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五章 飘梦

作者:奇儒

宇文湘月的出手,绝对没有一丝留余地;似是想这一带卷出,便要断了玉珊儿生机。

玉珊儿已是筋疲力竭,加上左、右两臂的玉针之毒已在发作,想避已是不能,更何论反击!

眼见,那缎带泛成一道粉红光辉迎面已不足一尺;忽的,一道白光破满目红雾。

白光是翎羽,羽转如风轮;那一圈圈回旋,似极我佛如来顶后的般若光轮。

在这白色光轮之中,那满天而至的粉红淡影为之失色、消失!

双方终究一接触,刹那,白色光轮化成雾,雾是翎羽的毫!

这雾,如纱、如诗、如梦、如……情人褪下最后一件衣衫──。

羽梗呢?

梗,已第二度透断粉红缎带的十七波峰处!

一切,都静了下来;屋内,呼吸可闻。

宇文湘月长长叹了一口气,双目微闭,竟忍不住滴出两颗晶莹泪珠来。

有谁,能晓得这些日子来她心中的思念?又有谁知道,自从昨夜伊河畔知道翎羽的主人是李北羽后,已在心中反覆念了多少回他的名字?

甚至,身中狄雁扬剧毒之时,对生死未挂于心;只念,那李北羽能倏忽出现在眼前!

只是,方才那一翎羽,已然击碎她的梦。

如──,那翎羽毫之散无踪。是,无踪如雾消。

宇文湘月看了看李北羽,再看了看屋内的三个女人,忽的仰首大笑。

笑,尽是百般心酸悲凉!

良久,她才盯视着玉珊儿,嘴角微微抽搐牵动。

终究,一言未发转身跃窗而去!

**************************************************************

宇文湘月走了,葬玉、埋香也走了。

三个女人,走时却是同一般心情。

李北羽轻轻一叹,唯有心里苦笑。

以前,每个女人都知道他李北羽,现在也是。

差别的,眼光不再相同!

蓦地,玉珊儿一声怒嗔:“还站着像傻子?”

李北羽一愕,忽的仰天大笑;只有一个人还是没变,那就是我们玉大小姐!

李北羽当然立刻过去扶住她,然后,让她四平八稳的躺到床上。

今晨以前,躺下的是李北羽;现在,主客异位!

玉珊儿竟然有了李北羽的习惯,嘻嘻一笑道:“快,帮姑娘我脱下靴子……”

靴子,是小蛮靴;李北羽方一愕,耳里又传来玉珊儿的叹气声:“你有没有看过谁上床睡觉是穿鞋子的?”

这妞学的可真快。

所以,李北羽只有苦笑服侍。

玉珊儿待李找打一切搞好了以后,才嘻嘻一笑,道:“好啦──,你现在可以去找那位王大夫来替我看病了……”

这是什么世界?哥哥我原来是被人服侍的,怎么这一下全颠倒了过来,主客异位啦?

**************************************************************

蒋易修足足喝了两个时辰的豆浆,这才和狄惟扬和王克阳分手。

当他还在往戏水楼的街道青石板上走的时候,前方竟出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

李北羽!

蒋易修讶道:“你怎么敢现在下床跑出来?”

“怎么不敢?”李北羽只有叹气:“现在躺的是玉大小姐!”

“怎么回事?”蒋易修显然知道一定很有趣,所以他提议:“找个可以吃可以喝的地方坐下慢慢谈……”

“不行……”李北羽竟然回绝。

不行?这小子有吃有喝的什么时候说过不行来的?

蒋易修加强语气道:“这趟是听故事的人请客……”

“不行!”回答一样。

蒋易修摸了摸李北羽额头,怪叫道:“好烫……”

李北羽摇头苦笑,只简单的说了句话就让蒋易修跳起来。他说的是:“昨晚和风流王一战,宇文湘月和玉珊儿玉大小姐全看到啦……”

**************************************************************

蒋易修听他朋友口沫横飞,又骂又干的把整个事情说完了,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李北羽叹气道:“你不信?”

“我信!”蒋易修说的很肯定。

“评语呢?”

“笨!”蒋易修指指李北羽道:“你……”

“我?”李北羽抗议了:“为什么是我?昨晚你和那个『风流王』王务先不是也没发觉?”

“不是这件事!”蒋易修叹道:“我劝你这只秃鸟最好赶快飞回去戏水楼看看……”

李北羽脸色一忧,道:“怎么……?”

蒋易修叹了口气,道:“别急──,我的意思是,昨晚那个『葯师王』王老头已经被我们玉大小姐软硬兼施的要去了三份治疗葬魂玉针、埋魄香兰的解葯……”

李北羽没有时间苦笑,拉了蒋易修就走!

**************************************************************

“昨日君戏我,今朝回报来;若有心想见,玉风中倚栏。”下款是:“遭殃莫怨玉珊儿,留!”

粉红短笺,却足以叫昂昂七尺男子汉为之心醉!

蒋易修等了半晌,方一大巴掌拍落李北羽肩头道:“喂──,秃鸟,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没看到『玉风中倚栏』?你让人家等的把栏杆给压断了,那就有的惨啦……”

李北羽当然不笨,又是转身一拉蒋易修要走。

蒋易修可不干:“慢、慢──,小手勿拉、小手勿拉──。哥哥我可不愿去那玉风堂吹西北风……”

李北羽双眼一睁,道:“你够不够朋友?”

这什么话?哥哥一夜未睡还不是为了你,竟然讲出这种话来!

蒋易修立即大声道:“十成足金的够……”

“够你的员外头……”李北羽笑骂道:“人家杜鹏都能陪哥哥我去当奴才啦──,你……?”

这是什么世界?蒋易修只有整整那套员外服,昂头阔步、一马当先、义无反顾、放屁当没听到的往外走。

李北羽瞅道:“你去那?”

“废话……”蒋易修大叫:“去玉风堂把他们吃垮……”

话说的大声,一踏出门口还在庭园里,又回头朝李北羽道:“可不可以不去?”

“不能!”李北羽斩断坚决的回答。

“真的不能?”蒋易修已开始挽左边袖子。

“不错!”李北羽无动于衷。

“肯定?”这次连右袖都挽了老高。

“绝对!”

“好──,你真的要哥哥我去是不是?”蒋易修索性脱下了长袍,大叫道:“去就去,谁怕谁?”

很迅速的,我们蒋员外又立即穿上了衣服袍子,转身就走。

李北羽一笑,方同并肩,忽然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

为什么?

杀机!

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气!不,是两股!

“是四股!”李北羽叹道:“只是其中两股特别强罢了……”

蒋易修叹口气,道:“好像很利害的人?”

“对!”李北羽叹道:“天下那个王八乌龟蛋敢说雷杀和萧饮泉不利害,我保证他一定看不到明天的日升……”

蒋易修瞅了李北羽一眼,道:“你敢不敢?”

“不敢!”李北羽叹气道:“哥哥我可没英雄到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

雷杀就看着李北羽和蒋易修谈笑的侧身而过。

他身旁的葬玉和埋香似乎有了不平常的呼吸;至于萧饮泉,他可以感觉出如一头猛虎发现上好猎物的气机。

沉稳又威猛!

雷杀淡淡一笑,在李北羽和蒋易修侧身而过的时候,轻轻送出两股气机。

撞到蒋易修时,蒋易修边谈笑,边挥手的经过;撞到李北羽呢?只见他身子轻轻一颤,前后幌动了几下,才举手拭去额上汗水,双双走出庭园而去!

雷杀双目精光暴射,沉声道:“那一个功夫高?”

他是问三名手下。

葬玉和埋香的回答是:“蒋易修……”

萧饮泉的回答则是:“李北羽……”

雷杀点点头,道:“葬玉、埋香──,你们看看地上泥沙的足印……”

足印,有一串已较前方走过的深陷七分;另一串,则一般无二,又轻又淡。

深的,是蒋易修留下!

雷杀沉声道:“李北羽是个可怕的人……”

萧饮泉身上那股气机瞬间爆发了出来,他大喝,出手,硬生生将一株青松从中打断!

好锐的力道!轰然响中,葬玉、埋杳脸色大变,她们总算见到刀斩门八掌老之首,最神秘的萧饮泉出手。

雷杀走过去检查断裂处,摇摇头道:“还是差了一点!”

萧饮泉似乎恢复了冷静,恭敬道:“是……”

雷杀闭目沉思半晌,道:“记得,力之用在于劲、于气、于意、于心、于灵!天者合一,天下莫之能御!唯心中无恨、无怨、无嗔、无痴、无利、无名、无一切无明阿堵,方能达到武学禅境。亦唯如此,出手才能无所不至、无所不摧!”

雷杀倏忽睁开眼又道:“唯一切源于『无』始,才能达于一切『有』终!明不明白──?”

这一趟话,只听得萧饮泉、葬玉、埋香三人如痴如醉,额上冷汗直冒。

但知雷杀创立刀斩门和玉满楼的玉风堂同映;却是今日方知雷杀的武学意境已臻于此!

以“无”杀人,叫人如何可躲?

所以,雷杀的杀手技,才真的是天下第一!

三人方自回味雷杀那席话,雷杀又道:“哼!本座自洛阳赶来看李北羽这小子,果然没令本座失望!不但是条好汉,而且是个奇材……”

雷杀缓缓吁了一口气接道:“以方才他的身势,已深得武学中逆来顺受的真谛!哈……,李北羽啊──,李北羽!你当真是『从来打不赢』嘛──?”

雷杀大笑中,萧饮泉双拳已紧,青筋暴突!

雷杀看了萧饮泉,暗暗一笑;转头朝葬玉、埋香道:“跟踪李北羽,随时通知本座他的行踪……”

**************************************************************

就在雷杀和萧饮泉住入戏水楼的同时,龙门城内另一端的宇文长卿可皱眉了。

第一,宇文湘月不告而别,只托属下来报告是往洛阳而去,目的不明。

第二,则是雷杀和萧饮泉到龙门来,莫非他们的目的和自己一样,想发展在玉风堂身侧自己的势力?

宇文长卿沉声道:“本盟第二波人员什么时候到?”

“后天晌午时分!”邢嚣恭敬道:“现在已然接近洛阳城东侧……”

宇文长卿双目一闪,沉声道:“下令第二批人员就近驻入洛阳城内。你我现在就启程往洛阳……”

**************************************************************

玉满楼和卫九凤含笑的望着他们的女儿。

现在,他们这位宝贝的玉大小姐刁蛮如昔,只是眼中的温柔和沉醉大大表示了有某种的牵挂在。

两夫妻互视一笑,彼此心里明白这个李北羽果然利害,单单是在龙门一夜便可以把这位“鬼神也逃”的玉珊儿治得服服贴贴。

玉满楼的评语是:“李北羽的打架功夫不但是高手,而他追姑娘的功夫更是毫不含糊……”

李北羽不含糊,杜鹏呢?

**************************************************************

小桥亭阁依旧,飞花已埋一园幽香。

杜鹏老远一听到蒋易修的脚步声已然冲了过来,又笑又捶道:“蒋朋友别来无恙?”

“本来没有……”蒋易修苦笑道:“被你这一阵毒打给打伤啦……”

杜鹏大笑,揪向李北羽道:“秃鸟──,成果如何?”

“差强人意!”李北羽伸个懒腰道:“凶是凶来凶去……”

杜鹏方自露出明白的表情,后端传来一句:“鹏哥哥──,鹏哥哥……”

鹏“哥哥”?好亲昵的称呼!

李北羽和蒋易修两人互视一眼,摇摇头。

只见,那碧荷姑娘己身着一件翠绿锦绣水裙跑了过来,挽住杜鹏道:“鹏哥哥──,我刚刚煮了小莲子熬人参粥,快来吃嘛……”

声娇人更娇。

显然,李北羽追姑娘的功夫不错,那杜鹏被姑娘追的功夫更好!

杜鹏苦笑,道:“咱们玉大堂主把这位林小姐认了义女啦──。刚刚又跟玉大小姐成了手帕之交……”

李北羽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飘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