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十二章 猎杀

作者:奇儒

湖波轻涟漪,水纹留春住。

她缓缓的将一堆洗好的衣物放入篮子内,起了身,犹组对那一湖连天湖面眸了一回。几只飞鸟,划破湖面如镜。她心中不由得一震,无端有意的想起郎君来。

郎君那个“秃鸟”外号,既戏谑又亲切,每回一抬眉,见著半天过雁总是不由得心神荡漾不能自己。

就如现在惊鸿照影,已叫人心眩神移。

良久,她叹了一口气,走向回头路。

路的底,小山丘上“玉香屋”小立。

这屋,便临昔日冷知静、唐羽仙旧址“知静斋”左近。居搭于此,是不是心中有一抹无法忘却的情怀?

她苦笑,推门而入。

门内,早已有人含笑坐视。

萧饮泉!

她心上一惊,手上衣篮差点掉了下来。

萧饮泉轻咳一声,道:“埋香小姐──,别来可好?”

话文绉绉,由萧饮泉口中道出倒显得特别。

埋香莞尔一笑,轻声道:“萧门主怎会到这里来?”

“因为这里有你!”萧饮泉竟然也会脸红了一下,复笑道:“所以我来看看──。”

埋香心中一愕,这话由萧饮泉口中出,大大是有异。她忖测道:“萧门主的意思是要小女子重入江湖?”

萧饮泉摇摇头,站了起来。半晌,方轻笑道:“萧某可以邀埋香姑娘往湖畔漫步?”

        x      x      x

夕沉,染一霞天;夕浮,披一湖波。

两道人影默默。良久,萧饮泉才是吸一口气,道:“你知道──,十二岁以前萧某是由老虎养大的?”

“虎儿”萧饮泉,天下武林中不知道的可能没有!

埋香点点头,有点讶异身旁这位彪悍震武林的男人怎会谈起这些话来。

萧饮泉将目光投向夕落处,缓缓道:“是你的父亲,也就是雷杀门主将萧某带回人世间。传授了萧某武功,甚至,最后将一生心血都留给了在下……。”

埋香点头,道:“萧门主昔日对先父忠心耿耿,埋香心中感激的很……。”

此时,两人步到了一块大岩之侧。萧饮泉一笑,道:“何不上岩小坐舞风?”

埋香臻首一笑,含笑道:“好啊──。”

两人跃坐上大岩,各自望垂夕落,良久不语。

便此,只剩一线余晖,那萧饮泉忽道:“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想三个问题,久久困扰……。”

埋香一偏头,忍不住好奇道:“什么问题?以你现在位极之尊,还能有困扰的事?”

萧饮泉默默苦笑,半晌,方才叹道:“这十来年,我似乎觉得,那虎中世界虽残,而人世间更残──!”

这一句,只令埋香心中一震,可不是,自己便是厌怕了江湖杀掠才隐居到这洞庭湖畔来。难道萧饮泉也是如此?

她讶异再注视身旁男人。以往,对他了解似乎太少了。

女人,对一个男人想多了解一点时,便是有了好奇。而好奇,又是人类最大的通病!也是最美“情”字的开始。

萧饮泉淡淡一笑,道:“我第二个困扰是,雷前门主以那般卓绝的武功,怎会身亡于风雪之中?”

埋香心中一震,对她父亲的死她除了悲哀,很少想到为什么,此时,不禁问道:“为什么?难道有人……。”

萧饮泉摇摇头,道:“天下无人可杀得雷门主……。”一顿,萧饮泉往低垂夜色长嘘一口气才道:“雷门主死于一个『名』字之下……。”

“名?”埋香沉思道:“你的意思是……?”

“当时,雷门主所创的刀斩门基业正一处处叫玉风堂拔去──。”萧饮泉沉声道:“眼见一生心血遭毁,是以生了一死之念。”他一顿,又道:“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雷门主到自断心服,死前一刹那才壑然想通!”萧饮泉一字一字用力道:“一切名利总归空──!”

“一切名利总归空?”

埋香心头狂震,爹是死前才想透,萧饮泉呢?她望向身旁这个男人,一双妙目中,竟有了某种自己也不知所以的情愫在。

良久,她才轻声问道:“第三个疑问是什么?”

“宇文真!”萧饮泉眼中竟有了无限钦佩道:“百年来天下第一人的宇文真!”

埋香心中大震。凝住气息半晌,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萧……兄也很尊重宇文先生?”

萧饮泉沉默半晌,缓缓道:“百年前高僧大悲和尚以入世之心行走于江湖,其心禅定叫后人无限追思!今日宇文真之大仁,足以和昔年大悲和尚相提并论。”

埋香双目盯住萧饮泉,缓声道:“萧兄何不学那宇文先生,为天下造福?”

“为什么不肯?”埋香声音中有了热切:“只要做,总会有一天让大家明白的──。”

萧饮泉不语。

埋香伸手握住他的大掌,道:“最少,我相信李北羽一定会相信你的……。”

萧饮泉叫那埋香握住手。不由得心中一震;耳里,听得那一句,只是摇头苦笑道:“萧某无奈──。”

因为,萧饮泉手下不知杀过多少英雄豪杰。而你无法弥补的过错,便是杀了人!

埋香轻轻咬chún,用力道:“你……可以隐居起来啊──。”

她双目发光,急切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在关外长白山脉之中,可以……。”

萧饮泉苦笑,长吸一口气,道:“我身上有骆驼下的毒……。苗疆的『百命断魂散』!“

埋香心里一紧,道:“无可解吗?”

萧饮泉点点头,道:“非得骆驼的解葯才可以──。而且……。”他慾言又止。

埋香讶异急声道:“而且什么?”

“而且……。”萧饮泉红了红脸,方鼓起勇气道:“需要阴阳联合才可以──。”

他咬咬牙,道:“那个女人,必须是真心爱我,在双修之时,能忍得住任何痛苦不哼一声。否则,内机一乱,便是服了解葯也当场无救!”

埋香深圾一口气,半晌,盯住萧饮泉道:“你说的每一句话可是属实?”

“天地良心──!”萧饮泉伸出左臂,忽的自怀中取出一铮短刀,往左臂砍去道:“萧某断臂血誓!”

刀落,入臂。埋香惊叫,出手,握住萧饮泉右臂,泣道:“别这样……,别这样……,我……相信你……。”

        x      x      x

木箱子一打开,我们李北羽李大公子钻了出来,伸伸懒腰朝那黄怀宇大局主笑道:“谢啦──。”

此时,镖车队经过十二连环庄外,黄怀宇趁经过林子时偷偷将李北羽放了出来。这厢,黄怀宇见十万两赌债已经偿了,心情大大轻松道:“好啦──。一路顺风──。”

李北羽一笑,摆了摆手,人已往那十二连环庄而去。

黄怀宇叹了一口气,人才要走,蓦地身后一声冷嘿道:“黄大局主可忙啊──。”

黄怀宇心中一惊,回头,只见一名老者手上拿著的是方竹碧绿竿,他双目一凝,道:”阁下何人?”

“刘长手──。”刘长手轻轻摆动竿身道:“要命的阎罗!”

黄怀宇睁目,扬身,出手。

可惜,刘长手的手果然是长。不,应该说鱼竿加上鱼线更长。

因为,这根方竹碧线竿的线钩是一排、一串,而不是只有顶头一钩而已!

那黄怀宇只觉全身一紧,已叫线钩紧紧缠住;正想挣扎,忽的心头被力道一撞、一痛。他大叫,尽力睁眼下望。

只见,心口上,那鱼竿顶端竟然冒突出一薄锋刀刃来。黄怀宇全身颤抖,只觉,生命已一点一滴消失。忽然,身上线钩一松。

就在他趴倒在地的同时,耳里,尽是威扬镖局弟兄的惨叫之声。他尽力要起……起身……,终是,轰然而卧!

        x      x      x

李北羽轻易的进入犬庄之中,他躲开了穴道暗桩,进入到内院之中。忽的。眼前有急速几道人影移入屋内。怎啦?我们李大公子好奇心起,便飘向那屋檐。

谁知,身子方才落定,暗处已有两把刀横扫而至。

李北羽心中一惊,知道这回可惨啦。身子一翻半空,右手已探出翎羽;只见内劲一透,将翎羽一拍一卷双刀,压了下去。

便由后跃的同时,又有两把刀至。

李北羽一哼,身子急急下落入院中。立时,笼灯大亮,那九田一郎和宣九九正坐当中。两旁,自是一排列开的刀客。

九田一郎笑道:“李先生来的真巧,本座也恰巧到此。”

“有缘吗──。”李北羽吞了一口口水,只见屋檐上下,院子四周都站满了龙虎合盟的“朋友”!

他摇头一叹,道:“用不著这么盛大隆重的欢迎啊──。”

九田一郎仰天大笑,忽的下令道:“备茶!”

李北羽方自一愕,只见早有四名身著鹅黄衣裳的女郎袅袅移出,摆几放壶的布置妥当。同时,两坐处各铺了一张席子。

那四名女郎布置妥了,各自坐到一旁,便立时有人端了七弦琴来。四个人四张,四十只指头一拨,便自铮铮的弹将起来──。

李北羽一笑,道:“这四位姑娘可是那日跟在姚休命身旁的四位抱剑少女?”

“不错──。”九田一郎大笑道:“可惜那日四象女有事早走一步未能见得著我们那位杜鹏杜先生……。”

李北羽也一笑,道:“主人还不请客?”

九田一郎大笑,道:“请、请──。”

        x      x      x

埋香隔著一个院子,望向那端李北羽和九田一郎共酌浅品,不由得皱眉道:“那个九田一郎到底打算如何?”

“观察李北羽──。”萧饮泉在身旁答道:“高手决斗,生死只系于一线之间。所以,他们正彼此测量对方──。”

埋香心中一紧,道:“九田一郎要和李北羽生死斗?”

“不得不──。”萧饮泉苦笑道:“只怕……。”

“什么──?”埋香心中一震,急问道:“李北羽会输?”

“单打独斗大概不会──。”萧饮泉苦笑道:“只怕那九田一郎会用群斗车轮战──。“

埋香惊道:“都要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著……。”

萧饮泉苦笑道:“还有更惨的──。便是要我也凑上一脚,轮翻斗那李北羽──。”

埋香正想说什么,那门口早有一名汉子道:“萧副盟主──,盟主有请──。”

这汉子是黑旗武盟的手下,他口里的盟主岂不是骆驼?

萧饮泉愕道:“是骆盟主?”

“是──。”

        x      x      x

骆驼望著萧饮泉大笑道:“副座──,别来一切可好?”

萧饮泉淡淡一笑,道:“很好──。尤其是院子里将网到一只大鸟当然更好──。”

骆驼显然很满意,点头道:“待会儿我们兄弟两个可要好好活动筋骨一番……。”

萧饮泉一笑。点点头道:“那是当然──。”一顿,又道:“盟主怎会到洞庭湖城来?“

“决战!”骆驼冷嘿道:“八大世家和玉风堂即将开往洞庭湖助那云奔日收回七十二寨──。”

萧饮泉双目方一亮,那骆驼已大笑取出一瓶葯道:“副座,别怪老哥哥如此对待你──。这是百命断魂散半年份的解葯,你收著用吧!待天下武林在握,老哥哥必定替你解除这禁制……。”

萧饮泉将解葯放入怀里,淡淡一笑,道:“小弟放心的很──,盟主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骆驼大笑,道:“日后,老哥哥入土,这武林霸业也是你的啊──。哈……,我们去看看那只秃鸟吧──。”

        x      x      x

李大公子心里可是暗暗叫苦。眼前有了九田一郎和宣九九两个老头不够,旁边又多出了骆驼和萧饮泉出来。

他大大摇头,自怀中取出四只翎羽插钉在桌面上;另只手,犹握住茶杯不动。

因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包含圆满无缺的气机环绕。这般浑然无缺的大圆,谁都无法出手。所以,每个人都在等,等李北羽露出缺口,然后,一举毙杀!

李北羽呢?他也在等,等出手的时机!

人生,又有谁不是无时无刻的在等任何机会?

伙计想升上掌柜,掌柜想当老板;拉车的想当车主,车主想开车行。

等!是人一生的写照!

        x      x      x

玉满楼接到李北羽和九田一郎、宣九九、骆驼、萧饮泉对峙于十二连环庄的消息时,已经是六个时辰以后的事。

他轻叹,将信息交给了南宫渊。

这消息一宣布,八大世家立即騒动起来。

贝字世家的主人贝尔言立即提议道:“不论那种理由,我们必须立即到那十二连环庄去。”

不错!这正是一举歼敌,擒杀九田一郎和骆驼最好的时机。可是,玉满楼心有犹豫,如果,这消息的透露为的是引八大世家和玉风堂联军进入陷阱呢?

空智大师沉声道:“老衲想和百破道长先行,探探那十二连环庄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猎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