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1节

作者:奇儒

秋!

是秋的凉意把这一际无垠的草原变成了萧瑟的感觉。风走过,天地在呼息间似乎有着叹息。

长长的盛草已是及腰,他可以感觉出来每一根草的波动都在说明着天地的运转大道。

“这是秋天!”他喃喃的道着,长长吸了一口气,让江南冰凉的空气进入体内,随着气机到每一寸经络内感受。

在眼睛还没失明以前,他用眸子看。

而现在他是用“心”看,看整个宇宙大造的奇妙。

“秋天就是秋天!”他笑了,自己对自己道:“大地就是大地,老天爷就是老天爷,人呢?”

他叹了一口气,因为除了心以外还有耳朵。

在半里外有四匹马在撤蹄狂奔,一前三后,倏忽间空气便充满了惊惧、惶恐和……杀机。

他皱了皱眉头,继续走着。

身前越来越近的那四匹马,四匹马背上的五个人是不是跟自己无关?或者有相当重大的关系?

他不知道,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

天地的运行,自然造化的神妙很容易让两个无关的人,或者两件无关的事情变成密不可分。

马蹄已近,在前面那匹马背上有两个人。

“小心,前面有一个瞎子!”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千万别踢到人!”

“好!”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回答:“抓稳了!”

那是在三丈外两个人逆着风在谈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然后在“心”里很清楚的“看”到一匹马在自己左侧不及三尺处窜奔往前。

甚至他还可以“看”到坐在后头的那个女人回过头来看他是不是受伤!

他“看见”了她的心,是一颗温柔、善良而恐惧。

有一颗温柔和善良的心,为什么要恐惧?

答案在后面那三匹马上的三个人身上。

杀气!

又沉又重的杀气破坏了这一际草原的安详,他皱了皱眉,可一点也不喜欢这样。

狂蹄已到了身前,有人叱喝道:“不要命的瞎子,滚远一点!”

叫喝的声音是好大的嗓门,丹田中气相当的足,他笑了笑,低下了头。

瞎子低下头也是看不见东西,那么这只能说是一种习惯。

在二、三十年前他还没瞎而要拔剑以前的一种习惯。

草长及腰,所以他的手掌握住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马背上的三名汉子都是相当有名头,身经百战而仍然能够生存下来的人物。

所以就算瞎子手中握着是刀是剑,他们一点也不会吃惊讶异。

瞎子一笑,右腕突抬一探,好快的向马背上这三个人而来。好快!快到他们全被打飞到丈许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是哪条路上的……”他们勉强撑着挣扎爬起来,与其说是愤怒不如是骇讶来得真确。

“我?”瞎子笑了笑,缓缓道:“你们是天魔无极门中人?依程度看,是刑堂的‘天魔三使’!”

“不错!”

当中的一个硬生生忍住心头的骇异,乾涩道:“不知道你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瞎子看起来的年岁像是三十岁,俊朗的面貌隐约有着是藏久更显的宗师风范。

他们是从瞎子的气度中感受到了这点。

同时他们也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一生不但没有败过,而且永远只用一招制敌的人。

“帝王”柳梦狂!

“你是帝王?”他们骇然的惊叫道:“‘帝王’柳梦狂前辈?”

瞎子轻轻一笑,仍旧开始一步一步走着。

就好像他原先一直在踱行,压根儿没被方才的事所干扰似的。

“天魔无极门”的人深深抱拳一揖,二话不说的上马调头就走,他们真的无话可说。

“帝王”柳梦狂插手干预,那还会有谁有意见?

三匹马蹄踏地的响声走远,背后正有一匹马撒蹄来到,柳梦狂轻轻一笑。

“请柳大先生接受我们一拜!”马背上那一双男女跳落下地,双双伏地恭敬跪倒道:“今日若不是遇上了柳大先生,我们两人真是在劫难逃了!”

柳梦狂轻轻一笑,道:“你们也是‘天魔无极门’的人?”

“是!”那名汉子答道:“晚辈刘南陌,身旁的这位是沈蝶影沈姑娘……”

柳梦狂淡淡一笑,道:“我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追杀你们,但是我只能说以后要多加小心便是了!”

柳梦狂说完又开始他的漫步。

每一步都走得好专心,彷如是用他的脚在当眼睛测量大地的一切。

刘南陌和沈蝶影楞了一下,双双在柳梦狂背后一抱拳,便跨上了马背扬蹄而走。

“柳梦狂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刘南陌在马背上叹了一口气道:“真是太了不起了!”

“是的!”沈蝶影在他背后缓缓而沉吟着道:“他真是个人物!”

“你有信心吗?”

“没有!”沈蝶影叹息的声音令人心碎,一阵子后忽的提起了精神,道:“柳梦狂无懈可击,他的儿子可不一定!”

“门主你要去找他?”

“当然!”沈蝶影吃吃笑了起来道:“在三天后我和柳梦狂决战之前,非得了解他的弱点不可!”

她已经不能不想办法要从别人身上了解柳梦狂的弱点不可。

因为刚才从半里外开始所有的接触中,她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柳梦狂是无懈可击。

真正的无懈可击!

***

柳梦狂的儿子叫柳帝王,柳帝王有一个“好朋友”叫皮俊,皮俊又有两个“好朋友”叫夏停云和夏两忘。

在他们来说,所谓“好朋友”的意思就是?有困难时就来找你,然后让你两肋插刀。

“起床啦!”

咱们皮俊皮大堡主隔着门板朝房间里大叫道:“姓柳的,你真不够意思,才结婚七天就把朋友全忘了!”

什么话?柳帝王从床上跳了起来,答道:“喂!姓皮的,闹洞房闹了七天也该给哥哥喘一口气了吧!”

皮俊在外头又嚷吼了起来,道:“好小子,你说好搞定这件人生大事后就帮哥哥我讨回皮家堡……”

咱们皮俊曾经为了帮助柳大公子而被“拖”出了享乐天地的皮家堡。

但是那家产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叫“黑色火焰”这个神的组织所占领。

想起这件事,这个组织,咱们柳帝王可更不想起床了,他一头栽躲到被子里,身旁的新婚娇妻已是轻笑小嗔的靠了过来,柔嫩细腻的皮肤,幽香暗浮直动人心。

宣王星死在魔帮之手,幸好由柳梦狂所救,并且传以“帝王绝学”。

她的“帝王绝学”可和郎君柳帝王和“帝王绝学”不同,因为“帝王”柳梦狂前无古人的自创了一门武学,偏偏他儿子将这武林珍宝的绝学视为废物,而自己也创出了一门武学来。

正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你应该去帮助他的!”宣大美人轻声道:“因为他是你的好朋友,而皮家堡也是因为你而被人侵占!”

“我知道!”柳帝王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只是这件事情必须等我爹和天魔无极门的人交过手以后再视情况行动。”

“我知道爹要和天魔无极门的门主决战。”宣雨情轻轻道:“但是这两件事情不能同时进行。”

柳帝王嘿嘿一笑,答道:“你知不知道爹今天去了那里?”

“知道呀!他去领会一下决战场地的气息!”

“那么你知不知道爹为什么那么慎重此事?”

“因为天魔无极门是一个相当大的组织。”宣雨情回道:“而且他的的武功路数和中原各门派有着相当大的差异。”

“另外还有一点是你不知道的。”柳帝王淡淡一笑道:“最重要的是,‘天魔无极门’也是‘黑色火焰’这个组织的外围机构之一!”

宣雨情楞了楞,不由得讶异叹道:“蒙古人在退出中原五年后,真的是想卷土重来?”

前没几个月,蒙古人皇帝胞弟拥“天源内力”的巴里特穆尔之事,才让他们吃足了苦头。

黑魔大帮被毁,原以为蒙古人已是死心,谁知如今紧接着来的是更可怕的“黑色火焰”!

这个传说中的组合终于要正面的出现在人世间。

“他们是不会死心的!”柳帝王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记不记得我爹在闻人独笑杀了百里长居后说过的一句话?”

宣雨情点了点头,道:“闻人独笑的‘独笑鬼剑’已是天下第一,他要退出江湖和萧灵芝姑娘隐居于山林……”

柳帝王慎重的问了一句道:“那么爹又为什么要和天魔无极门的门主一战?”

宣雨情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一个重大的理由。

但是她没有问,因为她相信到了时机,自然柳郎君会告诉她,这是一种信任,一种真挚不移的爱。

“因为萧姑娘落到天魔无极门的手中!”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另外一个理由是,萧游云也在那里!”

萧游云是萧灵芝的胞弟,也是萧家继承大梵天心法最后希望所寄。

他曾经被宣雨情以“帝王七巧弄魔扇”所展现的帝王绝学所制伏,他不信,更恨。

宣雨情曾经和柳梦狂双双摔下绝谷为世外宫所救。

世外宫正是萧家的一处基地。

萧游云狂恋宣雨情,也之因爱生恨,数月前被宣雨情打败即囚禁于“清国公”的别苑地牢内。

没想到“黑色火焰”这一波行动中也包括救他出去在内,这可真是大大严重了。

如果“黑色火焰”利用了其中的恩怨情仇,对柳帝王他们而言实在是一件相当费神处理的事。

宣雨情叹了一口气,道:“我担心……”

“担心什么?”柳帝王立刻明白了过来,道:“你不是担心爹和天魔无极门门主的一战,而是担心闻人独笑!”

因为谁都知道柳梦狂一定会赢。

但是柳梦狂这次出手必然引起闻人独笑的挑战。

“帝王”柳梦狂那时能拒绝吗?

宣雨情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本来以为废掉巴里特穆尔的武功后就天下太平,想不到反而是更多事!”

“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柳帝王的双眸一亮,轻笑道:“哪……眼前就有一桩!”

“什么事?”

“我相信天魔无极门的人也一定在监视决战的那片草原,所以今天他们一定会碰上我爹。”柳帝王格格一笑,嘿道:“再来呢?他们就要找上哥哥套出我爹的弱点啦!”

***

“柳帝王那小子实在太不够意思!”皮俊大剌剌的坐在“天香酒坊”内,摇头叹气道:“真是太见色忘友了!”

夏停云和夏两忘可是耳聋了似的,自个儿大口喝酒,嘴里“啧啧”有声,没答腔。

“你们也一样不够朋友!”皮大堡主好像真有点生气似的推椅而起,哼道:“不跟你们喝了!哥哥我一个人去清静清静!”

什么“清静”?从头到尾就他一个人在发牢騒。

在酒坊的另一桌,就单独坐了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人,这女人不但漂亮,而且给人的感觉是温柔极了,也善良极了,像这样一个女人怎会单独一个人?

皮俊站了起来往外头走,正巧那女人也呼叫小二付帐,一先一后,他们都离开了天香酒坊。

“你看这里有没有天魔无极门的人?”夏停云淡淡的问了一句。

“这里没有!”夏两忘也淡淡的答道:“不过刚才跟着皮俊出去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那就看不出来了!”

夏停云抬了抬眼皮子,嘿道:“你怀疑她?”

“不是怀疑的问题。”夏两忘耸了耸肩,说出他的看法道:“我只是觉得一个在外头‘单独’走动的女人不太可能不会武功!”

但是他又看不出对方的底细。

是因为那个女人伪装得太好,还是武学造诣已在他们之上?进入一种所谓“反璞归真的境界?”

“管她是什么东西?”夏停云笑了起来道:“反正我们都要跟在皮俊后头就是了,对不对?”

这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份。

打从一个多月前皮家堡被“黑色火焰”所侵占了以后,柳帝王他们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那么对方的判断将是认为皮大堡主会对这些“朋友”开始不满。

顺水推舟的结果,那就是演一场戏给人家看。

特别是今天,柳梦狂去三里坡看堪地形,事儿更有可能发生。

***

沈蝶影边走着边思考怎么跟皮俊这个目标搭上关系?就在想动念间,一个转角她无意中碰撞到一个人身上。

“小生冒犯了!”皮俊急急叫道:“不小心撞着了姑娘,真是大大的失礼!”

这么巧,皮俊也是低着头回身,两相撞着。

沈蝶影轻轻一笑,道:“公子何须这么说,是小女子在想事情一时恍惚失神,所以……”

“耶!别这么说,相撞即是有缘!”

皮大公子笑得可真自以为有点魅力,他朗道声道:“不知姑娘在想什么事,或许在下可以帮个忙?”

沈蝶影又叹气又摇头道:“这件你帮不了忙的!”

“有这种事?”皮大公子可是豪气干云,昂首道:“在京师城里要我皮某人做不到的事情还真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