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0节

作者:奇儒

“皓雁目前的情况怎样?”

“回禀王爷!”王府内侍卫总统领古上峰恭敬道:“她已经出门去找姚两命!”

“呃?”韦瘦渔转头看向周竹歌道:“她问过你了?”

“是!而且也问起昨夜当班的人是谁!”

“她没有去找葛大和林大禄问话?”

“没有!”周竹歌皱眉回道:“是有点奇怪,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卦?”

因为这是相当不合理的事,是什么令她改变主意?

“反正这对我们的计划没什么影响!”韦瘦渔冷哼一笑,道:“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你快点去接董一妙入京,以便明天能一道去见朱元璋。”

原来除了韦皓雁以外,董一妙也同时入宫。

“是!”周竹歌恭敬答道:“小的立即出京接他……”

韦瘦渔望了一眼周竹歌离去的身影,缓缓嘘出一口气,哼道:“想不到一妙先生也有失手的时候……”

古上峰可也皱眉道:“王爷,真实的情况是怎样?”

“太大意,着了柳帝王的道儿!”

韦瘦渔沉眉道:“有‘修罗天堂’的人混身在他的一妙卫里,是个叫陆醒的年轻人!”

“原来如此……”古上峰沉吟了片刻,双眉一挑道:“王爷,小的怕……他们也有人混身在我们之中!”

韦瘦渔的虎目一闪,沉声嘿道:“谁?”

“是谁不知道!”古上峰嘿嘿笑了两声,道:“不过以方才大小姐会突然改变了行动来看……”

一定是有人影响了她!

这个人不管是不是“修罗天堂”里的人,绝对会绝成一个后患?干扰到他们行动的后患!

韦瘦渔冷冷笑道:“一直跟着她的是红桃儿?”

“是的!”

“让她消失吧!”韦瘦渔冷冷道:“王府里的女婢不少,差了一个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古上峰笑了,很愉快的笑了!

红桃儿是个长得不错的小女人,相当有几分姿色。

反正一个要死的女人,无论在断气前发生了什么事都是没有关系的。

想到了这点,古上峰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姚两命是个神医,照理说他那间“再生医堂”的生意应该是非常好,门庭若市才是。

但是恰恰相反,这间赫赫有名的“再生医堂”可没见到半个闲杂人在那儿,或是半个病人在轮候待诊。

再生医堂的布置和风格,宛如是名门世家的气派。前头是一片花圃,花圃后是一排雅致的阁房,翠绿的屋檐配上巨大匾额上“再生医馆”这四个字?四个大黄的字,显得气度非常。

“能用大黄字体除非是皇上御赐!”红桃儿知道的可不少道:“小姐,你知道为什么没瞧见有病人在轮候待诊?”

韦皓雁落足在花圃的大理石铺板上,笑了笑道:“因为只有有钱人名门世家贵族王候才请得起他!”

红桃儿拍手笑道:“原来小姐知道,桃儿以前经过了几回老是不明白,后来问了人才知道了!”

韦皓雁瞧她笑得高兴,不由得失笑道:“别嚷嚷的,吵了人家姚大神医的安宁!”

“是!”红桃儿伸了伸舌头,捂住了嘴。

韦皓雁又给她这表情逗得一笑,这时她们已经到了正堂门口望了进去,只见几名穿着相当整洁的汉子正在那儿细心的配葯。

瞧他们严谨而认真的表情,不由得令人生起敬意。

“姚两命之所以被人家称为神医,不只是因为他的葯好。”韦皓雁四下看了一眼,道:“而且在每一季流行的疾病蔓延时,都会为京城数十万贫苦人家免费赠葯!”

这是无量功德!

所以那些名门世家贵族皇戚也喜爱找姚两命的理由就是?付出昂贵的葯费,不但是医好了自己的病,而且这些钱也资助了姚两命年年季季做此大功德。

“小姐可是来找姚大夫?”一名年轻有劲的汉子挽拉着袖子走了过来,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

“是!”红桃儿答道:“不知神医在不在?”

年轻人瞧了一眼韦皓雁那张绝世容,可是很难拒绝的,道:“不知两位是来自哪一家哪一府?”

“我们小姐是镇静王韦王爷的妹子……”红桃儿轻轻笑道:“昨夜姚大夫还曾去看过……”

“原来是韦大小姐来了!”

后头有人哈哈大笑,愉快的道:“大小姐有事差人来遣老夫去就是了,何必劳跑一趟?”

来的这位花甲白须及胸的老者,正是姚两命。

“晚辈前来,一则是相谢前辈相救之恩!”韦皓雁微微一笑道:“再则有事请教于神医……”

姚两命颔首一笑,肃手道:“那就请里边坐!”

韦皓雁和红桃儿一转,往左侧一间厅堂去了,姚两命同时朝那名年轻人道:“宋秋星,去倒三盅茶来!”

“是!”那名年轻人恭身退下。

姚两命这厢掸了掸衣服,缓步踱入了厅堂内,坐下道:“不知韦大小姐今天来有何事?”

“晚辈想请教神医,昨夜的诊断是犯了何病?”韦皓雁沉默了片刻,又道:“以及……家兄韦王爷是如何相告?”

姚两命听她这么一问,不由得楞了一下,道:“大小姐这么问,似乎有些……奇怪!”

的确是奇怪!

哪有人自己犯了病还要问人家怎么跟大夫说的?

这时那名叫宋秋星的年轻人用盘子端了三盅茶进来,恭敬的为三人摆放好。

先放的是姚两命,再放韦皓雁,第三放在红桃儿身旁的茶桌上。这刹那,红桃儿莫名其妙的一笑,轻声道:“神医说得没错,是有些奇怪,我们小姐怕有别的‘计谋’在暗中进行。”

她边说边朝宋秋星托在盘子底下的右手望了一眼,淡笑道:“看不见的手随时会扼住别人的喉咙!”

宋秋星一楞,回头就走。

这个小女人比自己预料的要可怕得多,他想到方才由韦王爷亲自下令狙杀,不由得更加深了警惕!

这一切动作正好被他的身体挡着,所以韦皓雁和姚两命都没注意到,没注意到一场激烈的搏杀就在他们的身边差点暴散开来。

姚两命这厢沉吟了半晌,待宋秋星退了出去才缓声道:“老夫昨日测了测姑娘的腕络是有点儿奇怪之处!”

韦皓雁急声问道:“请前辈告知!”

“姑娘像是被人以奇门手法点穴昏过去数日?”姚两命淡淡一笑道:“这个………挺危险的……”

江湖中人人俱知,穴道受制超过十二时辰往往会让经络坏死,甚至是终生残废的下场。

“但是老夫也看出了一点特别之处!”

姚两命皱眉沉吟道:“在这段时间内有人不时以五百年以上的灵芝液和人参汁保住了姑娘的元气未损!”

韦皓雁不由得为之一楞,所谓“在这段时间内”指的就是自己一直被控制在对方手上时。

那么对方不但不杀自己,而且又怕伤了自己。

这其中的奥妙之处可令人值得深思了。

“至于韦王爷倒没对老夫说些什么,只是要姚某人去瞧瞧大小姐你而已!”姚两命一笑道:“老夫瞧瞧没什么大碍,开了副葯让你安睡到今天……”

从“再生医堂”出来时,韦皓雁一路低着头在沈思,无论对方是谁,这么做的用意在哪里?

她想着,有意无意间看了红桃儿一眼,道:“方才姚神医所说的,你有什么看法?”

红桃儿正滴溜着眼四下张望,听着韦皓雁这一问了,摇头道:“有些话桃儿是不敢说的!”

“你说!”韦皓雁皱眉道:“我不会怪你!”

“真的?”

“真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红桃儿瞧韦大美人说得肯定,不禁叹了一口气道:“我希望小姐你别怪我,如果不喜桃儿所说,就当是没听见!”

“我说过不会怪你的!”韦皓雁催促道:“快说吧!”

红桃儿点了点头,好像是鼓足了勇气道:“如果……暗中擒扣小姐的人和王爷是‘朋友’……”

韦皓雁挑了挑眉,差点骂了红桃儿,总算她记得自己答应的事忍了下来。

“这种想法可不能随便说的。”韦皓雁警告道:“小心王爷下令砍掉你的脑袋瓜子!”

“是!桃儿以后不敢了!”红桃儿伸了伸舌头,一指前面道:“小姐,柳公子的家到了!”

柳帝王的那间新房是到了,只不过正有不少工人忙里忙外重新粉刷漆壁,好不热闹。

韦皓雁一皱眉,可瞧见了一方匾额上头三个斗大的红字:“烟雨楼”,便是要悬挂上了门楣。

“等等!”韦皓雁喝道:“你们好大胆!”

“大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个工头模样,孔武有力的汉子晃了过来,嘿嘿道:“是不是有什么指教?”

韦皓雁哼了两哼,一指那块匾额道:“那是做什么?”

“开妓院呀!”这名汉子哈哈大笑道:“怎么,还没开张就想报名啦?”

他这话可引得大伙儿哄堂大笑,直弄得韦皓雁一张脸沉冰冻寒,冷冷道:“好大胆!你以为自己有几条命?”

“怎的?大美人!”那工头邪笑道:“想跟老子打架?嘻嘻,这儿人多不好看,不如咱们到后头去寻个幽静的地方如何?”

他这番话可够侮辱人了。

红桃儿叹了一口气,淡淡道:“小姐,他不晓得你就是‘镇静王’韦王爷的堂妹,明儿皇上要邀进宫住几天的人物呢!”

这几句话下来,忽然间就没有人在笑了。

不但没有,而且最少有一半的人腿全软了。

“韦……韦……王爷的堂妹?”那名工头两膝一软,跪趴了下去,猛磕头叫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一点也不错,你是该死!”

韦皓雁纤纤玉指一探,登时那名汉子像遭了电击似的全身肌肉大力跳动着,”哇”的大叫弹向了半空重重跌下。

跌下又弹向半空,直有如在热锅里的虾子。

那些工人眼里瞧着这情景,又瞅见韦皓雁扫目过来,不由得个个心惊胆跳,纷纷大叫一声四下散开了。

韦皓雁冷冷一哼,朝那名工头的百会穴拍了一下,刹时这个硕壮如牛的大汉可像一条被抽了筋骨的软蛇趴在地上直喘着气。

“嘿嘿!是谁叫你们这么做的?说!”韦大小姐的声音可是充满了愤怒。

“小……小的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

“我!是我……”有人回答,从里面施缓缓的踱了出来。

是一名五旬年纪的老者,一绺黑须在胸前指间抚捻。

“你?是谁?”

“老夫陈盛雄,正是‘烟雨楼’的主人!”

韦皓雁冷冷一哼,道:“这房子你买下了?”

“不错!”陈盛雄昂首道:“陈某人买下的屋子想做什么都可以!”

韦皓雁双目一闪,冷哼道:“怪了!早在七天前柳帝王已经把这屋子以三万两银子卖给我了,嘿嘿……你的地契在哪儿?可有他画押?”

这一招可令陈盛雄相当的狼狈了。

他没料到这个女人如此难缠。

偏偏韦皓雁又是韦瘦渔的堂妹,而且对于黑色火焰日后的行动有极重大的影响。

“这个……老夫当然有了!”陈盛雄力持镇定的道:“我的地契放在书房里,不知道姑娘的是不是带来了?”

韦皓雁用力的一点头道:“带来了,哼!姓陈的,如果稍会儿你交不出来,可是砍头的罪!”

当下这位陈老兄的表情就更不好看了,他大喝一声,扭头转身就跑。

韦皓雁如何能让他走脱,提气叱声,双足一弹中迅速的追了下去。

红桃儿本来也想追下,忽然停住了步子,因为从地上涌出了一股杀机。

这么强烈的杀气绝对不像刚才那个像虾子跳动的人。

红桃儿冷笑一声,跨向前的腿往右一闪。

果然那名工头弹身出手,一把贴身短刃掠至。

红桃儿冷冷一笑,双手不知怎么一缠一扭,嘿声中那把短刃便反插入对方的心口。

没半点勉强,顺畅极了。

红桃儿没浪费半点时间,迅速的往里面走,几步过了大厅到后头花苑时,战斗已经结束。

“幕后的那个人是谁?”韦皓雁的五指用力扣住对方的肩头,冷冷道:“还有你们为什么不怕柳帝王回来?”

“哈哈哈,陈某人既然失败了早已无活路可走!”陈盛雄大笑时从嘴角已经流出黑色的血液来。

“大小姐,你想知道吗?”陈盛雄的眼光充满了讥诮道:“那你就上妙峰山自己瞧吧!哈哈哈……”

“宋秋星、陈盛雄、尤新功三个人都失败了!”古上峰苦笑了一声,道:“王爷,我看这件事就由属下亲自去做吧!”

尤新功就是那名工头,是三个人中唯一真正和红桃儿交过手的人,他的短刃搏技不错,想不到是人家一出手就丢了命。

“哼哼!那个小女人倒是有些出乎本王的意料之外。”韦瘦渔双眉一挑,沉沉道:“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王爷放心!”古上峰全身充满了斗志,扬声道:“属下一定全力以赴,不达任务誓死不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