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3节

作者:奇儒

这是一个不错的城镇,他想。

杖每一点接触到地面,有一种乾爽结实的感觉,四周已经有些寒意的冷,令人特别的振奋。

似乎全身的每个毛细孔叫这寒风一吹都清凉了起来,他长长吸气又长长的呼出,心情相当的愉悦。

是晌午过后未牌时分,街道上的人并不多。

这种天气,他笑了,真是睡觉的好时候。

柳梦狂弹了弹一身的布衣大步向前走,他已经闻到了酒的味道,就在不远的地方。

而令他更高兴的一点是,这里很幽静,似乎没有什么顾客光临,真是可惜了,城里的人难道不知道有这个地方,还是他们知道却不愿意来?

如果是后者,必然是有缘故,不是老板怪就是酒太差,他往前一步又一步,鼻息可闻得更清楚更明白。

柳梦狂轻轻在心里笑了,酒绝对不是。

二十年的状元红谁会说差来的,那一定是笨蛋,所以“帝王”差不多推敲出来,这里头那位掌柜的一定是怪人,很怪的怪人。

“今天不想卖酒……”

柳梦狂的人才到门口,里头早有一声很沈很粗涩的老嗓子喝道:“爷爷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当何老头说出句话时,一向立刻门外有人走,当然除了那些特别来找碴的小子以外。

“心情不好才要有人陪着一杯。”

柳梦狂淡笑着跨了进来,天下可没有哪一条路、哪一个人、哪一件事、哪一句话阻止“帝王”想走的方向。

就算是女人的澡堂,他是个瞎子都敢进去。

何老头慢慢转过了身,背后这家伙是来找碴的?整座海风城有谁不知道他的规矩?

找碴!好极了,爷爷今天心情不止是不好,简直是大大的遭透了,你这小子来得好,好极!

但是当他整个身子调转过来,也凝着一双老眼看清楚了背后这个人物,全身的肌肉都为之震动。

帝王!

“帝王”柳梦狂这个传奇人物就在眼前。

何老头吞了一口口水,还没来得及说话,柳梦狂已经先笑了道:“你知道我是谁?因为从你方才转过身来,肌肉的震动可以明白你心头的震异……”

何老头注意在听着每一句话。

他听说柳梦狂“帝王的心”比天下任何一双明亮的眸子还要看得清楚任何事。

因为柳梦是以心看心。

他也听说过柳梦狂每一句话都是生命的哲理,更是你能在江湖活下去的至理名言。

“当我人在外面,你是背对着我听得见?”柳梦狂一笑道:“好耳力,好精纯的内力,是行家高手……”

柳梦狂坐了下来,淡淡道:“行家高手指的是杀手一界,因为你们的神经不同,敏锐度也不同。”

何老头已经摆上了酒,是两状元红,各一!

“状元红,状元红……”

柳梦狂似乎没有不知道的事,道:“状元杀手,杀手状元,瞧来那位容大先生曾经来过?”

话停手,拍碎了封泥。

何老头很仔细的看着,没半点尘飞。

“我想容状元也有这点能力,气机内敛于虚空,出手似有若无在‘有’与‘没有’之间随心所至?”

柳梦狂大笑了,道:“别谈这些无聊事,喝酒!”

他果真大口喝了起来,何老头二话不说的拍了封泥也陪着大口灌饮,他还能说什么?

状元和帝王是不是一定会见面?

见面的结果呢?

贺波子杀了“卒帅”晏蒲衣,被称杀手界天下第一。

如果容状元杀“帝王”,那必是抢破贺波子的风采。

他叹了一口气,似乎已然看见两人决战的情形。

一个是有一双绝妙天下耳朵的状元,一个是有一颗震骇世间的心的帝王,这又会是怎的一战?

一酒喝不了多久已空。

柳梦狂含笑的站了起来,放下银子转身离去,半点也不勉强,就像平常在任何一间酒馆里一样。

何老头的眼中已经掩藏不住有一份的尊敬。

帝王就是帝王,在天下任何地方面对任何人都一样。

他笑了笑,忽然觉得这间阴暗的小酒馆伟大了起来,因为这里一天内来了状元,也来了帝王。

帝王永远是帝王,状元也永远是状元。

无论到了哪里,状元永远是第一,包括杀人。

皮俊根本不想跟那个金鬼聊天,甚至连对方的面具也懒得去摘下来。

“反正你没脸见人……”皮大堡主的理由是:“哥哥我瞧了反而难过,万一吃不下饭,那岂不是被你报复了?”

金鬼的一张脸在面具后早就气歪了,恨恨道:“那你把我带来间破屋子的目的是什么?”

“当钓饵……”皮俊哈哈笑道:“那条大鱼当然是状元了。”

容大先生出马的事他们已经知道了?

金鬼重重一哼,嘿嘿道:“小子,你别太得意,以容先生的能力一百个你也挡不住。”

“是吗?”皮俊站了起来,往一道墙走去,稍一按机关便翻开一道秘门来,回头笑道:“那哥哥我得躲一下了。”

这算哪一门子“侠”?

金鬼目瞪口呆的看着皮俊正要走进去了,忽的门外有人淡淡的吟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来了,那位状元杀手已在门外。

“既是相邀又为何相避?哈哈哈……”门外容状元一串笑,缓缓道:“瞧你皮家堡会给一个女人占去了,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唉……”

最后那一叹是什么意思?可把咱们皮大堡主叹得火大了,哼了又哼道:“既是被邀何不入门?老站在门口唉声叹气,也难怪你仕途不顺干杀手。”

回得好!连“敌人”那方的金鬼都忍不住要喝采。

“好!那容某就来!”声音在门口响着。

人却是由反面的窗牖飞破而入,好快!

好快的身法!好快的出手!

皮大堡主想也不想关了秘道的门,走人。

“不走行吗?”

皮俊找到了柳帝王和身边的三个女人,大力喘着气道:“柳小子,这回哥哥我真的不玩了。”

柳大混混眯起了眼,嘿道:“长得啥模样?”

“五旬出头穷酸模样,一双手掌又薄又大……”皮俊连喘好几口气才恢复精神道:“有一双很沉稳的眼睛,削瘦脸上显得特别惊人。”

眼睛长在脸上显得“惊人”?

白雪莲和黑珍珠好笑的互望了一眼,这算是哪门子形容法?但是也对柳大公子事先预测出容状元的形象而敬佩。

她们看向柳帝王的眼光可更“仰慕”了!

柳帝王假装没看见,朝宣大娇妻道:“你清楚了?”

“是……”宣雨情点头一笑,缓缓道:“又大又薄的手掌在先天无极门内最适合练‘破神掌’这门最上乘武功。”

柳帝王点了点头,道:“然后呢?”

“眼睛很沉稳,表示这个人在杀人的时候一定是全心全意,一击既出则毫无保留,必死对方而后满足。”

“很好,最后一点呢?”

“惊人!”宣雨情笑了笑,道:“这两个字表示咱们皮大堡主自己知道,他已经引来了那位容大先生。”

因为对方有一双很“惊人”的眼睛,绝对能找到皮俊遁走的路,他不急,想要的真正目标并不在姓皮。

而是柳帝王和宣雨情。

“你们一向都是这样子交谈的吗?”黑珍珠娇俏的脸上浮现不可思议的表情道:“用这么奇怪的方法?”

白雪莲那一张细致白晰极了的脸庞可是充满了叹息,道:“像这种方法除了心意相通的人以外,谁懂得?”

她正说着间,屋外有人淡淡一笑,道:“客人来了,做主人的不相邀请入内?”

“因为来的是不速之客……”柳帝王哈哈长笑,回话出去道:“所以主人还没准备好。”

门外容状元的声音沉静了片刻,笑了。

“好,在今天入夜以前让你好好准备吧!”

“可以,届时欢迎状元大驾光临。”柳大公子哈哈大笑的回道:“柳某人可是心仪久矣,一生未曾见过真状元。”

容状元沉沉一笑,声音已经在老远处。

“顺便招待个人吧!”

“呃?原来是有伴……”

“嘿嘿嘿!那个伴就是昨天比你早一步进城的晏梧羽。”容状元哈哈大笑,道:“柳帝王,你可真是福不浅!”

惨了!前头一个晏大美人,后面有位韦大美女。

现在身旁有三“只”,据说韦大美女身边还有一个毫不逊色的倪大美女,以及一个宫里照过面人见人爱的玉小美人,什么世界?

柳大混混真想不玩了,倒是宣雨情皱眉沉吟了一阵,道:“晏梧羽的事我们不能不管……”因为

……有太多的理由他们必须在乎她的安危。

柳帝王点了点头,哼道:“那个姓容的好深的居心,露这句话的目的就是诱我们采取行动。”

一个静静待你上勾的陷阱已经摆明了在那里。

但是你似乎不能不去一头钻入。

“潘离儿的目标是你。”柳帝王爱怜的看着宣雨情,柔声道:“这回容状元可不会客气。”

宣雨情轻轻一笑,道:“这段因果总是要解决,而为了武林及天下苍生更非有所明白不可。”

她口中说的“明白”,那就是指对付黑色火焰的事。

柳帝王轻轻一叹,朝皮俊问道:“好啦!皮小子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皮俊早已是苦愁愁的一张脸,哪儿接得上话?

“如果一定要哥哥我寻出一桩主意来,不如咱们连夜直奔了去皮家堡。”皮俊苦笑道:“这七十里路硬是要赶天明以前是到得了。”

柳帝王哼了两哼,道:“到了以后呢?”

“当然是对付潘离儿那个女人了。”

皮俊嘿嘿一笑,道:“告诉你一个重要的秘事。”

“啥事?”

“萧灵芝姑娘很可能真在皮家堡内。”皮大堡主可是昂首得意了,说个大秘密道:“哥哥我在皮家堡里的兄弟传出了这道消息……”

柳帝王可记得董一妙最后曾说过“七条龙”的事。

“喂!那七条什么屁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大公子可嚷声问了,道:“你是不是根据这个资料……”

“不错,‘七条毒龙’是一个地方,在皮家堡底下地窖的一个地方……”皮俊沉声一嘿,解释道:“那里有七道弯延的地下喷泉,终年不断的奔放地热……”

“那是地下温泉了?”宣雨情问着:“干啥又取名‘七条毒龙’?”

“因为在那地底下不知有什么毒气毒物……”皮俊大大皱眉道:“是以那七条温泉平常都是具有剧毒,毒性之怪之强世间未见。”

他喘了一口气,又道:“由七道温泉交错盘杂围成了七圈,当中有足以容下四、五十人睡躺的平台……”

“嘿嘿!瞧来那儿是关犯人最好的地方了?”黑珍珠忍不住插口道:“可是比什么地牢都要有用得多。”

皮俊点了点头接道:“那七道温泉有更奇特之处,每夜到了子时之际自然会降下水位,只需半炷香时间便消弭无踪,届时连泉水雾亦失,便可以架木板过去了。”

柳帝王可是睁瞪眼哼道:“以前怎么没听你谈起?”

“有什么好谈的?”皮俊叹道:“那种地方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是全世间没有人发现更好。”

白雪莲是轻轻笑了,道:“那你为啥不毁了它们?”

“这话说来可就更长啦!”

皮大堡主看了她一眼,道:“哥哥我曾经请天下风水地理排名前三名的庄不了、傅看世、林别人三位大师看过。”

“他们怎么说来的?”大伙儿可都有大兴趣了。

“分别看,但说法相同。”皮俊摇头苦笑道:“那是地底一条大火龙所生的七子,若是毁了它们或是让它们没有活动之处,则迁引火龙怒奔,为祸之大千万生灵不存。”

有这么严重?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各自默然不语。

这是因为在那个时代不明了,其实在今日而言就是在地壳下有火熔火山,然后藉由土地的空隙喷散热气。

幸好是有那几条地泉经过,有了冷却的效果。

只不过地壳的元素极多,在皮家堡下本身地底含有一些剧毒之物,在地下水流过时含浸其中罢了,而当时的地理名词中一向称山称水为“龙”,冠以“毒龙”之名倒是符合那时代的用语。

柳大混混沉吟了片刻后,这才缓缓点头道:“既然萧姑娘的人在皮家堡内,我们是应该抢先救出才是。”

这回皮俊可乐了,笑道:“那太好,哥哥的老窝总算有机会要回来啦!”

是吗?潘离儿可不是简单的人物!

鲁振野的神情显得相当的紧张也相当的谨愤。

在他手上有一只鸽子,鸽子的一双羽翼上各被人用红朱砂画了一幅极为精致的仕女图。

这图案上的两名仕女一模一样的,以为是拓印上去的。

黑色火焰内最神秘的两位成员,他只依稀知道是一对孪生姊妹,一切行动行踪只有秘先生知道。

潘离儿甚至有一回自言自语的时候说过,她们是秘先生所生的一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