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4节

作者:奇儒

老万拚命的用双腿夹着马肚在狂奔。

方才的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只要一个念头想到就忍不住想要呕吐出来。

从头到尾他只闻到那抹香气,有点像菊花的香味。

那时他是背对着门口,却是眼前的那两名庄稼汉忽的从眉心被人用某种指力震碎。

紧接着是店小二和在煮茶的掌柜老头。

当他拔刀回身一砍,人已不在背后。

而这时又传来一连串的惨呼,二男二女四名扮装成小贩的好手,在自己转头时已是睁着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珠子直瞪来。

他觉得一阵反胃,背脊凉飕飕的仍然知道对方在自己身后不及三尺处冷笑望着。

当他再一次回身没看见那个人时,立即从心底发出一声惨嚎,冲出了凉亭外,外头有马是方才那个大财胖子留下来的。

他没命的跨了上去,然后一路狂奔。

柳帝王,他必须找到这个人来救他。

快马奔来。

马背上是一具趴倒的体。

柳帝王的眼睛冒出了怒火,他已看出这个人是老万。当然他也看见那体背上插了一把银制的小刀。

银刀非常的精致,不但是把柄,连刀身都雕镂着十分别致的图案。

柳帝王盯着那把银刀在看,并不是在欣赏它的美,而是绑在刀柄上的那张纸笺。

“欢迎大驾!”那张纸上就是这四个字。

白雪莲的脸色大大的变了,望着那把银刀好像是撞到了鬼似的,一张粉嫩的脸庞已经是煞白。

“这是潘离儿的刀?”

柳帝王将银刀在指间把玩着,挑眉问向黑白双姝。

“是。”白雪莲苦笑一声,道:“想不到她会亲自出手。”

皮俊的眼瞳子里闪过一抹光彩,叹气道:“柳小子,小心点!那个女人的武功绝对比董一妙和古元文高绝。”

这点柳帝王早有了背定。

想想一个女人能掌策大半黑色火焰的行动,那可不是寻常的人可以做得到。

潘离儿必然有她过人之处。

柳帝王皱眉沉吟,头顶上忽然掠风轻动,两道人影哈哈哈一串笑中落到了他们的马前来。

夏两忘和夏停云。

“耶?你们不是一直跟在韦皓雁的身后?”柳帝王嘿的一声,道:“干啥半途溜到这儿来!”

“用不着啦!”

夏停云耸耸肩:“那三个女人可跟上一位不得了的人物,所以咱们闲着也是闲着,先来看望各位老弟小妹。”

柳帝王眼睛一亮,道:“不得了的人物?我爹?”

“对极!”夏两忘点头笑了,道:“你说,我还有什么好忙的?”

柳帝王总算是轻松了神情,那夏氏兄弟瞧了老万的体一眼,双双上前抱了下来挖个洞埋了。

片刻之后,他们俩同时跨上那匹马,嘿声问道:“好啦!我们现在要怎的做?”

“直攻!”

“直攻?”皮俊讶叫道:“原先的计划……”

“计划是因人因事而变的是不是?”

柳大公子嘿嘿两声,道:“我们的行踪既然早已落入人家的眼目中,怎么都是一样。”

宣雨情在旁身笑的补充道:“更重要的一点是,潘离儿现在一定还在附近观看我们的反应……”

所以皮家堡内现在没有碍手的家伙。

如果他们以快骑奔赶,应该可以比潘离儿早到。

“那还有什么问题?”皮俊哈哈大笑道:“既然是如此,咱们就跟那个女人比快。”

一声吆喝,六匹骏骑七个人全御风狂奔而走。

这回是真的在赶路,最后这三里所争取到的时间是胜负的关键。

他们可不想在潘离儿的手下再败一次。

鲁振野的心情越来越紧张。

据传来的消息,玉荷儿跟着柳梦狂、韦皓雁、倪不生已经进入了三里范围之内。

三界三虎已经出动,他们的目标是玉荷儿。

如果在玉荷儿进入皮家堡以前阻止不了,事情不但关系着黑色火焰将被并吞掉一块地盘,更关系到自己的生命。

这一战自己可是对方的猎物。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看着眼前的铜镜。

镜中的自己似乎有些狼狈?他苦笑了一声,才一声而已,脸色可是骤然一变。

因为镜台在移动,移动后露出一颗嘻笑的脑袋。

皮俊。

皮家堡的主人回来了,就在自己的面前嘿嘿笑着。

鲁振野心惊胆跳的是,自己在这儿住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这房内的墙壁原来有着秘道出入。

他大惊后退,退到了窗旁。

“你以为哥哥我会让你逃得掉?”

皮俊笑着在问,鲁振野的耳里已听到四处暴起的喊杀之声,看来这回对方倾全力在夺回皮家堡了。

潘离儿怎么还不回来?

对面皮俊那小子将手指头拗得咯咯作响,又活动了一下筋骨,嘿嘿笑道:“小子,咱们可以出手了吗?”

鲁振野双目一挑,喝道:“老子没空!”

他出手,五根指头忽然脱掌而出。

不,飞出的是套在手上的指套,这可真是奇门兵器,皮俊嘿的弹身,五根“手指”从足下疾飞过。轰轰轰

……一连串响中已将这背后的墙壁炸碎。

“好小子,你可真狠!”

皮俊人在半空长吸一口气往前扣去,那鲁振野早已倒身往窗外窜走,这时发生了他们两人都没想到的变化。

一把像手臂长短的弯刀,晶亮的由屋顶上砍下来。这一刀轻灵绝快,“唰”的一闪割下了鲁振野的头颅,哈哈大笑中又是一弹身回到了屋顶。

皮俊楞了一下,可没稍慢他的动作。

人到了外头,一点双足也上了屋顶。

只见一道黑色劲衣的背影早已提着鲁振野的人头到了三丈外,好快的手!好毒的杀技!

皮大堡主的身体不由得一冷,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断头印?”柳帝王听完了皮大堡主的叙述,忍不住叫道:“你说修罗天堂内五名刽子手中那位‘不留颜面’的断头印砍了鲁振野的脑袋?”

当他说这话的时候,皮家堡的情势已经控制了下来。

夏两忘可是吞了好几口口水,苦笑道:“喂!这个‘断头印’就是我们以前见过的那位印堂黑?”

印堂黑是一个人的名字?

姓印,很少听见的姓氏,所以记忆特别深刻。

但是令人更深刻的是他的出手,他出手的狠毒。

“不留颜面的意思就是一出刀头落地。”

夏停云朝向宣雨情、白雪莲、黑珍珠三个女人解释道:“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当年在生死林时就见识过他的冷酷……”

当年,十八年前,印堂黑也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却是已够冷静到让别的孩子看了他就怕。

宣雨情沉吟道:“看来修罗天堂完全暗扣住我们的行动,不但一步一步摧毁黑色火焰近些年来所下的基础,而且对我们的武功也更加深了解。”

他们并不和柳帝王一干人动手。

时机未到,只要黑色火焰灭亡,而他们又对自己一干人的武学路数明白了之后,出手必死。

“以他们的居心,天下武林迟早会被掌握在手。”这是一句非常沉重的话,但是他们似乎无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遭遇了这么多次,没有一回阻止得了。

黑珍珠那张黑里娇俏的脸庞也会为之发白,颤声道:“那怎么办呢?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这样?”

瞧她的语气已经变成大伙是“自己人”了。

“嘿嘿!我想黑色火焰比我们更急是不是?”

柳大公子哈哈一笑,道:“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去那个有七条毒龙的地方救出萧姑娘……”

这段石阶密道可真不好走。

满生的青苔,如果稍不谨慎或者是没有极好的轻功,可是很难不一路摔跌下了。

“我的妈呀!”柳大混混叫了起来,道:“皮大堡主,麻烦你以后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房子好吗?”

皮俊嘿哼了两声,回道:“别抱怨了!最少还有石阶可以走,没叫你手脚并用爬着上下已经不错了……”

他正说,走在后头的白雪莲“呀”的一声轻呼一声,脚下当真滑了一下,在那个时代的女人,那小脚走这青苔面上可是麻烦得很。

轻功好?可不见得有多大的好处。

白雪莲反应中伸手拉黑珍珠,这时正好成一对儿往前跌下,她们的前面是柳帝王和宣雨情。

双方只差一个石阶,哪里来得及反应?

柳大公子捱住了钉着不动,后头的白雪莲可是抱住了他的宽厚腰身,另外那边黑珍珠一跌撞了宣雨情,双双可往下撞去了。

这还得了?柳帝王反应快,右臂反掌托了一下白雪莲身子稳定,立时往前窜去。

这时夏停云也倒拔身起,可真有灵犀一点通,他扶住的是黑珍珠,柳帝王窜身向前一抱的是自己的爱妻。

宣大美人给夫君这么一抱,可是羞红了脸垂下去,好低声柔语道:“谢谢……”

“自己人谢什么?”柳帝王小搂人家的细腰,轻轻一笑了道:“是哪儿心神恍惚,叫人家一推就往下掉?”

的确,以宣雨情的武功决计不致于如此。

宣大小姐脸上一红,走了几步才道:“我只是奇怪潘离儿为什么一直没有现身,正在思考……”

是啊!这句话可是大大提醒了众人。

皮俊在前头急叫道:“唉呀!她会不会是先到‘七条毒龙’那儿对萧姑娘不利?”

“不会吧?”黑珍珠在后头和白雪莲相扶相走着,道:“不是说要在子时,水位降低了以后才能通过?”

“那可是对有生命的东西。”

柳大公子也皱起了眉头,道:“对暗器可一点影响也没有……”这话一说了,登下众人的脚步可是加快了不少。

夏姓的两兄弟这回是在白雪莲和黑珍珠之前,不由得时时回头,生怕后头两位大美人又跌了一次。

那黑珍珠看得有气,哼道:“怕什么?怕的话乾脆抱着我们走算了。”

她原先是说着气话。

哪知身子忽然一轻,脚掌竟然离地,怪了!脚掌离地还能平平稳稳的移动?她看向白雪莲,耶?怎么她在一个叫夏停云的男人两臂怀抱中?

再瞧瞧自己,妈呀!是夏两忘抱着。

“放我下来!”黑珍珠惊叫喝哼道:“小心我打你!”

夏两忘瞪了她一眼,用嘴巴呶了呶前面,一哼道:“大小姐,在你打我以前先瞧瞧前面行不行?”

前面柳帝王他们可是早已走出十来个石阶外啦!

“珍珠,咱们就让这两个男人有机会表现一回吧!”白雪莲苦笑道:“方才我也扭到了脚踝。”

黑珍珠这厢听了总算是一哼,闭上了眼不说话啦!

忽儿鼻息内传来一股硫磺的味道,她一睁眼正好是夏两忘将自己放了下来。

“唉!还是你的好。”两忘公子对着另外一位夏姓的停云公子道:“我这个可真不轻……”

边说还很夸张的活动手臂,那黑珍珠可上火了,哼哼道:“姓夏的,刚才没有用穿心针钉你真是错了。”

他们这边在笑吵着,前头一片烟雾中的柳帝王可是皱眉啦,道:“这几条水道又宽,雾气又浓怎的看不清楚对面。”

皮俊点了点头,道:“咱们呼叫看看……”

他咳了两声,可是用了最有“感性”的声音叫着:“萧姑娘,你在不在那儿?”

声音感性得有点可怕。

夏两忘凑了过来,摇头道:“你是叫给老鼠听?我来!”

他咳了又咳,猛吸一口气好“柔”的轻叫道:“萧姑娘,你在不在那儿?”

一干人差点被两忘公子的“呼叫”弄昏,几个男人可是要嘲笑他了,那雾气之中忽的传来萧灵芝的回答,道:“你们快走,潘离儿在这里埋了火葯。”

什么?这儿可是地下四层之深,给火葯一炸了岂不是全埋着没半点活路可以走?

众人心头方才一凉,上头已经有人轻轻脆耳的笑了,道:“现在才知道不会是太晚了一点?”

潘离儿这个女人终于还是来了。

在一串笑声中,宣雨情朝上头呼叫道:“潘离儿,你恨的是我爹,要杀的人是我,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嘿嘿!是吗?”潘离儿在上头黑暗处冷冷道:“宣雨情,你爹骗得我好苦,不过今天总算有了一点天理……”

她冷冷笑了道:“你也别太天真,以为我会放过你身旁的那些人,哈哈哈!于私我要杀你,于公他们哪一个不是黑色火焰要除掉的目标?”

宣雨情咬牙一哼,朗喝道:“潘离儿,我们来打一个赌如何?我以家父的下落作赌注。”

这的确是对潘离儿而言极为诱动的条件。

宣寒波的下落是她一生中最想知道的事,但是她可不是一个笨蛋,道:“太傻了……”

潘离儿嗤之以鼻,在暗处中冷冷道:“炸死了你,难道宣寒波会不出面来找我报仇吗?哈哈哈……”

在一长串的笑声中,从石阶上头开始了一连串的爆炸声,轰轰然和巨大的落石滚崩下来。

柳帝王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跳进那七条毒龙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