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十五章 狂流

作者:奇儒

玉珊儿缓缓吸一口气。既然,萧饮泉口里是说“该死之人”,自己便立到一旁去让他尽情发威。

萧饮泉淡淡一笑,在前方三丈处当先走著。

没半晌,那树干间忽的冒出一排栅倒钩自顶上盖下。萧饮泉淡淡一笑,人往前窜,一忽儿,已然自树干后头拉撞六、七名汉子出来。

便此时,地底下四把长剑挺出,每把刺的,皆是下三路位置;同时,树干破,亦有六名剑客一串自同一株树中出来;攻的便是上、中二路。

萧饮泉根本理都不理,往左边移去,双掌猛劈间,便闻得一串惨呼和见那断箭残弓自草丛中掉出。

玉珊儿心中不觉一赞暗道:“这萧饮泉果然大是不同。”而她心中安慰的,黑竹剑门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手下之人为恶倒也不重。

是以,萧饮泉皆能很有节制的偏开要害,只打的这些家伙鸡飞狗跳。

原先,萧饮泉担心自己每回出手便得死人。玉珊儿有个好方法:“力道轻一点,认穴差一点不就好了?”

黑竹媚显然有点泄气。整个门下一百二十六名汉子,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精心布置;结果,竟是挡不住人家半柱香的攻击。

便此时,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萧饮泉的步伐似乎不稳。黑竹媚握那长剑在手正要跃出,已见黑魔、白鬼二人自萧饮泉背后攻到。

萧饮泉犹似未觉,黑魔一扬手,打出一团黑砂;而同时,那白鬼亦扬手中激出一道白雾罩向萧饮泉而去。

立即,两人便各自选了原路退回。

萧饮泉闷叫一声,似乎已中二人的毒手,栽倒了下去。

黑竹媚心下大喜,提了长剑便到萧饮泉身前;而那黑魔、白鬼相互一望,想这大大成名机会可不能让这小女人捡了便宜。

当下,便在黑竹媚长剑斩落之时,双双亦各冷喝一声,四掌为爪的罩向萧饮泉而来。

玉珊儿倒是放心的很。以萧饮泉的武学造谙,别说现在这等小小阵势,就算大上十倍还是应付的绰绰有余。

否则,这趟要上九岭山脉还玩什么?

萧饮泉没让我们玉大小姐失望。三个出手攻击的人全被震飞了出去。

当场,便是二死一伤。

死的是煞名三十年的黑魔、白鬼。伤的,便是黑竹剑门的门主黑竹媚了。

只见,她摔到一棵树下,动也没法动。显然,又如那日黄山上的贝雨虹一样,最少被点了七处穴道。

黑竹媚恐惧的抬起头来,望著萧饮泉恨恨道:“萧饮泉──,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萧饮泉淡淡一笑,道:“因为,你不是大恶之人──。”

黑竹媚双眉一抬,颤声道:“今日你不杀我,明白我还是要杀你……。”她大叫道:“别以为你今天放过了我,我们的仇恨就可以完了……。”

萧饮泉脸上肌肉一跳动,依旧淡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是死了妻子的人,所以,我知道你死了丈夫的感受……。”

“唯同此心,方知其苦。”这是一位智者的话,也是一句流传很久的话。

萧饮泉轻轻一叹,走到黑竹媚面前,缓缓道:“萧某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待事了,萧某让你杀了千百刀又如何?”

说著,已伸手解开黑竹媚的穴道。

他绝对、绝对没想到的,是黑竹媚把机括暗器装在鞋底。而且,用的是强力的机簧所弹。

就七处穴道解开的同时,萧饮泉已大叫后退,立时便轰然倒地抽搐不已!

黑竹媚大笑,抽出身上短刀,便落向萧饮泉,口里依旧叫道:“我不是告诉你了,今日不杀我,明日我杀你……。”

刀至萧饮泉颈边,忽叫一股力道撞住!

黑竹媚一愕,落入眼中的,是一把玉扇。

玉珊儿的玉扇!

黑竹媚一惊,急急后跃,盯住玉珊儿怒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救人──。”玉珊儿看向萧饮泉,只见他胸口冒出的,竟是一缕缕黑血。她双眉一挑,怒声道:“你在暗器上喂了毒──?”

“不错──。”黑竹媚双目闪动,道:“玉风堂是名门正派,为何帮助这种江湖败类……。”

玉珊儿双眉一挑,点住萧饮泉胸前穴道后,站起来道:“人有向善之心,何必将他打入地狱──。”

黑竹媚一哼,道:“那曾死于这恶人手下的血债怎么算?你倒说出一个道理来……。”

玉珊儿一笑,双目忽的凝住道:“黑竹媚,难道你一生中就没杀过人,没做错事?”

黑竹媚一愕,那玉珊儿又冷笑道:“再说,方才萧饮泉要杀你是不是易如反掌……?”

黑竹媚轻轻一哼,眼中,有了一抹诡异的表情。

玉珊儿忽的想到了一件事!她大叫:“原来你早知道萧饮泉不会杀你,所以你就设计好将暗器装在足底,对不对?”

黑竹媚眼中有了残酷之意,冷声道:“还有呢?”

“还有──,你怎么知道萧饮泉不会杀你!”玉珊儿已然明白了一个阴谋:“因为,黄山上,萧饮泉对贝雨虹也只是制住七处穴道对不对?”

黑竹媚冷冷一笑,她很放心,因为一百二十六名弟子没一个是死的。而且,已经慢慢围了上来。

玉珊儿沉声道:“黄山血案,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除了我跟萧饮泉外,还会有谁知道这件事?”

答案只有一个,下手杀害贝雨虹的人。

玉珊儿的结论是:“原来──,黑竹剑门也是黑旗武盟盟下的一个分舵……。”

“哈……,”刘长手从林间走了出来大笑道:“玉满楼的女儿果然聪明,只可惜……。嘿、嘿──,明白的太晚了一点!”

太晚的意思就是死!

从小,玉满楼就告诉他的儿女一句话。

天下没有绝对的事,所以,除非人死了,否则一定不要放弃希望。

玉珊儿记住这句话,所以,在半个时辰以前,在那座满是肃杀的林子中;她还能鼓起斗志,左手抱住萧饮泉,右手玉扇以玉风堂的绝学打开一条生路。

一个人拼命的时候,功夫竟然可以这么好?玉珊儿自己都不相信。

她已经计算不清打碎了多少条胳臂,踢翻了多少具身躯;也忘了还刘长手、黑竹媚交手了多少回。

她记得的一件事是,尽力往回跑。后头,有司马世家的人,有司马舞风在。她放足狂奔,身上穴道血口子已隐隐作痛。

就在她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看见前有有人影,一堆人影在移动。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狂呼一声,便不醒人事。

皮王尘乍见到一个女人抱著一个男人奔来时,他不觉吓了一跳。因为,那个女人一点优雅的样子也没有。

而令他更吃惊的,这个女人竟然是玉风堂的玉大小姐。男的呢?皮王尘心下大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萧饮泉。

数日前,在黄山山脚因受于情势,加上司马舞风的阻揽,便暗中跟随在玉珊儿和萧饮泉之后。想不到,今天这位人人得而诛之的萧饮泉竟会落到自己手中。

皮王尘并不想杀萧饮泉。他要的,是萧饮泉的刀斩心法。

自从,父亲皮谨在洞庭湖畔叫那地狱风使所殂杀后,他明白皮字世家的武学毫不可观。所以,只有借助外力。

可是,以堂堂皮字世家继任主人的自己,岂可以向别门别派求技?如此,岂不是叫皮字世家在武林中永远抬不起头来?

他很高兴的一件事是,这回连玉风堂的玉大小姐自己也送上了门来。

玉风堂、刀斩门的绝技,对任何一个练武的人都是极大的诱惑。

皮王尘得意的笑了,取出皮字世家的灵葯让萧饮泉服下,止住了那毒性的扩散。随即,下令道:“立刻绕道避开后头的司马世家回洛阳……。”

十五天的时间,大大小小十八次战斗。有四回,我们李大公子也参了一脚。那些对手,当然都是相当高明的。

其间,有两个消息令他不安。一个是林俪芬为义而亡;另一个,则是玉珊儿在前天失踪。

林俪芬的死,他不安的是杜大鸟的心情。

杜鹏,似乎就抱了林俪芬的尸体离开慕容世家,便不再有任何消息出现。他轻叹,叹好友在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竟无法在他身旁稍加安慰。

至于玉珊儿呢?天上地下唯一能探知她的行踪,便只有送给玉珊儿的那只白鹰──“瞌睡妹”!

此时,他和百里怜雪已到一座古庙中小憩。眼前,再过去十里便可以进入九岭山脉的地势中。

李北羽一叹,走到庙外庭中,将哨子放于口中啜响了起来。

百里怜雪有点讶异,想不到人竟然可以和鹰这种扁毛畜牲沟通。他就立在门口,贝那李北羽交待一阵后,那鹰又往天际而去,快如流星。

李北羽回头,朝百里怜雪一笑,道:“怎样?哥哥我的这头鹰还不错吧──。”

百里怜雪轻哼了一声,抬抬手上的圣剑道:“扁毛畜牲何用?嘿……,不如我手上这把圣剑来的称霸江湖。”

李北羽一耸肩,笑道:“剑是名器,可惜人心……。”

百里怜雪双眉一挑,那李北羽大笑道:“生气啊?当心头发全白了……。”

此话,又似乎说到百里怜雪痛处。

这时,他整个头发经由十五天来的一十八战已然全数白透,再也无一丝青丝可寻。他喉头咕噜咕噜响了七、八声,方冷哼一声进入庙内。

李北羽一笑,也随之进入;脚方踏入,人便停住。

因为,庙中已有人,而且是四个很漂亮的女人。

琴剑四女!骆驼座下的琴剑四女。

李北羽一叹,道:“喂──,你们那个骆老头是不是来了──?”

“回公子的话──。”其中一位眉梢有痣的道:“主人在屋外备了轿,想请两位到蔚蓝天抱琼台一叙……。”

“真乖巧──。”李北羽朝那使女道:“姑娘芳名是……?”

“回公子,小婢风铃……。”那使女恭身回答。

李北羽“嘿、嘿”笑得很可恶的推推百里怜雪道:“喂──,这个风铃不错,说话又甜又娇,你觉得怎样?”

百里怜雪瞪了李“色鬼”一眼,哼了一声不答。

我们李大公子也不以为忤,反而更乐头的问道:“风铃姑娘──,你不介绍、介绍另外三名姐妹?”

风铃立刻介绍,分别是翠铃、金铃、银铃。

“好极了──。”李北羽大笑道:“有四位佳人来请,天下只怕很少男人会拒绝……。”

风铃娇笑道:“那公子是答应了……?”

李北羽一耸肩,道:“如果不答应会如何?”

风铃淡淡一笑,道:“只怕这间破庙捱不住几个大汉壮士来撞毁……。”

“这更好──。”李北羽大声叫道:“哥哥我喜欢看戏,也喜欢用自己的腿走路。所以──,你们可以开始拆屋子了……。”

琴剑四女果然是言而有信的人。当她们一退出屋外,那间破庙外立时多出了十六名手拿大铁槌的汉子;一个个,是光著上半身露出一条条肌肉来。孔武有力哪!

李北羽一笑,朝百里怜雪挤眉道:“喂──,人家要拆我们睡的地方啦──。”

正说著,一十六槌第一打已然槌了下去。立时,整间破庙似乎大大幌动了一下,落下一大片灰尘来。

李北羽苦笑,见那百里怜雪似乎无动于衷,当下不禁心头有气道:“喂──,人家看你头发白了,连你的屁股也要抹灰啦──。”

俗语说的好,请将不如激将。

天上事,地下事,全没有一个“白”字钻入百里怜雪耳中来的刺耳。当下,只听他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我们李大公子可大乐啦,准备看场好戏。

可惜,百里怜雪也不笨;所以,上戏台的主角便是这李秃鸟先生。

只见,那百里怜雪走出了庙外,便一反身抱胸,看著那十六名汉子继续槌、看著李公子继续被灰尘落了一头。

李北羽肚里大骂,腿下可不慢;立时,冲了出来;便同时,那破庙轰然的倒了下来。

“最毒妇人心──。”李北羽捂著剧跳的胸口朝风铃道:“小妮子,凭得这般心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休怪我啊──。”这位风铃姑娘竟然也会顽皮道:“是哥哥逼我的哇──。”

李北羽一耸肩,道:“好哇──,庙也拆了,哥哥我还是不走,看你能奈我如何?”

风铃一笑,率同另外三女退出了七丈外,扬声道:“那只好用网子来罩了回去……。”

语声一落,果然四周又多出了四十名汉子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狂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