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1节

作者:奇儒

韦皓雁在回到所居住的“琼花殿”之前,一路上直想着那个何不知到底是谁?

为什么他的眼光那么熟悉?

“更可怕的是他似乎能够引动我体内的气机……”韦皓雁打了个寒颤,道:“在那时几乎对皇上出手。”

他不得不感谢玉荷儿适时的以气手法让自己整个心神平静下来,同时也将气机回导于正常。

玉荷儿在旁皱眉道:“那要看看你这两天是不是曾经被人以茅山的惑神大法给炼试过?”

惑神大法?韦皓雁忽然明白了过来。

“董一妙!何不知就是董一妙!”

韦大小姐倏然的停住步子,咬牙顿足道:“难怪他将我送回了王府内,原来早就设计好由我来当刽子手。”

玉荷儿不由得伸了伸舌头,道:“好狠的毒计,难道……韦王爷也参与了一份?”

这点可全靠韦皓雁担心的了。

“在前天我要进宫时,家兄提起我这一次入宫见皇上对他的官途有相当有的助益……”

韦皓雁蹙眉的样子迷人极了,道:“照说家兄是没有这个野心,说不定是被黑色火焰的人所利用了而不自知。”

玉荷儿点点头道:“这是很有可能的事,否则韦王爷若想自立为帝,根本不需要假借什么理由。”

此时天下并未真正大定,以韦瘦渔的兵力是足以雄据一方自立为王。他没这么做而一居住于京师,最少表示没有背叛之心。

“所以我们可以猜想得到是董老小子在设计韦老小子叛变。”是柳大公子的声音道:“然后趁着中原大乱之际,蒙古人再引兵打入中原。”

“是你?”

韦皓雁惊喜交集,可顾不得这里是天子住的地方,一步子跨过去握住了郎君的手掌娇嗔道:“去哪儿了这么多天?简直是急死人了。”

柳大混混可是尴尬的笑了两笑,瞅了玉荷儿一眼,道:“你也是从那儿来的?陆醒那小子已经回去了。”

玉荷儿全身一震,旋即微微笑道:“公子真是明白人。”

韦皓雁听这两句对话心中已有了几分明白,不过她对红桃儿和这个玉荷儿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并未加以怀疑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

最少玉荷儿方才就救了自己一命。

也救了天下苍生千万生命。

谁说只有大侠才能做出这种事呢?

她微叹中将方才的一切告诉了柳帝王。

“姑娘真是造了大功德。”柳帝王倒真诚恳的朝玉荷儿一揖,道:“天道苍生为之少灭亡了千万……”

玉荷儿红着脸一笑,道:“你对我这般有礼,不怕韦姑娘在旁儿吃醋?”

一句话打死两个人,登时柳帝王和韦皓雁尴尬的笑了,停了半晌那柳大混混才道:“嘿嘿……姓董的那双妙手又要作怪了,有意思!”

韦皓雁睇了他一眼,娇红着脸道:“柳……哥哥,你打算怎整治那个董一妙?”

瞧她称呼“柳哥哥”那份娇态,连身为女人的玉荷儿都醉了。

咱们柳大公子可不能醉,他清了清喉咙很“镇定”的道:“你慢慢看戏吧!反正不会让他好过的就是了。”

镇静王府内韦渔正和萧游云、周竹歌把酒言欢。

“萧兄弟愿意襄助本王爷于左右,哈哈哈……日后在翦除障碍上可是方便了不少!”

“正是……”

周竹歌应和着道:“以萧兄的武功自是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替王爷除掉仕途中的绊脚石。”

萧游云淡淡的笑了。

他轻啜着酒,微微一点头回道:“这是当然,能为王爷效命游云莫大荣幸,不过……”

“不过如何?”韦瘦渔眯起了瞳孔问着。

“不过萧某有一件私事未了。”

“或许王爷可以帮得上忙?”

萧游云嘿的一声低笑,道:“要一个人的命。”

“谁?”

“柳帝王。”

房间里一面沉寂后,猛可里韦瘦渔仰首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好一阵子他才止住了笑声,沉沉道:“萧兄弟……这件事情并不困难。”

萧游云淡淡一笑,挑眉道:“是吗?不过杀他的事是由萧某亲自动手才是快意。”

“好!好一句‘才是快意’!”

韦瘦渔道:“本王可以做什么?”

“阻止他那些朋友。”萧游云看着窗外一挂悬月,好冷的声音道:“王爷只要对付皮俊、夏姓兄弟和柳梦狂即可。”

“阻止得了吗?”

说话的人来自窗外,两颗脑袋挡住了窗口可见的悬月,味道真是既不风雅也且也丑陋得多了。

“喂!你们两个继续喝吧!”

另外一边窗口又有人说了,是皮俊这小子道:“我们来找姓萧的,没你们俩的事。”

“好大胆!”韦瘦渔怒拍桌而起。

却是一下子又坐了下去,重重的坐下。

他不能不坐,不管是椅子或是地上,反正被点了穴道的双腿是撑不住了,韦大爷可是目瞪口呆啦!

“姓萧的……”夏停云嘻嘻笑道:“你没种出来?”

这话说完不久萧游云已是暴怒大喝,弹身往皮俊而至。

“啥?又不是哥哥我讲话,干哈找我?”皮大堡主咯咯一笑,暴退。

萧游云追出,后头夏停云和夏两忘穿过了房间,从这头窗户进由那头窗口。

他们的速度都很快,快如两道闪电晃过了韦瘦渔和周竹歌的眼前,而且顺便解了韦大王爷的穴道。

“真是大开眼界!”

韦瘦渔仰首一叹,道:“这些人若上战场,我军如何不败敌如反掌之易!”

周竹歌此时急立起,道:“王爷,我们去瞧瞧吧!”

由窗口望出,在那庭园里萧游云正立在皮俊和夏姓两兄弟之间,凝而未动是在等待风暴狂飙。

韦瘦渔看着,淡淡下令道:“掌灯!”

别瞧他随口两字,立即声令传达到下方,刹时二、三十把火把、灯笼全投照了过去。

此时庭园之明绝不稍少于白日。

萧游云立身当中,昂然抬眉道:“嘿嘿!你们三个来做什么?萧某看眼里的只有柳帝王。”

“我们来阻止你逃走的。”

夏两忘耸耸肩道:“你说的没错,动手的不是我们。”

那么会是谁?柳帝王也来了?

“我问你一个人的下落。”一声沉沉而威严异常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道:“你姊姊的人在哪里?”

萧游云全身一震回头,“帝王”柳梦狂!

“是你?”

萧游云挑眉哈哈大笑道:“你想知道我大姊人在哪里?哈哈哈!姓柳的,你别想再见到她了。”

柳梦狂双眉一沉,冷冷道:“是吗?只要灵芝姑娘还活着,全天下没有柳某走不了的地方。”

“好气魄!”

韦瘦渔在上头赞赏叫道:“这瞎子是谁?”

“回王爷的话……”周竹歌的眼中有一丝尊敬,道:“他便是江湖上人人以为第一高手,尊称为‘帝王’的柳梦狂……”

“帝王?”韦瘦渔点了点头,道:“本王耳闻久矣!”

他们在上面谈,下头的萧游云已是哈哈狂笑了起来,冷冷的朝柳梦狂道:“柳梦狂,你不会明白的,嘿!我大姊是一颗棋子,一颗专门由秘先生为你设计的棋子。”

柳梦狂脸色不变,轻轻笑了。

“秘先生又如何?”柳大名剑仰首哈哈一串长笑,其声直入云霄有如龙吟,道:“柳某人的心还在,天下有谁败得?”

的确够狂的口气。

但是天下如果不是由柳梦狂的口中说出,又有谁有这资格说出这句来。

不由自主的萧游云的背脊竟然生起一股寒意。

他原本是抱着满腔的愤怒和自负再度出现于世间。

这段时日对于萧家最妙绝的大梵天心法已臻至最上乘的境界,他有信心天下已无人能阻挡。

更有信心一出手便可狙杀柳帝王。

但是在妙峰山一妙斋内的出手并没有杀了柳帝王这个仇人,甚至连柳帝王身边那个一妙卫之一的陆醒也没事,这点对他的打击很大。

而眼前却是,柳梦狂不过站着跟自己说话,赫然已是夺越过自己的气势。

萧游云不甘,狂怒中出手。

大梵天心法最少妙绝处,气机所过或强或弱或明或暗其间变化莫测,几乎难以事先察觉真正攻击之力在何处。

更可怕的,气机所至源源不绝,有如狂涛乘风涌拍岸而至,无尽无了之时。

柳梦狂一叹!摇头道:“真正武学之妙在心不在力,未能明了这点永远达不到宗师境界。”

他随手一往前,便似利剪破绸而过,无声无息不动不移之间,萧游云自己的右掌已撞向对方的杖。

“啪!”沉沉的一晌夹在脆骨的声音里。

一号称萧家最后希望所有的人已经无力的躺下。

“把他送出城去……”

柳梦狂淡淡的道:“然后找一处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让他住着,这样……或许萧家有后。”

“这个人才我交定了。”

韦瘦渔在上头窗口大叫道:“‘帝王’柳大先生,可愿上来和韦某人长饮百杯?”

柳梦狂笑了,他不抬头,因为抬头也看不到对方。

“王爷如此小器只备了柳某一个人的酒?”

“哪儿话?”韦瘦渔哈哈大笑道:“韦某人是想柳大先生上来了,那些后辈又如何不会跟随?”

耶?这个王爷好像有点脑袋也挺风趣的嘛!

最少让人家不会感觉那么“讨厌”啦!

董一妙可是皱紧了眉头。

经过了一夜,不但韦瘦渔没有任何音信进来,就是萧游云也没按照原定计划入宫内和自己会合。

难不成外头有了变化?

他至今仍是相信柳帝王他们五个早该死在峰山,在一妙林的奇门阵法下不可能有人出得来。

如果是如此,那么会是什么变化阻止了这件事情的进行?董一妙犯了个错误,是他并没有接到柳帝王他们已经出妙峰山的消息。

萧游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到了早上才故意透露给这小子明白的。

他估计得没错,姓萧的为了杀自己必然不顾一切原订的行动,非得了结这档子事不可。

本来萧游云活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此。

董一妙在四天前进了宫以后便完全没了信息,而为了“计划”他又不便随处乱走,以免坏了大事。

这时他真有一被囚禁的感觉。

“何大先生已经起来了?”

外头推门进来含笑招呼的是那位林公公,哈哈道着:“哪!皇上和昨天那位韦姑娘正在久福殿里,要瞧何先生的绝艺表演呢?”

朱元璋和韦皓雁都同在?

董一妙不由得精神一振,掸衣而起朗笑道:“该死!小民早该先到那儿等候才是。”

林公公笑了笑,一揖道:“请……”

便此一前一后回廊内走着,这皇宫极大,董一妙边走边看不由得点着头暗想:“当皇帝的住所便如此庞大,想来享受之处当是难以言传了。”

他想着又冷笑了起来。

可惜啊可惜!朱元璋你今天只会剩下一具体。

这时的董一妙可是抱定了决心,就算韦皓雁没受到自己的指挥动手,今日他也是非杀了朱元璋不可。

然后急忙出宫,瞧着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董一妙直在想着心事,亦步亦趋跟着林公公进入一间偏殿内,这才凝神抬头?四下无人。

他楞了楞再回头看着,只见林公公已是迅速的退出,而四周纷纷落下了铁栅来,将自己困住在其中。

什么?朱元璋这老小子要怎的对老夫?

“董大先生在肚子里骂人了?”

蓦地,柳帝王微笑的出现,紧跟后面是“帝王绝学”的传人宣雨情,双双含笑而来。

“好,很好!不到董某人也会着了你们的道儿!”董一妙瞧着四周,只见千百颗脑袋钻动,齐往里面在看着。

彷佛是看猴戏般的令人难堪。

董一妙气红了一张脸,冷嘿嘿的好几声才道:“你是如何出那座一妙林的?”

柳大公子哈哈一笑,道:“想知道?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你永远不会知道了!”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就像那位萧兄弟永远见不着哥哥我好下手狙杀一样。”

董一妙不由得气了不少,本来还有一丝希望萧游云能适时的从外头攻入,好让自己得以走脱,但是很显然的这个机会已经没有了,韦瘦渔呢?

“你在想韦王爷吗?”宣大美人露齿一笑,道:“他可正和家师喝酒喝得尽兴,忘了旁的事儿啦!”

董一妙还能力持镇定,他知道百分之百的知道,自己唯一的希望就在眼前,擒住这一对男女。

董一妙嘿嘿了两声,忽然间身子左右摆震了一下,就在这极速的摆震中,两道精芒已是如虹奔出。

一妙双剑。

柳帝王挑眉向前,弹足到了半空中一个翻转旋身里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杨逃。

雪白的衣袍、雪白的绸巾、嫣红的玫瑰。

董一妙嘿嘿一笑,双剑窜飞飘去,恍如一付精绝巧妙的画笔,想半空中以敌人的血画出最美的图案。

杨逃轻轻一哼!双足半空中有如踩着石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