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二章 追风

作者:奇儒

李北羽的记性并不差是什么意思?

此时,月已升,厅上杯觥交错;玉满楼、玉楚天、卫九凤、玉珊儿、百里怜雪,和玉风堂三名坛主俱在座。

李北羽和杜鹏不在!

李北羽随时应该保护玉珊儿的安全,所以现在应该在;杜鹏保护玉楚天,所以也该在。

更重要的,下午才说了李北羽不离玉珊儿左右,为什么立刻和玉楚天去喝茶?

李北羽的记性不差,玉满楼的领悟力更好。

因为今天晚上有事,目标就是他李北羽,所以他要远离玉珊儿,免得珊儿受到池鱼之殃!

那么,他们现在又为什么不在?

玉满楼突然觉得对这两个年轻人很放心,无论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一定是和今晚会发生的事有关。

同时他们也告诉玉满楼,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

玉满楼笑了,大大饮一口酒。

李北羽和杜鹏能在三千六百五十五天内没死,今天晚上想来该有好戏可看!

杜鹏和李北羽对自己的成果满意极了。

他们在整座院子离地三尺虚张了一张极大的网,网上挂满了风铃;然后,他们竖起一块牌子,下面点了两盏宫灯。

牌子上是什么字?

李北羽和杜鹏相互一笑,只见那宫灯摇幌中,映出来的笔墨是:葬相思玉,埋美人香。

再来要做什么呢?

李北羽笑了,道:“肚子饿了。”

肚子饿了就要吃饭,所以很天经地义的到大厅去。

大厅上讨论正炽,玉风堂三名坛主叶有义、高拯、顾秋全正发表他们所收集到的情报和活动状况。

李北羽和杜鹏的进入,玉满楼含笑为两人和三名坛主介绍。

李北羽和杜鹏当然是名人,只是名声不会很好罢了。

三位坛主当着玉满楼的面当然不好说什么,只是神情上大有一番不屑。

众人重新落座后,玉满楼环顾众人道:“当今武林上,最可怕的当然是黑旗武盟的掘起,此外,雷杀的刀斩门亦是不容忽视的力量……”

玉满楼一顿,又道:“八大世家中,百里世家在湖北,皇甫世家在湖南,以及洛阳一地的四大世家足可以连贯这三省对抗武盟的活动……”

卫九凤接道:“此外七大门派和丐帮之间,亦在调查黑旗武盟的活动。只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抓不到武盟的组织总部;只知他们和传说中的魔教有很深的渊源。”

百里怜雪道:“据百里世家的调查,我们已经约略知道黑旗武盟在洛阳也有分舵……“

玉满楼双眉一挑,道:“那里?”

“雅竹小馆!”百里怜雪沉声道:“洛阳三大名楼之一的雅竹小馆……”

高拯脸色一变,道:“此事可真?”

玉风堂在洛阳一地的负责人,正是他高拯?

如今叫人睡到了旁侧尤不知觉,岂非叫他没面子的很。

李北羽瞅了高拯一眼,只见这家伙块头不小,肉是一身肉,嗓门也粗。

李北羽再看看玉珊见对百里怜雪那付敬佩的样子,摇头和杜鹏对视了一眼,道:“大鸟──,如果一件事你有了怀疑会怎样?”

什么大鸟。

杜鹏叹口气,道:“秃鸟,怀疑的事就去查,不然还坐着干啥──?”

“刷”的一声,高拯站起来冷冷道:“两位可真会骂人……”

李北羽一笑,挟了一块肉入口,方瞅了高拯一眼道:“多心干什么-。大鸟是为鹏,所以杜鹏字大鸟……”

“对极了──”杜鹏很够义气、很“用力”的拍了一下李北羽笑道:“落光了羽毛的鸟不是秃鸟是什么?所以我们这位李北羽先生的字号就叫做秃鸟……”

两人一搭一唱,便唬的那个高拯不知是道歉好,或是就此如他们所说到那雅竹小馆走一遭。

高拯为难,玉满楼一笑接口。道:“高坛主……”

高拯恭敬道:“属下在──”

玉满楼微微一笑,道:“找家像样儿的地方,明天准备一某为百里公子接风……”

高拯眼睛一亮,恭敬道:“是──”

玉满楼望着高拯离去的背影,点点头又道:“叶坛主!”

叶有义站起来恭敬道:“属下在──”

玉满楼沉声道:“加强和山西境内的大鹰爪帮联络,以便共抗黑旗武盟的势力……”

叶有义皱眉道:“启禀帮主──大鹰爪习自昔年葛浩雄帮主传至现任的彭广汉鹰王,这十年来大鹰爪帮已然绝少在江湖上活动──至于彭帮主的行踪亦莫测其所──,属下恐怕误了大事……”

玉满楼皱皱眉,不错,想当年大鹰爪帮帮主葛浩雄和苏小魂一行人的义风节亮,虽然过了一百五十年依旧是叫人津津乐道。

唯这第六传的掌门人彭广汉竟然未能秉持鹰爪帮的优良门风,着实令人可惜──

玉满楼皱眉,李北羽可又有话了:“大鸟,你记不记得去年有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到咱们的小愁斋喝茶?”

杜鹏大笑道:“当然记得──,你这只秃鸟还真被他扒了一层皮呢──”

“这有什么办法──?”李北羽苦笑,大大喝一口酒道:“人家可是百鸟之首的鹰咧──。”

杜鹏接道:“不但是鹰,而且是最大的一只……”

玉楚天好像一下子变聪明了似的道:“所以──,遇上了鹰王连你这只鹏也要躲?”

“不躲行吗?”杜鹏一点也不脸红的道:“尤其他身旁还有一具僵,特大号的棺材都装不下的僵!”

玉满楼眼睛-亮,道:“鹰和僵离去了那里?”

李北羽耸肩道:“到一座山去喝酒了……”

叶有义眼睛-亮,道:“那座山是不是很好玩?”

“好玩──,当然好玩──”李北羽叹道:“谁说王屋山不好玩的一定是王八龟孙子加三级──”

“对极了──”叶有义站起来道:“我正想去……”

叶有义走的也很快,他必须立刻去找到在王屋山喝酒的彭广汉和僵门的门主白流花。

负责洛阳的高拯和负责山西的叶有义都走了,负责山东的顾秋全呢?

李北羽朝杜鹏一笑,道:“我们是不是要一个帮手?”

“当然──”杜鹏道:“而且最好是使长戟钩的好手。”

李北羽瞅顾秋全叹道:“这个怎样?”

“勉勉强强──”杜鹏也叹气道:“聊甚于无……”

什么话?顾秋全只气得眼如铜铃,面如锅底,只因那玉满楼在场,否则这两个小子真要叫他们好好吊上三天三夜。

李北羽竟然还能笑,只见他朝顾秋全道:“别急──,今晚多的是好戏……”

百里怜雪双目一闪,道:“李兄的意思是,今晚有人夜袭玉风堂?”

李北羽不答,这下,玉珊儿玉大小姐可着火了:“喂──,李北羽,你是聋了还是哑啦?百里公子问……”

李北羽竟真恍若未闻,站起来朝玉满楼抱个大拳“恭敬”道:“堂主──,请借用一晚这位顾兄吧──”

玉满楼大笑,道:“好──”

玉珊儿怒声立起道:“李北羽──,我跟你说话……”

杜鹏站起来更大声道:“玉兄──,要不要凑一脚?”

玉楚天大笑道:“是什么好事?”

“女人──”杜鹏将声音压的不太低道:“很漂亮、很特别的两个女人……”

这话一入耳,别说玉楚天眉开眼笑,就是那原先一肚子火的顾秋全也乐不可支了。

甚至,他还有点担心李北羽这位“好朋友”临时变卦不带他去了。

这家伙不像他名声那么坏吗──,还真够朋友,有福同享哪!

玉楚天有疑问:“两个美女,怎么你们两位不刚刚好……?”

“不好──”李北羽的解释是:“玫瑰多刺──”

这点,是事实!

另外,玉楚天和顾秋全特别有兴趣。

玫瑰无刺,那和喇叭花有什么分别?

所以,顾秋全完全不考虑为什么要找个用长钩的高手,只是很够朋友、很义气的道:”我们不走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顾秋全立刻就后悔了。

这是什么鸟门阵,竟然要他倒竖着靠在树干上。

树干,正好是在那张大网的边缘,自己的一双明亮招子所儿,俱是盘结交错的网格;这般倒立看着只怕要不了多久便花了眼。

玉楚天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要这样个倒法?”

李北羽笑道:“你觉得奇怪是不是?”

不奇怪的是白痴!玉楚天只有点头。

李北羽笑道:“你觉得奇怪,别人是不是也会觉得奇怪?”

杜鹏笑接道:“你知不知道人类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玉楚天最少可以举出十个缺点来,却不知道那个才算最大的一个。

所以,他只有苦笑摇头。

杜鹏一笑,道:“告诉你,人类最大的弱点就是好奇心,当你后面有声响,你好奇回头的时候,死亡从你面前来……”

李北羽笑道:“同样的,你看前面有一个人在三更半夜时头下脚上靠着树干奇不奇怪?“

玉楚天眼睛-亮,道:“攻击就由这个时候开始?”

叹气的是顾秋全,他道:“我要这样倒立多久?”

“不会很久!”李北羽和杜鹏齐声道:“最多一个晚上!”

去你的不会很久,一个晚上算起来也有六个时辰,老子大可以逛一趟青楼,喝六杯酒外加杀十七个绿林毛贼足足有馀。

顾秋全肚子里刚好骂了一百零一声后,才叹气道:“为什么会找上我?”

“因为你使的是长钩!”李北羽指指前方七尺处的一个结道:“到时候两位俏佳人来了,就麻烦你顾老大用钩子钩一下下这个地方……”

玉楚天兴趣来了,含笑道:“然后呢?”

“然后她们必然使力上跃对不对?”李北羽笑道:“那结一钩,整张网下落,铃声大响。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除了往上之外还能干什么?”

顾秋全苦笑道:“我的工作就是这样?”

李北羽笑道:“李白的”将进酒“你读过没有?”

“有!”顾秋全真怀疑这小子扯上李白干啥?他老祖宗啊──?

李北羽笑道:“『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前一句是什么?”

“天生我材必有用──”顾秋全果然读过!

“所以──,”李北羽的结论是:“我们绝不会让顾大哥你觉得有一点点的遗憾──“

玉珊儿气虎虎的踏入采月居后院,望着那张大纲和一片的风铃发愣。

前面,玉楚天含笑的走近,道:“妹子,有什么不妥?”

玉珊儿双肩一横,道:“嘿、嘿──,李北羽那小子呢?”

“喝酒去了──”玉楚天一笑,道:“有事?”

玉珊儿可真一肚子火,冷声道:“那一家?”

“雅竹小馆──!”玉楚天笑道:“当然是去最危险最刺激的地方……”

雅竹小馆为什么危险?因为据说是黑旗武盟的分部。

雅竹小馆为什么又刺激?因为洛阳早已轰动,据说有两位绝代佳人就住进雅竹小馆内!

玉风堂的消息一向不慢,玉珊儿的责任之一,就是收集各处传回来的消息。

她只恨得牙痒,那个李北羽竟然还能骂完人后拍拍屁股到雅竹小馆去做登徒子!

玉楚天笑道:“妹子可是要去凑热闸──?”

玉珊儿一咬牙,承认是叫人讪笑了,不去又此恨难消。

便此一窘,那百里怜雪也来到,微笑道:“珊儿姑娘有何不妥?”

玉珊儿眼睛一亮,道:“陪我逛逛洛阳城……”

雅竹小馆内的人果然不少,只差没人山人海。

张瞎子的手下可以阻止人到小茶棚去,可阻止不了人到雅竹小馆。

所以,当李北羽和杜鹏进入的时候,早就没了位子。

杜鹏眼尖,一下瞧见高拯独占了一桌,正自斟自酌着。

当下,两个人便不客气的凑了上去,一屁股坐到高拯前面。

高拯抬了一下眼、又是这两个家伙。

李北羽笑道:“怎么,有什么消息了没有?”

高拯瞅了一下大堆的人群,道:“还没有……”

李北羽笑道:“十两银子教你一个方法……”

高拯双眉一抬,半晌,摸出十两银子道:“说──”

李北羽笑道:“你为什么不到后头去?”

高拯看了一下后门,叹口气道:“那两位姑娘派头大,早把整个后院包下来啦──”

“这个简单──”李北羽抢过高拯手上的十两银子笑道:“人是不是喜欢看热闹──?”

“废话──,”高拯看看满屋子的人叹道:“你以为他们来干吗──?”

李北羽笑道:“如果我现在挑一个有点份量的家伙干一架,你想会怎样?”

“打架当饭吃”的事北羽一向很有名,所以这一架一定有号召力。

高拯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乘机潜入后面雅竹小馆的馆主房内……”

李北羽大笑,朝杜鹏丢个眼色道:“杜大鸟,你说哥哥我打不赢那个林溪居大混笨……?”

杜鹏也“大声”的朝坐隔桌的林溪居笑道:“秃鸟,那混蛋可不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追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