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四章 说剑

作者:奇儒

百里怜雪剑走如长虹而贯,瞬间已罩向狄雁扬、葬玉、埋香!

这一下,存心是来大搞局的了。

狄雁扬一惊,将手上如意降魔棍反打地上,便自弹拗攻向百里怜雪的足部;同时,那葬玉、埋香亦各出手罩向百里怜雪。

埋香只是肩头受创,那葬玉有三处穴道被制可大大的迟缓。

百里怜雪一哼,身子右闪,长剑便挺向葬玉而来。

眼见,葬玉不但腿上受蝉翼带所陷,而且身子大不灵活已是万难躲过这一剑了。

百里怜雪一冷笑,剑奔更急!

蓦地,身后一声暴喝:“且慢──”

百里怜雪方稍一愕,身后剑势破空之声已至背上天柱穴!百里怜雪一惊,身子三闪,方躲过这一威蜢狂剑;回头一看,竟是玉楚天仗剑而立,手上剑身犹是嗡嗡而晌。

百里怜雪愕道:“玉兄──,你这是……,”玉珊儿也道:“哥──,你为什么要阻止?反正是狗咬狗一嘴毛……”

这话,在场诸人不由得一愕,什么时候玉珊儿玉大姑娘把那百里怜雪也叫成一类啦?

玉楚天犹不失玉风堂少堂主风范,只见他轻咳一声,道:“玉风堂的事,由玉风堂自己解决……”

这话,分明是冲着百里怜雪而来!

百里怜雪脸上一变,“卡”的一收剑,看了玉氏兄妹一眼,幸然转身而出。

玉楚天淡淡一笑,又道:“葬玉、埋香两位姑娘──,从今夜起不用再来了。原因,我想你们已经知道……”

一是赶明儿以后李北羽将和玉珊儿往龙门求医,二则是刀斩门潜伏在玉风堂的邱胜隆已被擒。显然,再来的话双方便变成仇敌死战。

玉楚天又看向狄雁扬道:“玉风堂敬佩狄先生是条汉子──,只是,以后大可以登门造访……”

这段话下来,只说得这三名杀手苦笑不已。

玉楚天往前一跨,执起缎带一抖,便自解了众人身上的结。

狄雁扬收回如棍降魔棍,朝葬玉、埋香、李北羽看了一眼,一哼声便飞身出窗。

埋香也是娇哼一声,解开葬玉约穴道后,朝玉珊儿冷笑道:“玉大小姐──,李北羽那臭小子还不一定是你的──,等着瞧吧!”

话声一落,两名女人已自窗口跃出,芳踪逝然。

该走的人走了,掌声传来,是李北羽。

李北羽笑道:“好──,玉兄真够威严……”

“小事、小事──”玉楚天立即一付嘻笑貌道:“刚刚还紧张的出了汗呢──”

玉珊儿冷冷一哼,真搞不懂自己方才为什么来这里干什么?她一跺脚,转身便也出了门口,留下屋内两个男人大笑。

且慢,杜鹏呢?他去了那里?

已是夜深!

一匹快马正由街道上驰往洛阳城门,蓦地,那马急竖了起来!

马上坐客似乎一惊,急挽住马稳了下来;瞳子中精光闪动,投向暗处一道黑衣人影。

那黑衣人踱步而出,正是除了两眼外露外,全身罩的紧紧,甚至连手上都罩了手套!

手套上有刀,乃也是极普通五两银子一把的精钢刀。

由这看,来人的功夫可能只是泛泛之辈。

马上之人再看看这蒙面人步伐,虚浮不定,内力修为头是粗具根基而已。他笑了,冷冷道:“阁下翦径,今夜只怕寻错了对象……”

“百里怜雪──!”那蒙面人冷声嘶哑道:“想走行嘛?”

那座上人便是七大公子之首的百里怜雪!他这一闻言不由得心中一震,脱口道:“你是谁?”

“这不重要!”蒙面人冷声道:“重要的是你回玉风堂还是要挑我手上这把刀──?”

百里怜雪手上一紧,怒笑拔剑,已是不发一言扬身举剑劈至!

“好──”蒙面人轻笑:“不愧是七大公子之首……”

蒙面人不击而退、退……,百里怜雪似乎是杀红了眼,手上长剑连振,八八六十四招的“屠龙剑法”已逼得那蒙面人进入死角!

百里怜雪怒笑,道:“狂徒纳命!”

随喝声,左拳使出百打神拳撞向蒙面人,右手剑上出七朵剑花便单向蒙面人身前七大穴!

这手“龙虎并击”正是百里世家的人大绝技之一。

此时使来,百里怜雪怎么算天下也不会有超过十个人躲的开!

他当然没算上眼前这个蒙面客。

因为,他算到的八、九个里,从没一个会蒙面出现的──

所以,他放心!

蒙面人却大笑,大笑的同时出刀!

刀是五两银子的精钢刀,出刀的速度却是如天外奔闪的电光!

五两银子的精钢刀很常见;那闪电更常见!

可是,无论什么兵器使出的速度如闪电的时候,那种感觉是一种奇妙、震憾、讶异、和──恐惧!

尤其,那道死亡的闪电是击向自己!

百里怜雪已经感受到死亡的压力,这力量,可以叫人心如槁灰,叫人断一切意念,让你觉得一切的挣扎都只是一种可怜的悲嚎而已!

刀光已过,蒙面人已大笑而离!

百里怜雪并没有死,只见,整个上半身的衣服已尽随风化成丝丝布条飞散-他能这样子出城?堂堂七大世家之首的百里公子能这样行之于路?

不能!

所以,百里怜雪只有转回玉风堂!他当然可以去抢、去盗,可是那个蒙面人一定在暗中监视,只怕再往前一动便真要生死两别了──

xx──────x

那个蒙面人是谁?

据武林刀战史上的记载,姓杜名鹏。

杜鹏!

那一战的评语呢?

刀战史第四千一百一十七页上的下论很简单:“杜鹏一刀,足以媲美昔年俞傲!”

xxx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被誉为百年来第一刀法名家。

杜鹏很满意的道:“秃鸟──,那刀之精彩,可惜你没看到。不然……”

“不然哥哥我会失眠是不是?”李北羽哼了一声,望那窗外晨曦叹道:“这一路上去找葯师王王老头不晓得又得受那位玉大小姐多少苦──”

“郊游还不好啊?”杜鹏哼道:“哥哥我还要留在这里对付那个什么鸟的黑旗右使和百里怜雪这小子……”

“你告诉玉堂主了没有?”

“不说行吗?”杜鹏叹道:“我们李北羽李秃鸟可是未来玉风堂的乘龙快婿……”

这个启程可没什么风光。

反正,玉楚天玉少堂主把李北羽输掉的“云深名车”借给李北羽和他妹子用就是了。

驾车的,可是玉风堂的好手钱富多!

这一路去龙门,人手简单,连碧荷也没跟小姐去。

当然,如果杜鹏跟去我们这位碧荷姑娘必是极力争取的。

他们这一趟,十三天之内一定要回来;因为玉满楼是言而有信的人,倘不能让宇文长卿来此武招亲时看不到人。

玉满楼的原则是,绝不逃避该来的事!

雷杀突然出现在洛阳雅竹小馆所造成的轰动可不小。

吴昊刚更是吃了一惊,急急迎了出来,道:“门主大驾──,小的未曾远迎……”

雷杀淡淡一笑,沉声道:“进去里头说──”

雅竹小馆不愧是洛阳三大名楼之一。

便这片刻已然在后院布置好了一间雅舍。

雷杀显然很满意的点点头,落坐后盯住吴昊刚道:“吴长老──,葬玉和埋香那两个丫头怎么不见人影……?”

吴昊刚脸色一变,恭敬道:“自从昨晚她们去了玉风堂后便没有回来……”

雷杀双眉一挑,冷哼道:“被留在玉风堂?”

“禀告门主──,葬玉、埋香两位姑娘并不是在玉风堂──”吴昊刚苦笑取出一张信笺,恭敬递上道:“是去了龙门!”

雷杀双眉一挑,取过信笺展现。

“我等已得知葯师王现在寄身于龙门,往杀之。”

雷杀双目一闪,沉声道:“只怕这两个丫头目的没这么单纯……?”

吴昊刚苦笑道:“是……,因为……李北羽也往龙门而去……据说是求”葯师王“王泰元的救治……”

雷杀稍一沉思,冷哼道:“为什么舍近求远?那两个丫头不是要治他的毒嘛──”

吴昊刚沉吟半晌,方吐出一句话:“因为李北羽是个汉子──”

雷杀眼睛不由得一亮。

连吴昊刚都这么说的人一定不差;而且,李北羽能在十年之中打遍洛阳过客的武林高手而不死,正是杀手最好的条件!

因为那些经验必然可以让他知道什么情况下手最好!

雷杀淡淡一笑,站了起来道:“玉满楼必然知道本座来了洛阳。不去拜访不礼貌是不是?”

玉风堂对于雷杀的到访不由得不騒动。

两方之间七年的夙怨,这回对上了会怎样?

玉风堂的大厅上,这两位当今武林大家已然对坐互视!

玉满楼淡淡一笑,道:“雷兄远来,令兄弟惊喜……”

雷杀也是一笑,道:“过而不访,非礼也。玉兄又何必太执着于见面难?”

玉满楼双目一闪,大笑道:“好禅机──,雷兄豪气中不少儒风,当真令玉某心折……”

雷殷也乾笑道:“玉兄这话未免太抬举雷某了──兄弟此来──,是有一事相托……”

玉满楼脸上淡淡一笑,道:“请明言……”

“为了敝门萧长老之事……”雷杀双目一闪,淡笑道:“萧长老年方三十,不但人品俊俏万难其一,手下武功文墨亦超人一等……”

玉满楼双目一闪,依旧淡笑道:“雷兄的意思是……?”

“为十二天之后的比武招亲报名──”雷杀双目有了笑意,很复杂的笑意!“萧长老本名是萧饮泉……”

雷杀大摇大摆的走出玉风堂,堂外,早有八名手下侍马以待。

雷杀回头看了玉风堂大门一眼,扬身上马朗笑绝尘而去!

目的地不是雅竹小馆,而是洛阳之南的龙门!

因为,李北羽在那里,玉珊儿也在那里──

同时,葬玉、埋香、葯师王也同样在龙门!

玉满楼依旧坐在大厅的虎皮椅上,一直到卫九凤自后院转到了身前。

卫九凤轻笑道:“楼哥──,怎么了?”

玉满楼苦笑半晌才道:“可怕──,雷杀比我想像可怕的多……”

卫九凤双眉一挑,道:“气势上看出来的?”

玉满楼点点头。半晌方沉声道:“玉风堂里有关萧饮泉的资料是什么?”

“萧饮泉?”卫九凤脸色一变,道:“人称”虎儿“的萧饮泉?”

玉满楼苦笑点头!

卫九凤轻叹,道:“年三十,十岁被雷杀发现以前据说是由房山的白领猛虎所养大;天生异禀,武功造诣不明,亦未有登录暗杀记载……”

总之,玉风堂最忌讳刀斩门的,除了雷杀外便是八大长老排名第一的萧饮泉!

卫九凤明白萧饮泉也将参加比武招亲大会时,心里的感觉可真不好受。她叹了一口气道:“怜雪呢?”

xx

百里怜雪对玉楚天邀他喝茶下棋不禁诧异。

以这些日子来,玉楚天从不对自己有好脸色,怎会有相邀之举?

人道是:宴无好宴!

玉楚天对于杜鹏所说百里怜雪是黑旗武盟一份子之事也不禁讶异非常。

杜鹏分析一件最简单的事情道:“昨晚那三个男男女女的杀手被困在一起时,我们这位百里公子是不是一进门就杀?”

“不错──”这是事实,玉楚天承认。

“你难道不奇怪?”杜鹏笑道:“那有人在人家家里做客,一天到晚拿着剑?便何况,在采月楼后院遇见玉大小姐和那个黑旗右使时手上并无剑……”

玉楚天脸色一变,道:“所以,他要杀了刀斩门的葬玉、埋香以及狄雁扬,好挑起武林风波……?”

“不错!”杜鹏笑道:“这笔帐一定算到玉风堂头上对不对?杀刃轩门的人不怎样,杀狄雁扬的事情可大了……”

因为狄雁扬是“义杀”!他的目标全是江湖上专杀正派人物的杀手。

所以,狄雁扬的评价很高,甚至可以和百年前的冷默相当。

当然,也有人将他比为潜龙大侠──

玉楚天叹一口气,道:“这事你告诉我爹没有?”

“有!”杜鹏笑了,站起来往外边走边道:“玉堂主要看玉兄你处置的方式……”

所以,玉楚天使决定邀百里怜雪一会!

就在百里怜云和玉楚天相会于横江居的同时,另一侧采月居的花园里,人称“老宋”的宋老头正专心的剪着多出来的枝桠。

他是这么专心、这么慢斯理条,每个动作似乎部充满了韵律感。

老宋到玉风堂来不过是半年的事,那是因为原先的园丁请假回山西老家;这一年期,便由老宋来代替。

老宋做事的速度不快,却做的很好。

才四十出头,不论是老宋或宋老头都是一种称!

因为玉风堂的弟子都很年轻,除了几位元老外都很少超过三十五岁的。

这是有原因的,二十年来玉风堂要在武林中争得一席之地就必须流血,流血的代价是人命!

黄昏时刻,老宋已经整理好了玉风堂后方的三大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说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