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十三章 迅电

作者:奇儒

野子的短刀,如那地狱来的勾魂使者;猛落之下,已距离李北羽的肩颈不及一寸。然而,在这生死攸关之际,我们李大公子竟然还有心情转头,呲牙裂嘴一笑。

野子的心往下沉,随著手上短刃恰恰落到李秃鸟的颈上同时,她人已惨叫飞了出去。

出手的是玉满楼!

他笑了笑,舒活了一下肩骨站了起来。

这端,李北羽也大笑起身,摸摸后颈子道:“爹可捏得真准时机……。”

玉满楼仰天大笑,将紫气佛珠还给了李北羽,道:“总得试试功力恢复了几成……。”

李北羽伸了一下舌头,苦笑的望著瘫在地上不动的野子,人已边往外走边道:“这妞就交给爹啦──。我还得去照顾大鸟他们……。”

卫九凤进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太好看。

此时,玉满楼已经拍醒了野子,点了上七处要穴。他看著爱妻双眉深锁,不禁讶异道:“凤妹──,怎么了?”

卫九凤看了野子一眼,轻叹道:“八大世家的皮谨、贝尔言、右知文三位堡主已死殁于暗殂之下……。”

玉满楼心中一惊,朝野子冷笑道:“是你们下的手?”

“不错──。”野子仰天狂笑道:“正是我的师父,地狱风使他老人家下的手!哈……。玉满楼──,今天我虽然失手被擒。嘿、嘿……,我师父会替我复仇的……。”

随著一阵狂笑,那野子后领中一只甲虫爬出,钻出了帐外而去。

而帐内,野子的狂笑戛然断于死亡之中!

玉满楼双眉一挑,慾言又止;只是注视半晌,复一轻叹摇头。

卫九凤轻往前一步,皱眉道:“另外,还有一件事──。”

玉满楼回头道:“什么特别的事?”

“建高台──。”卫九凤皱眉,声音有了一点颤抖:“前方,骆驼的阵营中正架建一座高台……。”

玉满楼双眉跳动,已然心下有几分明白。

那卫九凤双目泛泪水,紧握玉满楼的手,颤抖道:“楼哥──,我怕……。”

玉满楼安慰的抚著爱妻的头,轻声道:“别担心──,别担心──,儿孙自有儿孙福……。”

“嘤”的一声,卫九凤已伏在玉满楼的胸上低泣。她知道,为了武林、为了天下苍生,她的丈夫绝不会因为独子的生命而放弃!

因为,自己的儿子是命,别人的儿子呢?

玉满楼安慰的拍拍爱妻的背,眼中,隐藏著一丝无奈。他想著,天儿,生死由命,别丢玉风堂的脸……。

杜鹏长长吸一口气,把骂人的话全吞回肚子去。这夜半游水可真他奶奶的有情调之极。他皱眉,苦著脸望望身旁的蒋易修和喜美子、玉珊儿。

玉珊儿轻轻一叹,道:“快乐点,做人别太计较──。”

人家姑娘都这么说,自己能怎样?尤其这话是出自玉大小姐的口。

蒋易修凑了过来,指指那艘特大号的龙王舰道:“哥哥我和喜美子上那儿,其余的给你们负责──。”

杜鹏“惊叹”道:“真有你的脸皮厚,两个人料理一条船,要哥哥我和玉大小姐负责这百来条龟孙子……。”

“忍耐点吧,杜鹏哥哥──。”喜美子微笑道:“洞庭湖的好汉也不会闲著啊──。”

可不是,眼前已见近百条的汉子浮游了过来;每个人头上都顶了一包东西,上下波动著。

杜鹏朝当先一个轻喝道:“来的可是洞庭湖的弟兄?”

“是──。”那汉子犹能在手中抱拳道:“小的正北寨吴昌,带领北属六寨弟子前来共襄盛举……。”

“好啦、好啦──。”杜鹏摇头道:“文绉绉的话只会折杀自己人,办正事要紧!”

“是──。”吴昌应道:“洞庭弟子已然准备好了──。”

杜鹏点点头,道:“那就走吧!”

龙虎合盟并不是没做准备。

第一圈,最外头的就是用一排排的木头系住成墙,做成阻绝设施。这点,就需要我们大鸟的那把刀。

绳缆,是极粗的柏山藤所捻成,若是一刀砍下力道不够,锋利不足,立即会引动响铃,造成敌人的警觉。

洞庭湖之所以等到今夜才攻击,等的也就是杜鹏这把刀。只见,我们杜大少爷深吸一口气,乃举过头,卖力挥下,刀快、猛,如那夜空闪电劈地。

刀锋拍水,绳已断;水珠,犹溅得众人面痛。

“好个杜鹏一刀!”蒋易修不得不莫道:“吃奶力果然可观……。”

“去你的──。”杜鹏苦笑,当先游往缺口过去。众人相视一笑,亦纷纷尾随。

第二道防卫,便是一排木筏上坐了镇守的汉子。

杜鹏望向喜美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喜美子一笑,身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包来。只见,那油纸包在喜美子手中撮著、撮著,不久,立时有一团烟雾冒出;而且,越来越盛。

玉珊儿点头笑道:“这扶桑忍术果真能呼风唤雨……。”

喜美子一笑,手上用力更猛;忽的,将那纸包扬向半空,便下落同时已是雾茫茫一大片,将这片湖域遮住。

喜美子喘一口气,额上已俱是汗水。蒋易修安慰的看了她一眼,向杜鹏、玉珊儿打了个招呼,便往前潜了过去。

杜鹏苦笑,朝吴昌道:“乖乖的在这儿别动,哥哥去就回来……。”

玉珊儿接近第一艘木筏时,只见上面三个汉子正叽哩咕噜抱怨著:“什么鸟天气,起这没来由的雾──。”

另一个汉子笑接道:“这那不好──,咱们哥儿三个就此泛舟赏雾,饮他一顿酒岂不美的很──。”

“真有你的诗意──。”第三个脸白净净的汉子道:“有酒没女人,真他妈的天下煞风景的事──。”

“怎么没有?”三人身后,一道娇笑的声音。

那白脸汉子一惊回头,只见一位俏佳人全身湿淋淋的巧笑在背后。

当下,三个男人半点儿欢欣的心情也没有。来的美人虽然衣裳叫那湖水一浸已是体态毕露端的是玲珑有致。只是,这女人的武功未免可太可怕。

多了一个人在身后,不但自己三人毫无所觉,而且连这木筏也没动一动。就这点,只怕已大大的不妙。

玉珊儿立时说明了他们这个想法完全正确。

钱宾来的鼻子一向很灵。当他闻到血腥味时不禁皱起了眉头。一旁,那个叫大公鸡的汉子讶道:“钱老大,你皱什么眉头啊?昨晚输钱啦?”

钱宾来皱眉道:“血腥味……。”

“血腥味?”大公鸡吃吃笑道:“钱老大──,我看你闻到的是*女的落红吧……。唉呀──。”才说一半,人已叫了起来。

因为,眼前这浮来好几具尸体。

数数,竟然飘有十八具之多。

大公鸡吞了一口口水,颤声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钱宾来脸色大变,道:“今夜的水流是南流对不对?”

“是……是啊──。”大公鸡颤声回答:“那……又怎样?”

钱宾来望著浓雾苦笑道:“而……我们又恰巧是最南的一艘木筏是不是?”

“老……老大──,”大公鸡吞口口水道:“你的意思是……?”

身旁,有个人轻笑接道:“他的意思是,你们是最后的一艘──。”

钱宾来和大公鸡大喝回头,只见,一道彩虹自雾中划来。彩虹无锋,是剑鞘!

九田一郎微笑的接获地狱风使传回的消息。很好,八大世家去掉了三个辣手人物;对于在陆上领兵的宣九九大大可以减轻压力。

九田一郎朝身旁的陈英雄道:“野子呢?怎么到现在消息还没传回来?”

陈英雄恭敬道:“属下立刻派人去探查……。”

九田一郎点点头,道:“也好。最少,玉楚天落在骆盟主的手中大可以抑制玉满楼的行动……。”

陈英雄一抱拳,正要出去,只见一名汉子急步而入,朝九田一郎恭敬道:“启禀盟主──,岸上黑旗武盟传来了消息,那高台已经建好,玉楚天和宇文湘月已经被绑了上去……。”

“哈……,”九田一郎大笑道:“很好──。”

陈英雄讶道:“骆盟主将玉楚天和宇文湘月展露出来,不怕玉风堂派人去劫嘛──?”

“不会!”九田一郎冷笑,双目精光暴射道:“上高台的梯架已毁──。而且……。”

九田一郎得意道:“那木台柱子早已涂满了桐油之类的易燃物──。就算玉满楼三头六臂,那能来的及火速上延?”

陈英雄佩服道:“这莫非是盟主所设计的?”

“不错!”九田一郎双目炯炯发光,沉声道:“这正是甲贺谷『风魔之子』处判背叛者的方法。一切烧成灰,让风给带走!”

陈英雄不由得身子一颤,好狠。死后连骨灰也无存!

九田一郎冷嘿一声,道:“快去查查野子的消息吧──。”

“是!”陈英雄一抱拳,立即往舱门外而去。就在他跨出第一步的同时,震天而起的爆炸,以及半空电闪的刀光同时而至!

九田一郎的眼皮子跳动了好几回,他没动,就看著陈英雄退了好几步,带著死亡摔回舱内!

门外,满湖的炸声如除夕炮竹,连番响个不停。

蒋易修和间间木喜美子已然站到了眼前。那同时,白虎三绝杀已围住了两人。双方坚持对视了片刻,九田一郎方重重一哼道:“很好──。”

喜美子很冷静的抽出刀,淡淡道:“你知道,无论逃到了那里,我总会找到的……。”

九田一郎嘿嘿一笑,站了起来往前一跨步,便到了三绝杀身侧,道:“让这个小女人过来──。”

立时,一道空门露出;喜美子也不犹豫,自阵中走出和九田一郎对峙。

九田一郎冷冷一笑,朝属下道:“将那个男的杀了喂鱼……。”

便此一句,舱中肃杀之气立浓,全指向我们蒋大员外。蒋易修计算一下,除了三绝杀这三个家伙外,舱里老老少少加起来也有二十六、七个!真倒霉,怎会轮上这么大的阵仗?

船外,湖的四处俱已是火光与杀声共响。显然,洞庭湖王云奔日已然展开了行动。

蒋易修的原则之一是,不甘寂寞。亲朋好友正打得过瘾,自己岂可以偷懒?

所以,彩虹自手上起,划分生死两界!

另一方面,九田一郎的手也已搭上了刀柄,冷目对视喜美子道:“来啊──,你不是要报仇吗──?”

喜美子的手有点幌动,那是因为九田一郎身上的气机太过浓烈,叫人不由得惊心。她长吸一口气,猛然暴喝一声,往那九田一郎挥刀罩到!

九田一郎冷笑,亦暴喝出刀;立时,只见两道青虹交错;各自又立一回身,再出刀。第三回,喜美子倒翻,自扫向九田一郎足部。

九田一郎冷笑,人一扬,自半空飚然而下!

喜美子一咬牙,沉住心;胜负便此一举。只见,她身子一扭,赫然奋力而出的便是飞燕新法!

飞燕新法,斩尽天上飞燕!人呢?

九田一郎冷笑,柳生家的不二门必杀技已自半空变化落下;立时,便见其中一个得血溅当场。

喜美子突然觉得不对。因为,九田一郎的力道较自己为猛;更可怕的,刀身较自己为长!

那佐佳木小次郎不就这样败在宫本武藏的手下?

窗破、人入,急至的是两流芒的刀光。

二刀流!

宫本武藏的二刀流!来的便是兵本幸。

九田一郎心中一惊,反应中,身子一转,已然全力横扫向来人。双刀架起,齐断!

九田一郎这一刀的威力足可震古烁今。以兵本幸的冲力和双刀阻挡的威势,仍然阻不住九田一郎这一刀断破他手上双刀切入腹中。

兵本幸大笑,双臂扔刀反抱九田一郎的刀身大叫道:“兵本幸早该切腹,延至今夜得偿──。”

九田一郎大惊,心知不妙已是晚了一步。只痛觉背上叫那喜美子的一刀穿透!

九田一郎惨痛暴叫,双目尽赤;一放手上长刀,反手探出一柄短刀倒打,便如闪电奔向喜美子心口!

其速之快,其距之近,天下已无可解!

蒋易修已撂倒了那二十来个小毛头,此时,正叫白虎三绝杀困住缠斗。斗见喜美子生死边缘,不由得惊呼。他的心,却沉入冰窖。

这九田一郎拼了最后一丝力气的反手倒打,天下绝对没有人可以解得开!

李北羽也不行。

不过,我们李大公子却可以让那短刀稍微偏了一偏。就算一寸,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迅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