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八章 情结

作者:奇儒

“宇文真”三个字似乎就有极大的魔力,立时便叫在场众人惊然望向说话的李北羽而来。

李北羽突然一耸肩,道:“为了引起重视,故意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各位别介意啊……”

什么话!李北羽发觉,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最少已经被斩了两千五百段。

南宫渊苦笑,道:“两位小兄弟可别做这等惊人之言才好。”口里这样说,目光却仍瞧向方才那位问话的中年文士。

只见他依旧淡淡含笑,看着李北羽和杜鹏到了自己身旁。

李北羽微微一笑,朝南宫渊道:“尸体呢?”

武当弟子的八具尸体已然叫人运回武当山,这里怎么会有?

杜鹏笑道:“没有是不是?那哥哥我就不用证明啦?”

是啊──,没有物证那里能断定人家犯罪?

空智大师含笑而起,道:“能否请两位施主谈谈那一日的情景?”

“不能!”李北羽、杜鹏立即回答!

众人騒动中,空智大师一愕,道:“为什么不能?”

“你想呢?”杜鹏看着空智大师那光头道:“为什么?”

空智大师真的沉思了起来,这时,众人中有人鼓噪了近来:“分明是推托责任吗──。”

“对、对──。先把他们两个擒下了再说……”

鼓噪声中,已大有动手的味道!

蓦地,刀光一闪,复没。

便此一瞬间,所有的人全紧闭那张口来。

为什么?因为杜鹏。

那一刀,只是杜鹏不经的随手一刀!

这一刀,在场绝对没有超过十个有把握接的下。

包括八大世家的代表在内!

司马世家代表,司马舞风忍不住脱口赞道:“好──。杜兄这一刀直可追昔年传说的命傲一刀!”

这句话,没人否认!

俞傲一刀,已近乎神话。

现在,所有的人全看向台前这两个年轻人,他们的眼中都有了恐惧。直到这时他们才想到,能击败武当掌门的人,自己有几分能耐接下?

空智大师忽然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他没说。

南宫渊似乎也明白了过来。他环顾众人,淡淡道:“现在,请各位兄弟到后头客房稍歇,晚膳之后正式讨论围剿黑旗武盟的计划……”

一顿,南宫渊又道:“至于武当众弟子的血案,本人和空智大师可以保证不是李公子、杜公子下的手……”

鲁西女杰邱小秋抗议道:“南宫堡主此言何以服众?除非提出真正的凶手是谁……”

南宫渊一叹,道:“武当弟子尸首身上的伤,绝非李公子或杜公子所留下的……”

“冀东一雄”莫天愁冷哼道:“杜鹏用的是刀,我们已然看见。可是李北羽呢?他用的是什么兵器?又如何证明那一红点的爆伤不是他干下的?”

这话有理!李北羽当然不是小器的人,所以他取出翎羽。

羽白如雪,长一尺半!

李北羽笑道:“哥哥我的兵器就是这根羽──,离别羽!”

离别羽?离别羽又是什么玩意儿?

莫天愁冷笑道:“老弟这话未免太狂,这根鸡屁股羽毛能当武器?莫非将天下人的兵器不看在眼里?”

李北羽耸肩一笑,道:“何不上来试试便知?”

莫天愁看了杜鹏一眼,闷哼一声。

李北羽淡笑道:“放心──,哥哥我打架从不找帮手……”他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指小角色……”

小角色?冀东一雄的名号最少经过三十二次血战才得来的。单凭李北羽这话,足足可杀一百二十次有余!

莫天愁大喝,扬身而来;双臂奋张中,练的是铁砂掌。

李北羽一笑,身子一折,右手执翎羽一扫便将我们冀东一雄那双铁臂打红了一块!

莫天愁痛叫,去比来快的摔入人群中。

众人惊呼声中,鲁西女杰邱小秋振剑而去,人在半空已换了四种剑势!

李北羽淡笑道:“剑中花俏太多,虽可以表现淑女美感,只是在实用上大大打了折扣。”

说着,在众人惊愕中以一尺半的羽毫卷住剑身,一缠一拍一抖一震。那邱小秋又落回原位,只是手上长剑已然在人家手中!

邱小秋满脸通红,怎也想不透师门绝学的“惊鸿十七式”叫人如此容易便破了。

李北羽一笑,执剑在手,边舞边道:“方才这『惊鸿十七式』若是能加重腕力,将丹田到行间穴的内力反激上外关穴,那便威猛的多……”

说着,那惊鸿十七式使出竟现出狂飚般威力,只令得众人心惊胆跳的后挪了三步。

邱小秋本来是愤恨迷惘的脸色,眼见李北羽这一使出,不觉妙目精光一闪,用心揣摩起来。直到李北羽使完了,方才叹口气道:“你……你怎么会……?这……这是本门不传之秘……”

李北羽淡淡一笑,道:“哥哥我在洛阳打了十年架,天下何门何派没见识过?”

不错,打架当饭吃的李北羽的确是打遍路过洛阳的所有武林人物。想不到,竟然由其中领悟出各家的武学精华来。

一想及此,在场众人不由得脸色齐变,这小子未免太可怕了,单凭观察便可以学武。这等天资,岂非是武林中一大奇葩?

“煞手”雷震天跃到了前面,冷哼道:“雷某请李兄指点……”

说着,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已然展开绵绵不绝的“大翻风一百零八式”!这一百零八式如江河奔涛,无隙无间!

立时,雷震天这一手博得满堂彩。

李北羽笑道:“可惜啊可惜,这大翻风一百零八式原该无间无际,到了你手上却露洞百出。你又如何对得起传授给你这门武学的卜乘风卜老前辈?”

李北羽这一说,右手上的翎羽随之在雷震天的招式之间进出,口里犹轻念着:“大黄、少阴、太阳、人中……”这一路念下,翎羽随之指到。

巧的是,果然正是那雷震天空门所在!

这一趟大翻风一百零八式下来,雷震天简直呆若木鹅直楞楞的站在当场,半晌不能言语!

李北羽一笑,拍了拍他安慰道:“别伤心,哥哥我可是被你那位师父打断三根肋骨才学来的……”

雷震天还能说什么?他忽的握住李北羽的手道:“雷某今日受益,尤较以往三年自学为多!谢!”

李北羽眼睛一亮,大笑道:“人道煞手雷震天无情,谁知竟也是血性汉子一条,大大喝一顿怎样?”

雷震天眼睛也亮了,立时叫道:“好……”

杜鹏瞅向南宫渊,咳了一声。

那南宫渊大笑,道:“南宫世家别的没有,三十年以上的女儿红可是不少……”

**************************************************************

大殿上欢宴正浓。

李北羽和杜鹏却悄悄的来到后院。

已有人,是空智大师和南宫渊。

空智大师当先合十道:“阿弥陀佛──,那位宇文施主可就是日间在殿中的中年文士?”

“和尚聪明……”李北羽笑道:“正是!”

南宫渊星目一闪,道:“李兄弟不愿道破,可是别有隐情?”

李北羽苦笑,道:“最少有两个结果。第一,那位宇文盟主如果立时出手,只怕刹那间便得死上十五、六个──。到时──,嘿、嘿……”

“嘿、嘿”之后住了口,意思很明白。

人死在南宫世家、死在八大世家眼前,以后江湖上他们都别混了。何况一死十来个,搞不好连人家都留不下!

南宫渊苦笑了一下,道:“第二呢?”

“炸葯……”李北羽沉声道:“宇文真敢单身入虎穴,你们南宫世家阳义大殿下大概有了这些东西……”

杜鹏补充道:“就算没有,那老小子身上也有,而且足够把整个大殿里头的人命全陪了上去……”

南宫洲的脸色白了。

玉风堂之毁,便毁于韦悍侯以命搏命,谁晓得这群疯子会怎么干?

“所以我只好出手!”李北羽耸肩道:“由方才和莫天愁、邱小秋、雷震天的打斗中告诉宇文真。无论枭雄、英雄就得面对面干才是男子汉……”

空智大师合十叹道:“阿弥陀佛──。施主用心良苦,还好施主折服了各路英雄……。”

“卖命的……”李北羽笑道:“你们为什么开这武林大会?”

南宫渊一愕。

杜鹏笑接道:“其实,你们是猜测可以引动宇文真来好一见庐山真面目对不对?”

南宫渊苦笑,只能点头承认了。

当下,便命令属下到大殿下寻找是否有炸葯一事!

果然,据说取出的炸葯足以毁了半座小山。

李北羽叹道:“宇文真也称的上是枭雄,否则不会不引爆就走了……”

**************************************************************

玉珊儿自昏睡中醒来,只觉脑袋沉重的很。

想用手揉揉,却发觉已叫人点住了穴道。

她还能转头,身旁还有一个狼狈的家伙,这不是宇文长卿是谁?

玉珊儿冷哼道:“哈──,宇文少盟主,早啊……”

“早?”宇文长卿没好气道:“半夜啦……”

玉珊儿冷冷笑道:“我们是不是落在那个百里怜雪的手上?”

“没错!”

“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宇文长卿觉得差点成为自己妻子的这女人真呱噪。他没好气的道:“难道你想逃?”

玉珊儿瞅了他一眼,哼道:“这是那里?”

“汝南!”

“汝南?”玉珊儿讶道:“到了汝南城干什么?”

“简单!”宇文长卿苦笑道:“你哥哥我妹妹听说都在这里……”

玉珊儿心里一震,道:“那小子不会想一把抓吧?”

“你倒聪明……”百里怜雪冷笑的进来,道:“顺便告诉你一个消息……”

玉珊儿冷笑道:“又有什么事?”

百里怜雪狞笑,道:“一个员外和一个扶桑女人带着两名杀手今天晚上也到了汝南城来……”

玉珊儿脸色一变,道:“葬玉和埋香?”

“不错!”百里怜雪目中凶光更盛:“又多了一笔收入……”

宇文长卿双目一闪,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嘿、嘿……”百里怜雪冷笑道:“黑旗武盟的银子太多、玉风堂也不少。至于刀斩门吗……,哈──,那些干杀手的一定更多……”

玉珊儿冷笑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要那么多银子干啥?压死自己还是养老?”

百里怜雪双目闪动,仰天大笑道:“本座要让天下人知道。百里怜雪将手创『狂战门』,横霸于武林之尊……”

宇文长卿莫道:“所以,你拿我们来要胁,要本盟和玉风堂出钱?”

百里怜雪冷笑,注视玉珊儿道:“少爷现在忙着,明晚就让你尝尝销魂的滋味!哈……”

狂笑中,百里怜雪已转身大步迈出!

良久,屋中两人无语!

宇文长卿轻咳了一声道:“玉大小姐──,在下有个建议……”

玉珊儿一哼,道:“说……”

宇文长卿道:“如果我们两个合力──,十个时辰之后大概可以解开穴道……”

玉珊儿眼睛一亮,口里犹冷笑道:“是吗?”

“没错……”宇文长卿急切道:“百里怜雪故示大方,没有将本人的『多情网』取走──。所以,大可以利用这网丝上天赋的气机,配合你我的阴阳双修来解穴!”

玉珊儿眼睛一亮,动了动身子,可以感觉到袖中的玉扇也还在!她喜道:“姑娘我身上这玉扇也有吸附内力之效。如此,要看你那多情网是怎么的了……”

宇文长卿双目一凝,道:“在下的多情网是疏引本身内力之物。如此两相配合说不定可以事半功倍──。不过……”

玉珊儿冷笑道:“放心吧──。姑娘我解了穴自然会帮你解开的──。目前我们的目标是百里怜雪……”

宇文长卿叫玉珊儿说破了心事,乾笑道:“在下相信姑娘是信守承诺之人──。我们开始吧……”

玉珊儿一点头。

此时,他们两人手、脚皆已被制,唯一之法便是以身子相滚接近。

到接近了,两人又尽力倒竖,让那多情网和玉扇掉落出来。

如此折腾了半天,方才一切就绪。

宇文长卿以口咬住多情网,那网另一端搭在玉扇上。

玉珊儿则咬住玉扇柄。

当下,双双一点头,便各自运功相互吐纳了起来。

**************************************************************

玉楚天望着宇文湘月大大叹一口气,道:“姑娘依旧如此执着?”

宇文湘月冷笑道:“你还不是?”

玉楚天苦笑,道:“这样好了──。我们喊剪刀、石头、布──。以三战两胜为准!输的先帮人解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情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