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江湖》

第九章 幡举

作者:奇儒

李北羽注目一瞧,只见那霸王魔蟒这两排森齿牙,外带一股恶臭,真是叫人受不了。当下,身子又一没一沉,便整个浸入烂泥之中。

立时,魔蟒这一咬一撞,人没咬着,倒是那顶巨锅给撞了撞。

李北羽人陷入烂泥,只觉胸上那巨锅鼎松动了一下。心想,好啊,原来这霸王魔蟒力道是不小。

于是,又探出头看看那厮在干啥。

这一瞧,只见魔蟒一咬不着,似乎一肚子火的在旁咻咻吐信不已。

李北羽大笑,叫道:“来啊──,来啊──,臭长个子,有种放马过来……”

魔蟒双目怪睁,“刷”的又移撞而至;李北羽一冷笑,右手动。

奔出的,只那只白色翎羽!

羽散,如诗、如雾、如情人最后的薄纱。

梗呢?断成双。

一入魔蟒左目,一入右。

那魔蟒这一吃痛,双目已瞎。

李北羽大笑道:“臭长个子,别以为你全身刀枪不入,眼珠子就成铜啦……”话声一落,眼见那魔蟒已发起狂来,人便立时一吸气,又沉了下去。

立时,魔蟒在这地下密道中翻腾奔撞十几番下来,便将那巨锅给缠撞一旁。

这好,我们李北羽公子立时全身一臭泥的爬到一旁。

正喘一口气,便闻到一股浓厚的肉香味儿。

李大公子一愕,嗅了嗅,再细眼一瞧,不觉失笑出声。

原来,是那霸王魔蟒竟一头自裁入沸腾油锅之中;一痛,头起身入,几下翻滚竟烫煮在里头!

李北羽嘘一口气,心下乐道:“老小子,方才想吃哥哥我,这回可真是因果报应,叫李某来食你。别怨哪……”

说着,本来往前走的步子却往后退了去。

干啥?大发慈悲啦?骗人。

为什么要退?因为有人来。

而且,是两个!

李北羽心下嘀咕,这两个可是高手一流。尤其走在前面的家伙,那武学造诣之好简值令人心惊。

想着,李北羽不由得自怀中又摸出一只翎羽来。

那端,两道人影飘近。

幽暗无光中,李北羽只能完全凭感觉来判定两人移动的位置。

此刻,其中只闻得对方低声交谈,模糊中,似乎在讨论怎会有条大蛇炖在油锅里。

李北羽一哼,身子往前一闪,已到两人左近。他想,以自己轻功造诣,天下中应该没几个人可以听得出来。

谁知,随自己移到他们左方七尺处,对方显然其中那个武功特高的已经发觉了。

而且,出刀。

刀之快、之猛,连李北羽也惊出一身冷汗。手上翎羽便不犹豫,一弹而迎。

两下交击,那羽梗竟然一破为二,无法断得来刀。

然而,那刀落之势似乎一顿一滞,也受了白翎羽上极大冲力,几乎把持不住。

李北羽长吸一口气,淡笑道:“阁下好快刀,只怕可以名列天下前三名……”

半晌,对方才暴出一串话:“他奶奶的臭李北羽,死找打公子,哥哥我的手臂都麻啦─。”

是杜鹏!只听他又续道:“咦!怎么这么臭?秃鸟,你多少天没洗澡了……?”

李北羽大笑,忽一正声道:“珊儿她……?”

“在这里……”玉珊儿声音传来,隐盖不住的温柔和安慰:“你怎啦?”

**************************************************************

林俪芬斗见三个泥人从墙壁开了个洞中出现,实在是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再看清楚了是我们李公子、杜少爷、玉小姐,这一笑可足足有了一柱香之久。

他们三个的动作很快,先冲到后院井子旁;女人在那个时代是要慢点的,玉大小姐例外。所以,等到玉珊儿经了一个半时辰洗净了身子、换妥了衣物,已是鸡啼晨晓。

李公子、杜少爷呢?那泥巴都结的乾啦──。

**************************************************************

杜鹏长长嘘一口气,问道:“玉堂主也回到了洛阳?”

此时,他们已然打扮的光鲜亮丽,一切妥当。

林俪芬摇头,道:“义父得等个三、五天后才会回到洛阳主持玉风堂总舵重开大会。”她一顿,取出信函来交给李北羽道:“义父要我们赶往东方,阻止倭寇侵扰……”

李北羽讶道:“怎的啦?”

“江南发生倭警啦……”林俪芬叹道:“那些小东瀛的家伙可真猖狂……”

信函上写得明明白白,要李、杜、玉、林四人往东而去,配合蒋易修、间间木喜美子带领玉风堂的部众和丐帮的王克阳联手,一道尽力为国除恶!

李北羽一笑,将信函揣入怀中,点点头。

林俪芬瞅了杜鹏一眼,道:“什么时候启程?”

“下午!”杜鹏很肯定的道。

“为什么等到下午?”

“因为要睡觉……”李北羽叹口气,道:“因为昨晚没睡!”

李北别想睡,玉珊儿可有疑问:“你说你摔到烂泥巴里是不是?而且那时手上正好拿一支翎羽,用来伤了蟒眼?”

“没错啊……”李北羽讶道,“有什么不对?”

“只有一点点!”玉珊儿皱眉道:“那翎羽受了泥巴的湿土,如何还能用?你挡住杜鹏那一刀时的翎羽又为什么没有受到影响?”

羽毛沾泥,如何能散毫如雾?

杜鹏帮他解释:“因为我们秃鸟先生养了一对白鹰。那鹰天生异种,就算是浸在泥泽三天三夜还是滑不溜沾……”

玉珊儿明白了,点头道:“难怪!那天你由山上飞下来参加此武招亲的那些羽毛,便是叫那两只白鹰去替你抓了鸟拔下毛来做成风筝?”

“聪明极了……”杜鹏乾笑道:“不然他怎么会叫秃鸟?”

杜鹏的意思是,李北羽专秃所有鸟的羽毛。

林俪芬的疑问是:“那两只白鹰有多少羽毛可以给你用?全拔下来也不过两百多支……”

“还好……”李北羽笑道:“那两只鹰每年褪一次毛。而且……”他笑道:“加起来足足有四百二十六支之多……”

两个男人想睡啦,两个女人可不依。

玉珊儿果然道:“那两只鹰呢?怎不叫来我看看?”

李北羽能不能拒绝?打死也不敢!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奇形的玉哨,在口里吹着。立时,一声尖锐的“毕”声扬往天际。

一声,又一声,连使了六声之多。

“干啥吹了这么多?”

“暗号!”

“暗号?那鹰也听得懂暗号?”

“懂!”杜鹏叹气道:“而且,除了李大公子用特别的方法来吹之外,就算哨子落入别人手里,吹了也没用……”

“如果旁人拿到哨子次会怎样?”

“很难看……”杜鹏叹口气,大声道:“不听老人言,随便玩这哨子的结果就像这样……”

他露出左上臂,只见是两爪子痕。

玉珊儿讶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叫来了白鹰,让它们一看不是主人的话,那叫的人就惨了?”

众人还谈着,两只硕大无朋的白鹰已然落入院中。傲然峙立,直盯住四人。

李北羽一笑,走了过去;那双鹰一见是主人走近,俱做出亲热样,全将嘴钩子拉拉扯扯李北羽的衣袖;一下子又是轻啄几下,一下子用那大翅拍了拍这位李大公子。

玉珊儿一笑,走近道:“我可以摸它们吗──?”

那只白鹰见生人走近,俱一停嬉戏,凝目注视。

李北羽一笑,拍拍白鹰的头,指指他们;然后再拍拍自己和玉珊儿的头,笑道:“她是我的妻子、好朋友──,知道吗?”

那两只白鹰以已通灵,双双点头。其中,一只较大的,两鹰目之间有道黑毛的走前一步,用翅拍了拍李北羽和玉珊儿的头,“咻”──“呱”的叫了两声,便倚俱到李北羽身侧。另只鹰也跨一步来,贴到玉珊儿身旁。

玉珊儿心下大喜,笑逐眉开,指指大的那只道:“它可有名字嘛?”

李北羽一笑,道:“有,三目神君!”

这鹰当中那道黑毛,倒是像足了第三眼。

玉珊儿一笑,指指身旁的白鹰道:“这只呢?”

李北羽瞅了那鹰一眼,大笑道:“瞌睡妹……”

“瞌睡妹?”玉珊儿好笑的抱住那白鹰道:“你的名字这么可爱?”

那瞌睡妹竟然真的一闭眼,头儿一藏翅下睡了起来。

众人见了,更是哄笑。

玉珊儿笑痛了肚子,捂着喘气问道:“这两只鹰倒是神灵,不知打那儿来的?”

此时,杜鹏和林俪芬也走了近来。

李北羽又和白鹰打了个招呼,立时四人双鹰已混熟一堆。

李北羽这才回玉珊儿的问话,道:“由大漠而来,昔日苏小魂大侠自塞外回中原后,那大漠鹰王在复基十年时所赠。而后,由他转赠给李某七世祖……”

“李风雪前辈?”玉珊儿点头道:“我爹曾说李风雪前辈有口天下名器──圣剑。今天不知落在谁手上?”

李北羽一叹,道:“百里千秋……”

“百里千秋?”玉珊儿讶道:“百里怜雪的祖父?”

李北羽点点头,道:“百里世家的先人曾经对武林有恩,是以我的祖先将那圣剑交给百里世家的先人。那圣剑若辅以『圣剑狂战七十二技』则如风雷汇集,足以傲视江湖!”

林俪芬插口讶道:“那……百里怜雪所使的……?”

“正是『圣剑狂战七十二技』!”李北羽叹气道:“昔日,以百里千秋前辈的资颖,借助圣剑的威力犹只能达到第十层。而今日,百里怜雪却能凭苦修到第十层……。若圣剑在手,只怕便能修得第十二层的『浑然大忘』心法……”

“若是如此又如何?”

李北羽苦笑,目中有了忧虑之色,笑容已失!

**************************************************************

他注视眼前的骆驼和萧饮泉,心下打算良久。

骆驼嘿嘿笑道:“百里公子──,摆在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是和我们合作,杀了宇文真,借助黑旗武盟的力量横霸江湖。第二,便是做为宇文真的阶下囚,终生被人所制……”

他叹一口气,双目更冷,不语。

萧饮泉淡淡一笑,道:“我们的目的相同,你想创立『狂战门』、萧某想恢复『刀斩门』,骆老取代宇文真成为黑旗武盟的盟主──。届时,我们各据一地,三分天下武林……。”

百里怜雪冷哼道:“你们计划如此之好,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分一份?嘿、嘿──,目标想来是八大世家……”

“百里公子果然是聪明人……”骆驼大笑道:“到时,老夫负责丐帮和玉风堂──。萧门主负责大鹰爪帮和僵尸门──。至于八大世家和少林、武当就……嘿、嘿──,偏劳百里公子了。”

萧饮泉接囗道。“今日百里兄是黑旗武盟阶下囚,明日就算恢复了自由,还是不容于八大世家之中……”

百里怜雪双目一冷,道:“你们打算如何着手?”

**************************************************************

玉风堂重开!

总舵重光大典,无疑是江湖上对抗黑旗武盟扩张的大结合。

八大世家的代表,少林的空智大师。武当代表的百破道长,“三湘一剑庄”的庄主吕威,以及“洞庭湖王”云奔日全到了场。

此外,各路门派、江湖豪杰亦聚集于玉风堂之中。

高拯已死。山东玉风堂的负责人顾秋全赶回,任玉风堂总管,负责一切接待的事。他固定将来访宾客的名单,每隔一柱香便送入内院之中。

玉满楼判定,黑旗武盟多少会利用机会来侵扰一番。现在,他手上的名单中就有两个人此较特别。

一个是自称来自荆山的袁洪,四十岁上下,双臂粗,拳有厚茧。看来是学“一条鞭”这类的外功行家。

另一个,则是隐居江湖已有十年之久的“招手要命”顾索。顾索,六旬上下,擅长“断魂指”,曾有一夜杀二十七名江湖好手的纪录。

玉满楼皱了皱眉,打算先看看这位顾索的神情。

尤其是他的眼睛。

因为,一个人如果别具机心,他的眼睛便会不由自主的显露出来。

卫九凤一笑,也站起来道:“我去看看宇文姑娘和天儿……”说着,人已往横江居而去。

玉满楼望着夫人的背影,脸上微微一笑。今天,只要黑旗武盟有所行动,宇文湘月无疑将是一一个关键的人物。

他笑了,觉得和宇文真之间的斗智现在才开始!

**************************************************************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幡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快意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