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三章 舞武

作者:奇儒

黑旗武盟终于找上了玉风堂!

玉满楼在玉风堂的正厅“有德居”中等待黑旗左使的到来。

只听,一声声锣响鼓鸣,那黑旗左使已然率了六名手下到了有德居之前。

玉满楼缓缓自座上起身,遥抱拳道:“阁下大驾,玉某有失远迎……”

那黑旗左使大笑道:“玉堂主好说──,邢某未曾事先通知,冒昧造访;是老夫的不对了……”

两人一阵哈哈,已然分别落坐。

便同时,云南极品的普洱茶也端上了来。

黑旗左使用力嗅了一口茶香,点头道:“这普洱名品重在霉香,三泡之后,更见其香留齿……”

玉满楼笑道:“阁下雅士也──不知称呼是……?”

“邢嚣──”黑旗左使邢嚣含笑道:“无名之士,何入堂主贵耳……?”

玉满楼身旁的卫九凤轻叹道:“邢老可就是十六年前轰动鲁地的”七剑神“邢四口?“

嚣字四口,正是邢嚣昔年的外号。

邢嚣双眉一扬,笑道:“人称玉夫人是女中诸葛,今日一见果然不假──”那邢嚣一顿,又道:“老夫今日此来的目的,是代表敝盟盟主想和贵重结亲家之好……”

便此一句,不禁大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玉满楼原先以为不是来结梁子便是结盟,怎知是这一回事!

当下,他沉声道:“不知贵盟盟主如何称呼?”

邢嚣笑道:“敝盟盟主复姓宇文单名真字……”

原来近年来最神秘黑旗武盟盟主就叫做宇文真!

玉满楼沉住气道:“不知宇文盟主要结的亲家是……?”

邢嚣沉笑道:“正巧,盟主亦有一子一女,正好可和贵堂公子、令媛双双成对……”

玉满楼仰天大笑,道:“不知贵盟主的公子和女儿又是如何称呼?”

邢嚣笑道:“少盟主宇文长卿,女儿宇文湘月……”

此时,站立一旁的玉珊儿冷笑道:“那个宇文长卿是那副德性,能跟百里公子相比嘛……?”

邢嚣注视站在玉珊儿身旁的百里怜雪半晌,方才冷冷笑道:“百里公子虽然号称七大公子之首,只怕仍是浪得虚名──,和少盟主比起来……,哼、哼……”

百里怜雪双目一闪,道:“宇文长卿又为何不来?没这个胆嘛……?”

邢嚣仰天长笑,道:“少盟主早已备了厚礼在玉风堂大门外,只等玉堂主召见……”

玉楚天此时突然道:“我去会会这位宇文长卿──”

说完,玉楚天已经转身走出有德居。

玉满楼没有阻止,因为年轻人本来就该培养一点处事的方法。

另外,玉满楼的心的是,碧荷并不在此处,想来,她必定是去通知了杜鹏!

他相信杜鹏可以帮玉楚天处理好这件事。

所以,他朗笑举杯朝邢嚣道:“来、来──,让年轻人去谈,咱们老头子在这儿等……”

邢嚣对宇文长卿当然有把握,所以,他也毫不犹豫的仰杯一饮而尽!

玉楚天踱出了前院,便已看见十二名劲装汉子护驾一顶大轿子。

鹅黄绸布,七彩琉璃;木架所雕的,尽是飞鸟走兽,端得是唯肖唯妙,华丽无比。

两旁地上,犹各放了两口大箱子;箱子是褐黄柏木所铸,并以冶金之术在上面钳了小桥流水,烙之以书画!

右箱烙的是苏子瞻的“念奴娇”!

左箱烙的是柳三变的“雨霖铃”!

当凭这两口箱子,已是价值不菲,箱子中又是什么?

玉楚天正冷眼移步,身旁一侧却传来杜鹏叫声:“这是干啥的呀──,这种木头当柴烧可热不了饭……”

玉楚天微微一笑,偏头一视却不禁愕住。

来的可不只我们杜鹏杜大爷,还有那位叫人架着来的李找打!

玉楚天愕道:“李公子……”

“没事的──”杜鹏笑道:“我们这位秃鸟先生有架打,说什么也要凑上一腿,只有由得他了……”

玉楚天虽然感动”总也有些不安的道:“真的无妨?”

“看着也舒服点啊──”李北羽抬头道:“总比那闷死在屋里头好吧──”

玉楚天笑了,他觉得这两个朋友真不错,虽然武功不好。可是,朋友贵在心,而不一定是有什么帮助对不对?

碧荷拿了张舒适的太师椅来,上面还放了两个软垫。

这下,咱们李公子可就舒服极了,半睁眼含笑看着四下。

此时,顾秋全和高拯也来到了一旁,更增加了玉楚天的声势。

玉楚天一笑,朝轿子里头扬声道:“阁下到了门口还不出来?”

那轿子里没有回音,十二名劲装男子也没有声响,直像死人似的站的挺直,不言不动。

玉楚天一扬眉,冷笑道:“傲慢小子──,只怕看错了玉风堂……”

口里一大喝,高拯、顾秋全已自左、右双双抢进,攻向那顶轿子!

忽然,十二名汉子动了;动的竟是前面六名抬轿的往地上一蹲,俱往后退去。

此时,成了十二名汉子俱在轿后,而轿前反而没了半个人影。

高拯见状一愕,暗骂一声:“他奶奶的──,老子偏不信邪──”随骂声,人已扑到了轿前。

顾秋全也不慢,富即一扬身,似那大鹏裂地自上而下使剑攻向轿顶。

此时,只怕十二名轿后汉子大喝一声,竟以轿前双为兵器,推轿撞向高拯!

立时,高拯双掌一握轿,便要定住十二名汉子所推之力。

两相一撞,高拯竟璞璞的后退了五步。

顶上,顾秋全剑势已到。

十二名汉子复移向左侧,一抽一摇,便自躲过了顾秋全这一击。

同时,将轿子往前急突,再度撞上高拯双掌。

高拯再受冲力,已然退入门内。

那十二名汉子齐齐大喝,将轿子竖起,横扫半空的顾秋全。

玉楚天大喝,右手拔剑,一闪身使击向那十二名汉子。

此时,那两口箱子忽的炸开,自里头闪出一男一女。

男的是风流倜傥,星目含威;女的是风华婉约,妙目含锋。

两人这一突现,已各出了一手。

玉楚天突逢此变,心中虽惊犹能沉住气,将右腕剑势三挑,使得正是玉风堂的“春风三展”!

立时,剑如风拂,轻灵中尽传真妙!

那俏俊姑娘一笑,道:“长卿哥哥──,这位玉公子的功夫可真不错啊──”

这双男女,便是宇文长卿和宇文湘月了!

宇文长卿闻言,大笑道:“只怕三招内就要被为兄设计的天网神技所擒……”

说着,宇文长卿人已跃起,先出掌拍震上空的顾秋全;同时,一拉无人那端的轿;右腿一踢轿底!

下面,宇文湘月倏忽娇笑后退;玉楚天方觉不妙,上方轿子已弧落而下。

惊人的,是轿底开洞,一张鲛丝网落了下来,便已将玉楚天罩住!

同时,轿子下落,正好将玉楚天罩在里头;那轿顶“碰”的一声,竟冒扬出一旌大旗,迎风开展!

旗,是黑旗!

黑旗武盟的黑旗,上面绣了十八般兵器的图案!

图案,用赤金丝绣成,在烈阳下闪闪发亮!

高拯和顾秋全眼见少堂主在自己眼前活生生被擒,那岂肯干休,立时双双抢进,剑、拳并生,招呼宇文长卿和宇文湘月而来。

宇文长卿朗笑道:“两位急着投胎嘛?”

说完,右腕一抖,忽的飞出一张黑色丝网来;一缠、一张,竟将高拯和顾秋全的攻击连消带打,全数阻挡于网上迥力。

同时,宇文长卿又复一抖,那网一缩如鞭,三连拍之下,高拯和顾秋全竟分别吃了一记,踉跄后退。

碧荷此时亦仗剑飞身而至,道:“姦贼──,你快把我家公子放了……”

宇文长卿仰天一笑,道:“姑娘若能胜得了在下手上这张黑网,自然会双手奉还──否则……”

碧荷看向那顶大轿,只见里面碰碰之声不绝,显然是玉楚天在里头挣扎不出。

碧荷一咬牙,再回头看向杜鹏,只见杜鹏苦笑;身旁太师椅上的李北羽已不在。

碧荷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李北羽去了那!她回头问道:“否则怎样?”

“哼、哼──”宇文长卿冷笑道:“那只有和在下的妹子拜堂……当然,你家那位小姐和在下……”

“干什么──,抢婚啊──”杜鹏大步跨过来,先看看高拯、顾秋全两人伤势并无大碍后,才又道:“在人家家里干这种事总也得问问长辈啊──”

宇文湘月突然道:“听说洛阳有一只鸟……”

杜鹏笑道:“不错──,就是哥哥我……”

宇文长卿冷冷一笑,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要问过你了?”

“我?没这么老吧──”杜鹏笑道:“那位长辈在你们身后……”

宇文长卿和宇文湘月一愕,双双回头便看见一名全身覆罩白丝袍的蒙面汉子。

宇文长卿双目一闪,道:“阁下何人?玉风堂似乎没你这一号人物……?”

那蒙面人沉声嘶哑道:“小子猖狂──,老夫乃是玉风堂内最神秘、特别、奇异、高手的……的……哥长老──”

“哥长老?”宇文长卿冷笑道:“下地狱去──”

宇文长卿一喝,那十二名汉子丢下轿子便往那位“哥长老”攻去。

哥长老仰天一笑,双手连挥,便双方交锋一瞬间;那哥长老已势如破竹,每每在众汉子拳势变化的空间出手。

一刹那,那十二名汉子已呼痛哀嚎的演在地上-这点,宇文长卿和宇文湘月脸色不由得一变。

设非本门长老级以上的人,有谁能捏得住这么好的时机取胜于瞬间?

要知,这十二名汉子所击出的十二生肖拳又俱互补功效。

只是,若能抓住变化时机,则如推牌般一个接一个倒下。

十二人如一体!

这是十二生肖拳的优点,但也是致命缺点。

优点和缺点,本来就是并存!看你如何运用而已!

宇文长卿双目一凝,冷声道:“你是本盟的什么人?”

“呸!哥……哥长老我是你爷爷──”哥长老大笑道:“这什么乌龟拳你自以为了不起?”

宇文湘月冷然道:“除了我爹,我不信天下之中有谁第一次就能看破这十二生肖拳……”

“哈……,”哥长老仰天大笑,道:“老夫钻研天下拳路十年,这小小十二生肖拳又算什么?”

正两厢对话,玉珊儿和百里怜雪也自内厅有德居中到了大门来。

那碧荷一见玉珊儿立却扑了过去叫道:“小姐……,少爷叫这般人擒了……”

玉珊儿眼神一寒,“刷”的落到宇文长卿面前,冷笑道:“你就是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宇文长卿?”

宇文长卿已知来人是谁,只见他双目一亮,笑道:“在下是宇文长卿──,姑娘便是玉堂主的掌上明珠了……?”

宇文长卿话刚说完,那宇文湘月接道:“玉姑娘可真漂亮──,和哥哥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玉珊儿闻言,冷哼一声看那宇文长卿,果真是风流倜傥,生得一表人材。再看看旁边的宇文湘月,竟也是风华绝代,娇异常。

玉珊儿心不暗愕,想不到魔教教主的一双儿女竟能这般器宇轩昂。

此时,百里怜雪踱步到了玉珊儿身侧,朝宇文长卿冷笑道:“方才百里怜雪,听闻阁下不将天下七大公子放在眼里──?”

这话,挑明是双方要真枪实刀的干上一番!

宇文长卿双眉一冷,正要答话。

站在一旁老久的“哥长老”可不耐烦啦!“喂──,小辈,你懂不懂礼貌,这小子可是老夫先定下的──”

百里怜雪一愕,道:“这位前辈是……?”

“哥长老──”回答的是杜鹏:“正是你脚下玉风堂最神秘、特别、奇异、高手的哥长老……”

讶异的是玉珊儿,什么时候本堂中出现了一个“哥长老”来?口里正要问着,却见杜鹏眨眼过来;心里不禁转念一想,且让他们狗咬狗一番再做计较。

玉珊儿这厢忍了下来,那端哥长老又发话啦:“小扇子──,快去替老夫泡壶上等茶来──,待会儿哥……老夫打完架好解渴──”

什么话!玉珊儿脸上一寒,终就是忍下,且看你这老头搞什么鬼,到时叫你吃不完兜着走──想着,恨恨命令碧荷道:“扶高坛主和顾坛主进去──,顺便泡壶茶来……”

高拯急道:“小姐──,小的还可以再战……”

顾秋全也道:“小的宁死不退……”

玉珊儿皱眉,叹口气,道:“好吧──,碧荷,快去泡壶茶来,看看我们这位哥长老有没有命能活着来喝……”

“快人快语!”哥长老大笑朝宇文兄妹道:“两位一起上好省点时间?”

“凭你……?”宇文湘月自袖中挑出一条粉红绸带,前端,系了个弯月形的刀锋。

宇文湘月在手上轻轻一幌,冷笑道:“站稳点,准备送命──”

那哥长老眼睛一亮,大笑道:“好极了──姑娘叫什么来的?”

“听清楚了──”宇文湘月寒声道:“宇文湘月──你这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舞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