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六章 搏技

作者:奇儒

玉珊儿的两眼不断在人群中巡搜,总希望上天能给她一个特别的惊喜,叫李北羽那个冤家别在折磨人了,早早“哈”的大笑一阵,落入眼瞳子中。

可是啊──,怎么老不见郎君的影子呢?她的心随着目光中没有心上人的影子,而不断被撕裂……撕裂……。

玉满楼看着爱女的神情,轻轻一叹。自座椅上起身,跃上了擂台;瞬时,台下群雄全安静了下来。

正中午时已至!

玉满楼一提长气,缓声道:“兄弟今午举行比武招亲大会,凡是最后胜者,则可以本人爱女为妻……”

说至此处,众人将目光投向擂台西侧的玉风堂中人坐处;只见那玉珊儿脸色泛红,个个好汉一见此等情况,只当她是娇羞之意,不禁都鼓掌喝彩了起来。

这一阵喝彩,更把我们玉大小姐的心撕成碎裂,直是心底有一股强烈的不安。

她忽然感觉到李北羽不会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心底头那种感受就是特别的强烈。

玉满楼心底一叹,再度扬声道:“这次比武招亲采取胜两战则可休息。”他指指擂台东侧休息位上八张椅子道:“这八张椅子坐满后,将由这八人来分上下。时间则由明日早晨开始……”

这项规则,便是说明想成为玉风堂快婿者,最好当机立断就上白去,可别存心观望。

万一八张椅子被坐满了,再想上台也是不行。

玉满楼环顾众人一眼,长长叹一口气,方打起精神朗声道:“凡曾报名者,现在却可把握时机上台……”

玉满楼宣布完毕,方自跃回座位,立时有六、七道人影跃了上去。

然而,每个人目光所凝视注意的,却是百里世家的百里怜雪!

只见他人在半空冷喝一声,手上长剑如暴闪夏电,只此一出手竟硬生生将另外六名汉子逼下台去。

就此一招,已引得众人哗华变色,纷纷喝彩騒动了起来。

百里世家的“圣剑狂战七十二技”,武林中认为自上代主人百里千秋之后已无人使用的出真髓。

就令是当代的百里雄风也不行。

谁知,竟然在百里怜雪的手中又再度出现!

百里怜雪傲然一笑。百里世家自从由玉满楼的通知知道他暗中加入黑旗武盟后,已经经由长老会议和当代主人,也就是他爹把他除名于百里世家。

今天,他凭着苦学练就了“圣剑狂战七十二技”中的第九层剑境,已然只差其祖百里千秋十层的一步。

值此,由不得百里怜雪狂笑了起来。

七天七夜,独居在嵩下脚下过着不分昼夜的生活;无时无刻心中只想着如何在剑学造诣上用来报复昔日的侮辱。

今天这一出手,引动着心中大为快慰──。

百里怜雪大笑,亦有一名汉子大笑上了擂台!这人貌不惊人,瘦矮的个子却托了一把长刀。

百里怜雪瞅了这人一眼,冷冷道:“阁下是……?”

“赵长剑……”那瘦小汉子嘴角冷笑,盯住百里怜雪嘶哑道:“阁下是那位?”

这一问,可引起台下一片騒动嘘声。

连百里怜雪这位七大公子之首的人物都不认识,还敢在江湖上走动?

百里怜雪显然有股受辱的感觉,他冷喝道:“百里怜雪这四个字可记牢了?”

赵长剑怪目一凝,喃喃道:“百里怜雪?哈……,好、好──,就是中原七大公子之首的那位百里怜雪?”

“不错……”百里怜雪身形已动、出剑、大喝:“你知道已经太晚了……”

百里怜雪这一剑,已然不是点到为止的比试,而是血刃相加的生死搏斗。

那赵长剑见眼前这一剑挥出,大大是如雷霆暴发,不觉仰头狂笑道:“来的好……”

随喝声,这个赵长剑也拉剑出手。

不,赵长剑使的不是剑,也不像一般的刀。

他的兵器,比一般所谓的刀要狭、要长,甚至有点弧度。

玉满楼心中一惊,这种刀并不是中原的兵器。而是海外扶桑国的武士刀!

这时,擂台下已经有人开始在打赌,这个小汉子能挡得住几招?竟没一个敢说两招。

以百里世家的圣剑绝学,在场就最少有一半的人没把握能接得下一招!

果然,擂台上的刀剑交击只有一回合就分出了胜负!胸前喷血摔落下台的,不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赵长剑。

而是百里怜雪!

百里怜雪不信,众人更不信!

此时,只见台上那名赵长剑的左手又另握了一柄短刃。

显然,他是用双刃的了──。

众人摒住了气息,心中只想到这个赵长剑到了晚上以前必将已名动江湖。

这一战,无疑是最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赵长剑冷冷一笑,回刀入鞘。

这时,一名关东大汉手执雷公槌也跃了上台。众人认得,此人正是关东一带颇有名气的“杀人槌”卜方诚。

卜方诚跳动他那身肌肉大喝:“姓赵的──,卜某来试试你有几分斤两……”

槌随人走,人随声至。

一下子,卜方诚自上下左右已攻出八槌之外。

赵长剑面露不屑之色,手上长刀出鞘;说也奇怪,便循那槌势空隙划入,又只一刀;卜方诚也喷血落下台丢。

这时,百里怜雪已惘然的站了起来,自身点了住穴道;瞪视台上那个赵长剑得意洋洋的坐上第一把椅子,一声冷哼便扭头而去。

高拯自台下跃上了擂台上扬声道:“赵兄已是第一位进入决战;还有那位英雄要上台的话把握机会……”

宇文长卿注视那位赵长剑良久,此时听得高拯这一问话,便一抬脚迅时跃到台上,迎风而立,端的是飘逸的很!

宇文长卿朝向台下众人淡笑道:“在下宇文长卿,请诸位好汉赐教……”

宇文长卿的名号绝对不小。

尤其,黑旗武盟日已壮大,又有谁肯在此时强出头来?

没有!

所以,宇文长卿等了半晌,便由高拯宣布坐上第二张椅子。

之后,第三位上台的萧饮泉,第四位上台的蒋易修都是不战而胜!

不但蒋易修上了,连那第五个上台的竟是杜鹏!

他们不得不报名,因为玉风堂的玉大小姐绝对不能落入刀斩门或黑旗武盟的手中。

杜鹏的上台,大不服气的人不少。

可是,我们杜大鸟可一点也不含糊,各用了一招而解决了“魔笛”丁全以及“浪子刀”戴归临。

眼前,台上人上人下,落入玉珊儿眼中只是一阵阵悲伤。

这一不忍,便自站了起来,往院内走了进去!

林俪芬心中何尝是不急?尤其方才杜鹏上台时,她心中矛盾到了极点;一则希望郎君赢了,可以扬名江湖;一则是私心希望他输了,否则愈后愈危险不说,万一真的是最后的赢家,那岂不是大大的糟?

眼见玉珊儿进入了屋内,当下已起身自后跟去!

**************************************************************

院内,寒风吹枝桠,一园落叶就风滚。

玉珊儿轻一叹,折下一段枯枝,默默把玩在掌心。

竟千般心绪中想念起李北羽来。

这一念,便由小愁斋初遇想到两回郎君以命相救;再想到龙门戏水楼中的种种情事。

便这一沉醉,直到林俪芬久立于后,轻拍其背,方自回过神来,抱拥而泣!

李北羽,你在那?臭小子……。

**************************************************************

李北羽只能望天长叹了。

这个骆驼果然绝,明白以刘记茶行门前大搬茶货;暗中却把他和葬玉、埋香由后门大摇大摆的送了出去!

当然,他们的四周也堆满了茶叶篓子。

马车幌出去的地点是在那儿?等到他眼睛睁开时已经到了黄河畔的孟津!而此时,日已过了正午。

李北羽皱了皱眉,这一趟路似乎不只一天一夜!

他叹口气间坐在前方的骆驼道:“骆老头──,今天是几月几号啦──?”

“不多不少……”骆驼笑道:“十一月十一……”

“十一月十一?”李北羽叹道:“哥哥我昏睡了两天两夜?”

“有什么不好……”骆驼瞅了一下葬玉、埋香道:“有两位娇滴滴、香喷喷的姑娘陪着……”

好,好个屁!今天是什么日子!

李北羽长长叹一口气,瞅了一眼还在沉睡的葬玉、埋香,已无法再出口。

骆驼将马绳交给了身旁的汉子,跃了过来拍拍李北羽的肩头笑道:“老弟──,我知道今天是玉大小姐此武招亲的日子。只是──,嘿、嘿……,天下何处无芳草?年轻人要想开一点……”

李北羽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

骆驼仰天大笑,他为这一趟任务的圆满而得意非凡。

因为,他绝对相信玉珊儿必将落入黑旗武盟的手中,而且是光明正大。

所以,他当然得意。

可是,他忘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一句话:得意忘形,必自悔!

葬玉突然醒了,埋香也醒了;而且双双出手。

骆驼大惊,待要闪避已是不及。

葬魂玉针和埋魄香兰不但击中了骆驼,而且连那个赶车的汉子一并顺上了天。

骆驼大叫一声,摔落车下;方勉强站了起来,李北羽出手!

这回,可不是整支完整的翎羽,而是利用先前六十二支把玩弄断翎羽时所偷留下的一点、一点聚成的。

只是,稍毫不减离别羽的威力!

骆驼的眼里看见了雾,而后,就在他跃起的刹那,足下地五会穴一痛,只足竟已各插了一小截羽梗!

李北羽大笑,伸手一抱两位佳人,便落于前座上。

用力一挽马车,便雷霆的往洛阳而回。

车急,人心更急。

李北羽急,葬玉、埋香两人的心中何尝不急?

李北羽这一回洛阳,岂不是叫那玉珊儿心愿得偿?

两人交换眼神,心里已有了计较。

只待李北羽一解开锁扣,便要同时出手制住。

李北羽一面抽鞭赶车,一面道:“葬玉姑娘,你那玉针还有没有?”

葬玉一笑,自口中又伸出一根来。

原来,暗中在嘴里已有所暗藏,以便在被搜完身上的玉针时,犹能有反击或是自裁的抉择。

李北羽一笑,取下玉针。

先将自己脚梏给解了开。

埋香讶道:“想不到你干偷儿这行也真行……”

李北羽一笑,道:“没什么,只要气机运用的对了,循着匙内机簧用力一按、一转,就可以啦……”

李北羽嘴里说起来是轻松,真要做起来可是难。

不但使用者本身的气机境界能感受到任何细微的变化,就是在控制上还要能掌握得宜。

尤其最后一转,大小周天的回流运力,更得握得住分寸才行。

李北羽的动作不慢,解完了脚上梏锁,立时帮葬玉、埋香解开了来。

葬玉一使眼色,便要同埋香出手。

幕地,山林中有一声大喝:“人留下……”

李北羽一愕、复笑。

来的人正是专杀杀手的狄雁扬!

葬玉心里一惊,暗道不好。

此时手上的葬魂玉针不但已用尽,就是埋香的埋魄香兰也已用罄。

遇上了这个死敌,叫人跺脚无奈。

李北羽依旧是快速前进,那狄雁扬一夹马跟到了车旁,叫道:“葬玉、埋香──。你们两位不敢下来嘛──?”

埋香双眉一挑,方要回话。

李北羽已先道:“狄兄不是受了重伤……?”

狄雁扬苦笑道:“吃了我们王大夫『专医死人』的葯,谁敢不好?”

李北羽大笑,依旧抽鞭狂进,道:“狄兄打算去那?”

“本来要去找火……”狄雁扬冷视葬玉、埋香,道:“现在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李北羽似乎未听出话中玄机,依旧道:“找火?莫非是想找传说中的『九光十色火焰』来破宇文长卿那张多情网?”

狄雁扬乾脆弃马跃上马车后座,寻好了最佳出手位置才道:“不错──,想不到李兄果然不愧进士之名,博学而多闻……”

此时,狄雁扬座下的那匹神骏依旧轻易的跟在李北羽所驾的马车之旁。

李北羽转头一瞅,叹道:“好骏马──,想来是『乌云踏雪』名种……?”

“好见识……”狄雁扬大笑道:“正是昔年锺玉双前辈那匹『乌云踏雪』的后代……”

李北羽眼睛一亮,道:“狄兄不知从那儿干来的?”

“去你的……”狄雁扬叫道:“你想借,送你就是了……”

“谢啦……”李北羽腰儿一扭,便上了那匹“乌云踏雪”。

此时,他突然感受到一股杀机涌出。

目标不是他,而是葬玉和埋香!

这一刹那,他全明白了。

狄雁扬之所以送马给他,便是要他早早离开好向葬玉、埋香下手。

方才,他心中只念着玉珊儿、只念着此武招亲大会,压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搏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