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6节

作者:奇儒

柳大公子要找到闻人独笑还真得花一番工夫。

不过幸好他今天已经把赵城各处布置了一阵。

特别是天牢附近,最少有三十个人六十只眼睛在看着,由情报加上他那颗脑袋的分析,总算在一间破旧的废屋着了这把名剑。

“阁下那一战很精彩!”柳帝王嘻嘻一笑,尽量轻松的道:“很抱歉,这时候来打扰你,不过……非得问一点事不可!”

闻人独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嘿道:“既然来了就别那么多的废话!”

“是!”柳大混混一屁股坐在人家对面,直接问道:“那对姊妹的武功怎样?”

“很好!”

“好?好到什么程度?”

“说不定你们到了赵城就走不出去!”

柳大公子可是慎重的思索这句话,如果是由别人口中说出来的可能不严重,但是耳里听到的是闻人独笑的声音。

而且只说一遍的声音。

“我明白了!”柳帝王点了点头,道:“在下有个请求……。……”

“想看看我的伤势?”

“是!”

“别想!”闻人独笑拍着剑柄道:“因为你是柳梦狂的儿子,所以这次原谅你说这句话!”

柳大混混苦笑一声,转个弯道:“你怎么会到赵城来?”

“嘿嘿,你想知道?”

闻人独笑看了他一眼,哼道:“我是跟蹑在你爹后面。”

柳梦狂也到了赵城?

这岂不也表示潘儿同样到了这里?

“你现在可以知道潘离儿也来了?”闻人独笑冷冷一笑道:“在赵城他们有一个计划——火烧帝王!”

火烧帝王!这里的“帝王”不仅是柳帝王,更指向柳梦狂。什么样的计划?对方出动了多少人来实行?

柳大公子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了。

“秘先生也来了?”他问。

“没有!”闻人独笑淡淡道:“这种事还用不着他出手!”

这句话让柳帝王不得不以疑惑的眼光看向闻人独笑,以爹“帝王”之誉犹且不在秘先生的眼中?

闻人独笑看了他一眼,淡淡接道:“你别怀疑,秘先生一身修为已到神化的境界,我和你爹不过是在剑……”

对了!就是这点。

人道当世两大名剑是柳梦狂和闻人独笑。

但是剑中第一并不代表天下第一。

“在那位秘先生而言,对付你和你爹只不过是黑色火焰整个行动中的序奏而已!”闻人独笑沉声道:“别以为除掉了古元文和董一妙就是看低了黑色火焰!”

柳帝王至此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

以黑色火焰这半年来的行动,泰半是由潘离儿所策画进行。古元文和董一妙只不过是整个黑色火焰大行动之前的马前卒而已。

且看,到目前为止自己尚未和潘离儿交过手。

皮家堡夺回的行动不过是小事一桩。

“火焰双虹可以从你们面前再度轻易的擒走了萧游云。”闻人独笑哈哈笑道:“你说,这是不是前奏的游戏?”

柳大混混的脸色可真的变了,道:“他们的目的何在?”

“在修罗天堂!”

闻人独笑沉声道:“秘先生果然是个人物,在真正行动以前必先评估所有的状况,以及……胜算!”

***□

“我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那一对瘦长的老人冷冷对着宣雨情道:“我们的代号是绝天、灭地!”

好凶的名字,不!好凶的代号!

宣雨情轻轻一叹,道:“你们来自秘先生座前长老?”

“不错!”绝天沉沉一笑,道:“不过长老一十八个,个个不同。三界、三虎坐在那个位置不过是帮我们跑腿倒茶的而已!”

“那‘天龙指’彭子郭呢?”宣雨情倒是挺会抓住机会问话道:“以他的造诣,在你们当中是做什么的?”

彭子郭一直在“保护”晏梧羽,对于这个反间她不能不加以问句话,因为晏梧羽有救命之恩于她。

“他?嘿嘿,扫地有份!”

灭地哈哈怪笑,忽的一沉脸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些?”

宣大美人嘿的一笑,道:“因为你们有把握胜过我?”

“这只是其中的一半!”

绝天、灭地同时怪笑道:“另外一半就是留你一口气把这些话传到柳帝王或柳梦狂的耳中!”

这又是什么意味?

隐约之间,宣雨情似乎可以感觉到有一件极大的行动正在运转,而自己和夫君不过是其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棋子是死的!”宣雨情永远记住师父柳梦狂告诉她的话:“而人却是活的,所以一颗有力的棋子有时也可以变成主宰的人……”

这句话的最后一段是:“棋子变成人,而下棋的人反而变成了棋子——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

宣雨情一口气纳入丹田,已是长喝出手!

黑檀扇在指间一动的刹那就有了变化。

“帝王七巧弄魔扇”可以有七种极为精巧的变化,几乎已经涵盖了对付各种武学的可能。

绝天、灭地沉沉一笑,双双竟是不避前扑。

难道他们想以血肉之躯来对抗自己的出手?这黑檀扇扇骨的威力可较刀剑犹猛几分。

宣雨情忽然想到的是,对方宽大的衣袍内是不是罩着铜板之类的事物,所以不惧捱撞?

心中念头虽动,黑檀扇仍旧以一道极利的弧度划出,多想无益!宣雨情将心神澄明于空定之中,全力使出。

“啪啪”两声脆裂的响声,有点沉甸甸的。

飞裂的两件长袍看出了绝天、灭地全身包在厚厚的棉花絮内。

扇过衣破破棉,扬飞满天的棉絮如小雪纷飞。

每一丝每一片棉絮都有毒。

绝天、灭地双双怪啸怪叫声中弹身而起在半空中打旋,这一旋转下全身所包着的棉絮更是纷飞布。

宣雨情唯有以黑檀扇左右翻舞着,将棉絮排在身外三尺。

绝天、灭地却不是这样就了事,双双自怀中抽出一支白骨爪来。那白骨臂拗变成四折,两人“杰杰”怪笑中按开机扣拉长开来。

呵!可较一人犹长!

更诡异的是,这白骨爪竟可以伸缩自如。

短时只有小手臂之长,而长时倏忽到了你面前。

月色泛银白,骨爪却有蓝光浮动。

皮大堡主在里头看着,忍不住长叹道:“惨了!”

登时,那一双白骨爪狂飙似的往宣雨情当头罩下,罩下时挟着全身纷飞而出的毒棉絮杀机迫人心弦。

宣雨情沉气抬眉,喝声道:“好!也该一招见胜负!”

一招见胜负,帝王绝学的奥义所在。

问题是,你的对手他有多大的能力?

***□

柳帝王街道上飞窜着。

方才闻人独笑的话已经令他感受到事情比自己想像的要复杂的多了。

特别是那一句,古元文、叶叶红、董一妙只不过是整个行动之前的马前卒而已。

对方到底有什么大阴谋在进行?

他急速的思绪就像他的脚步一样的快,忽然一切都停顿了下来,是周围的空气汤漾出一股异常的感觉。

“你不必急着走!”

潘离儿半浮半坐在空中,那一方绸中遮住了下半面目,一双眸子闪动着道:“我们之间还有许多事没解决!”

柳大公子的双眼眯成一条线,嘿嘿道:“奇怪的事!”

“奇怪?”潘离儿格格冷笑道:“奇怪,我怎么可以坐在半空中?”

“不是!”

柳帝王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不过是用极细的钢丝横跨在空中,而你坐在上面罢了!”

潘离儿双目一闪,嘿道:“你倒是明白!”

柳帝王淡淡一笑,仰首盯着对方缓缓道:“我只是奇怪你应该在护国院出现才对,怎么会在这里?”

潘离儿怨恨的目标是宣寒波的女儿宣雨情。

而目前去护国院对付宣雨情无疑是大好机会,她又何必放弃而眼巴巴的等自己来?

“嘿嘿!如果我们的计划让你一想就通一眼看破……”潘离儿哈哈大笑道:“这还算是计划?”

好个自负的女人。

但是柳帝王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有她可以自负的一面,最少眼前她似乎掌握住所有的主动权。

黑夜的冷风中忽然传饮一声箫扬。

箫声连绵不断中,俄然当中一波弦响动。

弦响未断,复有人拔拉一声颤抖凄切的南胡。

“一箫一琴一南胡,来便来,去便去!”

柳帝王看着那三个人从暗巷中如鬼魅般施缓缓的晃出来,每一步子十足是送殡般的沉重。

“想不到你们也列身在黑色火焰之中!”柳帝王叹了一口气,眼中有一丝惋惜道:“三位人道是中原三绝响,谁知为虎作伥去了!”

“嘿嘿嘿,那是你不明白!”南胡缓缓而乾涩的声音,有如经历过千年风雪的古松,道:“朱元璋如何不是个市井无赖出身?”

这话的意味在那里?柳帝王还来不及思考,琴弦已冷冷接下去,道:“他不会明白的,嘿嘿,不明白的人在世界上少一个不算少。”

“有道理!”

竹箫轻轻挥着手指上的那管黑箫,沉沉的笑道:“就让我们来做点功德,让这世界上少一口人吃饭……”

柳帝王看着竹箫、琴弦、南胡很迅速的成品字形的跨向前来,对方不过是一个抬步,自己已是感受到迫人已极的杀机。

“嘿!你们是大喜圣殿里十八长老之一?”他问着。

“没错!这节骨眼上犹能如此冷静……”

潘离儿半躺在空中,用手支着头讥诮的笑道:“我保证你马上就不相信自己的武功怎么不管用了!”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柳帝王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毛起来。

中原三绝响本身已经是传奇人物,眼前耳中听潘离儿所说的话,他们似乎特别为了自己而另外设计了一套合搏的武学?目的当然是一击狙杀自己!

琴弦第一个出手,只见他两臂抬起的刹那袖内“刷”的奔出十条细丝来,由十根手指控制,灵活非常。

竹箫则沉嘿一声,挫身奔向前来,极巧妙的是,琴弦的十条钢丝弦正好留下一个空位给竹箫行动。

竹箫的兵器是那把黑箫。

南胡的兵器自然是手中的那把南胡。

一声凄切的胡琴声响,南胡由上方攻击。

这种上中下三路成品字形的攻击并不特殊。

特殊的一点是,他们最后一刹那出手时所发出的声,一箫一琴一南胡,来便来。

去便去,只不过去的时候只会留下体。

三种乐器也是兵器,三种乐声更是死神的笑声。

这是经过玄功凝聚而成的一种杀人功夫。

真正的杀着并不在于乐器上而是乐音。

他们之所以以这种角度、这种方位攻击的目的,是因为在这刹那三种乐音玄功击碎敌人体内的气机,然后从容的再以“乐器”狙杀目标。

去便去,很轻易的事。

就好像一个高手面对毫无武功的病夫,当然轻易。

“魔音大法!”柳帝王的肚子里叹了一口气:“这根本是塞外魔音大法其中的一种,只不过加上中原正统的玄功心法令它威力倍增!”

混合的乐音在身前凝聚成一线,直冲眉心。

任何一个研习过内功的人都知道,眉心一点如果遭外力气机恶魔入侵,登时任、督二脉全毁。

更严重者,甚至奇经八脉亦为之焚灼。

柳大公子只觉这股乐音气机来的好快,刹那打穿进入眉心,登时便渗出一点晶莹的血珠。

南胡沉沉一笑,在上头喝道:“来便来,去便去!”

竹箫和琴弦亦同声应着:“来便来,去便去!”

这次狙杀的任务在这声喝完后便完成了。

虽然很顺利,但是似乎太不刺激了一点?当竹箫把那管黑箫戮向柳大混混喉结时,难免有点觉得遗憾。

“来来来,回不去!”

忽然有人在这么匆忙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且这个人竟然是他们认为应该变成体的柳大混,潘离儿惊讶的坐直了身子。

她看见柳帝王在说完那句话后左臂往前一拍,这随手一拍便打掉了竹箫的那管黑箫。

同时竹箫一个偌大的身子飞旋了好几圈,把琴弦的十条钢丝全数缠绕上身撞了过去。

右掌则往上一翻一顶,南胡的南胡碎了。

南胡的人则像一块被扔出的巨石大力的撞向已经跌成一堆的琴弦和竹箫,三个人连叫的机会也没有便躺了下去,好重力的手法!

潘离儿一双妙绝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线,连呼吸都放到最低最低,近乎是静止的状态。

太可怕了!

她吸入一口气进入丹田,想不通一个人的眉心在贯入那么强大的玄功气机后,为何一点影响也没有?

“大美人,你太低估哥哥我了!”柳帝王嘿嘿笑着,往前一步再一步,道:“难道你不知道柳哥哥的武功是自创的?所有的经络脉路都不同?”

潘离儿在柳帝王跨出第三步时已经窜身消失在黑夜的暗处。

她已经因为太过惊骇而不敢停留。

柳帝王一身的成就简直是匪夷所思了,怎么可能有人能捱得住那一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