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5节

作者:奇儒

赵城是一个又大又不错的地方。

这里不但有南北各种口味的馆子,而且名胜古迹也不少,最有名的当然是首推赵子龙的遗址,如今改成“护国院”这座官方寺庙。

据说这间寺院之所以由朝廷特命建立,是在于朱元璋和陈友谅一次交战中兵败,幸好躲入这间古旧大院内得以脱身。

朱元璋忆念昔日,是以建立“护国院”以志,并且此城亦改名“赵城”。

此处位居黄河南北两岸冲枢要地,自是来往人潮极多,如是一个大埠,见怪不怪的事太多了。

实在太多了,以致于一付棺材被人家三更半夜丢弃在大马路上,一直到了中午仍旧没有人理会它。

——你有没见过棺材?

——有。

——既然有那有什么好奇怪的?莫名奇妙!

如果你在赵城看到了这件事而好奇的问人家的话,结果一定遭来一顿白眼,甚至你去报官,说不得捱了一顿官腔被轰了出来。

赵城就是这么一个“自由”的地方。

你要干什么都可以,除了干扰到别人以外。

“奇怪什么?这里有‘护国院’哪!”赵城的人一向瞅瞧外地来的家伙,睥睨的很道:“别傻了,自由自在一点。”

那付棺材有没有造成别人的不便?

没有,不但没有而且似乎变成挺有趣的一件事。

就以今天早上来说吧,前前后后最少有四十匹马儿从这条路经过,其中除了王务光没有从棺材上头跳过去以外,另外那三十九匹坐骑的主人可当它是个游戏。

甚至还有人故意又拉回了马头来回跳了两三次,这才大笑的策马离开,沈龙是第一个干这种事的人。

沈龙在赵城可有不小的名气,三十郎当的人,精壮有力的很,曾经一个对付十来个混混无赖,结果人家不是骨折就是头破,他却没事儿上杏花楼找女人。

像他这样强壮的男人,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死的不止是沈龙,另外还有三十八条人命。

不过是黄昏用晚膳前后,一个个像中了邪般口吐青沫,“咚”的一声翻倒趴地,抽搐了两下就不动啦!

这下可好,赵城里里外外可是大大轰动了起来。

事关人命,而且是一件三十九条人命的大事,走到天下那个地方都是大事。

人人争涌,涌到王务光他家,问话道:“今天骑马经过那棺材前的就你一个没事,为什么?”

“可能是我尊敬死人,没有从上头跳过去吧?”王务光自己也不很明白,反问了道:“你们干啥不去瞧那付棺材有什么问题,跑来问我干啥?”

“因为不见了。”

“不见了?棺木不见了”王务光一头雾水,道:“在大庭广众之下,难道没有人看见它是怎么消失了?也没有人看到有谁运走了?”

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王务光简直不敢相信,这还不是什么了不得,在官衙上头有人的作证才更绝了。

“青天大老爷……”有一个酒鬼跪着在那儿叫道:“真是奇怪啊!本来那段时间我正好走到了街角,不知怎的就是转不了弯上那条大路……”

“是啊!是啊!”另外一个叫林大娘的老女人接道:“怪了!小女子是从另外一端要到何记布庄买几匹布,怪了!到了街角腿就软了……”

——我们那时正在吃饭,没注意去瞧。

——我正顾着店呢,里头有客人哪!

——青天大老爷,我买了布出来不见棺木也不会去注意它呀,谁晓得是不是有人开了个玩笑又运走了?

——唉哟大老爷,天气冷哪,门窗都关紧了。

好啦!无论是住在那附近的居民,或是想要上街的人,反正有一段时全部没注意到街上的情形。

“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这条街是个死角。”柳帝王吵嚷议论纷纷的茶楼内沉吟道:“那可需要不少人力。”

宣大美人轻轻一笑,道:“你对这件事有兴趣?”

“不能不有兴趣。”柳帝王叹了一口气,嘿道:“尤其是哥哥我知道,这是潘离儿那个女人的杰作。”

潘离儿?原来是她?

“你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更奇怪她的目的在那里?”柳大公子看了娇妻一眼,轻叹道:“我有一回去拜访你爹时,他曾经说过——杀人的棺材是离儿的泪。”

宣雨情一愕,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潘离儿这个女人一直在找你爹。”

柳帝王嘿声道:“如果有一天她查出你爹住宿的城镇,那么这付‘杀人棺’就会现世,因为……她准备用它来装你爹的体。”

“我爹现刻在赵城里?”宣雨情讶异道:“是不是?”

“抱歉!这点我也不知道。”柳大公子爱怜的看了娇妻一眼,道:“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的行踪一向不定,是否真被潘离儿所查出……难说!”

宣雨情轻轻叹了一口气,捻起一块雪花糕楞楞了半年才道:“柳哥哥,现在你打算怎么做呢?”

柳帝王嘿的一声,道:“那些人是死在于跨骑过棺木,我想是在脚掌下被人从棺木内以一种极细的暗器打入。”

这点分析很有理。

当一个人在快意奔驰时,如果被极细的暗器由脚掌底打上,往往不会去注意,特别是那个时候脚蹬在马蹬上,更不容易注意到是被别人暗算。

“为了证明这点,以及由这里面找出线索……”柳大公子嘿嘿一笑,道:“我们是不是该去瞧瞧体?”

他正说这话,外头街道上可有人边奔边吼叫着的一路过去,道:“那付棺材又出现啦!棺材又出现啦!”

杀人棺又出现了!刹那一茶楼的人全往外冲。

当然柳帝王和宣雨情也在众人之中,因为他们实在是有理由比任何人更关心这件事。

***□

杀人棺这回放置的地点是谁也想不到的地方。

“太大胆了吧!”连赵城内那些老头子都忍不住惊叹道:“老夫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就属这回瞧的事情最狂妄!”

“可不是。”有人接叹道:“这分明不把咱们赵城上上下下放在眼里嘛!可恶……”

这里算是相当宽敞的一座厅堂,早已挤满了上百人,至于外头跷着脚尖在往里头挤看着,最少也有五、六百之多。

“潘离儿可真大胆!”宣雨情皱眉低声道:“这里是赵城县太爷的衙门审堂,她这玩笑可开大了。”

他们晚来了一点,只能在门外瞧着里面黑鸦鸦的人群,柳帝王皱起了一双眉,道:“只怕她别有用意……”

“你的意思是……”

“她这么做可不只是引起你爹的注意。”柳帝王的眼瞳孔内有了一丝忧郁,道:“只怕是有别的居心,逼你爹非出面不可。”眼中在这话说完时更加深了疑虑。

柳帝王烦恼什么?

宣雨情正想问着,里头传来一声大喝,有人叫道:“陈某身为赵城捕头今天在各位父老面前,就劈开了这棺瞧它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好……”一阵轰堂鼓掌喝采下了那个陈捕头一把朴刀砍在棺木盖上的声音,压下!

但是绝对压不住棺木内受震汤的火葯爆炸声。

强烈的火焰和炸力奔涌起惨嚎不已的叫声。

别说里面的上百人,就是外头靠前面些的那一两百人也全遭了波及,更令人心惊动魄的是,不只火葯。

成百上千的暗器在这刹间向四方飞射,不过是须臾的时间而已,登时杀人棺又了结了三百五十五条人命。

这是一个血腥的场面。

不,不只是血腥,简直就是修罗地狱浮现在人间。

死的人有的分崩碎散、有的睁大了双目。

受伤的人则是一阵又一阵的哀嚎贯响云天。

而那些幸好活着的人,则一个个呆若木鸡。

就在这一片复杂纷乱的情况中,四周越挤越多的人潮里开始散布着一句话,道:“凶手是一个叫柳帝王的男人和一个叫宣雨情的女人。”

“他们是从外地来的一对夫妻。”

“什么?怎么知道他们是凶手?据说有人密报。”

耳语越传快,人心也越来越激动。

柳帝王和宣雨情的心情却越来低落。

***□

护国院既然是朝廷命建的寺院,自然有它不同之处,单单看它的占地已是令人咋舌。

至于里面的布置那更是美仑美奂,就以大雄宝殿的三宝佛来说,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葯师王琉璃如来尊尊高一十二人之耸。

令人望而生畏,虔诚之心油然而生。

大雄宝殿之后再有一十八殿,分别供养不同佛菩萨,再往后头则是给云游和尚挂单以及男女信众住宿之地,共计八十五间双人厢房、二十五间人人通。

再往后则是五十五间护国院内僧人所住的僧房。

院方东南别立了一圃花菀,当中建了一座雅致精舍,那儿则是护国院方丈住处,外人一律不准进入,就是本院和尚亦须方丈明慧大师叫唤方能踏入。

就在官衙那方起了大爆炸时,这处禁地内却有两名女娃儿在拍手嘻嘻笑着。

她们都长得很美,美如出尘脱俗仙子。

但是她们的心呢?

“大和尚,你听见了吧?”其中一个朝“坐”在椅子上的明慧大师娇笑道:“你说我们这一手精不精彩?”

另外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也笑着,瞅着明慧调侃道:“大和尚何必愁眉苦脸?不过是死了一些人,让他们早登极乐世界,不正是我佛旨意?”

她们说着,便是双双拍手大笑了起来。

明慧大师长长一叹,道:“两位施主这么做真是大造孽啊!昨天才杀了四十九人,今天……唉!又不知死伤多少生灵,地狱已是自造……”

“咭嘻!和尚就只会说理。”头先那位姑娘哼哼笑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明慧大师看了她们一眼,缓缓道:“你们是秘先生的一双女儿,秘倚虹和秘挽虹姐妹……”

“和尚好聪明,不愧是大师!”

秘挽虹拍手笑着,忽然脸色一沉,嘿哼道:“你知道我们,是因为在二十年前我们出生那天你也在场?”

秘倚虹接着道:“我爹一直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事隔十几年后,你竟然帮着柳帝王那小子助朱元璋攻打我们蒙古人。”

“所以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她们一起冷肃的道:“如果不是你露了我们的军机,姓朱的怎么可能那么顺利?”

这当儿有人轻敲着门低唤道:“禀告两位令主,属下莫酬愁已将棺木送来。”

“很好,进来把这和尚装进去!”

秘挽虹脆悦如银铃般的笑了,道:“哈哈哈!大和尚,我保证这付棺材可以让整个赵城为之翻天覆地。”

***□

赵城里的人几乎都要疯狂了。

杀人棺第三次出现,这回可没有人敢靠近,也没有人认为是见怪不怪的事,当然更没有人敢抬棺开棺。

棺木上摆了一幅布条,上面写着:“明慧老秃驴在此,柳帝王留”,斗大的字引起极强烈的愤怒。

“这个姓柳的是什么东西?”

“他奶奶的!这小子根本没有把我们赵城内外数万人在看眼里。”

“我们怎能让他猖狂,翻遍了全城也非找出来不可。”

“各位施主……”一名知客僧是人人认得的智一法师,这厢已急的斗大汗珠在额上直滴,他乾涩叫道:“各位施主,我们方丈在里面,如果不快点想办法只怕给闷死了。”

是啊!这个眼前的问题可真严重。

可是在半个时辰前,方才那一炸可把人人的胆子也一道炸走了,有谁敢这么不怕死的去动这玩意儿?

平素棺材见多了也不怎样,今儿见了这一付却像是瘟神似的,没一个敢上前挽起袖子开棺看个究竟。

再加上衙门的捕快全死光在那一炸下,谁大胆?

柳大公子可是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只怕不由得我不做了……”

宣雨情双眸尽是关切,却无法阻止。

的确,这事如果不是由他们来做,那是大大的不对。

无论放这棺木的人是何居心,但是针对的绝对是自己的人,不管是为了爹娘或是另外有阴谋,这件事已经不能再有死人,特别是那些不明不白而牺牲的人。

“我就是柳帝王。”

柳大公子一步跨出,朝众人愤怒的眼神扫过,沉稳而严肃的道:“我只希望诸位相信在下一件事……”

赵城人不愧是赵城人。

在这当儿他们竟能不乱哄瞎叫,静听这小子的话。

“杀人棺不是我摆的。”柳大公子沉声道:“明慧大师更不是柳某人放进去里头,信不信?柳某现在开棺,如果死了诸位就相信是吧?”

可不是,那有人自己设下的陷阱,自己去砸死的道理?但是如果没有死呢?那又如何解释表白?

“在下和明慧大师在八年前曾经携手相助于当今的皇上。”柳帝王微微一笑,道:“如果开棺成功,大师可为证人。”

“好!”

立即这番话引得众人纷纷鼓掌起来,赵城人有他独特的地方,就像当年赵子龙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