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2节

作者:奇儒

夏两忘和黑珍珠之间相差三尺短距,然后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在许多屋檐下奔跑着。

  咱们夏大公子好像“玩”出兴头来了,反正就这样不徐不缓的跟着,甚至是反手负背后状极轻松。

  黑珍珠可是给他追毛了,在前面回头怒哼道:“你到底想要怎样?动手啊!”

  “我为什么要动手?”

  夏大公子的理由是:“你的背影这么漂亮,跑起来的姿势又这么美,难得欣赏的美妙啊!”

  这是什么话,黑珍珠可冒火了。

  她倏忽旋转身,出手便是五指一插,落空。

  背后夏两忘在叹气了,道:“小姐,大美人,你的速度太慢啦!”

  说这话分明是给人难看嘛!

  黑珍珠再度转身,出手,结果相同,耳际响起夏两忘在哼着不成调的调道:“插不到,插不到,姑娘好心急;回头呀,瞧瞧郎君的心……”

  这又是什么屁歌来的?

  黑珍珠恼火的回身再出手,出手后又出手,一连十八回,回回落空回回给夏两忘在耳后“唱歌”。

  已经是够生气的了,听了这生听过最难听的歌,可就更大的恼怒,忽的全身旋转了起来。

  这一转好快,右爪似飞轮在周围划出一圈来。

  一口气转了二、三十圈后,黑珍珠自己都头昏了,这才想到一件事,怎么不见夏两忘的身影?

  她停了下来喘一口气,抬眉四下看了又看。

  人呢?那小子死到哪里去了?

  “哥哥我这里……”夏两忘在黑珍珠的脚旁蹲着笑道:“唉!你转起来的姿态实在是太美了……”

  他边说边一路从下面点穴上来。

  人站直了面对面,穴道也点了十八、九处。

  黑大美人真的叹气了,道:“你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动手?”

  “因为我那位笨老弟已经摘下莲花……”夏两忘嘻嘻笑道:“另外一个理由是,你这身‘贴身’的黑衣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夏大公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指了指人家胸部正中央,道:“你那儿好有像有穿心钉之类的暗器?”

  说着又指了指人家后腰,笑道:“这儿大概也有四、五把这玩意儿,准备对付登徒子?”

  黑珍珠不得不佩服对方的眼光。

  因为这个机关只要受到内力气机一震动,立即会弹射出去,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

  而天下还没有哪一门点穴手法不用内力的。

  “可是你现在为什么又敢了?”她实在不明白,更讶异的是藏在里面的机关竟然没有动静。

  “那要谢谢你了……”

  夏大公子很有礼貌的道:“刚才当你旋转身子的时候,哥哥我将气机贴在你的身体,自然而然引动了机关发射完了,那当然就不客气啦!”

  原来穿心钉已经打光了,而自己竟然不知?

  因为愤怒,愤怒的时候显露了不可补救的弱点。

  “唉!刚刚好像有人说,最喜欢看人家生气、愤怒、恐惧的表情?”夏大公子忽然低声道了:“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的确好看。”夏两忘大笑道:“而且男人女人一样好看……”这时候说这种话是不是真想气死人?

  柳大公子喝着早茶,心情显得相当愉快。

  当然,任何一个男人由两个大美人陪着,总是一件令人觉得相当愉快的事。

  “哪!这里是一间秘室……”柳大混混足足喝了一炷香后,才朝并排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女人道:“所以谁也不知道我们在里面说了什么话,对不对?”

  这里距离佟家村十里的陈好镇。

  别看这镇名不起眼,可是河南、河北两省间一处重要的休憩地,往常商贾来往已是频繁,逢得四个节气交换的那半个月,可更多来来往往的南北贩子。

  皮俊在这镇里有一间屋宇,他们可是在天亮前连夜赶了来,早先为什么不在这儿?

  皮大堡主的理由是,“潘离儿那个女人一定会盯住我们的行踪,所以这里是等着有变化时移身潜藏之处。”

  这理由不错,而且也用上了。

  白雪莲这厢冷冷一哼,道:“不错,是没有人知道我们谈话的内容,但是又怎样?”

  “刘寡妇和童媚火她们不就是例子在前面?”柳大混混嘿嘿笑道:“难道你们不怕也成了她们的后路?”

  “嘿嘿!姓柳的,这一套管用吗?”

  黑珍珠昂道冷笑道:“死亡天使相信我们的程度,又岂是你在这里出去胡诌能论得了?”

  柳帝王笑了,点了点头道:“两位真有自信!”

  白雪莲和黑珍珠互望了一眼,她们可是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份是自由的。“你有什么方法全使出来吧!”黑珍珠一哼,模样娇俏可爱得很,道:“姑娘全领教了。”

  柳大混混可不是白混的,对付女人他最少有八十七种方法,而对付女人招供他相信自己最少最少有一百三十三种让人目瞪口呆的法子。

  他大笑,双手拍了拍。

  立即夏姓兄弟好快的进来,各抱了一具体。

  女人的体,刘寡妇和童媚火。

  椅子两张摆到了黑珍珠和白雪莲的身前,那两具体也端端正正的摆坐着和她们“互望”。

  “咱们到外头喝酒去吧!”柳大混混站了起来,笑道:“我想最后那一个大美人,现在一定心情不太好。”

  男人们都走了,这间寂静得有点令人难过的密室就剩下四个对看的女人,一双活的,一对死的。

  而死的两个本来是她们的伙伴。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伙伴就在几个时辰前死在她们的手中,无神的眼眶里有着怨恨和责备。

  这是一种压力,精神上逼人发疯的压力。

  越久这股无形力量就越大,到最后简直是

  “好狠……”白雪莲不想看,却又忍不住像着魔似的望着眼前刘寡妇的体,道:“那个柳帝王到底是怎样的人?”

  黑珍珠整个呼吸也都乱了,心神早已是有些魂不守舍,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人人称他是英雄大侠……”

  “有这种‘大侠’?”

  白雪莲的声音尖锐了起来,道:“他简直比我们还狠!”

  黑珍珠已经接不下话了,胸口总觉得吸不够空气似的大力起伏着,有些半梦呓了起来:“不行,不行,我不要再看下去,我不要了……”

  柳帝王在叹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修罗天堂’内小小的手段之一……”他朝宣雨情解释道:“一个法子就可以挑出具有残忍个性的用才。”

  宣大小姐也叹了一口气,道:“那时你们通过了?”

  “通过了。”柳帝王沉吟道:“因为还有另外一种人可以忍受这种恐怖的压力。”

  “是什么样的人?”

  “有另外一颗心的人。”皮俊严肃的道:“慈悲!”

  虽然那时候他们没有杀人,但是以十岁的孩童要去面对一个狰狞丑陋的死人,必须有极大的勇气。

  这勇气不是残酷就是慈悲。

  宣雨情很安慰的点了点头,道:“可是……你对她们用这个方法,不会太残忍了一些?”

  “不!”

  柳帝王啜了一口茶,缓缓道:“她们是杀手杀过不少人,所以忍耐力也比别人强韧得多。”

  他一顿,接道:“更重要的一点是,杀手天生都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当他要崩溃以前,自然而然的引动那种本能先求保命……”

  正说着,夏停云从墙壁后面推开了暗门出来,同时从底下也大声的传上来两个女人尖叫的声音道:“柳帝王,你来!我们有话可以谈……”

  “她们终于变回了女人!”

  柳大公子站了起来,缓缓道:“而不是杀手。”

  潘离儿在大黄布幔后面冷冷的笑着,看着恭立在前面的鲁振野和白净,嗤声道:“真快!一夜之间不但‘要命天使’折损了四名,而且似乎也丢掉了她们的踪影?”

  白净那张乾乾净净的脸红了红,轻咳一声道:“令主,我们第一波攻击尚未完全失败。”

  “是吗?”潘离儿把玩着一块玉佩,冷冷一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什么希望?”

  白净的脸更红了,尴尬道:“死亡天使还没有出手。”

  “她出手有用吗?”

  潘离儿摇了摇头,道:“二死二擒,柳帝王一定有法子让白雪莲和黑珍珠说出一些事。”

  虽然她们也不知道“死亡天使”是谁?

  但是只要有一些资料,已够柳小子出手对付。

  “属下说的是迂回的方法……”

  白净咳了两声,嘿笑道““那位韦皓雁韦大小姐和一名叫做玉荷儿的女婢已往皮家堡而来。”“哦……你的看法是怎样?”“死亡天使去对付韦皓雁。”白净沉声回道:“不是杀她,而是做朋友,属下想法是韦皓雁一定会找到柳帝王。”

  潘离儿收起了玉佩,在布幔后淡淡一笑道:“好,就这么办!”

  “是!”白净朗声回答,转身出去了。

  潘离儿这厢才将目光透过布幔转向鲁振野,哼道:“第二波的攻击地点以及人员是哪些?”

  “地点是距离这里七十里处的海风城内外……”鲁振野双目闪着,很有精神的道:“前后属下安排了三波的攻击策略。”

  潘离儿轻笑一声,点点头道:“你不用说我已经知道有哪些人物。”她一顿,又道:“特别注意!对容大先生可不能怠慢,他对我们有相当大的助力。”

  “是!”鲁振野恭敬道:“属下在海风城已经替他准备了上百的状元红,这点容大先生很满意。”

  潘离儿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没忘记转告容状元,他主要对付的目标是宣雨情吧?”

  “令主放心,属下已转告得一清二楚,非常明白了。”

  容大先生容状元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海风城前两波的行动完全是为了配合他的出手?

  潘离儿是真心的笑了,似乎这个人在她而言是一张好牌,也是一粒很有威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