟。

杜鹏大喝,出刀。

负责这次缉擒行动的陈英雄陈大舫主可冷冷站在一旁,大笑道:“杜鹏先生──,别白费力气啦,这网是用……。”

用什么编织的他可没说的出口;因为,我们杜大鸟先生这一刀硬生生的费了力气劈哩叭啦的砍裂一个大口来。

陈英雄可连吞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立时第一个往后跃开,生怕那位大鸟发了狂招呼到自己来。

网子里的李北羽则是双足一点树干倒窜到那位女子面前笑道:“野子姑娘──,你装的太不像啦──。”

野子后退了三步,方始冷笑道:“你们怎么知道是我装的……”

蒋易修也散步了过来,笑道:“因为间……。”

李北羽急接道:“因为间接的理由是你的挣扎实在不太像……。”

野子狐疑看了两人一眼,复冷笑道:“直接的理由呢?”

“太离谱啦──。”李北羽解释道:“那六个家伙又叫又拉的,总不会旁人都不管吧──。”

可不是,现在的网外我们杜鹏杜大爷就面对了一百八十七名挽弓拉箭的好手。

李北羽一笑,招呼道:“杜朋友,怎不进来这里凉快?”

当然要进来,一下子,大鸟先生便跃入了来。这厢,一瞅眼前的野子道:“喂──,小姑娘,你不怕三个哥哥吃了你……?”

野子冷冷一笑,道:“扶桑忍术中的遁走法,只怕你们还挡不住──。”说话声中,那野子身周方圆五尺内竟然冒火,夹著一阵阵闪亮、烟雾。

蒋易修讶道:“火遁术?果然邪门──。”

李北羽大笑,道:“怎么遁也逃不出如来佛掌心──。”

说著,右手弹起,一道白毫翎羽已往杜鹏所开的那道破口而去。同时,蒋易修、杜鹏双双掩至。

刹时,那破口之前有人惊呼一声,摔落现身,正是那位野子。而那网外箭手,亦在此时发动攻击,一波波箭强如雨而来。

李北羽一瞅见那杜鹏和蒋易修已然制住了野子,同时往外冲去。当下一朗笑,转了两个身避开来箭;落到野子身侧伸手一提,倒是上好的挡箭牌。

那些箭手心下已有犹豫,不敢朝李北羽射来生怕伤及了野子;是以,百多支快箭齐齐招呼杜、蒋二人。

那端,陈英雄见李北羽提了野子一步步前进;暗想,这野子是盟主御用忍者,伤了大是不好。但若叫李北羽这样前进,只怕箭阵一忽儿便要破去。想著,使用激将法叫道:“李北羽──,如果你是个男子汉何必拿女人为盾?”

李北羽大笑,道:“老狐狸,如果你心疼这女娃子就送给你……。”

“你”字一出。已将野子使用柔劲扔向那堆箭手。

这回力奇妙,原先野子是直的去,到了众人面前竟然变成横的,而且还会打转。

立时,这端李北羽大笑,那端众人呼天抢地摔成一堆。

杜鹏和蒋易修便不怠慢,和著李北羽分成左、右、中三路前冲。

这下一放足狂奔,待那些箭手蹲起了身子又叫三人拳打脚踢肘撞头顶的搞翻一堆。陈英雄在那端见自己手下这般窘状,只是急得直跺脚。

无奈,李北羽等三人便似乘风般大笑往那林子外而走;而意犹未尽的,是沿途丢下火摺子来。

这下,三月风助火苗长;又碰上的是乾燥木材土地。没半刻,只见林子里已经是火花烟雾,犹较方才那野子的火遁术壮观百倍!

这厢放了一阵子火。那李北羽笑道:“我们哥儿三个最擅长趁火打劫这不是?”

蒋易修大笑,道:“早有此意──。”

于是,这三位好朋友去而复返,乘著浓烟中四下潜进。

正走著,只听到林外王克阳一声大呼:“要饭的弟兄们──,冲啊──。”

精彩,李北羽大笑道:“这番倭寇矮子头可要大大吃苦──。”

        x      x      x

三湖川上急匆匆的到了赵老大面前道:“快,先将这些金子银两由西方林子撤退──。“

赵老大当下便招呼兄弟,要那六部车子排成两排往西方行去。而自己亦押住最后一车和王麻子、马竹竿、喜美子三人共坐。

三湖川上原先没注意到有一名忍者也在车上,此时一见不由得心生怀疑以东瀛话问道:“你是谁?”

喜美子冷冷一哼,嘶哑的回道:“野子的兄弟──,来自甲贺谷的华达利家族……。”

扶桑话没错,而且流利顺畅。当下,三湖川上便不再犹豫,道:“请多麻烦……。”

喜美子暗嘘了一口气,点点头。

此时,喜美子心中的打算是,只要跟住这队财宝车总会见著九田一郎,届时再复仇也不晚。

否则,暗中将这六车财宝劫了走,还给中国老百姓作为赈灾用也是功德一件。

她心中暗想著之时,谁知那个赵老大为了奉承喜美子,在那马车方叫王麻子抽鞭扬蹄之时,便开口大笑道:“间间木兄弟果然是大有来历之人──。”

间间木?三湖川上本已回过了身,当下立即转了过来大喝:“停住──。”

赵老大闻声一愕,急下令道:“停……。”

“停”字方在喉中转,那喜美子已突然出手。连拍带撞一瞬间已将赵老大、王麻子、马竹竿三人打昏。

同时,人到了前座扬鞭策马急进。

这一气呵成之势,叫那三湖川上来不及阻揽已然催马到了七丈外。三湖川上大吼:“截下──,快截下──。”

他是大吼,那端各处早已杀声连天那能听的到?就此一倏忽间,六轮马车全隐入浓烟林里。三湖川上大怒,随即跃上一旁伫马,夹肚快驰追下。

这厢,喜美子扬鞭直进,听得身后有人追近知道是三湖川上赶来。她一冷笑,拨了马车头向右,便往北面而去。

后头,三湖川上岂肯罢休,立时也调策坐骑赶来。一前一后,眼见要出了林子,那前方冒出三十来名守卫来。这厢,三湖川上大叫:“快截住她……。”

这些守卫一听虎爷呼声,立即便排开阵势,箭放弓上拉了个满。

喜美子心中一紧,正想放弃了这车以便逃遁;忽的一道人影跃下,快刀连挥之间,一刹那叫那二十来名汉子还未来得及错愕惊呼已是纷纷弓断箭折人亡。

喜美子这下更是吃惊,那刀法她可清楚。

宫本武藏的二刀流!

这么说,眼前这人便是兵本幸了?他竟然没有切腹而死?

喜美子方自惊疑不定,只见那兵本幸沉喝一声,快步跃来。喜美子出刀,兵本幸只是身势一转便到了后头;喜美子大惊,方打算以飞燕斩法击杀兵本幸;忽的,耳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她一回头,便见那三湖川上已叫兵本幸斩杀落于马下!兵本幸冲喜美子一笑,飞身上了三湖川上坐骑,一策马便到了喜美子马前,并辔而行──。

        x      x      x

九田一郎双目暴睁。终究,他是见过大阵仗之人。他虎立走出帐蓬之外,迅速调动人马。

当先的,是百名持斧大汉,一涌往前砍下二十几株大木挡在前方,接著是二百名的弓箭好手卫护;回时,左、右翼亦派出千名汉子采用反包挟之法。

九田一郎一扬身,人到了树顶查看林内各处情势,一招呼白虎三绝杀上来。便依旧各地战事传达命令;立时,三绝杀上上下下,不断传出盟主谕令。

就此双方激战了一个时辰,龙虎合盟众徒早是征战惯了,对于运兵打仗已历数十回。时间一久,便逐渐将江湖组合的丐帮陷入阵势之中。

九田一郎冷冷一笑,下令道:“布钩鲨网……。”

钩鲨网顾名思义,便是在大海上专门用来网鲨之用。其上,结了密密麻麻倒钩。

随九田一郎这道命令,立时一片片网子便张开置于那堆倒木之后。

九田一郎又下令道:“中道空防诱敌而入;加强左、右两翼包挟──。所有弓箭手全部上树……。”

        x      x      x

这一个时辰打下,王克阳不由得有些心惊。这般海盗倭寇果然不同凡响,便以丐帮这等有组合的大帮派与之正面冲突犹略逊一著。

心中念如电转,当下扬声大喝道:“排八八六十四打狗阵法……。”

随帮主喝声,立时丐帮弟子一波波传了出去。刹时,数十个大打狗阵法已然形成。而且,八个大打狗阵亦分八卦之法往外推去。

如此,两相坚持下,丐帮的打狗阵法便似是兵法上的龙门阵。王克阳注目,冷冷一笑,又喝道:“左、右两阵团以展翼打狗阵推进……。”

展翼打狗阵,便是如鹤展翅,双向包挟之意。王克阳再下令道:“中路以一字长蛇阵打狗阵法突进──。”

        x      x      x

李北羽在乱军中潜于内进。此时,斗见一株树上那白虎三绝杀上下跃著,知道其中必是有诈。于是,内力一提便纵身而至。

正巧,我们这位李大公子是第一个翻过木堆而落。足下方着地便叫那些钩鲨网的倒钩拉住。李北羽一愕,不敢再动。

那端,九田一郎不意丐帮未陷入阵中反而叫一名汉子先冲了过来。待举目注视,心下不禁大喜。

这个李北羽真的是自己跨进地狱门来──。

立时,那九田一郎大喝:“放箭──。”

李北羽正缓缓将脚抬起,不意上方已是往响箭至。当下,只有身子一蹲,手上翎羽连弹。同时,乘了个空档迅速脱下那双一年未洗的鞋子来。

待第二波箭至,他李北羽已大笑光了脚丫子跃上了木干上端。

此际,正巧丐帮那中路的一字长蛇打狗阵开来。

李北羽认得其中带头的长老鲁千夫,便扬声大叫道:“鲁长老前进不得──。”

鲁千夫一愕,讶道:“李公子之意……?”

李北羽指指身后道:“有钩子,是昨晚用来对付这些倭贼同一个方法……。”

昨夜,龙虎合盟暗袭丐帮,中间一路的三湖川上便是受到了这等礼遇──。

鲁千夫大笑道:“这等难不倒要饭的弟兄──。”

李北羽一笑,扬声道:“那好──,要饭的不用脚走路,可是要担心上头的飞箭──。“

鲁千夫注视那层层树林点头谢道:“省得──。”

立时,便命令一批弟子抢攻上树和那些弓箭手交战了起来。同时,再策动所属人马两人一组,以踩高跷之法竖起打狗棒于地,人身上了杆顶手拉手,便此相互支撑越过这片钩鲨网。

这下,可看了九田一郎心惊,立时跃下树来弹上骏马,扬手指挥后头所属道:“放箭──。”

排排箭飞如浪涌。丐帮弟子咬牙苦进,第一波越过钩鲨网后便高跃掩杀。立时,后头的亦一波波涌至,便成了肉搏战。

这番决斗,直打到了酉时黄昏总算结束。王克阳长长叹了口气,计算丐帮死伤达两千一百三十二名。

至于龙虎合盟方面,更高有三千零一十六名之众。

        x      x      x

武林帮战史上,第四千六百二十二页一改前例,用朱砂书写。直称本役和昔年大鹰爪帮战高丽金天霸部队,阿克苏王朝塔里木河决战、达延可汗部队决战苏小魂所领军队为武林史上四大战役。

        x      x      x

间间木喜美子注视兵本幸良久,方才幽幽一叹,道:“我知道──。我能明白你的想法……。”

半晌,她才轻叹又道:“我钦佩你能改过……。”

兵本幸眼中有了光辉,他一笑,道:“多谢间间木小姐能体谅在下的心境……。”忽的,他扬首朗声道:“待兵本幸除去九田一郎,解散龙虎合盟后,必然引咎切腹以慰间间木小姐的父亲在天之灵……。”

喜美子一笑,拂拂飘扬在额上的发丝道:“罪恶的兵本幸已死──,今天、现在站在我面前的重生的兵本幸先生,又何必须要一死呢?”

兵本幸一笑摇头道:“因缘果报──,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喜美子一愕,急道:“我说了,我……。”

兵本幸仰天朗笑道:“小姐的意思,兵本幸已然心安。”说著,人已扬身而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锋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